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59章 拜早年和相亲宴【下】

聊了几句集邮的事,石琳就抱怨说:“这段时间,又有不少人要给我介绍男朋友。我看起来这么老吗?嫁不出了吗?”

江之寒说:“哪有?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

石琳拍他一掌,说:“你那套花言巧语,留着去你女朋友面前显摆吧。”

江之寒说:“看起来你真的很烦。都没有平常温柔。”

石琳板起脸说:“这才是我的真面目,看清楚了。”

江之寒问:“琳姐,你大学没有谈过恋爱吗?”

石琳摇头说:“没有。”

江之寒说:“你骗人吧?你这样的,大学里面一定很多人追的。”

石琳说:“哪有!有几个人倒是真的。不过那个时候,我爸妈都告诫我说,大学里面谈恋爱,很不稳定,多半毕业就分手了。说我又不是那种要把恋爱谈着玩的女生,所以要慎重。我在中州读的大学,所以平时也就住在家里,高中时的一帮同学朋友也经常在一起聚,和大学同学来往相对要少一些。不像他们,背井离乡的,又住在校园里,寂寞了总是想找个伴儿,不是吗?”

江之寒笑道:“没错,他们谈的不是恋爱,是寂寞。”

石琳被他逗的笑起来,说:“你哪来这么多怪话?”

石琳说:“我爸妈那一代真的很奇怪耶。上大学的时候,还劝我不要谈恋爱。大学毕业才一年,就急急惶惶的好像我要嫁不出去一样。我妈最近一天到晚催着我相亲,在她旁边帮闲的人也多的很,照片都拿回来一摞了。连我爸,最近都被她念叨的松口了,说去看一下嘛,不行多交个朋友也不错嘛。你说,谁这么无聊,相亲回去给介绍人说,这个人我看不上,就做个朋友吧。”

石琳拿起江之寒送的小型张,欣赏了一阵,又说:“在国营大单位上班,就是这点不好。说起来大家都太熟,上班在一起,住的又近。你的私事,大家都不管不顾的要替你操心。你说谈朋友的事,我爸我妈说两句也还罢了。那么多八杆子都打不着的人,不是闲吃萝卜淡操心吗?管他们什么事儿啊!被他们念得烦都烦死了。”

江之寒同情的说:“那怎么办呢?同石叔叔说说,他说不定能替你挡挡?那些人多半也是想讨好他吧?”

石琳苦恼的说:“我爸已经向我妈屈服了。我妈已经张罗了几次相亲,我都推掉了,她已经怒了。没办法,只好屈服一次。”

江之寒惊讶道:“啊?你要去相亲啦?”

石琳说:“那怎么办?不就吃个饭嘛。不满意吃完饭就走人,他还能把我吃了不成?”

江之寒附和道:“也是啊。”又问:“你选好对象啦?”

石琳说:“嗯。看照片,就这个还顺眼一点,还是什么研究生毕业,就去看看好了。”

石琳问江之寒:“明天有什么事吗?”

江之寒随口回答:“晚上要去给一个长辈拜年。白天就是平时那些事,没什么特别的。”

石琳问:“不约会吗?”

江之寒说:“她家里管的严,很难有出来的机会。”

石琳说:“那正好,明天吃饭,你也一起去吧。”

江之寒张大嘴巴:“这个……琳姐,……这个,这个还是不必了吧?”

石琳说:“这个什么呀?你不是最会察言观色,看人很准的吗?明天你从旁人的角度帮我看看,也是参考啊。看看有什么坏习惯或者奇怪的癖好没有?”

江之寒还想说什么,石琳拦着他说:“就这么说定了。再说了,你现在这么甜蜜,我这么倒霉,也需要中和一下不是吗?”

※※※

第二天吃饭的时候,约在五点钟。说好了,江之寒吃完就回家,还赶得上和母亲一起去戚处长家拜年。吃饭的地方约的是一家三十年的老字号,特色菜是熬的清汤牛尾,店里有个老师傅,重金聘来,就是管这道菜的调味和火候的。甜点中有一道松栗糕也是赫赫有名,据说上过国宴。

石琳化了点淡妆,穿了件深红色的大衣,衬着肤色白腻,五官清秀,有平时少见的妩媚。江之寒见了,难免大大的恭维了她一番。

四点五十三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到了。男方专门订了一个隔间。问了姓名,两个人被领了过去,对方却还没有来。

石琳坐下,皱眉道:“对方还没来呢?我们先到,是不是很没面子。”

江之寒安慰她说:“我们又不是那种浅薄的人,不用玩那种让人等的游戏。希望那个人别第一次见面迟到就好。”

五点十分的时候,对方还没有到。石琳皱起眉头,就准备起身走了。第一次见面,谁也不愿意坐在这里傻等男方啊。

正在这时,有人气喘吁吁的跑进来,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自己介绍姓武,是认得石琳妈妈和男方的舅舅,石琳却不记得和她见过面。武姓妇人道歉说不好意思迟到了,又解释说,男方在中州大学当讲师,很得领导看重,所以工作很忙。石琳沉着脸,心里已经有几分不快。时间是对方定的,末了说什么工作太忙要迟到,不是很不尊重人的一件事吗?

又过了十几分钟,虽然武姓妇人一直陪着说话,石琳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了。江之寒坐在旁边,心里也很生气,第一次见面男方迟到是一个相当大的不尊重,找什么借口都是不对的。

五点二十几的时候,主角终于推门进来了。一个瘦瘦的男生,五官很是端正。他个头中等偏上,头发抹了发胶,穿着很正式的西装。他一把拉开椅子坐下来,解释说:“今天本来开完会就走的,被系主任留下来谈了一个小时,再加上这该死的堵车。”却并不道歉。

石琳沉着脸,目光如水,微微垂着眼睑,看着桌子,也不说话。男子倒也不在意,乐呵呵的喝着茶,打量着桌子对面的石琳,和江之寒搭话说:“你是?”

江之寒虽然心里不爽,还是礼貌的回答说:“我是琳姐的弟弟。”

男子名字叫刘一祥,是国内顶尖的P大毕业的,从小到大都算很顺,一向自视甚高。刘一祥见石琳不怎么搭理他,就自顾和江之寒说起话来,问江之寒几岁了,在哪里读书,言辞之间很有点领导下问的姿态。

当知道江之寒在七中读书时,刘一祥说:“七中还不错了,虽然算不上顶尖的学校,比我们一中虽然远远比不上,但怎么也是重点中学。好好读,还是有希望考上大学的。”又问石琳:“你以前是读哪个中学的?”

石琳冷冷的说:“我读的二十八中,连重点都不是。”

刘一祥作一个夸张的表情,“二十八中啊?那个学校据说好多男生都是混社会的,乱的很。你能从那里考上大学,还真是不容易啊!”

见石琳不怎么搭理他,又说起自己读书的P大,从P大的美丽风景,悠久历史,说到自己这届如何英才济济。末了,感慨道:“P大是拥有一种气场的,不在那里呆上四年,你们是永远不能理解的。我这么说吧,在大街上随便遇到一个P大的校友,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我们身上有一种气质,与众不同。”

江之寒和石琳对望一眼,已经有些哭笑不得了。一顿饭的功夫,其它三个人就在那里听刘一祥在那里讲自己的高贵出生和英雄革命史了。一吃完饭,石琳是一分钟也呆不住了,起身就告辞。

刘一祥还一手拉着江之寒,还在嘱咐说:“七中还是不错的,好好干,就算考不上P大,考到我们学校那个城市去,也可以感受一下不同于中州这种封闭地方的风气。有机会一定要去P大校园走一走,就算感受一下气氛对你也是大有裨益的。”

江之寒急着要去赶下一场,匆匆和石琳道了别。

第二天晚上,江之寒去石琳家里看她。两人说起刘一祥,石琳说:“我也算瞎了眼了,挑了这么一个人出来。”

江之寒疑惑道:“世上真的有自我感觉这么好的人么?”

石琳说:“你知道他怎么和介绍人说的吗?”学着刘一祥的腔调说:“那个女孩子虽然读的学校不怎么好,又是单眼皮,但人看起来还老实,就试着交往一下看吧。”说完狠狠的咒骂道:“自恋狂!自恋狂!!自恋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