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45章 所谓“太子党”【上】

旧的一年的最后一个周末,江之寒接到一份意外的邀请,去顾望山家做客。这段时间和顾望山的接触不算太多,但每个周四的下午,他们都会在校园里碰个头。通常会一起去食堂打饭,天南地北的聊聊天。有时候两人会把自行车骑来,围着校园绕两圈。之所以约在星期四,是因为恰好两个人星期四的下午最后一节课都是体育课,而体育课通常不会拖堂。偶尔两个人也一起打打篮球,或者倪裳和温凝萃会加入他们来个四个人的聚会。江之寒对顾望山和温凝萃的关系有些迷惑,不知道是同学,朋友,或是恋人。不过他并不是多嘴的人,也知道顾望山不喜这一类的玩笑,倒是从来没有当面问过。

对于顾望山的家庭背景,江之寒只是大约知道一些,父亲应该至少是市一级的高官吧。顾望山长的高大帅气,而且成绩也不差,在很多人眼里他颇为高傲,有些酷酷的感觉,倒是更能吸引女孩子崇拜的目光。高一年级,尤其是高一五班,关于顾望山的传说很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人叫他顾公子,慢慢的就成了他的外号。但顾公子到底是哪家大佬的公子,其实大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据倪裳的消息,学生会里盛传宁校长亲自点将,要顾望山进学生会,是有史以来第一遭。这个传言无疑给顾望山增添了又一层神秘的色彩。不过江之寒对这些都不是太在意,在他眼里,顾望山是一个眼界宽广,谈吐优雅,又算得上慷慨大方的朋友。虽然话算不上太多,但性格不失耿直爽快。而且江之寒总感觉顾望山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在这一点上他倒是有得遇知己的感受。

顾望山打电话说,要派一辆车来接江之寒。江之寒推辞说,只要有地址,自己可以坐公车去的。顾望山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说一般的车不能进他住的地方。于是江之寒和他约好了时间在历蓉蓉的书店前等。星期天的上午九点钟,一辆墨绿色的军用吉普车来到了历蓉蓉的书店门口。江之寒从书店里面看到,连忙和母亲打了个招呼,走了出来。

开车的是一个穿便装的青年人,江之寒一眼看去就觉得有军人或者警察的范儿。年轻人客气的问:“是江之寒吗?”见江之寒点头,就说“请上车吧。”江之寒打开车门,却意外的发现温凝萃坐在里面。

吉普车在集市附近的狭窄街道上缓慢的移动,要躲避街上的行人和街边停泊的汽车。好不容易挨到了新修的江边四车道公路,终于有机会风驰电掣起来。

江之寒和温凝萃坐在车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讲着话。对于温凝萃,江之寒也是有些摸不着她的脾气。这个女孩子有时候喜欢刨根问底,开起玩笑来天真烂漫像是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儿,有时候又一脸酷样,好像多说一句话都是负担一样。江之寒打量着温凝萃,她今天穿一件及膝的黑色大衣,面料看起来很高档,款式在中州的街道上也不多见,大概是最新的流行吧。在黑色的大衣外面,温凝萃围着一条乳白色的围巾。简单的黑白搭配,倒显得更加高雅大方。

温凝萃侧着头,小声问江之寒:“你去过顾望山家吗?”江之寒摇头。

温凝萃又问:“你知道他家是干什么的吗?”江之寒还是摇头。

温凝萃说:“你不好奇吗?”

江之寒笑道:“过一会儿不就知道了吗?”

温凝萃皱着鼻子问:“你是不是挺喜欢装酷的?”

江之寒道:“装酷干什么?骗小姑娘吗?”

见温凝萃点头,江之寒说:“装酷又唬不到你,我干嘛在你面前装酷?”见温凝萃很认真的点头同意他的意见,神色之间带些着她这个年龄小姑娘的天真,江之寒不由微笑起来。

吉普车在滨江道上行驶了二十几分钟,出了市区,便拐上了上山的盘山公路。越往上走,树木越是葱郁,和市区的环境大相径庭。刚刚下过雨,林间有一股浓重的清新的树叶和自然界的味道。风呼呼的从车边吹过,江之寒不由深深的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心里想,住在这里真是一种享受啊。吉普车拐进旁边的一条小路,在蜿蜒前伸的马路上又开了三五分钟,就看见一个大大的铁门,一个背着枪的哨兵笔直的站在那里。吉普车慢慢的停下来,哨兵并没有上前检查,他只是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后面的铁门就慢慢打开,吉普车滑了进去。

吉普车在营区的林荫道上慢慢行驶。这里的绿化很好,郁郁葱葱的树木多有一两人抱那么粗,不像市区的树木一棵棵和筷子一样。时不时地,有一队士兵整齐划一的在路边走过,远处的营房处隐约有喊口号的声音。吉普车左拐右拐,江之寒已经完全失去了方向。突然间,吉普车拐过一片树林,前面开阔起来,一排小别墅矗立在眼前。吉普车滑到最后一座别墅,这一处显然是其中最大的,还自带着一个大的庭院。江之寒已经看到顾望山站在了门口。温凝萃促狭的朝江之寒笑了笑,说:“你面子不小呃。顾大少亲自到门口迎接。”江之寒没搭理她,打开车门,跳下去,把住门,很绅士的向温凝萃作了一个请下的手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家的缘故,顾望山显得格外的放松,而且出乎江之寒的意料,带着几分平时少见的热情。他搂着江之寒的肩膀,和他一起往里走,一边说:“老早就想请你来家里玩的。今天总算抽了一个空,家里比较清静。”

江之寒边走边打量周围的环境,只见两棵四五人才能合抱的大树一左一右拥着主楼,树干直插天空,足有二十米出头。两棵树均是长青树,在中州寒冷的冬天依旧绿叶葱郁,生机盎然。从庭院的大门走到主屋的门,足有三五十步的距离,地上是用碎石子堆砌的小道,石头旁还有些绿色的苔藓植物,更增添了几分野趣。

推开大门,只见一个宽阔的大厅,江之寒叹口气,说:“这一个厅的面积足有我家房子的两倍。这辈子我要能挣下这么一栋房子,也就不虚此生了。”

顾望山道:“其实住久了,也不觉得怎么好。”

江之寒摇摇头,道:“什么叫身在福中不知福?就是你这样的。”

面对顾望山的家庭背景和优越生活条件,他的同学或者朋友通常有两种极端的态度:一种是自卑和用于掩饰自卑的抗拒和排斥,一种是谄媚和放低身段的尽力讨好。而这两种态度都是顾望山所讨厌的。江之寒之所以能成为他的朋友,很大程度在于他平常交往中表现出来的那种平等的态度,既不掩饰双方的差别,又能够坦然接受,平等相待。

顾望山领着江之寒大概地参观了一下一楼的几个房间,他说:“这房子也不算是我家的。哪天我爸退下来,我们也得搬出去。”

江之寒说:“相信到那个时候,你自己也能挣下一栋大房子。”

顾望山说:“谁知道呢?希望如此吧。”

上了二楼,这里有顾望山的卧室,而他父母的卧室则在三楼。三个人到了顾望山的房间,顾望山递过来两瓶饮料,说这是美国G公司最新出产的非碳酸类饮料,让他们尝尝味道。江之寒接过瓶子,看了一下商标和包装,是他偶尔阅读的一本香港精品生活杂志上经常看到的产品,不过在中州的商场里从来没有看到过。

刚刚闲聊了两句,就听到敲门声。顾望山说请进,就见一个中年的妇女走进来,恭敬的说:“望山,文阿姨听说凝翠来了,请她有空上去讲讲话。”这位就是顾望山家里常年的帮佣,或者说管家。顾望山的老爸说道,她就像家人一样,不准她叫什么少爷老爷太太,说那是旧社会的叫法。所以她见到顾望山一辈,都是叫名字的,而顾望山对她也很是尊敬。温凝萃平时在校常常是一幅酷女的姿态,今天却显得很是温婉,从进门就没说几句话。这时候她站起来,温柔的说:“我正说要去看看阿姨,我母亲也让我问好来着。要不我就先上去,你们先聊。”见顾望山点头,她便跟着上楼去了。

看到温凝萃很淑女的走出门,还回身轻轻的带上房门,江之寒便朝顾望山眨眨眼睛,笑道:“温柔的温凝萃,一定会让学校的很多家伙跌破眼镜吧?”

顾望山皱皱眉头,“你笑这么诡异干嘛?我不是说过我们小时候是邻居吗?她妈妈和我妈妈是很要好的。”抬起头,似乎在回想往事,过了一会儿,顾望山说:“她妈妈很是了不起,当年要嫁一个没权没势没家庭背景的,全家都反对,也义无反顾的搬出去嫁了。那也还罢了,更了不起的是,这些年生活水准虽然较普通人不差,但和以前相比是远远不如,据我妈说她也从没有抱怨过。”

通常顾望山不是很多话或者很情绪化的人,听到他感慨,江之寒说:“你今天一定有很好的事情发生吧。”

顾望山看他一眼,说:“你的眼睛很毒啊。”顿了顿,说:“你应该还记得我学期开始的时候请假的事吧?其实……那时候是我母亲病了,查出来是乳腺癌。还好发现的早,如果手术的话,不扩散治愈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尽管如此,她情绪还是很低落,再加上我父亲工作忙,没法陪在身边。我就决定去京城陪她一段日子,包括手术的时候。当时他们都反对,说是学习要紧,而且也是请了人去照顾的,除了请的专业人士,老家也来了一个远房亲戚。不过我妈的情绪确实很低,我放心不下。后来我给我爸立了军令状,保证期末的考试不会掉队,他们也就同意了。手术算是很成功,但接下来还是要复查,看看是否有反复的情况。昨天检查的东西回来,是很好的消息。虽然不敢说绝对不会复发,但那样的几率是很小了。”母亲身体无恙,顾望山总算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不知不觉就有倾诉的冲动,想要有人分享这份好消息。当然作为这样的家庭出生的孩子,他即使面对好朋友,也不会把所有的话说出来。顾望山的母亲虽然得益于及早发现病情作了切除手术,但她年纪并不是很大,对于一边乳房被切除还是很伤感,情绪低落有一段时间,毕竟乳房对于女人是一种标志。另一方面,顾望山的父母关系现在也暗礁深藏。对于这些,顾望山虽然很是烦恼,却也不好随便讲出来。

江之寒很是感慨,顾望山原来是如此孝顺的一个儿子,谁说富贵家庭出来的一定就是纨绔子弟?他很衷心的说:“要是有酒,真应该喝两杯庆祝一下。”

顾望山说:“Kao,你现在快成酒鬼了。”这个Kao的感叹词,自然是受了江之寒的影响,也快成他的口头禅了。

顾望山今天的话特别多,倒有些像他这个年龄的人。他说:“我回学校以后,不知道谁开始在传我是特权家庭出来的,又到处说校长也来巴结我,一定要让我进学生会。当然还有什么旷课两个月屁事没有之类的议论。老实说,我确实是用了特权的。一般的学生,要想请假那么久照顾住院的妈妈,学校不见得会同意。不过我这个特权,真没有妨碍到那些家伙什么,看他们义愤填膺的样子,就觉得无聊。”

江之寒说:“前几天,倪裳还说我们班主任给我的评语是孤傲呢。我个人的看法,人生得几个知己足矣。一两个可能少了点,但在每一个阶段,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上班,要是都能有一两个,我就心满意足了。我从来都不羡慕有些人,好像和所有人都很好的样子。如果真的很好也就罢了,如果不过是表面上的敷衍,真没什么意思。”顾望山点点头,看来很是同意江之寒的观点。

江之寒开玩笑说:“前两天,我妈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本书,说是香港出版的禁书,叫什么红色太子党来着。没想到我今天就见到一个活的。”

顾望山嘲笑他,“切,一听你就是没见过世面的。我们这样的,和真正的太子党比起来,不过是小鱼小虾,哪里有那个资格当这个称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