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75章 刷墙的江之寒【上】

星期六的中午,按规矩是江之寒这个小集团聚会的日子,地点照例是篮球场边的台阶上。这时候的中州,已经有了一点点初春的味道,但天气还说不上暖和。天是灰蓝灰蓝的,有几丝云偶尔飘过。

江之寒,倪裳,顾望山,温凝萃,陈沂蒙,楚明扬,薛静静,冉晓霞,再加上从校外跑来的曲映梅,九个人依仗着江之寒的后门,去食堂里拿了今天的特色菜,打了饭。楚明扬就建议到外面去吃,还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张大大的塑料布。楚明扬把塑料布铺在地上,大家把放菜的饭盆饭盒放在中间,就有点野外聚餐的味道了。

曲映梅竖起大拇指,直夸楚明扬有创意。

陈沂蒙夹了一口菜,很满足的尝了一口,说:“快趁热吃吧,这个天怪冷的。”

曲映梅嗔道:“唉,就知道吃,能不能浪漫一点,这种野餐的感觉多好呀!”

大家却不理她,筷子都往碗里招呼,一时好不热闹。九个人一阵猛吃,不时的夹菜的筷子会碰到一起。过了一会儿,曲映梅干脆玩起了抢菜的游戏,陈沂蒙夹什么,她的筷子就跟过去一阵猛抢,气的陈沂蒙直瞪眼。看着陈沂蒙生气的模样,曲映梅咯咯的笑的很开心。

看着陈沂蒙两人玩的开心,江之寒也童心大动,眼里看着倪裳要吃什么,就抢先一步去夹那一碗的菜。他现在眼力准,动作快,总能够后发先至。倪裳瞪他一眼,收回筷子,只顾吃自己碗里的白饭。楚明扬倒是心痒痒的,想和谁玩这个游戏,左顾右盼,没有熟到这个程度的,只好作罢。只有顾望山,吃着自己的,脸上挂着一点奇怪的笑,大概是不屑于参与这样幼稚的游戏。

学生处的两个老师从旁边的路上走过,年老一点的妇女是资格老的副主任姓刘,是出名的老古板。刘副主任看了一眼不远处聚在一起欢声笑语的少男少女,皱眉道:“像什么样子?这是学校,还是公园?在搞野餐吗?”

旁边的小张老师附和说:“现在的学生是太跳脱了一点。”

刘副主任停下脚步,“小张,你是不是打个招呼,像什么样子?呃,那不是高二的倪裳吗?这个小姑娘一向是老成的呀。”

小张老师笑着说:“还有高一的小顾,那可是宁校长的爱将呀。刘主任,这几个学生应该是知道分寸的。”刘副主任哼了一声,不再说什么,摇摇头往前走去。

待到大多数菜都被消灭掉了,江之寒笑道:“大家跟着我走后门吃了这么久特色菜,明天要出力了哈。二楼装修粉刷墙壁,有空的都来帮忙吧。”除了倪裳和温凝萃以外【也许还有顾望山和陈沂蒙】,大家都以为江之寒是吴老厨师的亲戚,所以才能走后门,听他这么说,都说道,原来还要劳动抵债的嗦。

陈沂蒙简短的说:“我没问题。”

楚明扬也说:“算我一个。”

冉晓霞不好意思的说:“我明天恐怕没有空。”

倪裳插话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要让这个资本家剥削了劳动力。”

江之寒喊冤道:“天地良心,我自己也要上阵劳动的。”

顾望山说道:“我明天恐怕来不了,记着欠你一次。”

曲映梅举起手,“算我一个,刷墙壁应该很好玩吧,我还没试过呢。试一试,我要把我自己卧室的墙壁重新刷个颜色。”又提议说,“江之寒要拉我们的苦工,应该今天晚上请大家吃一顿才行。”

江之寒想了想,说:“听说最近开了一个沪宁风味的馆子,叫化鸡和鳝爆面非常地道,要不今天晚上去试试?”

回到教室里,倪裳私下小声抱怨江之寒说:“你妈现在赚钱也不容易,现在不是投入到食堂还要不少钱吗?你别一天到晚都请客。”

江之寒说:“这可是我自个儿挣的。昨天晚上,明矾塞给我的,说是荆教授给的这些日子干活的劳务费,我推辞再三,还是收下了。”

倪裳说:“自个儿挣的,也得省着点儿。鳝爆面很贵的,哪有像你这样花钱的?”

江之寒嬉皮笑脸的说:“以后你嫁进门了,我就把钱给你管,可好?”

倪裳嗔道:“懒得和你说。”

晚上的聚餐,最后只来了五个人,江之寒,倪裳,陈沂蒙,曲映梅,和楚明扬,其他的人都有事缺席了。倪裳和曲映梅都喜欢叫化鸡的味道,江之寒倒是觉得鳝爆面更有特色一点,虽然稍嫌油腻了一些。

因为倪裳要赶着早点回家,大家吃过就很快散了。天色已经微微黑下来,闹市区的灯已经亮起来,街道上华灯溢彩,人语喧哗,好一个热闹的周末之夜。

江之寒和倪裳上了一辆私营的中巴车,比公车贵上一点,但好在人不多,每个人都有位置坐。江之寒和倪裳找了最后一排靠窗的座位,坐下来悄悄说话。他们两个都很享受坐在车上,看着街上的夜景,相互依偎说话的感觉。

倪裳小声说:“上次外婆生日后,我爸经常会有事没事的问起顾望山的事。有一天他问我知不知道顾望山的父亲是干什么的,我说不是很清楚。后来,我有次听到他和妈妈说起,顾望山的父亲是军分区的司令,是吗?”

江之寒说:“应该没错。我去过他家两次,他们家的别墅在那个别墅群里面是最大的,应该是军分区一号人物住的地儿。”

倪裳呃了一声,“真是这样啊。说起来,顾望山这样家庭出身的,平时学习还算刻苦,学生会里的事交待下去也很认真的做,就是有时候傲气了一点。”过了一会儿,又说:“这几个月,我在外面的时间多了些。爸爸好像有些怀疑,不过……不过他大概以为我是和顾望山在一起呢。”其实,倪裳心中最大的忧虑并没有说出来。通常的情况下,如果怀疑自己和哪个男生走的太近,父亲都会和自己好好谈一下。而这次,父亲却没有多说什么。难道是因为顾望山的父亲是司令员的缘故?倪裳有时候忍不住这样想,但她还是相信父亲不是那么功利的人。在她十几年的人生中,父亲既是她的人生导师,也是她的人生楷模。

江之寒轻笑道:“怎么?你害怕你父亲看上了顾望山,以后看到是我会失望不成?”

倪裳轻轻的捶了他胸口一下,嗔道:“你说些什么呀?”

江之寒说:“等到我们读大学了,就可以把关系在你父母面前公开了,不是吗?”

倪裳轻轻的撒娇道:“还要好久呃。现在提心吊胆的,像做贼似的,好累哟。”

江之寒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倪裳的头发,不说话。过了一会儿,江之寒问:“你觉得顾望山和温凝萃他们能走到一起吗?”

倪裳偏着头,想了想说:“嗯,不好说呀。我觉得呢,温凝萃虽然喜欢顾望山,却是一个有傲气的人。有些女孩子吧,只要男孩子够优秀,是愿意放下身段去做任何事的,千依百顺也好,倒追也好,都没有问题。不过,我觉得温凝萃不太像那样的。如果顾望山不肯放下架子,好好哄哄她,她应该是不会去倒追他的吧。或者说,至少顾望山要给她个明确的信号吧,我也喜欢你,不是吗?女孩子,再怎么喜欢你,也是有一点自尊心的,尤其是温凝萃那样骄傲的女孩。”

江之寒呵呵笑道:“你呀,以后去学心理学吧。说起来,一套一套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