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60章 第一份企划

这天晚上,江之寒如约来陈沂蒙家拜年。想想陈团长现在贵为轻工局的党委副书记,烟酒茶各种礼物一定是不缺的,就选了一套精装本的《彭大元帅传》当作礼物。陈团长看了,很是高兴,说:“彭老总是我顶顶佩服的,不仅战场上千军难敌,和平时期也心系百姓,敢于直言,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陈团长家还有一位客人,正是江之寒见过一次的陈团长的老部下,今天正式介绍了一下,叫做肖邯均。

江之寒不好意思的说:“陈叔叔,上次你的话我帮你传到了,前两天去石叔叔家里的时候,他还提起,说这个事情没能解决,实在是不好意思。等到新年,效益更好,有好的位置空出来的时候,一定会想办法。他会把这个事放在心上的。”

陈团长说:“石厂长给我打过电话了。这件事情,也不用太急,我这边也在想办法。”又对江之寒说:“我这个人,即使是亲朋好友,也是不爱给他们开后门的。但小肖的情况不一样。为什么这么说呢?我在部队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兵没见过?枪法好的,专业技能过硬的,能吃苦的,都不稀奇。他这个人,利害就利害在做什么都能做的好,管理伙食他能做的好,做警卫员方方面面都照顾的周到,当兵呢还在师里面大比武拿过奖。这么个人才,委屈在镇里面,真是太可惜了。”

陈团长让江之寒叫肖邯均肖哥,江之寒就问:“肖哥这么能干,有没有想过自己出来做?”

肖邯均回答道:“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我老婆和我弟弟身体都不好。一家人需要照顾,就不敢冒险了。”

江之寒又问:“肖哥对经营食堂有经验吗?”

肖邯均说:“经营经验可能谈不上,管理的经验还是有一些。”

江之寒说道:“不知道这么说,会不会太冒昧。我们学校呢,有差不多两千号人,加上老师和职工,就两千出头了。住校的学生呢,差不多有四五百,教职工住家也很近。说起来,食堂的客源是很大的,但经营的相当糟糕,不仅饭菜难吃,卫生也糟糕,卖饭卖菜的态度不好,每年还亏本。我估摸着,除了管事的和负责肉菜采购的家伙,私下吃回扣拿了不少钱以外,其它相关的人都没得到好处。我们负责后勤的副校长有意要做些改变,一个办法呢,就是把食堂承包出来。我们对这个很感兴趣,而且对经营前景很看好。我母亲现在在经营书和文化用品,我有意劝她注册一个公司,把经营范围扩展到文化,娱乐用品,和饮食方面。所以现在的关键,是希望推动一下这个事情的发展,争取能够拿到承包权。”

陈团长在旁边插话说:“小江年龄不大,但点子很多。”

江之寒接着说:“这位负责的校长可能还有些疑虑。你也知道中国现在的现实:如果事情很糟糕,但你什么都不做,维持现状,可能不会有人来找你麻烦。如果你想做点什么去改变现状,但是又没做好,你的麻烦可能就会来了,所以他有疑虑也是正常的。这段时间,我在写一份承包食堂的东西,包括几个方面:一个呢是提出承包条件的细则,条件开的合理又要诱人,才能拿到承包权又能够有钱赚。第二个呢,是关于食堂改革的设想和方案。有个大致的蓝图和实现的步骤,别人才不会怀疑你完全是在夸夸其谈。这第三部分呢,主要是关于一些管理的细则和实施的步骤。这一部分呢,主要是给自己看的,要拿出一套完整的实施和管理方案出来。”

江之寒喝了口水,继续说:“这个东西我已经写完了大部分,但我从来没有真正接触过食堂或者是饭店的管理。这中间,我也是去请教过我母亲公司伙食团的团长,但他年龄比较大,观念也比较老,而且主要是做菜做的比较好才当上团长的。所以我在想,肖哥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不可以帮我参谋一下。你是内行,应该能提出很多很好的有针对性的意见。”

肖邯均爽快的说:“这个没问题。我春节这几天都住在我哥哥家里,他家就在中州市区。什么时候你需要,我们都可以一起讨论一下。”

江之寒也不客气,问:“明天可以吗?”于是两人把时间定在了明天上午十点钟。

江之寒回到家,把大致完工的企划案又拿出来推敲了一下。关于承包投标方面,江之寒的考虑是学校最关心的其实不是服务品质或者饭菜质量,当然这些目标是一定要写进去的。学校高层最关心的是食堂的财政状况。

现在食堂成了财政上的一个包袱,虽然相关领导个人可能从中谋取了好处,但每年学校财政反而要拨一点钱来资助食堂营运,成了一个负担。江之寒准备提出的条件就是保证每个财政年度向学校缴纳一定的利润,而且这个利润随着时间的推移每年会有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的增长。就这一点来讲,就可以马上把食堂从财政负担变成财政来源,校长们对此应该很感兴趣。

合同里会明确规定,如果某年承包人无力支付规定的利润,学校方面有权利提前中止合约。从合约的角度讲,把食堂承包出去,每年有固定的收入,又有权利在未履约的情况下随时中止合约,对学校应该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事情。

至于条件出到什么样的程度,就可以吸引学校的领导层,江之寒心里也没有底。条件出的太好,每多给一分钱都会是多余的成本。江之寒就这个事情考虑了很久,觉得最妥贴的方法就是把温副校长捆在一起。一方面,在谈判桌上多了一个盟友和内应,温副校长应该深知什么条件比较合适,有他在这一边就不会多花冤枉钱。更重要的是,即使食堂承包出来,还是在学校的领导下的,各个部门的配合,人员的调配,对于运营都会有关键性的影响。没有强有力的奥援,以后可能会举步维艰。

怎样把温副校长绑上自己的战车,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温副校长最想要的是什么,江之寒很清楚,是政绩。温副校长不甘心停留在后勤副校长的位置上,想要往上再动一动。所以食堂承包做好了,就会是温副校长手中的本钱。虽然这样的政绩可能比不上高考成绩突飞猛进那样的成就,但作为一个后勤副校长,也没有太多别的可指望了。

江之寒这时候没有预料到,在不久的将来,学校也会企业化,捞钱将成为第一号的目标。而在那样的大环境下,基建后勤校长的位置会变得炙手可热起来。

如果把食堂承包做的效益好,师生职工满意,学校又有财政收入,当然是两全其美的事―――承包商赚钱,主管副校长赚政绩。但江之寒担心的是承包过程中的一些暗礁,他能想到的包括人员的调配,包括初期收益好的话各方都想伸手分赃的问题。更糟糕的情形是,如果经营暂时出现一些问题,温副校长会不会把他们当作累赘或者替罪羊抛出来,让自己置身事外。

最好的联盟当然是基于经济利益的联盟―――江之寒是不介意把一定数量的分红交给温副校长而不需要他出一分钱投资的。但他不敢肯定温副校长对此有多感兴趣。其一,温凝萃的母亲那边据说是有些位高权重的人,即使这些年生疏一些,手里的钱应该不会少。钱不会少,对于江之寒抛出的利益就不一定感兴趣。其二,在江之寒估计中,这个食堂是有大钱可赚,但很多人不一定相信这个预测,所以经营分红这一条可能对他们并没有多大的吸引力。

对于人心的了解和人与人之间的错综复杂的关系,江之寒自问道行还太浅,所以去问了母亲的意见。厉蓉蓉给出的判断是这样的:如果不担任何风险就能拿到分红的话,除了极罕见的老古板,这个世上没有人会拒绝这样的提议。但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这样的联盟其实也并不牢靠。对于坐在官位上的来说,官位永远比一时的金钱收入更重要:因为官位还在捞钱的可能性就永远在那里―――不在你这里捞,可以到别处去捞。所以一旦经营有了问题,尤其是威胁到了温副校长的位置,他应该是不会犹豫舍车保帅的。

由于当时事情还远未成熟,也就大概议了议就搁置在那里了。厉蓉蓉给儿子的建议是这样的,她说我可以出面去和那个校长谈,但我和这样的人打交道的经验也不多,也难保证有什么好的结果。厉蓉蓉建议江之寒说,你有一个优势你自己没有意识到,那就是你的年龄。毕竟在绝大多数人眼里,你还是个半大的小孩儿,这是个弱点,也是个优点。如果有机会的话,你可以比较直接的去探一探他的底线和条件,不用在技巧上太过讲究。探的好,固然好;探的不好,姑且就算是小孩子开口乱说,还留有余地让其他人上去谈。

江之寒反复思量,意识到经营业绩才是这个松散联盟的最大基石。如果在短时间内就能见到绩效,这个联盟就会越来越坚固;反之,随时都会有崩盘的可能。

关于经营大方向的问题,江之寒是有一个大的框架。简单来说,就是要走高品质高价格的路。所谓高价格,其实是和现在的价格相比较,所谓的高价格其实是在老师学生这个消费群体的承受范围之内的。

在江之寒的设想中,要重新规划食堂的布置,第一层楼还是以便宜的大锅菜为主,而第二层楼则定位成价格高一档的小锅菜和现场热炒菜的专区。如果这一切进行的顺利,江之寒准备把临着的小阁楼改造成一个校内的餐馆―――可以点菜那种正规的中档以上的餐馆。那个阁楼现在基本处于闲置状态,不过放了一点点库存和无用的东西。从菜品选择的角度,江之寒设计的是走多样化和中州特色菜为主的路子,第一个要解决的就是不能让每天的菜肴选择都是那么重复的几样。

最大的一个问题是人的问题,这也是承包的时候江之寒最优先要求的权力―――包括调动任命甚至解雇的权力,包括奖金分发和奖惩的决定。从印刷厂的经历来看,关于人的变革是最困难的,也是阻力最大的。江之寒大概知道食堂的雇用人员和厂里面有所不同,很大一个比例是合同制员工,不算是有铁饭碗的。但让谁来统领这个事情,也是一件头疼的事情。厂里面退休的吴团长【伙食团团长】是一个好的主厨的人选,他烧的菜确实有一手,在厂里面真是屈才了。但让吴团长来统领所有的行政事务,显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江之寒有意母亲过去统领食堂的事情,但不肯定她是否舍得丢下书店这面的事务。

※※※

肖邯均看了江之寒写的企划,翘起大指赞道:“这个东西写的很新,我从来不知道可以把计划写成这个样子。”

江之寒问:“从内行角度看,有什么补充的和修改的?”

肖邯均想了一会儿,说:“我想到的有几点。第一个是卫生问题,你这里提到现在的卫生条件差。其实作食堂的,有点蚊子苍蝇什么的,不瞒你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最害怕的是出什么集体性的恶性事件,比如食物中毒什么的。你做的再好,这种事情出一次,你就完蛋了。这个问题要给与充分的重视。这第二个问题是采购。采购是个很关键的位置,从卫生到成本,各个方面都和采购关系很紧。你如果不能抓牢了采购这个权力,可能会很被动。”

江之寒点点头,几分钟的时间里肖邯均就能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而且言之有物,让江之寒不由对他刮目相看。

肖邯均拿起报告,翻着又看了一遍,说:“受你这个东西启发,我倒有些新想法。比如说,这个重新布置菜谱的问题。每个季节,大概有些什么蔬菜和肉类禽蛋,我们心头基本有个数,价格大概也有个数。为啥我们不可以做的更仔细一些,把它弄的更具体。”

江之寒说:“没错。这些东西都必须做的更细。这个文件是一个框架的东西,有些部分是拿出去给人看的。我们内部呢,就得把框架下的东西都一层一层往下分解,做的更详细。比如你说的菜谱的具体设计,再比如这个定价的问题。定什么样价才能在利润和承受能力之间找到一个好的平衡点,也是个大学问。当然计划永远都没有变化快。在日常经营的基础上,我们会得到反馈,然后进行调整。”

江之寒诚恳的对肖邯均说:“如果这个事情能够搞起来,我希望肖哥能够考虑来负责这个事情。你不用先答复我。一来,事情还没有明确的名目,拿不拿的下来还是个问题。我母亲现在搞了个生意,收益不错,我的估计是会越来越好。所以如果你过来的话,我们是有能力一个月给你开出比较高的工资,在这个基础上你能够得到经营利润的分红。这样的话,保证了基本的收入,又保留了向上的空间。当然,做什么事情都会有风险,我也没办法给你保证这个承包的事情能够一帆风顺。但如果签合同的话,我争取能签一个长的合同。趁着现在还亏钱,大家还没意识到这里面蕴藏的机会,我们有可能以比较低的代价拿到一个长期的合同,以后会是一个宝贵的财富。我们这边,现在有一个合适的人选做主厨,如果你来的话,会让你负责整个行政工作和日常的运营。我母亲也会两头跑,帮忙照看一下。”

肖邯均笑了笑,说:“成,我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再等你的消息。”想了想,又问:“我可以把这份东西拿回去再琢磨一下吗?”

江之寒说:“当然。让我给你一份副本,你拿回去研究一下,再多提点宝贵意见。”

肖邯均说:“我每天反正也有些没事的时候,我可以把里面一些细节做出来。如果要说服人家,也许能帮的上忙。”

江之寒听了很高兴,和肖邯均又仔细的谈了许久,觉得受益良多,心里更是坚定了要把他招过来负责这个项目的念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