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78章 三个美女和一个妙人【上】

奥校培训的时间表最后确定下来:星期三上午到星期六上午,每天上午一节大课,星期三星期四两天下午每天一节大课,星期五下午有一节自由讨论课和老师的座谈会。地点最后安排在中州师范大学。师范大学特地拨出了一间大的阶梯电教室和三辆大巴给培训师生使用,但住宿需要各个学校自己解决。

星期二的上午第二节课课间休息,倪裳从老师休息室出来,迎面遇上江之寒,便和他一起回了教室。

倪裳说:“上午第四节课不用上了,学校有个动员大会,奥校培训的学生都要参加,李副校长要讲话,学生处的主任也要讲话。下午三点钟在学校大门口集合,三点半准时出发,课就不用上了。”

江之寒发牢骚说:“屁大个事情,也要开什么动员大会。”

倪裳也不理他,翻着手上的纸说:“这次我们一共十二个学生,加上带队的李老师和张老师,一共是十四个人。住宿的地方订了五个房间,两个四人间,三个双人间。张老师和她班上的女生住一个房间,我和聂勤勤一个房间,李老师点名和你一个房间,另外八个男生分成两个房间,等会儿在车上,我问问他们自己的意见,好把比较熟悉的人分在一起。”

江之寒小声问,“我可不可以要求和聂勤勤换房间?”

倪裳拿纸敲了下他的头,“哪来这么多怪话?”

江之寒问:“还有一个女生是谁呀?”

倪裳白了他一眼,“也是一个美女呃,一班的阮芳芳。”

江之寒叹道:“物理奥校的男同学们真是有福气呀!”阮芳芳可也是名列年级十大美人的人物,而且排名向来还在倪裳和聂勤勤之上。

倪裳哼了一声,不理他。过了一会儿,想起了什么,抬头对江之寒说:“见了聂勤勤,你可别说什么过分的话!”

江之寒不解道:“我为什么要对她说过分的话?”

倪裳警惕的看着江之寒:“你不是很替王萧抱不平吗?我都听你念叨过好几回了。”

江之寒笑嘻嘻的说:“王萧因为她发奋图强了,我感谢她还来不及呢。”

倪裳啐了一口,说:“说正经的,那件事可能聂勤勤处理的不是很恰当,但她这个人是挺不错的,很低调,性格也好。你站在朋友的角度,当然替他抱不平,但聂勤勤自己也有她的苦衷和压力,女孩子和你们男生是不一样的。”

江之寒偏着头,看着倪裳说:“我当然知道这样的事不是非黑即白的问题。但对这种不是大是大非的事情,我从来都是帮亲不帮理的。”

倪裳说:“反正你不准当众说什么过分的话。她当众说那些话不是正确的处理方式,你既然不满那种方式,就别做同样的事。听到没有?”

江之寒柔声说:“好了,我逗你呢。我能有什么过分的话要说,懒得理她。”

倪裳嘟着嘴,“难讲,你这家伙现在经常做些大家都想不到的事,所以我才不放心你的。”

江之寒拿过倪裳手中的名单看了看,呵呵笑道:“这次物理班的组成很精彩呃。”

倪裳不用说,一向是年级和学校的风云人物。聂勤勤虽然长相漂亮,成绩优等,但不太参与集体活动,也没什么文艺天赋,以前算是很低调的人。但自从王萧事件后,声名鹊起,据说还有高三的人专门跑到教室门口来看她长的什么样子。

阮芳芳的故事更传奇一点。高二一班是高二的王牌班级,无论是尖子生还是平均水平,都稳稳的压其它所有班级一头。一班有四到五个男生,成绩都很强,学科竞赛方面水平也很高。女生当中,阮芳芳的成绩是数一数二的,而且她的理科特别强,也不是那种特别死读书的人。从很早开始,一班的几个所谓“精英”就摩拳擦掌,要追求阮芳芳,就算做不了男女朋友,能和她关系特别亲近一些也好。可是跌破所有人的眼镜的是,高一下学期开始,阮芳芳和五班的一个成绩很差的男生来往亲密。

那个男生叫萧亦武,成绩是绝对考不上大学的,在七中基本是属于垫底的人物。但他打的一手好篮球,据说还弹得一手好吉它。谁也不知道两个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反正某一天,萧亦武下午在篮球场练投篮的时候,阮芳芳就坐在石阶上,一手托腮,一身白裙,静静的看着他挥洒汗水,一脸柔情的样子。从那天开始,这两个人成了七中一道著名的风景线。萧亦武总是风雨无阻的每天下午练习一阵篮球,控球,上篮,跳投,和罚篮。阮芳芳也总是准时的出现在球场边,静静的看。

无聊的人很多,后来围观萧亦武,或者不如说是围观阮芳芳的闲人越来越多,还有很多肾上腺素分泌很强烈的男同学,要求和萧亦武单挑,或者是分组比赛。只要是练习篮球,萧亦武倒一般不拒绝。他的精神力似乎百分之百的集中在场上,对场边的美女兴趣乏乏。

过了一段时间,大家终于看到两个人有时候开始同进同出了,想必酷哥终于被美女的柔情所俘虏了,化百炼钢为绕指柔。这个爱情故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七中最传奇的传说。很多男生都不解,阮芳芳怎么就会主动献身萧亦武呢?最后他们得出的结论多半是,男生不坏女生不爱。

连以前江之寒这样不关心八卦的人,都知道这段故事。某天下午放学的时候经过篮球场,楚明扬指着场中一个孤独的练习上篮的身影,给江之寒介绍,传说中的萧亦武。江之寒看了两分钟,说,好像也不是很帅呀,不过我们又不是女生。转头又看了看台阶上坐着的女孩,想了片刻,感叹说,这画面还挺和谐的。

阮芳芳和萧亦武的故事,在上个学期达到了又一个高潮。不知道为什么,萧亦武被卷入了一个打群架的案子。那次打群架人数过百,双方除了通常用的砖头木棒,动用了不少违禁刀具,甚至包括两支散弹枪,所以影响很恶劣。后来追究责任的时候,不少人锒铛入狱。萧亦武一度被传被学校开除了,但最后好像还是背了个留校察看的处分,回来上课了。

据说一班的班主任和好几个很喜欢阮芳芳的科任老师都私下和她谈话,要她和萧亦武断了来往,不要影响自己的前途。阮芳芳是怎么说的,确切的版本没有人真的知道,但流传出来的版本是,她说我们又没有什么,不过是普通朋友而已。学校不是要鼓励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吗?对犯了错误的同学怎么能搞隔离政策呢?

那件事以后,据一班和五班的人说,萧亦武更沉默了,而阮芳芳对他则更柔顺了。大家啧啧称奇了一阵,年级里对阮芳芳有意的男生倒是多半灰了心,少数吃不到葡萄的人都发牢骚说,真是鬼迷了心窍。

这一段故事的完整版本,和倪裳好了以后,江之寒是听她讲过的。倪裳的人缘是极好的,年级里出名的男生女生她基本都认识。有几次倪裳和阮芳芳在教学楼的走廊上遇到相互招呼的时候,江之寒倒是好奇的打量过的。这个女孩子对白色有一种偏爱,不过她的气质和白色也很配。阮芳芳和贵为年级第一美女的张雅芳乍看之下,都给人一种高傲不可接近的感觉,但江之寒私下比较,觉得张雅芳的高傲更多是人为的娇柔造作,而阮芳芳倒是真有一种天生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

江之寒用手指弹了弹纸,吹声口哨,“三大美女齐聚,数学班的家伙们,你们肠子都悔青了吧!”

倪裳一把把纸抓回来,嗔道:“看你的表情!这一次要不是那么多考高分的人都选择去了数学班,阮芳芳和聂勤勤都没有机会替补上来,你这家伙也没机会挤进来,就好好珍惜机会吧。”一班的物理测试,阮芳芳不过考了班上第七,可前六的男生一股脑选择去了数学班,可把物理张老师的嘴都气歪了。

江之寒说:“还有苟朴礼这个家伙。”关于苟朴礼,江之寒是不认识的,但因为楚明扬的父亲和他母亲同一个厂,楚明扬又曾经和他同班过,彼此挺熟的,所以从楚明扬的口中江之寒是听过不少苟朴礼的事迹。这家伙据说话特多,和谁都是自来熟,大家给他取了外号叫“狗不理”,意思是他有时候话太多了,大家都头痛,懒得理他。

江之寒看见名单上有周舟的名字,问倪裳:“这个周舟,不是和你同过班,还曾经意图不轨吗?”

倪裳看了一眼江之寒,“你别听有些人在外面乱说。周舟这个人,觉得自己很聪明,家庭环境又好,说话做事通常不理别人的感受。他人其实不坏,不过有时候说话阴阳怪气的,有时候对人有些爱理不理,所以才讨一些人的厌。”

看到江之寒的眼睛慢慢亮起来,倪裳说:“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江之寒笑道:“对怎么打击聂勤勤我已经不感兴趣了,有机会要好好打击一下这家伙。对任何痴心妄想要当我情敌的人,都要不余遗力的给与打击,要像寒冬一样冷酷无情。”

倪裳恼道:“再胡说,我可真的生气了。”

【请多支持】

【看到不少抱怨情节平而慢,冲突不够的反馈,冲突和高潮总会来的,但一直冲突着也不是个事儿,讲究的是渐强和铺垫,而且本人喜欢铺垫和日常生活的描写。我也很郁闷看书的人太少,希望这一块儿也能渐强。总之,大家都需要点耐心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