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48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

喝了酒的江之寒晕乎乎的,坐在公车上摇来摇去,感觉头更昏了。下了车,江之寒也不知道往哪里去,便信步在市中心的街道上走着。路过向阳电影院的时候,停下来看了看电影的海报,好像没有什么喜欢的。江之寒摇摇头,穿过街道,漫无目的的往前走。人群很拥挤,人与人之间简直是摩肩擦背。江之寒尽量靠着人群的最外侧,贴着人行道边上的栏杆往前走,眼睛貌似看着路,其实心不在焉的在想些奇奇怪怪的事情。突然感到身子撞倒什么,江之寒心里想,Kao,我也像陈景润叔叔一样,走路也会撞上电线杆吗?下一刻,江之寒意识到这根电线杆软软的,胸前好像还有两团鼓鼓的东西。江之寒说着对不起,定眼看去,伍思宜似笑非笑的站在那里,笑着说:“失魂落魄的,是失恋了吗?”

有些酒醉的江之寒神经反应慢了一拍,足足有2秒钟他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是你啊?真巧。”

伍思宜盯着他的眼睛,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失恋啦?”

江之寒突然发觉两人隔的很近,在喧嚣繁忙的街道的一角,脸和脸只隔着30公分的距离。少女的眼珠明亮幽深,眼眸转动出有一种难言的风情。靠近了看,稍嫌厚的嘴唇有好看的弧线,匀润中透着性感的诱惑。为什么每次看见伍思宜都觉得她比上一次更漂亮了呢?是女大十八变的缘故吗?江之寒酒醉的脑袋还是有些不清醒,心里想的没有过滤就从嘴边说出来了,他小声的咕哝说:“怎么越来越漂亮了?”

声音虽小,伍思宜靠着这么近,却听的真切。她的表情滞了一滞,脸上飘过一丝红色,娇嗔道:“不想说就算了,别玩这种无聊的花样。”

自从第一次见到伍思宜,这个女孩就给江之寒一种很亲近很投缘的感觉,但和干姐姐石琳给自己的感觉又不太一样。那天背她下山的时候,江之寒心里不是没有一丝涟漪的。少女那软软柔柔的胸脯伏在背上的感觉,对江之寒也算是最初的活色生香的性启蒙。只不过和倪裳朝夕相处,日久生情以后,那颗小石子荡起的涟漪慢慢的褪色到了记忆的深处。

江之寒郁闷了一下午,倒是想找个人说说话,所以就很直接的承认说:“今天等倪裳吃饭,她有事没有来,所以就自己出来闲逛了。”

伍思宜说:“终于肯承认她是你女朋友啦?上次见面还说什么这是我同学。”又学倪裳的声音说:“我们只是同学和朋友。”

江之寒说:“其实也没什么好瞒你的。只不过她家家教太严,大家不得不谨慎一点。”

伍思宜教育江之寒道:“男生气度应该大一点,不就是失约一次嘛,总是有原因的,干嘛失魂落魄的样子?”

江之寒说:“我哪有?刚才不过是在想事情罢了。”

伍思宜又问:“等了多久呀?”

江之寒说:“四个小时吧。”

伍思宜夸张的“哟”了一声,“没看出来江同学还是一个情圣呢。啧啧啧。”

江之寒板起脸:“我可是心情不好,你别冷嘲热讽,火上加油了。”

伍思宜说:“得,本姑娘我今天心情也不好。谁怕谁呀?”

江之寒做个手势,对伍思宜说:“我怕你还不成吗?我们别站在这儿挡路了,往前走吧。”

伍思宜问:“你要去哪儿?”

江之寒说:“无所谓呀,我就是随便瞎转转,就回去了。”

伍思宜和江之寒并肩往前走,人太多,两人的肩膀不时的碰在一起。伍思宜说:“要治疗心情不好呢,有两种活动效果最好,想不想知道?”

江之寒笑道:“你那个表情就像只大灰狼,肯定没啥好事儿。”偶遇伍思宜以后,苦等倪裳不得的郁闷不知不觉少了很多。

伍思宜说:“这第一件事嘛,就是吃,狠狠的吃。不过这件事是杀敌一千,自损七百。只有两种人能做,一是怎么吃都长不胖的有福之人,再有就是喜欢自残的把自己吃的像肥猪的人。我吃吃就会变胖,所以这个事情要谨慎。”伍思宜接着说:“这第二件事嘛,又可以消除郁闷,又可以锻炼身体,而且绝对不会有副作用,你知道是什么吗?就是逛商店。”

江之寒差点一口鲜血吐出来,“这不是在精神折磨上再加上肉体折磨吗?”说起逛商店,江之寒一向是惧之如畏途的,连自己的衣服,通常都是母亲量好了尺寸,一个人出去帮他买的。

伍思宜恨恨的说:“你还说?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上一次我孤苦伶仃的,你女朋友都答应把你借给我提包了,你一点儿面子都不给,甩手就走了。”

江之寒有些不好意思,说:“那个,确实我对这个不在行嘛。”

伍思宜说:“今天我的心情也不好,要不要一起逛逛商店治疗一下?”说着话,很楚楚可怜的看着江之寒。

江之寒想起上次当面拒绝她,有些不好意思,心里虽想你是疗伤,我却是伤上加伤,不过还是心一软,说:“好吧,今天跟你混好了。”

伍思宜笑道:“说出来的话,泼出来的水。”

江之寒说:“韦公爷说过的,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什么马都难追。”说完看着伍思宜笑的开心的样子,疑惑道:“我怎么觉得自己掉入什么陷阱里的感觉?”

伍思宜存心整治江之寒,带着他一个一个商店逛下去。这一年的中州,商业还不算顶顶的发达。江之寒从来不知道市中心附近有如此多的商场,他怀疑母亲都不知道如此多的所在,只有这位喜欢逛商场疗伤的伍大小姐才了解的如此详细。江之寒知道伍思宜在整治自己,心里想,Kao,我还不信了,逛个商场能死人?倔劲一上来,就跟在伍思宜身边做个沉默的忠实的小跟班。

那个时候的商场,还有很多连试衣间都没有,是凭尺寸来买的,最多就拿到身上比一比。伍思宜时不时的选一件衣服在身上比划一下,望着江之寒问意见。江之寒很诚实的要么说挺好的,要么说这个我不太喜欢。

伍思宜领着江之寒,一家一家商场逛下去,有很多是个体户开的小摊。她心里想,小样儿,我看你能坚持多久?江之寒一边作着忠实的跟班,一边脑子里想着自己的事情。他现在迫切的盼望寒假的到来。手上一大堆事,考试吧不能完全不顾,阅读计划要坚持下去,老爷子那边最近突然对练功要求的更严了,不再是以前强身健体就好了的态度,再加上明矾那边的项目也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关于书店的经营,江之寒有了全新的一套设想,但还没有时间把它们整理出来,更不用说付诸行动了。江之寒还窥视着学校食堂那块肥肉,虽然现在八字还没有一撇,江之寒准备要更积极操作一下这件事情。这么多的事情,真的算得上千头万绪,怎么把它们理顺了,再把时间规划好,江之寒也很是头痛。只有当假期来临了,才会有大把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那时候应该可以稍微喘口气吧。

两个人在市中心街区的大街小巷里面穿梭,出了这一家又进下一家。伍思宜看到江之寒一副似乎还很享受的样子,心里越发有气,赌着气要一直逛下去。从下午到夕阳西下,再到华灯初放,再到大多数店铺已经关门停业,两人这一逛足足有四个小时出头。江之寒一边想着自己的事情,一边跟着伍思宜身后作跟班,很奇怪的感觉还不错,走走之间,心里的烦闷焦躁渐渐没了,盘算的事情也渐渐也有了些眉目。

伍思宜一共不过买了两件衣服,一条裤子,提在江之寒的手上。终于,她走出最后一家商店,叹口气,说:“你牛,今天我算是真正服气了。我们去吃晚饭吧。”

江之寒笑笑说:“你一说,我也觉得饿了。你带路吧,我吃什么都可以。”

伍思宜也不客气,带着他三拐两拐,就到了一家店铺门口。伍思宜说:“我们抓紧点,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关门了。”

江之寒抬头一看,原来是一家馄饨店,兼卖小吃的。江之寒问:“你挺喜欢吃馄饨的?”

伍思宜点点头,说:“那我就点菜了。”

江之寒说:“甭跟我客气。”

伍思宜豪爽的说:“今天让你提了四个多小时的包,晚上我请客,你就甭跟我争了。”说着,头上墙壁上的菜单也不看,径直对营业员说,“我要三两红汤馄饨,三两鸡汤的,十串羊肉串,半斤糖炒栗子,一盘拌黄瓜,再来一笼小笼汤包。”

江之寒目瞪口呆:“这个……是不是太多了点?”

伍思宜妩媚的笑笑:“我都不怕胖,你怕什么?相信我,两种疗法一起上,疏解郁闷很有效的。”

这个时候店里的人已经不多了,拌黄瓜,栗子,和羊肉串很快就上来了,味道真的很地道。走了这么久的路,两个人也真的饿了,稀里哗啦的十串羊肉串就只剩下了竹签。接着小笼包和馄饨也上来了。伍思宜把红汤的给了江之寒,自己吃鸡汤的。两个人也不多话,埋头一阵猛吃。

过了一会儿,伍思宜摸着肚子,嚷道:“不行了,不行了,吃的太多了,再吃要爆掉了。”美美的伸了个懒腰,看着江之寒碗里的红汤馄饨说:“这个看起来好像也挺诱人的,我吃最后一个。”说着拿筷子到江之寒碗里来夹馄饨。江之寒想起上次和倪裳在馄饨店里约会,自己就是在夹倪裳碗里的馄饨的时候,被伍思宜叫了一声,吓的掉在了桌子上。

江之寒抬头去看伍思宜,女孩儿朝他妩媚的笑笑,灯光之下,眉目如画,婉转风流,江之寒一下子不禁有些痴了。

江之寒都不敢相信,两人能在肚子里装下这么多东西,而且伍思宜的战斗力毫不逊色于他。走出店门,两个人捧着剩下的热热的糖炒栗子,边走边吃。到了公车站,九点多钟的班车已经没有那么多的人。两人上了车,找到后面的一排座位,坐下来,静静的等公车出发的时间。伍思宜叹了口气,幽幽的说:“这一年的最后一天,还真是不错呢。”

公车出发了,静静的滑行在夜色里的街道上。窗外的灯光一明一暗,这样的场景在这一年里江之寒经历了很多次,不过除了这一次,身边坐的都是一个叫倪裳的女孩儿。

江之寒轻轻的问:“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说出来,也许能把它留在旧的一年。”

伍思宜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说:“我妈在约会一个男的。那个人,恐怕比我那个负心的老爸还不如。”

江之寒不知道怎么回答,过了一会儿,说:“谁知道呢?兴许不错也说不定。”

伍思宜说:“那家伙,还懂得送花呢。我妈哪见过这个呀,平时电影里的东西。”

江之寒说:“体贴时尚的男的不见得不好啊。”

伍思宜哼了一声,说:“背转身来,他还色迷迷的盯着我胸脯看呢。”

江之寒被这个给震惊住了,“怎么会这样?”想起伍思宜那对比同龄人远远发育成熟很多的东西的感觉,忍不住侧头瞄了一眼。

伍思宜打他一下,嗔道:“看什么看,色迷迷的样子。”心情却是好了很多。

公车一站一站的往前走着,两个人沉默着,偶尔轻轻的说两句话。

“江之寒……”

“嗯。”

“我给你讲啊……”

“说啊。”

“就凭你可以逛四个小时商店不皱一下眉头的本事,这辈子,你身边不会缺女孩子了。”

“啊?这个这么管用?”

“当然管用的,相信我。我看的很准的……”

“怎么个说法?”

“你……会是个桃花运很盛的家伙。”

对面的道上,几辆车飞驰而过,巨大的噪音淹没了话声,在这一年的最后一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