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81章 奥校生活点滴【上】

第二天一清早,江之寒就如往常一样醒来。看见同屋的李老师还在酣睡,他放轻了手脚,出了屋,在附近找了块安静的树林,开始练功。

大雨过后,空气格外清新。练完功,身上出了一身汗,嗅着草地树木散发出的味道,江之寒只觉得灵台空明,神清气爽。郊区的环境,比人口密集的市区实在是好上太多。江之寒缓缓往住处走去,一路上左顾右盼,欣赏着周围普通但生机勃勃的景色。

上课的时间定在九点,但第一天要求八点钟就到,有些纪律要宣布,大概还有领导什么的来讲讲话吧。回到住处的时候,大家都已经起来了。江之寒笑着对李老师说,出去锻炼了一下。李老师点头说,是个好习惯。

一行十四个人走出住的地方,有大巴接他们去学校食堂。大家站在那里等大巴的时候,突然有广播的声音响起:

嘟,嘟,嘟,嘟,嘟,嘟,嘟。

北京时间七点整。

这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现在向您播报今天新闻的主要内容。

最开始江之寒以为是谁家的收音机开的大声,但他马上意识到整个街道上都回响着声音,是设在街道某些地方的喇叭。

江之寒有些惊讶的看着李老师,说:“好有趣,居然会整个城里广播这个吗,李老师?”

李老师呵呵的笑着说:“你们太小,是没见识过这个,在以前这是很平常的。现在的中州,大概就西郊区还保留着这个特色吧。”

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或浑厚或清丽的标准普通话播报中,江之寒上了大巴,去食堂吃了早饭,不过是普通的馒头,包子,花卷,豆浆,油条,牛奶之类的。品种虽然比七中的多,但无论是选择和质量都不过如此,比江之寒想象中的大学食堂差了好多。

吃完早饭,去教室就是步行了,不过十分钟左右的路程。一路走来,只见一整片绿色的草坪上,露珠还挂在那里,晶莹剔透。风吹过,树上时不时还有雨珠滴下。校园的建筑,老一点的多是红砖砌成的,比现今城市里清一色的灰色混凝土建筑不知要可爱多少倍。

也许是心理的作用,江之寒能感觉到大学的校园里有一种气场,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宁静和优雅的混合。走在草坪之间的路上,不由得有一种类似朝圣的感觉,只觉得能走在高等学府里就是一种荣耀和享受。对于这个年代的高中生来讲,大学校园还是梦幻般的理想存在,而现在他们就走在里面了。大概很多人和江之寒有类似的感触吧,即使是多话如苟朴礼都闭上了嘴,一边走着,一边饱览着校园的美景,深深的吸几口气,仿佛里面也有知识的味道。

如同绝大多数活动一样,开始的节目总是领导讲话。这次物理奥林匹克培训班的规格很高,市教育局出动了一个副局长带队,还有两个中学来了分管教学的副校长。相比之下,七中的规格是比较低的,谁叫历年物理竞赛的成绩不佳呢?唯一一个跟团的学生处处长也去了数学班那边。

七中的座位在左边的中间,一群人走进来的时候倒是引来了全场的侧目。原因无它,十二个学生里面就有三个堪称美貌的女生。要知道,很多时候女孩子的美貌和智慧是成反比的。昨天在车上,苟朴礼还在感叹,七中高二是一个怪异的存在,经他老人家评选出来的十大美女有八个都高居全年级考试的前五十,更有四五个人常年处于前二十甚至前十的行列,比如同行的聂勤勤和倪裳。

整个培训班大概有两百多号人,女生不过十之一二,漂亮女生更是稀有动物。放眼望去,似乎整个培训班的漂亮女孩都在七中的阵营里,也难怪有无数炙热的目光四面八方的扫射过来,伴随着嗡嗡的小声议论。

市教育局的刘副局长讲了一大通八股文似的套话空话,最后说,这一次中州的高校系统对于承办这个物理奥林匹克和数学奥林匹克培训非常重视,几所高校的领导和知名教授会专门来看望大家。

又过了十分钟,授课的四位老师走了进来。据昨晚李老师介绍,四位老师都是奥林匹克国家集训队的主讲老师,包括去年和前年带队去韩国和台湾参加比赛的副团长。除了一个头发花白,看起来至少有五十多岁的林老师,其他三位年龄都在三十到四十左右。

又过了几分钟,一群人走了进来,大概有十四五个。江之寒一眼看过去,就看见荆教授走在第三位。这就是高校的教授领导团了。四位讲师站起来,和高校的教授们一一握手,寒暄了几句。

然后刘副局长给在座的师生一一介绍高校教授团的组成人员,带头的有中州师范,这次的东道主,的一位副书记,中州理工的一位副校长,剩下的就是教授和副教授。介绍排在第三位的荆教授的时候,刘副局长称他是国内著名学者,经济学和社会学领域的泰山北斗,江之寒远远看见荆教授微微摇了下头。

中州师范的武副书记代表东道主讲了两句,大意就是欢迎国家集训队的老师能不远千里来这里传授宝贵的经验,也欢迎各位师生到中州师范来。中州师范一定尽全力做好东道主,为大家提供最好的学习,生活,和后勤的条件。也希望通过刻苦的学习,在座的各位能够在物理竞赛的领域为中州争光添彩。

中州理工的副校长简单的讲了两句,就请荆教授代表各位教授来发言。荆教授声音洪亮的说:“今天来,一个是给大家加加油,鼓鼓劲,表达我们中州高校系统的欢迎。二来,我们是想来看看中州各个中学的精英,诸位都是理工科方面的翘楚,希望你们努力学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以后高考的时候能够报考我们中州的大学,和我们一起来建设中州学术界更美好的明天。这一次来,可以算是先熟悉熟悉环境,找找教室食堂都在哪里。”下面的听众都笑起来,接着是一片热烈的掌声。

讲完话,教授们走下讲台,和各个学校带队的老师握手,偶尔也寒暄两句。荆教授和武副书记走到七中座位附近,李老师和张老师早就站起来等待和他们握手,说了几句客套话。

荆教授看着江之寒,笑着说:“小江,看来物理学的不错嘛。”江之寒连忙站起来鞠躬打招呼。

七中两位带队老师都惊讶的朝江之寒看过来,旁边的刘副局长问:“荆老认识这位小同学?”

荆教授说:“在我的课题组干过活,小家伙很不错。”

高中生在荆老的课题组干活?能干什么?多半是家里的关系吧。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刘副局长这样想着,看过来的眼光就多了一份亲切的意味。

荆教授离开的时候,转头对江之寒说:“对了,我这儿有两本书,正要叫明矾拿过去让你看看,既然到了这里,你有空和明矾一起过来拿吧。”江之寒连忙点头答应。

终于尘埃落定,正式的授课开始了。今天上午一节两个半小时的大课,是带着金丝眼镜,瘦瘦高高的田老师主讲。

田老师开始讲的是一道三年前国际奥林匹克竞赛理论部分的力学方面的题。一道题,从构思,到解题的步骤,从分析,到归纳,田老师就如同把它一层一层剥开,再一道一道把它重新包装起来,放在一个更高的高度来审视。一道题,就讲了足足四十分钟,而这四十分钟如同飞一样,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听完这道题,江之寒的心里不得不写了一个服字。俗话说,行行出状元。原本来之前,江之寒还不是很肯定,所谓国家队的讲师能比李老师或是市里面物理竞赛培训班的老师们能强多少。但四十分钟的课就把江之寒征服了,这水平还真不是在一个档次的。

就这道题的难度,江之寒初看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没法完全解出来的,大概前面两个步骤能够想到,第三个步骤的一个分析就完全出乎他的设想之外了。但当田老师一层一层的解剖它的时候,江之寒觉得是如此的简单,如此的水到渠成,真的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江之寒心里不由感叹道,在这个方面,我还真使井底之蛙呀,这个世上最不缺的大概就是人才了。

由于田老师讲的深入浅出,题目本身急具挑战性,都是国家队集训的训练题或者奥林匹克竞赛往年的真题,所以一上午两个半小时的课,一共就只讲了五道题。大家听了都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最后田老师说,因为有事今天晚上要离开,所以定了自己第一个讲课,但可惜的是恐怕无法和大家更多的交流了,不过还是希望能给同学们一些启发,也祝同学们能取得好成绩。苟朴礼和江之寒带头鼓起掌来,下面自发的掌声响成一片,经久不绝。

【扯两句完全不相关的。向荆州救人遇难的和还活着的所有大学生和其他的人致敬。

你们在能力范围之内,想出了不得已的法子,并不是一味的蛮干,最后执行的时候出了差错,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也给家庭留下了永远的伤痕。但是,你们的勇气和良知,是现在这个社会最缺乏和最需要的。

那些骂你们NC的人,或者仔细计算两命换三命是否合算的人,或者一天都在诅咒社会黑暗,却从不肯为了改变做点实事的人,是不会理解这样的行为的。

但我相信更多的人,包括我在内,会感谢你们,会理解你们,会纪念你们。】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