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68章 虚拟的竞争对手

春节假期的最后一天,江之寒如约去拜访温副校长。

这一次,温凝萃的母亲也在。江之寒这个人,向来不相信什么贵族气质这种东西。但见了温凝萃的母亲,姓黄,也不得不感慨良好的教养和宽阔的眼界可以造就一个人的气质。黄阿姨的身材算是高的,可能只比温凝萃略矮两三公分。她五官更为精致,如果以这时候主流的审美观,年轻时应该比女儿更漂亮。

黄阿姨亲自泡了杯茶,江之寒连忙站起来,双手接过茶杯,说谢谢。

黄阿姨显然很满意他的礼貌,笑着说:“我听说过不少你的事,今天特地留在家里要见一见。”

江之寒有些羞涩的笑了笑,摸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温凝萃坐在一边,腹诽道,这家伙还会在长辈面前装害羞,真是……

江之寒拿出给温副校长的礼物,是一套精装的“二十四史”。他从温凝萃那里得知,温副校长是个历史爱好者。

温副校长笑着说:“这个有点太贵重了。”

江之寒说:“这个是我们进了十套书,顺带送的一套,也没有花钱。历史书还是要到真正喜欢历史的人手里,才找到真正的落脚处。有些人买去放在书柜里摆门面,几年也不翻一页,未免糟蹋了。”

温凝萃在旁边撇了下嘴,说:“爸,他是在琢磨着你的食堂呢。”

江之寒有些尴尬的笑笑,说:“也有给你的礼物”,拿出两套漫画书,正是最新的进货,作家是温凝萃的最爱。

温凝萃大喜,接过书,叫道:“好了,这个可以堵住我的嘴了。”

江之寒对着黄阿姨说:“黄阿姨,真不好意思,没有给您带礼物,不知道您喜欢什么。”江之寒知道温凝萃的母亲出身名门,见识眼界都是不比一般人,实在想不出给她带什么,最后还是决定什么都没有带。

黄阿姨说:“你也太客气了。”

几个人坐在一起,聊起寒假和春节怎么过的,江之寒就说起大年三十的纵火案,免不了大家议论感慨一番。

温凝萃不客气的说:“你没吹牛吧?你一个人撂倒了五个,还有带着器械的。”

黄阿姨显然很疼女儿,笑着责备她说:“不要没礼貌。小江的师傅可是高人,名师出高徒。我前几天去见了顾望山的妈妈,她一直在说,杨老师傅教她的练习非常有用,这些时间精神好了不少。以前也不是没有人给她推荐过这方面的东西,还是这一次真正管用。”

江之寒说:“杨老爷子,嗯,他不要我叫他师父,一直在努力把内家练习呼吸吐纳的东西整理出一套简单易学的东西,拿出来普及,就像现在很多的外家拳法一样。”

又聊了些闲话,温副校长说:“开学前,校务会议要正式讨论一下食堂的经营情况,看看会有什么样的发展。你如果知道谁有意的话,可以好好准备一下。”

江之寒笑着说:“我今天确实还带了个文件来给您看看。”说着把整理好的企划书递给温副校长。

温凝萃在旁边笑着说:“哈哈,我就知道,某人图穷匕见了。”

江之寒指指她手上的漫画书,温凝萃可爱的伸伸舌头,说:“好了,拿人家的手软,下次一定不拿了。”在父母面前,温凝萃表现出和学校里完全不同的一面,娇俏可爱,让人不由得喜欢。

温副校长拿起来,随便翻了一翻,倒是起了兴趣,对温凝萃说:“凝萃,把我的眼镜给我拿出来。”温副校长戴上眼镜,仔细的看起来。黄阿姨在旁边和江之寒随意聊着天,兴致不错的样子。温凝萃忙着看她的漫画书,偶尔插句话,当然十句有八句都不是什么好话。

温副校长翻来覆去足足看了十几分钟,才取下眼镜,把企划书放到桌子上。又拿起来,递给妻子,说:“你看看。”

黄阿姨笑着说:“你的工作,我看什么?”

温副校长说:“看看吧,有些很有意思的东西。”几个人就坐在那里静静的等黄阿姨,她看东西的速度很快,五分钟后就放下东西,朝着丈夫点点头。

温副校长问:“这个东西是你弄出来的?”

江之寒说:“开始的整个框架是我做出来的。不过我对饮食这方面的日常运营并没有经验。后来有一位有专业经验的给我参考了一下,他提了很多意见,都很中肯。所以我就请他作了修改,现在这个东西,大概百分之八十的细节都是出自他的手。”

温副校长不掩赞叹之色,他说:“这也很不简单,我还没见过有人把要做的事情的目标,计划,和实施步骤写的如此清楚和详细的。你们给出的承包条件也很诱人。但我有一个问题,听你说,这个东西好像是你开始想出来的,但如果拿到承包,谁来做,总不能你退了学来做吧?”

江之寒说:“食堂本身也有很多员工,所以也不可能从外面带太多的人进来。如果拿到承包权,我考虑的是有两到三个管事的人会进驻。一个是负责全局的,参与写这份文件的这个人,以前在部队里负责过食堂的运作,有经验,又很有见识,我想请他来担当这个职位。然后,还有一位是我母亲以前厂里面的伙食团团长,手艺非常的好。我想让他来担任主厨。另外的,我母亲虽然经营着书店,也可以两面兼顾一下。也许还需要一个人帮着看管一下采购和卫生这一块。”

温副校长沉吟道:“你看来是谋之已久。你真的这么有信心,这个事情能有钱可赚?”

江之寒点头道:“除去里面提到的一些细节,从大方向来讲,我的信心主要来自这几个方面:第一,学生的消费能力是足够的,而且只会越来越高;第二,学校食堂的地理优势和规模优势是天生的;第三,食堂现在的营运确实有很多可以提高的地方。基本上,我就是这样想的。”

温副校长说:“你有没有想过可能的困难?”

江之寒说:“是的,老实讲,我们想过的最主要的困难,就是人事方面的。要想食堂能够高效的运行,我们需要学校把人事权力完全的下放给我们。当然,我们还需要校领导的全力支持才能开展好工作。这就得多仰仗您了。”

温副校长说:“我也不和你说虚的。食堂承包这个事情,我是准备全力去推动的。后天校务会议上我就会正式提出来讨论,初步的考虑是,会张榜公布一个月左右,愿意承包的人可以提交一个方案,再由学校来决定。我怀疑会有谁能准备一个比这个条件更好,计划更周全的东西,所以你们中标的机会是不小的。但这以后的工作难度,我个人认为,还需要更多的考虑进去。”

不等江之寒说话,温副校长接着说:“你们的顾虑,我是大概清楚的。食堂编制里的员工,80%左右不是正式编制,是合同工,大多数是一年一签,通常是到暑假结束。如果食堂决定要承包出去,就要给承包的人管理的权力。我的打算是把现在的主任平调到校办工厂这边,待遇不变。副主任也是保持待遇不变,但职能上主要负责学校和食堂承包商之间的协调工作。但下面负责的人,不是能够随便解雇的,当然我们会把内部调任的权力下放给你们。”

江之寒说:“您考虑的很周到。这已经是很不错的条件了。”

温副校长又问:“你们准备以什么样的名义来承包呢?是你母亲个人的名义吗?”

江之寒说:“个人的名义也行,注册公司的名义也行。您觉得怎么样学校这边比较容易接受,我们就采取怎么样的形式。”

从温副校长家里告别出来,温凝萃说要去小卖部买零食,和江之寒一起下楼。走在楼梯上,温凝萃偏着头,问:“你说,你一个高中生,一天想这么多这些东西,累不累啊?”

江之寒说:“你干嘛就没句好话?我行贿你的书可是好不容易找来的。”

温凝萃说:“你动机不纯啊,是为了有求于我老爸才做的,我为什么要感谢你?”

江之寒叹口气,说:“你说的也不是没道理。其实有时候想想,天天闲下来看看漫画书,生活也挺不错的。不过有些时候,好像马达开动,就不容易停下来了。”

食堂承包的事情通过讨论,在校长支持和主管副校长的全力推动下,很快通过了。为了能在开学前做出决定,尽可能的让开学后的食堂运作不受影响,张榜公布征求承包人的时间被缩短到两周。

出乎温副校长的意料,江之寒以她小姨父个人的名义,和一个历蓉蓉注册的文化和饮食服务公司的名义,作为两个不同的竞争者,提交了两套方案。在历蓉蓉申请的这个方案中,承诺每年上缴的钱更多,但要求的授权也更多。除了这两个参与者以外,还有另外两个竞争者,但正如温副校长所料,那两位准备的充分程度和给出的条件都完全不能和江之寒这边的相比。

竞争最后成了江之寒和自己的竞争。在这里江之寒玩了点花样,在历蓉蓉为申请人的这方,他提出的每年固定上缴的金额更多一些,但要求的合同年限,人事主导权,以及其他方面的细节都更有利于承包方。江之寒内心更偏向于这个方案,但不是很清楚学校方面的偏好在哪里。拿出两套方案,既可以应付不同的喜好,又可以使得竞标的过程显得很激烈而正式,免得以后传来什么闲话,说是温副校长一手操纵的。

最后的决定权交到了校务会议上,关于两个申请者的争论还颇为激烈。温副校长知道这其实是出自一人之手,心里难免好笑。他倒是秉持不偏不倚的态度,把两个方案的利弊都分析了一通。最后的决定权交到了宁校长手中,他选择了历蓉蓉注册的公司为申请人的方案,江之寒如愿拿到了六年的长约。至于是什么原因,就不为人所知了。

温副校长晚上回到家,在卧室里和妻子谈起今天的结果。

黄阿姨感叹道:“这个孩子,也不知道脑子是怎么长的?”啧啧赞叹了几声,又问丈夫:“凝萃好像跟他很亲近的样子?”

温副校长说:“大概是因为他和顾望山是好朋友吧。凝萃这孩子,不是一直好像对小顾很看重吗?”

黄阿姨叹了一声:“是这样啊!一入侯们深似海,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温副校长笑了起来,“这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孩子才多大,你怎么发起这样的感慨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