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76章 刷墙的江之寒【下】

星期天的上午,肖邯均约好要去温副校长的办公室汇报工作。去之前,先到江之寒的家里和他碰个头,汇报一下最近的经营情况。

肖邯均说:“销售这部分,你提出的特色菜这个策略很成功,名声很快就传开了,这个星期比上个星期销售额就有两成多的提高,应该还有更大的提高空间。我们这也算是一点突破,然后争取扩展到面上去。吴老师傅已经选好了两个徒弟,应该短期内可以帮他把量做的更大一点。二楼一旦开张,我们还需要至少两个新的掌厨的,我已经物色好了一个,另外一个也在接洽中。”

肖邯均继续汇报说:“我这段时间在狠抓进货这个环节,差不多把成本拉下来两成左右。原来负责的三个人,有一个怨气很大,回扣少了很多嘛。我准备下次调整的时候,把他调走。这个事情,还是先和温副校长通通气。我现在对基本的价格有了个谱,又有陈振中在那里把关,问题应该不大。我也不是要把他们所有的油水都掐掉,货进的多,多多少少他们都会拿一点回扣的。只要不过分,不影响我们的成本,也就这样吧。不是说,水至清则无鱼吗?”

江之寒点头同意,“我们这个头开的不错。人事问题最难解决,也是开始就预料到的。一方面,你要放开胆子去干,该开刀的时候不要犹豫,时机就由你自己把握好了。温副校长这边,我已经沟通过了,只要是合理的决定,他一定会全力支持我们的。现在食堂这一块儿,不是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其他的校领导也不怎么会插手,所以趁着这个时机,我们的胆子要大一点,步子要快一点。食堂的雇员,多多少少有些学校里面的亲戚,即使不是领导也有一般的老师。这一刀砍下去,不可能没有反弹,但我们准备好了就不怕有反弹,毕竟合同白纸黑字在那里,又有校领导的支持。不过,在做大的人事调整以前,我希望能看到食堂能够有盈利,师生的反响要上一个台阶,这样我们的底气就更足一些。”

肖邯均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其实,我已经物色好了几个人,都是我们一样的退伍兵,肯吃苦,讲纪律,能干活。我准备暑假调整人事以后,再把他们招进来。”

江之寒说:“如果财务上允许的话,不用等那么久。早一点招进来,也可以给其他人一个榜样,一点压力。”

肖邯均说:“好的,我记住了。今天二楼粉刷墙壁和装新的厨房设备,算是加班。我叫了几个人,其他的人讲好是自愿的原则,看看有没有肯来干活儿的。”

江之寒哈哈笑道:“你这是引蛇出洞啊!”

九点半的时候,肖邯均去校长办公室汇报工作去了,江之寒则按照计划去食堂出卖劳动力。刚走进校门,就碰到了温凝萃母女俩。温凝萃见到江之寒,瘪瘪嘴说:“我今天不去了。”

黄阿姨在旁边说:“是我不让她去的。学校里面已经有人议论,食堂承包出去是给她爸的亲戚的。凝翠去了,影响不好,会有人嚼舌头的。”

江之寒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啊,黄阿姨,我没有想到这一层。”

黄阿姨笑着说:“你才多大年纪,没想到才是正常的。”

温凝萃在旁边不屑道:“还以为你能帮我说服我妈呢,尽知道拍马屁了。”被她妈打了一巴掌。

到了食堂二楼,江之寒心里数了数,来的人不算多,自愿过来的也就六七个人。和江之寒颇为熟悉的吴老师傅收的两个徒弟也自愿来了,江之寒心里夸吴伯伯眼光还是不错的。那两个徒弟中,比较活泼的一位叫李诚晚。李诚晚开玩笑说:“小江,看你平时老蹭饭,还是知道来劳动一下,补偿补偿嘛。”江之寒笑着说是。

过了一会儿,江之寒小集团的人都到齐了。倪裳灰色的T-Shirt,深色的外套,蓝色的牛仔裤,把头发束起来,清清爽爽的样子,一看就是来干活的。她和父母说今天是学校组织义务劳动,在食堂做清洁。难得的是,曲映梅也一改花枝招展的形象,一身朴素的装扮,脸上不抹脂粉。

江之寒一见,就赞道:“嗯,看起来是象是来干活的。”

曲映梅不悦道:“说什么呢,我干苦力活儿的时候,可比你多多了。对了,今天中饭去哪儿请?”

江之寒说:“得,还没干活,就开始要待遇了。今天正好要试一下新装的厨房设备,就在这里解决了。”

陈振中是负责分配人手的,他是知道江之寒身份的,就拿眼睛看着江之寒。江之寒说,我们都是革命一块砖,哪儿有需要就往哪儿搬。你就快下命令吧。

难得见到女人的食堂里面,今天一下子来了三位,薛静静身材高挑,曲映梅性感妩媚,倪裳柔美优雅,自愿来加班的单身汉们都觉得为这个就不虚此行。

江之寒他们六人被分配刷一面比较好刷的墙壁。本着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原则,六个人分成了三组,薛静静和楚明扬一组,剩下两对当然是各为一组。男生搭着梯子,刷靠近天花板的部分,女生负责刷靠近地面的部分。

涂料已经调好了,刷墙并不是什么好难的技术活,要的不过是仔细和体力罢了。江之寒心疼倪裳,大多数的时候也不让她刷,只让她帮着上上下下递一下刷子,看看刷的颜色是否均匀。换了以往的倪裳,是不会答应的,她从来都是好强的要和男生平等的人。不过倪裳也在改变,虽然自己也刷刷靠近地面的部分,但大多数时候,她还是听话的站在旁边做些很轻的活儿。

上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照在倪裳的脸上,仿佛镀了一层膜,皮肤显得越发晶莹剔透。江之寒从梯子上看下去,看见倪裳的身子裹在肥大的工作服里面,有些好笑,但却有一种独特的妩媚透出来。忍不住偷了个懒,跑下梯子,用手背帮倪裳整理了一下乱掉的头发,轻轻的说:“小白兔,你现在的样子好可爱。”倪裳红着脸,打开他的手,示意说,好多人在旁边呢。

另一边,已经传来了曲映梅的娇笑声。两人转过头,看见她正在用沾了涂料的手往陈沂蒙脸上抹去,在他嘴唇上涂上一道白白的胡子,咯咯的娇笑着,让整个食堂里劳作的男人们都忍不住看过去,被她的姿态所吸引,一时忘了干活。

江之寒懊恼道:“就知道这个家伙是来添乱的,只会降低整体的劳动生产率。”

倪裳笑道:“哪有称呼人家女孩子这个家伙的?我倒看你越来越像一个贪婪的资本家。”

江之寒说:“哪有我这么自己上阵的资本家?”

倪裳说:“反正是帮自个儿赚钱,当然要上阵干活啦。我听说啊,以前的地主也是要自己种田的。”

肖邯均汇报了工作,就急忙跑到食堂来,忙着指挥安装新买的厨房设备。因为人手不多,肖邯均也挽起袖子,亲自上阵搬一些重的东西。一旁的员工都恭维到,肖经理是当领导的,还亲自上阵干体力活,真是不容易找的好领导。肖邯均心里想,老板还在那边刷墙壁呢,我算什么?

中午饭是李诚晚两位小师傅的手艺,你别说,还真是不错。简短的休息了二十分钟,大家挽起袖子又干起来。到了三点多钟的时候,厨房那边已经基本完工了。肖邯均跑过来,让江之寒他们休息一下。江之寒说不用了,再干两个小时应该就可以搞定了。

肖邯均说:“还有几个小女孩儿呢,你们还是休息一下吧。剩下的活儿我们那边干完了,可以过来帮忙。”江之寒于是去叫几个女生休息一下,男生们继续刷墙的工作。

快五点半的时候,终于大功告成了。几个人走出食堂,在分叉口挥手道别。

倪裳娇俏地伸了一个懒腰,“奇怪,干了半天的活,倒是比平时更神清气爽。”

江之寒呵呵笑道:“知道了吧,今天我是帮你上了一课,为什么说劳动着的人是最幸福的。”招来的当然是一个白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