《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84章 第一个高手【上】

周五的晚上,吃过晚饭,苟朴礼拉着江之寒,倪裳,和阮芳芳,要去见识一下真正的大学教室。他说,我们现在上课自修的地方,虽然是中州师范的教室,但这几天都拨给我们专用了,里面全是市里各个高中来的,不算是见识了真正的大学环境。阮芳芳笑他说,你是想去见识一下大学的女生才是吧?苟朴礼说,这也是一个原因。

于是四个人在苟朴礼带领下,去了他看好的一个教学楼。据苟朴礼介绍,这个教学楼最出名的地方是有两个大的教室,是允许晚上自习的大学生在里面讨论问题的。因为其它的教室都需要保持安静,不要干扰到其它学习的人,这两间教室就显得很特别。

四人穿过静寂的走廊,推开沉重的教室门,嗡嗡的谈话声带着一股热气从四面八方扑面而来。诺大的教室里,大学生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有人挥动着手激动的在讲着,有人托着下巴仔细的聆听,有人哈哈的大笑着口沫横飞,讲话声四处乱窜,每个人却并不在意。讲台的地方聚集了七八个男生,一半戴着眼镜。一位戴着黑框眼镜的小个子男生手里拿着支粉笔,一边在黑板上写写画画,一边讲解着,颇有些挥斥方遒的豪气。侧过头来,那位男生瞥见才走进门的倪裳和阮芳芳,眼睛不由得象粘了胶水,固定在两位身上,随着她们的步子,头慢慢的从侧方转向正前,再转向另一侧,一时间忘了自己讲到哪里。

江之寒他们找了比较空的两排坐下来,感受着这里的氛围,比中学教室里更加奔放的个性和更加热烈的交流。江之寒静静的坐在那里,眼睛扫过那些坐着或站着,倾听或演讲的大学生们。这些年青人不过比他大两三岁,或是三四岁的年龄,但江之寒却能感受到他们从内向外溢出的那种无拘无束和自由奔放的味道。大学的生活,还真是让人向往啊!

苟朴礼翻出笔记本,说:“好好的氛围,我们也来凑凑趣吧。”几个人讨论了几句今天上午的题目。由于整个下午安排的都是老师们的座谈培训,江之寒他们已经反复讨论过上午的授课内容,再翻出来讲,就有些索然无味的感觉。

苟朴礼伸了个懒腰,说:“没劲,我出去逛逛。”便起身走出了教室。两位女生翻出参考书和笔记,安静的看起来。江之寒问她们要不要换个安静的教室,阮芳芳摇头说:“不用了,这里感觉挺好的。”倪裳也点头。

江之寒也翻开一个笔记本,心不在焉的看了几眼,已经不知道自己的思绪随着教室里的讨论声,飘飘扬扬的飞到哪里去了。

江之寒不知发了多久的呆,倪裳推了他一把,说:“发了一晚上的呆,笔记本都没翻过一页。苟朴礼不知道去哪里了?我们差不多该回去了吧。”于是,三个人站起来往外走。

走出教室,三人沿着走廊,一路走去寻找苟朴礼。这个教学楼非常的大,内部结构复杂,有东西两个翼,拱卫着中间的建筑主体。三人在一楼旁边的几个教室一一看过去,没有见到苟朴礼的影子。江之寒皱眉道:“这不是个办法呀?这么多教室,我们还能一个一个找过去不成?”两位女生问道:“那能怎么办?”江之寒说:“苟朴礼知道回去的大概时间,不如我们去教学楼刚才进来的门口去等,到时间他应该会出现的。”

三人转过这一翼的走廊,走到刚才进来的大门处,那里有一个宽阔的厅堂,两边陈列着一些机械和电子产品的模型,看介绍是学校自己的研究成果。三人看了一阵陈列品,江之寒建议道:“不如走出去看看。”于是推开全玻璃的大门,走到教学楼外。只见西边的天空上挂着一轮明月,原来已经是月圆的时节。圆月甚是明亮,把一层银色的光洒到楼上,地上,和人的身上,给校园笼上一层清冷的感觉。

倪裳感叹道:“好大的月亮,好像比家里看到的月亮离我们近些。”

江之寒说:“嗯,应该是空气更好的原因吧。”

三人站在月光里,静静的感受着月夜下的校园,心里都感到舒适而宁静。

正在这时,江之寒瞥见远处的小路上走过来两个人,他只觉得很是眼熟,微眯着眼睛仔细看去,可不是苟朴礼?他身边还跟着一位女孩,身形很是娇小。

江之寒不由得心里大赞了一声厉害,努努嘴,对倪裳和阮芳芳笑说:“苟朴礼正向我们走来呢。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冒充自己是大学生了?你们说,我们要不要装作不认识?”

阮芳芳轻叫了一声,“他……他还真的……这也未免太快了吧?”

两个人走到近前,江之寒仔细打量了一下,只见那个女孩儿有着齐眉的刘海,五官也算得上端正,但和身边的两位比起来不过就是中等的姿色。平时苟朴礼和倪裳她们几个女生甚为熟络,但似乎只是把她们当作朋友哥们,而从来没有别的意思。放着漂亮的同龄女生不追,而对长相一般的姐姐们情有独钟,果然是有特别的癖好,江之寒腹诽着。

苟朴礼走过他们身边,点点头,很有风度的笑着说:“等我十分钟。”说着就和那位女生推门进了教学楼。

江之寒看看两位还沉浸在震惊中的女生,问道:“这小子出来才多久?”

倪裳看一眼手表,“还不到四十分钟吧。”

阮芳芳还处在不可置信的状态,“半个小时就能把人约出来散步啦?”

江之寒望了望天,呵呵笑道:“月圆之夜,果然有些魔力呃。”

苟朴礼走出来的时候,挺着胸,毫不掩饰脸上的得意之色。江之寒翘起两个大拇指,衷心的赞叹道:“除了一个服字,简直无话可说。”

阮芳芳似笑非笑的看着苟朴礼,“说吧,冒充自己是大几的学生了?”

苟朴礼得意的摇摇头,“说什么呀,我从不掩饰自己的年龄,年轻可是优势。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姐姐才读大一,书读的早,不过比我大一岁而已。”

阮芳芳受不了他,“都叫上姐姐了?”

苟朴礼说:“我们是很纯洁的姐弟关系,你们可别想歪了。”

江之寒摇了摇头,阮芳芳低声咕哝说:“受不了你,你们说这师范大学的男生也太衰了吧?”

倪裳和江之寒对看了一眼,会心的笑起来。

星期六的上午,安排的是一堂座谈会,时间也比平时晚了一个小时,十点钟才开始。正式的授课,其实到周五的上午已经结束了,所以大家的状态也比较放松,连早饭也不强行规定集体行动了。

八点钟的时候,江之寒拉上陈文石,去约倪裳她们去吃早饭,街上的早点铺有看起来很诱人的油条和烧饼。聂勤勤很早就出去自习去了,倪裳便拉上阮芳芳,四个人一起走出住处,去吃早点。

倪裳穿了一身浅紫色的毛衣,把后面的头发束起来编成一个马尾辫,明眸皓齿,清新自然。阮芳芳则是穿了一件纯白的毛衣,衬着漆黑的披肩发,和完全没有化妆的素脸。双姝并肩站在一起,宛如姐妹花一样,春兰秋菊,各有擅场。

阮芳芳问:“苟同学呢?”

陈文石回说:“一大早就出门了。”

江之寒笑道:“那还用问,约会去了吧。”

陈文石疑惑道:“约会?和谁约会?”看了两女一眼,“不会是……”

江之寒大笑道:“别瞎想了,聂勤勤虽好,却是不合苟朴礼的口味。”

四人吃了早饭,按着江之寒的建议,去逛师范大学的校园。中州师范的建立比中州大学要晚了七八年,建筑的风格也大相迥异。校园里有两个很特别的地方,一是从南门进去,往里走三五百步,能看到一座巨大的毛主席雕像,据说是全国高校校园里最高的一座。二是校园里的桃花。这时正好是初春桃花将要开的时节。前几天一场大雨后,树上粉色的花瓣已经点缀在叶间。虽然不是开的最盛的时节,但红桃绿柳,两边拱卫着一条宽敞的校园大道,活脱脱是画上的风景。

四人沿着桃花最盛的这条街道,一直往前走,慢慢的已经远离了学校的宿舍区和教学区。一直走到尽头,江之寒说:“据明矾说,这道小门是离中州大学最近的,他来师范大学都是走这道门的。”说着话,四个人转头往回走。

往回走了几步,迎面走来几个男生,人人都是人高马大的样子,最矮的那位也有一米八左右吧。有两个人穿着的运动外套上,印着“中州大学”四个字。陈文石小声说:“都是篮球队的吧,这么高。”

前面几位走的近了,就有人拿眼睛上下打量倪裳和阮芳芳。几个人相互小声议论了两句,就有人吹了声口号,然后听到一个很大的声音:“这两个妞很正点呀!”

这几天在师范大学的食堂,教室,和校园里,七中的三位女生从来都是注意的焦点,围观注视江之寒他们是见的惯了,但大学生毕竟是有些高素质的,而且多数很是矜持,所以连搭讪的都没有两个,更不用说当面评头论足的。

江之寒剑眉一扬,眼睛就盯上了口花花的那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