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70章 朱主任的覆灭【下】

在江之寒面前,现在林所说话也比较直白,一来江之寒不是体制里面的人,再怎么能干年龄也还小;二来两人关系愈发紧密,倒是可以说些肺腑之言;三来在林所心里,江之寒的想法通常能领先一步,即使有些东西还嫌稚嫩,但却总是充满新意,给人启发,是个绝佳的出点子的朋友。这四来,自从认识江之寒之后,林所的仕途一帆风顺,他的内心深处是把江之寒当成了一个大大的福将来看待。

林所说:“公安部的嘉奖应该很快会下来了。春节的时候,全国通令表扬,我已经在列。这一次,能捞到个个人一等功,以后不管怎么样,这一辈子最基本的本钱是有了,不用太为职位和生活担心。”

林所和江之寒解释过现在这个时期,能拿到个人一等功是如何困难的一件事,所以江之寒也很为他高兴。

林所喝了口酒,说:“这次找你,主要是大年三十那件事。初步的审讯下来,看样子那几个小地痞倒不是预谋的去纵火,但也不是完全偶然的醉酒闹事。那天,那几个小子是喝醉了,就想出去找点儿事。其中有一位,是市场管委会朱主任的远方侄儿,仗着亲戚的身份,在市场管理处作一个小办事员。他当时说,那边有一家XX开的书店,平时很不听话,我们去他们门口放TMD几个爆竹,搞搞他们。”

江之寒冷声道:“这还不算故意纵火吗?也相差不远了吧。”

当年林所出面以后,那个朱主任没有收罚款,但最近这两个月,税务的和文化检查的部门又两次上门,历蓉蓉也是托了关系,才算化解了可能出现的麻烦,但每个月上缴的定税又增加了不少。虽然没有证据,江之寒总是怀疑那个朱主任有在后面捣鬼。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朱主任在这一块儿一天,江之寒多多少少就有些如鲠在喉的感觉。

林所直接的问:“对于这件事,我也就是想问一下你的想法?是想一弄到底,让他翻不了身,还是怎样?”

江之寒抿着嘴,想了片刻,说:“如果太为难,也就罢了。但是,如果有机会在旁边推一把的话,就请帮我多推几把吧。那天,如果不是我妈临时起意,真说不定一个店,加上库存都给毁掉了。你还别说,我妈的直觉还真是神了。”

林所笑了笑,说:“那好,其他的几个小无赖,可以做证人的,那位领头的,就给他定个逃都逃不掉的故意纵火吧。遇到严打的量刑,够他进去蹲一辈子了。”

江之寒说:“有机会敲打敲打他后面的人最好了。”

林所冷笑了一声:“这小子,听到无期会吓的尿裤子吧,看看能敲出点儿什么来。上次小倩那个姑娘的事情,好像给了严书记不少启发呀。这次的严打,会和反腐一起展开。不管是黑道,还是白道,中州都不会平静了。”

※※※

朱主任的春节过的还是比较惬意的。经营了这些年,农贸市场的市场管理处已经被他弄的像个家族企业一样,他就是这里的土皇帝,三亲六戚也塞进来不少。逢年过节,自然是请客送礼的最佳时期。从初一到十五,朱主任就没在家里吃过一顿饭,全是在酒楼里有人掏钱请的。吃到后来,吃什么其实已经没什么味道了,但享受的就是这种天天有人侍候着奉承着的感觉。古代人说县令是七品芝麻官,按照这个标准,朱主任这个官大概连九品都远远够不着,但带给他的权力和金钱却是很多人不敢想象的。

前几天,他听说了自己那个远房侄儿被抓起来的事儿,也没有太放在心上。那几个家伙,是什么德行,朱主任自己也是清楚的。不就是喝醉了酒,差点点燃了灌木丛吗?既然没有真的烧起来,应该不是什么大事。他随便打发了个人,去派出所问了问。说是转到市局里去了,又打了个电话让人关照一下,想来最多不过治安处罚,关两天,罚几个钱,就放出来了。

这几天,朱主任被人请到邻近的郊区去好好腐败了一下,不仅吃了些平时吃不到的山珍和土特产,还去享受了一下从来只是听说的异性按摩。虽然没有真的干点什么,朱主任还是觉得开了洋荤,又揩了些油,心里很是舒畅。再加上收了两个大的拜年红包,这个大年真是越来越有滋味,比春节还要够味道。

从郊区一回来,就被老婆念叨,说家里的亲戚已经来找过朱主任几次了,和那个远方侄儿叫刘爱国一起被抓的几个小年轻都已经放出来了,刘爱国还被拘留着,连家属申请探望都被拒绝了。

朱主任的人面是很广的,他大概也听到一些严打要开始的风声,就抱怨老婆说,那个小崽子也不挑个时候去闹事,最近听说风声紧,什么抓住了都很麻烦。朱主任老婆就喊屈说,他那个侄儿,也是听到朱主任平常诅咒那家书店,才在酒醉之后想着去帮他撒撒气的。

朱主任听说是那家书店,倒是上了心,第二天一早就去了辖区派出所,拜访了胖头陀。胖头陀散了根烟给朱主任,说:“那天我在,本来想帮着和一下稀泥的,结果来了个大人物,我也无能为力呀。”

朱主任问:“是谁?”

胖头陀说:“现在中州公安的头号红人,击毙二王的林志贤,以前在附近当过派出所所长的。”

“是他呀。”朱主任沉吟道,林志贤是帮那个书店出过头的,这次又在那里,看来关系非浅。

胖头陀接着说:“老朱,我这几天是没看见你。但别说我没给你提个醒,那位林主任当晚给这个事情扣的帽子可是很大,你那位侄儿要是摊上个故意纵火罪,进去蹲个几年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而且他马上就派人把刘爱国从我们手里提走了,一点情面都不给,态度很是强硬啊。”

朱主任吐个烟圈,心里想,这下可能真是难办了。

胖头陀试探着问:“你和林主任有什么过节吗?”

朱主任连忙否认说:“没有的事。说起来我还是卖过他人情的。不过爱国这小兔崽子跑到人家门前去点爆竹,是会让人误会的,不长脑子的家伙。”

胖头陀问:“那个店是林主任罩着的?”

朱主任点头。

胖头陀说:“那你可得小心一点。那晚我去现场看过了,据那边的人说,要不是他们刚好在,整个店说不定就烧起来了。对了,那边有个半大小子,很能打。”正说着话,电话响了起来。

胖头陀拿起电话,说了几句,脸色突然变得奇怪起来,上下打量着朱主任。

看胖头陀挂了电话,朱主任就站起来告辞,顺便留了带来的两瓶好酒和三条烟,当然也不过是借花献佛,都是别人孝敬的礼物。

胖头陀把烟酒往朱主任那边一推,说:“这个,我不能收啊,老朱。”

朱主任眼皮一跳,觉得这事不寻常,琢磨了一下,对胖头陀说:“你这是怎么了?就算我和林主任有点误会,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怎么就影响到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了?”

胖头陀回想一下自己从朱主任那里收的东西,还好没有现金,也没什么大件的财物,心里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开口问道:“老朱,除了林主任,你最近得罪了什么贵人?”

朱主任噌的寒毛竖了起来:“老弟,你这话是从何说起?”

胖头陀敲了敲桌子,说:“这么些年的交情了,我也不瞒你。刚才的电话,是区检察院来的,要我们协助一下工作。你……已经被批捕了。”

朱主任瞪大了眼睛,“你……你说什么?”

胖头陀叹口气,“老朱,有什么人帮的上忙的,还有十几分钟,就在我这儿打几个电话吧。别的,我也帮不了你什么了。”

朱主任被检察院的人带走的时候,还处于一种懵懂的状态。他一直咕哝着问:“我犯什么法了?我犯什么法了?”领头的郭检察官肃然说:“你涉嫌收受贿赂,扰乱市场秩序。还有,和涉黑犯罪集团相互勾结。”

胖头陀在旁边拉过一位认识的检察官,小声问道:“这个是怎么回事?未免也太突然了吧?”

检察官接过胖头陀递过来的烟,瘪了瘪嘴,说:“老兄,你的消息未免也太不灵通了。中州要起大浪了,对于现在所有的案子,我们接到的内部指示就是三个原则。”

检察官顿了顿,吊吊胖头陀的胃口,然后说:“那就是侦讯从快,审理从严,处罚从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