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58章 拜早年和相亲宴【上】

第二天一大早,江之寒就醒来了。虽然不再感觉不舒服,但为稳妥起见,他还是没有出去练拳,只是在家里练了一阵气。

家里已经装了电话。一大早,林所的电话就来了,约了中午一起出去吃饭。

厉蓉蓉奇怪的问儿子:“今天怎么没有出去练功?不是风雨无阻的么?”

江之寒敷衍说:“好像有点不舒服,可能是感冒了。”

厉蓉蓉担心的说:“你要注意了。现在你身体是好了,但要知道身体越好的人,生起病来越厉害。”

江之寒点头应是。

厉蓉蓉又说:“听说昨天早上,骨科医院旁边有枪战,我还担心你呢!你平时不都在那附近买早点吗?”

江之寒心里想,消息传的还真快,嘴上敷衍说:“昨天练功的时候,正巧遇到了林哥,有点事,就没去那里。”江之寒不愿意母亲担心,更怕被她责骂莽撞,所以不敢实话实说。

中午的时候,林所亲自驾车来接江之寒。他道歉说:“昨天实在太忙了,今天也只有中午一个小时的空,我们就在附近随便找个地方吃吃饭,庆祝一下。”到了饭店,林所点了他们招牌的脆皮鱼,又点了红烧乳鸽,一个青菜,一个汤,说:“等会儿就要开车,酒就不喝了。我们以茶代酒吧。对了,你的片子我找人去看了,没有任何问题。”

江之寒笑道:“师兄这么兴奋,看来昨天是逮到大鱼了。”其实林所不说他也知道,三个拿枪的人不是大鱼是什么?

林所哈哈笑道:“我看起来很兴奋吗?”江之寒呵呵笑着说:“根本就掩饰不住嘛。”

林所摇摇头,说:“还是修身养性不够呀,不稳重啊不稳重。”

喝了口茶,林所简短的说:“是二王。你不知道二王吗?我昨天和你说来着。”

江之寒虽然料到是大鱼,还是吃了一大惊:“二王吗?就是电视里讲的那个二王?”

林所点头。

江之寒疑惑道:“怎么会是三个人?”

林所解释说:“开头被我击毙的那个,和后来那个小个子,才是货真价实的二王。被你打晕那位,是他们在中州的死党。后面那个小个子,应该是看到我们的警车从山下,就是你们家附近那条路过来了,才赶着前来示警的。”

江之寒举起茶杯,说:“师兄,那真是要恭喜你了,从此飞黄腾达是肯定的。”

林所哈哈大笑,说:“昨天是亏了你呀,要不三个家伙一起上,我可能就去向马克思报道了。杨师伯果然名师出高徒,几个月时间能把你调教成这样。”又说:“别的不多说了,咱们师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只要是你的事,就是我林志贤的事。”

江之寒和他碰了碰杯子,问道:“昨天很忙吧?”

林所感叹道:“是啊,老大们都出现了。晚上连市长和市委书记都来局里了,乱哄哄的。省公安厅的厅长也打电话来了。这个案子影响太大,而且十大通缉犯中这是今年第一个落网的,上面是很高兴。对了,你的功劳我也替你报了的。”

江之寒说:“师兄,求你一件事,还是把我想办法掩过去吧。毕竟我家就住在这里,我爸妈都在这儿,谁知道这些亡命徒还有没有同伙?会不会报复?我是不想惹上这些麻烦的。”林所沉吟了一下说:“应该明天或者后天就会登报纸上电视新闻。我努力一下,应该是不会提到你的。就当是匿名的热心群众帮忙好了。”江之寒放下心来,说那就好。

林所和江之寒都没有料错,凭着这个石破天惊的案子的了结,三个月后中州110报警中心被记集体一等功,林志贤同志被授予个人一等功,是中州市公安系统十余年来的第一次全国个人一等功。半年以后,林志贤同志被破格提拔为110报警中心的主任,享有市局副局长级的待遇。林所一年三迁,从此走上了仕途飞黄腾达的康庄大道。

※※※

政治书上有无数的套话和废话,但有一句话是不折不扣的真理:人是社会的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社会的核心构成。在中国,人际关系可能比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更要重要。在这方面,江之寒在这个夏天以后,变得主动了很多,也更加深切的体会它的能量。

当春节这个一年最重要最隆重的节日到来之际,除了家庭的团聚,同事朋友上下级之间的拜年交际也开始繁忙起来。江之寒家里,父亲这边只有一个弟弟,还在千里之外。母亲这边兄弟姐妹,以至表兄表妹,三姑六婆,就有一大堆了。春节七天的假日,从大年初一到初七,迎来送往,基本上每天都是有安排的。

今年的春节,江之寒自己也有一个名单要去拜访,时间上就只能安排在春节之前了。江之寒把要去拜访的人的名字写在纸上:

戚处长和风阿姨

石琳和石厂长

陈团长

杨老爷子

小芹姐

明矾和姗姗姐

温副校长

顾望山家

林所林师兄

不由有些头痛,人还真是不少。买什么礼物?订什么时间?真是让人头痛的事情呀。要换在以前,江之寒八成就打退堂鼓了。好在现在他意志够坚定,振作精神开始安排起来:戚处长和石厂长那边就交给母亲去联系时间吧,温副校长和顾望山那里得先打个电话,其他几位可以随便一点,约到什么时间都可以。

晚上给小芹姐打电话,不在家,是她妈接的。十点钟才有电话打回来。

电话那头,小芹一个劲的抱怨,春节快到了,工作却是更忙了,只有三天的假,于是决定飞去南边的海岛,享受一下温暖阳光的滋味。

小芹抱歉道:“看来是没时间见你了。看现在这个忙法,我大概会把行李拿到单位来,到那天直接从报社去机场了。对了,姗姗和明矾也一路去。”

江之寒问道:“你一个人吗?”

小芹说:“当然是一个人。”

江之寒笑道:“那干嘛插到人家中间做电灯泡啊?”

小芹愤怒的说:“没有搞错呀。是他们两个死皮赖脸要跟着我去的。旅行社是我找的,一切都是我安排好的,本来是要大学宿舍的几个朋友一起去的,这两个家伙死皮赖脸要插进来,占了位儿。”又抱怨说:“现在忙倒也罢了,可是真正的好消息却没我们的份。听说二王被击毙了吧?那可是天大的新闻啊。采访什么的都给日报占去了,我们想跟着喝口汤都很难。昨天好不容易做了篇110中心的干警们是如何抛家离子,佳节时分一心扑在工作上的专题报道。”

江之寒钓她胃口说:“击毙二王那位,我很熟。”

“真的?”电话那头小芹的声音顿时高了八度,“不骗我?”

江之寒说:“可是他的组织性很强的,不是喜欢处风头的人。如果上面安排他接受日报的采访,他是不会和你们私下谈的。”

小芹急道:“这我能不明白?你赶快帮我联系一下,我是有分寸的。什么时候能见个面?”

江之寒笑道:“想想怎么贿赂我吧?这可是个大个的香饽饽。”

小芹狠狠的说:“忘恩负义的小家伙!我告诉你啊,等我从南边回来,你得把时间给我约好了。要不然,有你好看的。”

划掉了这两组出去度假的人,江之寒给温凝萃,顾望山,和陈沂蒙打了电话,约了一下时间。刚放下电话,母亲就回来了。江之寒惊讶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历蓉蓉说:“约好了去给石厂长拜年的。明天晚上去你戚叔叔那里,你不要安排别的活动了。”

虽然住的地方仅隔了几步路,这段时间实在太忙,江之寒母子俩都很久没去过石厂长家了。听说他们春节一过,也要搬出宿舍区了。毕竟石厂长主持工作这么久,如果一直住在这里,下面的副厂长也不好住在更好的厂长的小区了。清廉归清廉,还是要注意领导班子团结的。

历蓉蓉给石厂长一家准备的礼物相当精心,一瓶茅台酒和一根老人参,也算得上贵重了。辞职的时候办病退,石厂长是出了大力的,这些历蓉蓉都记在心里。到了石厂长家,难得的是石琳的妈妈也在,没有出去打麻将。

石琳的妈妈长的很富态,脸型和女儿差别很大,江之寒倒是第一次见到她。石琳妈妈倒是很热情,一来就询问历蓉蓉书店的情况,说厂里的人都说她发了大财。历蓉蓉当然否认,含糊的说,是比在厂里面收入好不少,但又补充说毕竟是有风险的事情,有了这一顿还不知道下一顿在哪里。

石厂长笑着对江之寒说:“你很能干啊。听你妈和小琳说,书店的大方向是你在掌舵。”

江之寒赶快否认,“哪有这回事。我最多就是我妈身边一绍兴师爷罢了,事情都是她在做,我们都在她的光辉领导下。”

石琳娇笑着,指着江之寒,有些喘不过去来,“哪有小孩子形容自己是绍兴师爷的?太好笑了。”

江之寒问起印刷厂的情况,石厂长叹口气,说:“生产方面,质量控制进步了不少,残次品率经过狠抓,已经下来了。销售方面,看起来是不错,但很多销售款回不了笼。对方拖欠着,不付钱。现在不付钱的,反而成大爷了,要请客吃饭,还要好话说尽,才挤牙膏一样给你挤点钱出来。”

江之寒说:“我也看到好多这方面的报道。听说有的企业还专门成立了特别的催款小组。”

石厂长说:“过了年,我们也准备组织几个催款的小组。”

江之寒说:“听说很多女的在催款方面很有天赋。”

石厂长说:“是有这个说法。这个钱不回来,更新设备就无从谈起。你看,过年的奖金都是在银行贷了一部分的,稍微晚发了几天,职工还怨声载道的。”

石琳插嘴道:“好了,大过年的,别在家里谈工作了。”又指着江之寒说:“还有你啊,还在读高中呢,一见我爸就喜欢谈这些,有点童真好不好。”招手让江之寒跟着她去自己的屋里,说有过年礼物送给他。

江之寒说:“琳姐,你今天有点不太一样呃,有人给你气受了?”

石琳用手戳戳江之寒的额头,教育他说:“你呀,别老像大人一样,成天学着察言观色的。十七八岁就像十七八岁一样多好,过了这个村儿想要过简单的无忧无虑的生活,都别指望了。”

江之寒委屈道:“我怎么没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再说了,你去打听一下,现在哪个十七八岁的人无忧无虑来着?为高考一个个都愁白了头吧?”

石琳拷问江之寒:“你最近都不见个人影儿,有几次找你说说话都找不到,是不是谈恋爱啦?”

江之寒虽然最近见石琳次数不多,但心里越来越把她当姐姐一样看待。心中的秘密和甜蜜,还是想要有人分享的。而对于这个话题,姐姐绝对是比父母更适合的对象。江之寒犹豫了一下,说:“我给你讲了,你发誓不能给我妈讲一个字,谁都不讲。”

石琳说:“你当我是傻子吗?快说吧,我不讲就是了。”

江之寒伸出小手指,石琳问:“干嘛?”

江之寒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啊。”

石琳白他一眼:“你怎么这么幼稚,还玩这种东西?”

江之寒说:“不是你让我像十七八岁的样子吗?”

石琳讽刺他说:“拜托,那是五六岁小孩儿干的事好不好?”

两人打了回嘴仗,江之寒便大概说了自己的感情生活。石琳一个劲追问,要江之寒形容倪裳长的什么样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江之寒想了想,说:“人长得不错,也许不是最漂亮的,但反正看不厌。心地很善良,很善解人意,很聪明。表面上看着有时候好像拒人于千里之外似的,但其实对身边的人很好。一点没有傲慢那样的东西,还很孝顺。总之,就是很好了。”

石琳叹口气,说:“不用听你说什么,就知道你恋爱了。”

江之寒问:“为什么?”

石琳说:“你讲起她一脸甜蜜的样子,是不会骗人的。嗯,恋爱了,才真的长大了。以前一脸成熟,和我爸探讨什么工厂发展前景什么的,都是不算数的。恋爱了,才会长大。”

江之寒笑道:“琳姐,你是言情小说看多了吧?”

石琳拿出一个包装好的小盒子,说:“这是给你的过年礼物。”

江之寒问:“可以拆开看吗?”

石琳点头,江之寒打开一看,却是一套全新的邮票,是红楼梦的十二金钗。

石琳笑着说:“我挺喜欢这套邮票的,简单几笔,人物描画的很出彩。”

江之寒笑着说:“我也有礼物呃。”说着拿出一样东西,不好意思的说:“我可没有包装的很好看。”

石琳打开一看,惊喜的发现却是红楼梦的小型张,上面宝黛在花树间坐在一起。江之寒笑着说:“琳姐,我们这也算是心有灵犀吧。”

石琳开心的点头,又说:“这个太贵了,你还在读书呢,哪来的收入。”

江之寒说:“这是我做绍兴师爷挣来的。”

石琳扑哧一笑,也不再说什么,收下了弟弟的新年礼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