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79章 三个美女和一个妙人【中】

离开会还有七八分钟的时候,倪裳就叫上江之寒往楼下阶梯教室走去。江之寒问倪裳:“你是不是从来没有不守规矩过?”

倪裳偏头想了想,回答道:“有些规矩实在不合理,不守也罢。有些规矩,你要有什么紧迫的需要,破一下例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像今天这样的,准时难道不是好习惯吗?反正你坐在教室里也没什么要紧的事,这个规矩为什么不守呢?为了显得你很独立特行吗?”

江之寒举手投降,“你果然是搞政工工作的老手,我就随便一说,倒被你教育了一顿。不过你其实说的在理,迟到不是什么好品德。别人怎样我们管不着,自己的事情还是可以做主的。”

倪裳娇笑道:“孺子可教呃。”

教学楼一楼的阶梯教室非常的大,有一个很大的讲台,先进的电教设备,和足可以容纳四五百人的教室。通常七中的很多会议,公开课演示教学,和一些文艺活动都在这里举行。

倪裳和江之寒走进教室的时候,里面稀稀拉拉的坐了十几个人,就更衬得教室的大。坐在走道右边的,是参加数学奥林匹克培训的同学,有六七个男生坐在一起,后面一排孤零零的坐着一个女孩子,很瘦小,带着深度的近视眼镜,是二班的学习委员姜虹。

物理班的人都坐在走道的左边靠讲台的位置。聂勤勤和阮芳芳坐在一起,头碰着头在小声说话。另外有三个男生,隔着很远的坐在一起。江之寒一眼扫过去,都打过照面,但连名字都不怎么叫的出来,自己唯一比较熟的二班的陈文石还没有来。

聂勤勤和阮芳芳看见倪裳,都侧过头来打招呼,招手示意她坐过去。江之寒左右转头看了看,这几位男生坐的隔几位美女也太远了吧?干嘛这么矜持,江之寒腹诽道,不知道自己该坐在哪里。和这几位不认识的男生坐在一起,未免太无趣;去坐在倪裳旁边吧,她肯定不愿意,这样有些太显眼。

正在犹豫着,倪裳回头给他个白眼,意思是,跟着我干嘛?和男生坐一起呀。江之寒想鼓动这几位男同学说,几位坐过来一点嘛,可是完全都不认识,终究不好开这个口。

正在这时,侧后方有人打招呼说:“倪主席”。回头看去,是大名鼎鼎的苟朴礼到了。

倪裳停下脚步,笑着点头打个招呼。

苟朴礼拍了一下江之寒的肩膀,“久闻大名,终于有机会作同班同学了。”

江之寒早听说过苟朴礼的性格,也不意外,笑着说:“你说的这句正是我想说的。”

苟朴礼又走上前去,和坐着的几位男生打招呼,好像他和所有人都很熟。

苟朴礼建议说:“我们物理班的人要在一起上四天课呢,应该借这个机会认识认识,坐到一起去呀。来来来,大家动一动位置。”那几位其实也是想找个机会和几位美女亲近一下的,听了这话,大多起身坐到女生旁边的位置去了。有一个特别矜持的,还坐在那里说,我就坐在这里好了。苟朴礼一把把他拽起来,半推半就的让他坐了过去。

江之寒朝着倪裳笑了一下,心想,这果然是个妙人。那边苟朴礼已经在和聂勤勤和阮芳芳热情的打招呼了,开口说起中州师范的校园风光,就有些收不住的样子。

倪裳和江之寒坐了下来,江之寒便仔细的打量起另外两位女生。聂勤勤他是遇到过几次的,但从来没有仔细观察过。自从王萧事件以后,他还是第一次有机会近距离的观察这个王萧心目中的梦中情人。

聂勤勤是那种很邻家小妹的类型,温婉可人,说话也是柔柔的慢慢的,身上并没有任何盛气凌人的气质。她的嘴生的尤其好,是古人最推崇的樱桃小嘴,嘴唇泛着自然的亮泽,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要咬一口。比嘴唇生的更好的,就是她的皮肤了。虽然露在外面的很少,但细腻柔滑,也可略见一斑。江之寒心想,王萧的猜测还是有些道理的。

阮芳芳却是完全不同的风格,她有着一种奇怪的时尚和清冷的混合。阮芳芳一身白衣,蹬着亮眼的红色的皮靴,鼻梁挺正,眼眸清亮,双眉入鬓,有一种自信而独立特行的气质展现在身上。

苟朴礼坐在那里讲述中州师范的校园风光,他口才了得,说话抑扬顿挫,内容也很是有趣,江之寒听了都不觉得讨厌。三个女生都算涵养很好的,听着他说话,没有任何打断的表示。

苟朴礼讲了一段,便停下来,看着刚刚走进来的四个男生,说:“我们物理班的人都到齐了。未来四天,大家就要做同班同学了,还是自我介绍一下吧。”

看到有几个人点头微笑,苟朴礼说:“没人开始,那就从我开始吧。这儿的人我基本都认识,”指着一位男生问,“你是四班的?”那人回答说“姚文胜”。苟朴礼接着说:“只有姚文胜我不太认识,今天算是认识了。嗯,江之寒我不太熟,可是闻名已久。我是一班的,我叫苟朴礼,还请大家多多关照。希望经过奥校的共同学习,我们能够更好的彼此了解,交到更多的朋友。”

江之寒觉得自己有点喜欢起这个多话的苟朴礼了,他说话风趣,而且为人热情。不过江之寒不敢肯定的是,让他在身边唠叨个四天,自己的观感会不会改变。江之寒笑着说:“其实你不用自我介绍的。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何人不识君啊。”大家都笑起来。

苟朴礼讲完了,四下看看,问:“下面哪一位?”

倪裳笑着说:“还是男生先来吧。”

江之寒侧头一看,大家好像没有说话的意思,便点头说:“我是三班的江之寒。和苟朴礼正相反,大概没几个是认识我的。我觉得苟同学说的很好啊,我们十二个人难得有机会聚在一起,一起学习生活四天,也是难得的缘分。希望我们能够互相帮助,增进了解。”

陈文石接着说:“我是二班的陈文石。我对这次这个培训的机会很是期待,不过相比对于上课的期待,我更期待能在师范大学过个快乐的四天,和大家成为朋友。”

接下来几个男生也一一说了,大多说的很简短。有一位对苟朴礼擅自安排大家自我介绍似乎很不满,皱着眉头只说了自己的名字和班级。最后轮到的是周舟,江之寒倒是特别留意他。周舟面无表情的说:“我是周舟”,便闭口不说话了。

苟朴礼也不在意,还埋怨后来的几位说:“你们讲的也太简短了吧。嗯,轮到女生了。”

阮芳芳说:“我们也只会介绍自己的名字班级,要不你就代替介绍一下好了。”

苟朴礼说:“没问题,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啊。其实不用我介绍,你们应该都认识吧。啊,看过我主编的那个,那个资料【苟朴礼是十大美女丛书的主编】吧。”有几个男生就笑起来。

苟朴礼指着聂勤勤,“这位,五班的聂勤勤同学,一向品学兼优,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你们不会不认识吧?”又指着阮芳芳,“我们一班的骄傲,阮芳芳同学,不仅成绩优异,乐于助人,更是有名的蕙质兰心。”

阮芳芳嗔道:“打住了啊”。

苟朴礼笑着说:“不认识阮芳芳同学,你都不好意思说你自己是高二的。这最后一位,我们倪裳倪主席,巾帼英雄,才貌双全,钢琴指挥无所不精,你要是不认识她,就不要说自己是七中的,赶快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倪裳也不生气,只是笑着摇摇头。

苟朴礼正在耍宝,张老师和李老师走了进来。

张老师说:“校领导还有半个小时左右才过来。我和李老师要去办公楼开个短会。这样吧,倪裳,你组织大家相互认识一下,还有住宿房间分配和其它要交代的事情,你问一下大家的意见,落实好。今天下午三点整在校门口集合,谁都不要迟到。”

倪裳微笑着说,“不如大家分两排坐,都坐到一起来,这样比较容易说话。”于是三个女生和江之寒,苟朴礼,还有陈文石坐在第一排,另外六个男生坐到了第二排,面对着面开了个小会。

倪裳说:“大概的行程安排是这样的。今天下午三点整在校门外集合,请带好自己的换洗衣物,洗漱用品,书籍文具,和其它必备的物品。学校不允许自己乘坐交通工具去中州师范,必须要到学校来集合,下午第一节课可以不上,相关的班主任老师已经得到通知了。我们会在中州师范附近的地方住宿三个晚上,从今天晚上到星期五晚上。关于房间的分配,现在已经定下来部分,张老师和阮芳芳同学一个房间,李老师和江之寒同学一个房间,我和聂勤勤同学一个房间,剩下的八位同学分在两个四人间,原则上我们尊重大家的选择。等一下,大家可以自由组合一下,把名单交给我。本来我们要的都是双人间,但没有这么多的双人间可以提供,所以这个向大家解释一下。”

倪裳看了一下其他人,继续说:“今天晚上安排的是在外面的餐馆聚餐,费用由大家平摊。从明天开始,我们每日三餐有车接送去中州师范的指定食堂用餐。食堂是不接收现金的,所以大家今天晚上可以把现金交到我这里,我们会统一的去换取食堂用餐券。大家不用担心,用不完的餐券,最后我们可以换回现金。这是关于吃的问题。”

倪裳接着说:“每天有两节大课,上午一节,下午一节。星期六到中午就结束。上课必须要到,不能请假,这也是很珍贵的聆听名师讲座的机会,想来大家也不会缺席。晚上的时候,大家可以在住宿的地方复习功课,如果要外出,男生请给李老师请假,女生给张老师请假。最后一天中午,我们会乘车回大校门口解散,如果家在离中州师范比较近的地方,或者有别的事情需要处理,不要乘车回学校的,需要提前向两位老师请假。”

倪裳停了一下,说:“大概就是这几件事情。大家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问我。”

江之寒坐在一边,微笑地看着倪裳。在公共场合讲话的倪裳和平时两人独处时有很大的不同,少了几分娇柔,而多了几分自信,让人有一种挥斥方遒的感觉。江之寒不确定如果接触倪裳是从这样的场合开始,自己还会不会那样自信满满的去接近她和追求她。

周舟坐在后一排正对着倪裳的位置上,他的眼睛一直锁定着对面的女孩。倪裳感觉到他的注视,微微抬着眼睛,不时左右看看,和大家作眼神的接触,避免和周舟进行直接的长时间对视。

过了一阵,周舟垂下眼睛,只是一味盯着倪裳放在桌面上的手。倪裳有些恼火,她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旁边的江之寒,那家伙正饶有兴致的观察着周舟,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倪裳不由大恨,在桌下狠狠的踩了江之寒一下。江之寒吃痛,脸上的笑容却是丝毫不变。倪裳心里哼道,真是个会装蒜的家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