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69章 朱主任的覆灭【上】

开学前这三天,倪裳天天都到江之寒家里来和他约会。江之寒深知宿舍区这些八卦老太太们的利害。她们一天到晚像防阶级敌人一样,注视着每一个走进来的陌生人,想要弄清楚他们的身份以及主人和来访者之间的关系。

好在是冬天,天寒地冻的,坐在外面闲聊的老太太倒是少了八成。江之寒给了倪裳一把钥匙,让她自己开门,连门都不用敲。还让她每天都改换装束,通常戴着帽子。自己有两次还在外面转悠,遇到了走进来的倪裳也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倒是忙着和坐在外面的老太太们打个招呼,闲聊几句,来分散她们的注意力。

倪裳笑他说:“怎么和特务接头一样?”

江之寒说:“你没住过厂区,不知道这里小道消息传播的可怕。其实我是不怕的,我妈现在也不怎么管我的私事,这不是为你着想吗?”

在家里约会过一次后,江之寒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两个人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很自在,很舒服。尤其在寒冷的冬季,听着窗外的凄风苦雨,开一盏小灯,在灯下相互守望,有着很浪漫很温馨的感觉。比江之寒更喜欢这样感觉的,就是倪裳了。她讨厌死了在外面约会的时候心惊胆战的感觉。原本觉得在家里约会更加的危险,当发现事实不是这样的时候,她完全喜欢上了在寒冷的冬天,和心爱的人一起呆在屋里的感觉。

江之寒找了借口说,寒假还余有一些作业没有完成,所以这三天都天天呆在家里。江之寒心想,即使万一被母亲撞破了和倪裳在一起,还可以解释说是请她来帮忙完成作业的。我是不是太会说谎了,现在?江之寒心里一度拷问自己。

江之寒在房间里放着轻柔的音乐,下雨的天格外阴暗,便开一盏小小的床头灯。两人在一起,说说话,看看书,听听音乐,时间就像指间的沙,一下子就流走了。这三天里,倪裳有时候上午来,有时候下午来,一般能呆上半天的时间。为了讨她欢心,江之寒还专门去买了各种各样的零食放在家里,结果倪裳却不是一般的女孩儿,对零食没有太大的兴趣。倒是江之寒吃的比较多比较开心,被倪裳好一阵嘲笑。

倪裳唯一期待而又害怕的,就是和江之寒亲热。第一天去的时候,江之寒以为她只能呆一会儿,还乖乖的陪倪裳说话看书,毕竟又有一段时间没见,热恋中的人总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待到倪裳告诉江之寒自己第二天上午能再来的时候,江之寒就充满了期待。

第二天一进门,江之寒体贴的拿过拖鞋,让倪裳换上,然后锁上门,连防盗链都拴好了。倪裳蹲下去换好鞋,刚一起身,就被江之寒一把搂住,按在墙上,吻起来。倪裳只来得及发出呜呜两声抗议,便任由情郎搂了腰,贴了胸,噙住了嘴唇,度过来舌头,肆意轻薄。一会儿的功夫,倪裳也沉迷其中,发出几声细如箫管的呻吟,抓住江之寒的头发,轻轻重重的摩挲着。

吻的情动,江之寒双手轻车熟路的插入腰间,把秋衣从皮带里扯出来,两只手侵入进去,在肌肤间任意游动。倪裳低声抗议说,不要在这里。江之寒便一把抄起她,用脚踢开卧室的门,走进去,把倪裳丢在床上,便伏了上去。

江之寒给倪裳脱去她的衣服,少女轻微的抬起身子,伸直了手,配合他的动作。江之寒爱极了给她脱衣服的过程,便放缓了动作,不再猴急。少女的脸上有淡淡的红晕,眼睛由于害羞紧闭着。江之寒像剥鸡蛋一样,一层一层的脱掉她的毛衣,秋衣,和胸罩。每剥一层,还要停下来欣赏一会儿。终于,少女的上身完全暴露出来,她不胜娇羞的环过手臂,遮住胸前小小的两座山峰。江之寒又去脱她的牛仔裤,倪裳犹豫了一下,终于抬起臀部让他把裤子褪了下来,然后双手伸下来,死死的按住身上最后一点衣物。

江之寒不由笑道:“你好像一只小鸵鸟,遮住了上面遮不了下面。”

倪裳大羞道:“你还说?”伸拳头来打他。江之寒抓住她的两只小拳头,按在她头的两侧。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温婉的倪裳,时不时的江之寒有着一点点压迫她的冲动。

倪裳躺在那里,肌肤雪白,两腿笔直,并在一起没有一丝缝隙,大概是遗传了跳舞的母亲的基因。江之寒欣赏着这造物者的精品,十六岁的青春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欢快的展现着。江之寒伏下头去,从耳垂,山丘,一路吻下去,到了肚脐,和大腿,最后吻到了温润的脚丫。倪裳只觉得身上一时凉,一时热,一时痒,脑子里早乱成一团,不知道该享受还是该抗拒。看见江之寒吻上她的脚丫,不禁急道:“脏。”江之寒不为所动,一路吻下去,直到怀里的爱人像水一样全身都软了。

倪裳只觉得小腹热热的,随着爱郎无处不在的深吻,慢慢的下体分泌出了少许液体,沾湿了包裹着的衣物。倪裳大羞,生恐被江之寒发现隐秘处的湿润,忙要把他推开。江之寒死皮赖脸的不答应,又凑上来吻她那两颗葡萄。倪裳一急,险些哭了出来。

江之寒看见女友眼含泪水,欲火顿时熄灭了,抱住她,问她是怎么了。倪裳撒娇道:“你一天就想着这个,一点都不爱我。”江之寒揣测女孩可能是害羞,但又害怕自己顶不住诱惑,便帮她重新穿好了衣服,好一阵甜言蜜语,指天发誓,才哄回一个笑脸。

第三天的时候,倪裳一进屋,就警惕的看着江之寒,警告他不要乱来,坐在那里好好说话。

江之寒笑道:“小白兔进了狼窝,还想逃的掉吗?”

倪裳娇嗔道:“兔子急了还蹬鹰呢?一只大灰狼算什么?”

想着是开学前的最后一天,以后的约会又更加困难,两人都感觉时间流逝的太快,下意识的经常去看墙上挂着的钟。到最终,小白兔还是没有逃过自己的命运,被大灰狼哄上了床,剥得只剩下一条白色的内裤,躺在那里任他轻薄。

倪裳坐在床上,正往身上套毛衣,电话铃突兀的响了,吓得她一哆嗦。江之寒拿起话筒,原来是林所的电话。约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在书店附近的餐馆碰头。

春节这样的传统佳节,最要讲究安定团结。所以全国人民都休息的日子,公安机关的执法人员往往非常繁忙。对于林所来说,这个春节更是忙的不可开交。这个春节是110中心成立后的第一个春节,面临的任务和挑战都非常艰巨。举例来说,春节向来是火灾多发的季节,大多数火灾都是由燃放烟花爆竹引起的。仅大年三十一天,就有数百起大大小小的火灾报警。往年的时候,消防大队是全权处理火灾事故的负责部门。而随着110报警中心的成立,火警报警电话也由110中心来接收,处理,和协调。110的巡逻车也被要求在第一时间赶往现场,协助消防官兵进行辅助性的任务,比如现场秩序的维护和人员的疏散。另外一方面,春节时的盗窃案通常也是高发季节。因为很多机关,企业,和工矿在春节期间都有长时间的休假,给盗窃者很多的可趁之机。

在繁忙工作之外,作为公安司法部门的先进个人代表,林所还参加了不少领导接见和春节的联欢活动,这些事情虽然无聊,却是无法推却的政治任务。所有这些事情加在一起,林所整个春节假期在家里仅过了一晚上,是在初三的晚上。

大年十五过了以后,各种事务总算少了一些,林所才补休了两天的假期,来稍稍抚平老婆的怨气。但休息是短暂的,春节一过,市委严书记主导的严打风暴就要全面展开。到时候,逮捕的人员,曝光的新案件,都可能以几何级数增加。

虽然认识才几个月,但这段时间里江之寒和林所的生活事业都有巨大的改变,不同的事情把他们联系在一起。在击毙二王的事件后,两个人更是有了共同度过生死时刻的经历,相互关系与以前又有不同,一个表现就是在对方面前表现的更加随便。虽然年龄有差别,但越来越像相处多年的好友。

江之寒见了林所,看他似乎更为瘦削,就知道是繁忙工作所致。

林所说道:“这两天还算是回家好好睡了两觉,喝了老婆炖的鸡汤,气色已经是好了不少。再前些日子,天天都是满眼血丝,看起来更糟糕一些。”

江之寒感叹说:“所以呀,春风得意也有春风得意的苦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