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47章 一个人的新年

星期二的元旦,休息日被移到星期一,以便有两天连续的假期。这即将过去的一年,对于江之寒来说非常特别,而和倪裳的相识相恋是众多特别的事情中,对于他来说最特别的一件。

星期一是即将过去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江之寒想要和倪裳一起度过来纪念。最近这段时间忙东忙西,再加上大多数时候倪裳都被父母要求在家里面学习,两人约会的机会锐减,还好白天上课的时候都坐在一起,可以稍微抚慰一下热恋中少男少女的相思。当他跟倪裳提出这个事情的时候,倪裳有些犹豫。

倪裳说:“我当然想出来的。但平时可以找借口说学生会开会,或者和同学出去买书什么的,如果是元旦前一天这样特别的日子,恐怕想出来就比较难。”

江之寒淡淡的“哦”了一声,掩饰不住失望的表情。他连约会的地方都已经找好了,就在上次和小芹吃饭的餐馆,靠窗的座位现在用屏风隔出小间,坐在里面看远处壮阔的江景,品中州特色的小菜,是很好的享受。那个地方小芹她们去的多了,和老板熟起来。前不久小芹在副刊上写了篇文章介绍那家馆子,据说让生意一下子好了几成。老板高兴的不得了,把小芹和她的朋友一律当VIP的客人接待。

倪裳不忍心浇江之寒的冷水,硬着头皮去找薛静静帮忙,就说约好了她在她家附近逛书店。放假前两天,倪裳和家里讲了编好的借口,母亲皱了皱眉头,抱怨说:“这孩子,元旦也不在家好好呆着,现在出去的时候越来越多了。”倪建国瞥了倪裳一眼,倒是什么也没说。倪裳心里发虚,低下头不说话。

星期六下午最后一节课,铃声一响,各个教室里涌出兴奋的学生,期末前难得有一个两天的假日,大家都很兴奋,空气里都弥漫着开心的笑声。江之寒和倪裳在教学楼前面分手。江之寒很期望的说,明天见,不见不散哦。倪裳甜甜的笑笑,说,好,明天见。

星期一一早,历蓉蓉就去了书店,父亲也跟着去帮忙。对于历蓉蓉来说,现在每一天每一分钟都是工作的时间。因为有那么一点壮志得酬的感觉,虽然很辛苦,她却甘之若饴。对于儿子,历蓉蓉现在是一百二十个放心,连自己的问题儿子都可以帮着拿主意,何况其他。基本上江之寒的时间安排,她是从不多问一句的。

江之寒找了附近一家理发店把头发修短,新年要有新气象嘛,然后回到家洗个澡,穿上母亲送的礼物-一件黑色的皮茄克,一双全新的皮鞋,大概是迄今为止江之寒得到的最贵的衣服和鞋子。自从跟着老爷子练功和每天坚持锻炼以来,江之寒的食量也大增,个头倒是噌噌的往上串了几公分。配上一套新皮囊,镜中的男生身形挺拔,气质沉稳,和几个月前比已有不小的变化。

约好的时间是十一点半,十一点的时候江之寒已经到了餐馆。刘老板见了他,很是热情,打趣说穿的好帅,是不是有约会呀。江之寒打个哈哈,说约个朋友吃饭,于是被引到靠窗角落的一个位置,用绘有水墨山水的屏风隔开,成一个小小的单间。江之寒要了一瓶啤酒,打开瓶盖,倒进玻璃杯里,看到黄色的液体上浮起白色的泡沫,莫名的有种很开心的感觉。

远处的大江正值冬季的枯水季节,礁石露出水面。虽然没有落日时的美景,但临窗望去,可见远处滨江路上的汽车和近处石阶上穿梭来往的人群。那一天和小芹坐在这里,体会了一下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感觉以后,江之寒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心里想着什么时候把最心爱的人带来,在繁忙的生活中,停下来看看路边的风景,临窗对饮,把酒谈心,是何等快意的事情。

江之寒约的这家餐馆,离市图书馆很近,因此离倪裳的家也不远,走路不过十五六分钟的距离。十一点十分的时候,倪裳和父母打个招呼,就准备出门了。母亲问:“不要吃了中饭再出去吗?要在外面吃吗?要不要给你些钱。”倪裳说:“不用了,我还有钱呢。”倪建国坐在沙发上看报纸,问倪裳说:“你和你同学,叫什么来着,是约在哪里?”倪裳说:“是南岸,就在薛静静她家附近,有一家教育书店新开的分店,据说有两本参考书是一直在找没有找到的。”倪建国说:“是在新华路那附近吧。”倪裳说:“没错。”倪建国站起来,说:“我今天约了一个同事在新华路附近吃饭谈事情,我们正好一路去。”倪裳“啊”一声,嘴巴张开。她想找个借口拒绝,但急切间实在找不出什么像样的借口。她总算克制住自己的惊慌,点头说:“那当然好。”倪建国看她一眼,说:“那我们就走吧。”

节假日的中州,交通特别拥挤。从倪裳家到南岸,通常半个小时的路程,今天摇摇晃晃足足走了四十分钟才走了不到三分之二。公车开上市区通往南岸的唯一一座公路桥,四条车道,一个方向只有两车道。无数的大车小车拥挤在上面,象蚂蚁一样缓慢的往前挪动。倪裳站在车里,把着扶手,心里很乱。父亲的突然袭击完全出乎她的意料,自己的谎言道成了作茧自缚。离约好的时间已经过去大概半个小时了,自己却坐在一辆远离那个地点的车上,想来真是讽刺啊。

和江之寒相恋以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人越来越能体会对方的心意,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江之寒对于这个约会的重视和期待,倪裳能够感觉的到,那也是她冒险撒谎出来的原因。江之寒对于一些象征性的东西,譬如某个标志性的日子做一件特别的事情,有一种特别的嗜好,倪裳还曾经笑他,说这本来应该是女生的特质。

公车在大桥上摇了十几分钟,还没走完一半的路程。倪裳望着车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和暗黄色的江水,心里一团乱麻。江之寒昨天的笑脸又浮现在眼前,不见不散哦,她记得他这样说。自己怎么就撒了这么愚蠢的一个谎言呢?倪裳心里恨恨的想,都怪江之寒。倪裳关于撒谎的技巧都来自江之寒的灌输。江之寒说,韦小宝说谎的秘诀就是说九句真话,一句假话,但那一句假话是关键。如果说好了让薛静静打掩护,就不要说其他人的名字,不要乱讲她的住址,最好是两个人吃了饭,一起去找薛静静出去逛逛那个书店,这就是事后的掩饰,一切都要作得天衣无缝。该死的家伙,这下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吧。倪裳其实是在恼怒自己,但在心里把气都撒到江之寒的身上。

倪建国站在倪裳身边,很明显可以感觉到她的异常。女儿一向乖巧,用一句古话形容最是合适,叫承欢膝下。在父母面前,她总能找到很多话题,和他们分享开心的事情,制造好的气氛。而今天,从侧面看去,倪裳的脸上尽管极力掩饰,还是藏不住焦虑的神色,偶尔还似乎能感觉到怒气和幽怨的表情。

倪建国安慰说:“堵车在中州是难免的事情,你同学应该能理解的。下次记住,节假日出门,要提前一点。”倪裳有些心不在焉的点点头,说知道了。

倪建国又问:“你们约在哪里见面?在书店还是她家附近?”

倪裳说:“是在她家里。”

倪建国说:“那就不用太担心,在她自己家里她还怕找不到事情做吗?”

公车摇了大概一个小时出头的时间,才到了目的地中正路车站。父女俩下得车来,倪裳和父亲告别,说:“她家就在对面那条街,那我就先过去了。”

倪建国吩咐道:“不要着急,过马路注意安全。”看到女儿有些魂不守舍的离开的背影,倪建国有种冲动,要跟去看看女儿有什么秘密。这些年来在机关里,经历那么多尔虞我诈,察言观色的本领他是不输于任何人的。倪裳的表现不像是约好了同学迟到了几十分钟那么简单。但倪建国今天也有烦心事要处理,他勉强压住自己的好奇和冲动,转身左拐去了另一个方向上的铁岭路。

薛静静打开房门,看见倪裳站在外面,左右看看,疑惑道:“你一个人?”,把倪裳让进屋。薛静静的父母知道倪裳是学习尖子加班长,对她和薛静静的交往一向都是举双手赞成,那个年代的父母最中意儿女和学习好的同学成为好朋友。薛静静父母热情的邀请倪裳一起吃饭,又埋怨薛静静说,怎么不说倪裳要来,应该等她一起开饭的。

倪裳强笑道:“我已经吃过了,在路边小店随便吃了一点。”薛静静知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把倪裳拉进自己的卧室。倪裳简单的说了下情况,薛静静看了一下墙上的钟,说:“那怎么办?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多了。”

倪裳小声说:“还是要回去的,他说不见不散。我爸看着我在你家对面车站下车的,我只好上来打个招呼了。”

薛静静很义气的说:“既然你都和你爸那样说了,我和你一起出去吧。不嫌我去当你们的电灯泡吧?到了那里,我可以自己去逛的。”

倪裳说:“怎么会?不过今天车好堵,让你跟我过去可能要好多时间,我觉得不好意思。”

薛静静拍拍她的脸,说:“你呀,有时候就是太客气。我们不是朋友吗?给我三分钟,我去把那两口饭扒拉完,我们就出发。”

俗话说,屋漏偏逢下雨。倪裳和薛静静两人在车站足足等了二十几分钟,才等到一班9路车。回去的路比来的时候似乎好不少,薛静静安慰倪裳说:“也许两点钟能到。说不定他还在呢,我看他的耐心很好。”

9路车一路通畅的上了桥,开了一小半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倪裳叹气道:“中州早该再修一座大桥了,每次在桥上堵车堵的最厉害。”但这一次,情形似乎有些不同寻常。足足有二十分钟,车停在那里纹丝不动。从远而近,有警笛的声音。司机从驾驶室探头出去往外看,也看不出个究竟。过了一阵,对面开过来的公车有认识的司机大声说:“你运气太坏了。前面大车祸,CNM看起来惨的很。可能要有吊车过来才能清出路来。”乘客开始鼓噪起来,有人说,这要等多久啊,开门放我们下车吧。司机大声说,现在桥上人行道在整修,上面规定不准有行人。我放你下去,回去就扣我的奖金。你帮我赔钱呀?

一车的人又呆了半个多小时,还是没有哪怕一点的动静。人群慢慢又开始鼓噪起来,有人对司机喊,开门呀。我们还要赶时间。司机毫不示弱的回敬他,老子还赶时间呢。你是总理还是总书记呀,就你日理万机呀。其他的人有人笑,有人帮腔,车里乱成一团。

倪裳站在那里,虽然车没有开,她还是使劲的握着扶手,脸色有些苍白。薛静静轻轻的搂着她的肩膀,安慰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看江之寒不是个小气的人,明天和他解释一下就好了。”

倪裳说:“倒不是为这个,就觉得挺不顺利的,还害你和我一起困在这里。”薛静静紧紧的搂了她一下,没有再多说。

江之寒坐在店里,手上戴的廉价的电子表,他忍不住已经看了好些遍了。刘老板人很好,时不时的还进来打个招呼,又先上了两个凉菜,让江之寒边吃边等。开始的时候,刘老板还和江之寒开几句玩笑。到了一点半,看着江之寒已经等了足足两个小时了,也不好意思再玩笑了,去厨房帮江之寒叫了两个热菜和一碗饭。江之寒坐在那里,看着下面的人来来往往,不知道自己已经看到几百几千的人走过了。就着饭,食不知味的吃了几口菜。又要了两瓶啤酒,慢慢的喝起来。

酒杯里的酒满了又空,空了又满。江之寒当然知道倪裳不是那种放鸽子的女生,一定是家里有什么事缠住了出不来。所以心里还是存了幻想,这么近的路,跑跑十分钟就能来打个招呼,随便找个借口总会有机会的。

三瓶啤酒下肚,江之寒的头有些晕忽忽的,这以前他最多也就是喝一瓶啤酒的。以十六七岁的年龄,江之寒的耐性和气度是绝大多数同龄人所不及的。但慢慢的,他也不觉焦躁起来。倒不是怨恨倪裳,只是有一种失望和无力的感觉。江之寒心里嘲笑自己说,你还真的以为世界上的事情都会在你设计上的轨道上运行吗?就是这么一件小事也是诸多不顺啊。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本来不是很大一件事情,但江之寒心里设计的这一年最后一天的相会,想着和心爱的人一起迎接新年的到来,有甜蜜的想象和美好的期待。当倪裳没有出现的时候,心里的失望是怎么也避免不了的。

江之寒对自己说,再等一个小时吧。到了两点半,他又对自己说,再等一个小时吧,这是最后一个小时了。刘老板从来没有看到一个客人在这里等人等了三个多小时的,更何况还是一个小年轻,还和自己的老婆感叹了一番。三点二十七的时候,江之寒看到刘老板又过来打招呼的时候,也有些不好意思了。餐馆的生意在假日是很好的,自己霸了最好的位置之一足有四个小时了,生意都可以做好几拨了。

明天不是还会相见吗?我是不是太着于形式了。江之寒站起来,向刘老板道歉,付了饭钱,走出店来。站在路边的栏杆旁,遥遥的又看了几眼远处的大江,自嘲道,看来不见不散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知道怎么想的,漫步就走到倪裳家的单元楼下面,晃悠了几圈,当然是什么也看不到。江之寒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随意上了一辆公车,往市中心去了。

等到工程清理车清理好路面,交警开始疏通车流。9路车开到桥的另一头的时候,倪裳她们在桥上足足被困了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对于倪裳就好像永远一样。虽然知道并不是生离死别,她的心还是很乱。一时间怨自己,一时间怨江之寒教她的蹩脚借口,一时间甚至有些怨恨父亲。转念间,又觉得自己很不孝,在心里谴责自己。

桥上的大堵车,让后面的路程更是难走。三点五十五的时候,薛静静和倪裳站在餐馆外面。倪裳还存着最后一丝幻想,他不是说不见不散吗?

倪裳站在餐馆外面,不由踯躅起来。薛静静看着倪裳求助的眼神,不由好笑的想到,一向果敢决断的倪主席也有今天啊。薛静静推门进去,眼神搜寻着吃饭的人。刘老板正好迎出来,说小姑娘要吃饭吗?现在有空位。

薛静静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不好意思,我们中午约了一个朋友在这里吃饭,但被堵车困在桥上了。”

刘老板说:“啊!是江之寒是吧?”

薛静静点头。

刘老板快言快语的抱怨说:“你们什么车堵那么久呃?都可以从京城开到中州了。我给你说,江之寒在这里足足坐了四个小时,三点半才走的。”

薛静静谢了刘老板,走出来,看到倪裳期盼的眼神,叹口气说:“三点半走的。”

倪裳低下头,心里埋怨自己,又想到江之寒等了足足四个小时,不会恨我了吧。转念记起江之寒说过不见不散的,以及自己在车上的焦急和折磨,心里又觉得越来越委屈,眼泪不由湿润了眼角。

薛静静拉着倪裳的手,说:“好了,大班长。别伤心了,明天就见了。他可是等了你四个小时哦,我连愿意等我半个小时的男生都还没找到。你还哭,那我岂不是应该跳到江里去了?”

倪裳被她逗的扑哧一笑,拉着薛静静的手,认真的说:“谢谢你。你一定会找到愿意等你一辈子的那个人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