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74章 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下】

荆教授喝了口茶,脸上带着点笑,对江之寒说:“讲的很有些意思。我也来说几点,算是我的一点见解。”

江之寒睁大了眼睛,竖起耳朵,生恐听漏了一个字。

荆教授说:“我不是搞这方面研究的。最近我的研究重点是在国有企业的改制上面,这个项目是受人所托,顺便做一点贡献。即使是搞这方面研究的学者,据我所知,没有几个是在股市里挣的大钱的,诺贝尔奖得主也不例外。所以我的观点是个参考,耽误了挣钱一律不负责任!”

明矾和江之寒都笑了起来,没想到荆教授也有这么幽默的一面。

荆教授继续说:“第一点我想说的,资本市场必须要放在整个大的经济环境底下来观察来研究,它只是这个宏观经济体系的一环。关于我们国家的经济改革进程,即使在学术界和领导层的内部,也是有争议的。是不是步子太快了一点?是不是在某些方面要踩一踩刹车?这样的争论以前有,现在有,将来也不会少。在很多外国的学者或者经济研究机构的眼里,这个问题尤其重要。我们总可以看到这样那样的猜测和评论,中国的经济改革会不会踩刹车,甚至会不会掉头?在每一次的经济危机,甚至是小的经济波动时,这样的论调就会甚嚣尘上。所谓的中国经济崩溃论,也定期的会浮出水面。但是,他们并没有真正的理解我们国家经济改革的进程,包括我们国家自己的一些人也没有理解。现在已经不是经济改革的第一年或者是第二年,也不是只局限于农村的承包责任制的改革,经济改革的广度和深度决定了什么?决定了它已经不以一两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甚至不以执政者的意志为转移。小的调整会不会有?肯定会的。大的方向会不会变?已经没有办法变了。当这个改变历史的车轮被推动,然后被深化,到了某一个度,就不再有真正可以逆转回头的路了。你说到了一个大背景,看问题有时候要抛开一些小的细节,局部的噪音,和短期的干扰来看全局。我们国家经济发展的全局是比你讲的资本市场本身更大的全局。这一点,需要好好的体会。”

江之寒听的频频点头,荆教授又说道:“第二点我想说的,就是我们不能低估政府意志在资本市场运作当中的作用。你说到了,他国的过去可能会某种程度的被我们国家在将来所复制。但是,如果你忽视了我们国家从历史,文化到体制上的特殊性,而一味照搬其他国家以前的轨迹,是可能会吃大亏的。我们一再说,我们国家有自己的特色,自己的特殊性,你不要以为这都是空话套话。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国家的民众对于风险的规避性在某些方面很强,这可以体现在我们的存款比例很高。虽然部分原因是缺乏其他的投资渠道,但是民众对于存款以备以后不时之需的愿望比,譬如说你提到的美国,要强很多。但另一方面,很多民众在某些方面又有很强的赌博性,反映在民间的赌博游戏,譬如麻将,譬如刚刚出现的彩券市场,都有很高的参与性。这些看似矛盾的现象,都值得去研究,都深刻的体现了我们国家的特殊性。你不吃透这样的特殊性,你就没有办法预测到一些可能发生的变化。”

荆教授停了一下,最后说:“看到全局的大方向固然很重要,但细节的研究,严谨的方法同样不可或缺。如果你对从历史预知未来这个大方向比较感兴趣,如果你选择相信从概率角度上讲经常出现的更容易再次出现,你就需要在统计学,概率论,还有模式识别这些方面多下些功夫,才能有一个成体系的东西出来。当然,你现在还要准备高考,以后还有更多的时间来研究这些东西。我讲的不过是一个大方向。”

荆教授看了一下表,说:“今天谈的很高兴,不过我过几分钟还有一个人要见。这样吧,明矾你带着他在附近吃个晚饭,有时间到校园里转一转,以后有机会,也欢迎你到我们中大来。”顺手从桌子上拿起一份报纸,递过来说:“这是国内一份刚刚试刊的专业财经报纸,虽然还没有股市方面的报道,但各种经济新闻都有比较详尽的文章,我还看到有提到现在开放的国库券交易。你有兴趣拿去看看。”

江之寒赶忙站起来,恭恭敬敬的接过来,诚恳的说:“荆教授,非常感谢您给我机会参与这个项目,我真的是受益匪浅。今天您讲的这些,我要回去好好消化一下,但都记在脑子里了。”

明矾也站起来说:“教授,师母说了,您要准时吃饭,要注意您的胃。要不,我给您带点什么东西过来当晚餐。”

荆教授摆摆手,说:“你不用管我了,等下谈完话,我是要回家吃饭的。你就带着小江去吧。”

明矾和江之寒告辞出来,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大学里面的绿化,比城区好了何止十倍。江之寒深深的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说:“荆教授真是有大学者风范呀,难得的是架子比我们中学的学生处主任还要小十倍。”

明矾说:“荆教授平时是很和蔼的,不过学术上也是以严格著称的。今天算是异数,我还很少听他当面表扬学生呢。”

江之寒说:“那是对你们要求严格吧。对了,你准备读研究生吗?你本科就能跟着他干,也算是有福气。”

明矾说:“你以为这么容易呀?我老爸和荆教授有多年交情,我才破格能进他的研究小组的。即便是这样,才进来的时候也被晾了很久,多亏我态度一直极其端正,才拿到一点机会。我爸是一定要我读研究生的,一个选择就是出国去,另一个选择就是跟着荆教授干了。”

明矾又说:“现在学校准备成立一个学术顾问委员会,成员不多,所有人都享受系主任的待遇。委员会的正副主任都享受副校长待遇,荆教授是板上钉钉会进委员会,副主任这个职位也是很有竞争力的。所以,你明年考大学,可以认真考虑一下来中大。虽然中大算不上顶尖的大学,但有一个赏识你的又有名望的导师,我告诉你,别什么都重要。”

江之寒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明矾说:“姗姗今天也过来了,在校外等我们呢。还有一个好消息,等下告诉你。”说的很神秘的样子。

两人到了校外的一个小菜馆,里面座位不多,但装修的很温馨,尤其特别的是墙上挂的水墨山水画和花鸟画,明矾说是出自菜馆老板的父亲的手笔。姗姗已经在那里等他们了。寒暄了几句,做主人的明矾就点了菜。据明矾说,这里最招牌的就是干椒爆炒鸡杂碎和卤兔肉,是一定要尝尝的。

明矾和江之寒各要了一瓶啤酒。碰了碰杯子,各自喝了一口,江之寒就迫不及待的问:“有什么好消息,快讲来听听。”

明矾得意的笑:“忍不住了吧。来,把这杯干了,我就告诉你。”

姗姗在旁边嗔道:“哪里有这么灌人的?之寒才多大?”

江之寒笑着说:“姗姗姐,没事的,我现在酒量见涨。”说着咕噜咕噜喝完了一杯酒。

明矾放下杯子,说:“中央已经在征求开放资本市场的意见了。荆教授的一个老同学就是专家组的成员,专家组的报告都已经交上去了。现在呢,争论很激烈,但如果下决心要搞,落实的时间可能要比大家想的要快,快很多。”

江之寒眼睛一下子睁的老大,“所以,就要来了。”

明矾拍拍他的肩膀,“就要来了,为这个,当浮一大白。”

江之寒喝了口酒,说:“可是,好像还没准备好呢?”

明矾笑道:“实践出真知呀。要敢于进资本市场,再怎么周详的事先准备都是不够的,说到底还得挽起衣袖大干一场。”

江之寒问:“最早会是什么时候?”

明矾说:“这个谁都不敢说。”指了指天,“要看上面的人怎么决定。如果进入快车道的话,今年底或者明年的某个时候都是可能的。”

两个人越说越高兴,像打了兴奋剂一样,杯来杯往,一会儿两瓶啤酒下肚,又要了三瓶。

边喝边聊,像往常一样,姗姗坐在旁边,静静的不说什么话,但很耐心的在听他们的谈话。

江之寒有些不好意思,说:“姗姗姐,我们聊这些话题,你都不太感兴趣吧。不好意思,尽说这些,耽误你和明哥的两人世界了。”

明矾喝的有点高了,“这有什么要紧,我们都是老夫老妻了,不在乎一晚上的。”

姗姗脸上一红,“谁和你老夫老妻?酒量不行,还喝这么多。”拿过酒瓶说,“杯子里的喝光了,不能再喝了。”

明矾对江之寒说:“看吧,有女朋友就是这点不好,什么都被管着。”

江之寒笑道:“姗姗姐这样,既知书达理,又漂亮温柔的,可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

明矾笑纳说:“这倒也是。”

姗姗脸红红的,拧了明矾一把,“你喝点酒,怎么这个德性?”

江之寒说:“真的,第一次和明哥姗姗姐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姗姗姐对这方面话题不是很感兴趣,可是你一点都没有不耐烦的样子,可见脾气有多好,对明哥有多好了。”

明矾哈哈笑道:“小子,你嘴巴很甜嘛,应该会哄女孩子。我给你介绍一个我的师妹怎么样?今年才大一,比你不过大一点,女大三,抱金砖呀。”

姗姗又拧了男友一把,“之寒是有女朋友的。”

明矾一拍桌子,说:“对了,我忘记了。姗姗和我提过的,什么时候叫出来一起吃饭,让我也认识一下天才的意中人。”

江之寒摇头说:“明哥,你酒量看来真不行啊,真是喝醉了。”

明矾怪叫一声,“开玩笑,来,一人一瓶,喝完再要,看谁先倒下!”

姗姗沉下脸,说:“都别喝了。”

江之寒呵呵笑笑,明矾也乖乖的听话,做了个鬼脸,说:“姗姗,虽然我们讲的东西可能对你来讲很无趣,但有朝一日,靠着这个,我兴许就能给你买所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江之寒喝完最后一口酒,拍着桌子和道:“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姗姗无奈的摇头苦笑,“两个想发财的小疯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