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35章 周末八人行【下】

大家一路说说走走,倒也兴致盎然。到了半山腰的地方,本着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绝对真理,分开的阵营又重新组合成一对一对的了。几个人说起学校的见闻和趣事。楚明扬就讲起他上个星期在食堂的历险。

楚明扬说:“上个星期四中午,在食堂吃饭,吃到一只苍蝇。挖靠,我平常吃饭都是不看饭碗的,那天灵光一闪,看了一眼饭勺,就差2公分苍蝇就进嘴里面了。”

薛静静笑他:“你不知道已经吃了多少苍蝇进肚子了。”

江之寒说:“看到饭里有一只苍蝇不是可怕的,可怕的是你看到有半只苍蝇。”

倪裳接道:“说正经的,我们学校食堂也太差了吧,我经常在里面转来转去十几分钟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吃的菜。”

陈沂蒙跟着声讨说:“而且打饭师傅态度很恶劣,经常歧视我们。上一次我打四两饭,他拿着勺子抖了又抖,下一个女生,长的还可以,打一两饭,给她的和给我的四两饭也差不多多。”

大家都笑,曲映梅笑说:“多给你也是喂……”看陈沂蒙瞪她一眼,把猪字吞回肚子里了。

薛静静也说:“师傅态度是不好,经常看着像你没付钱给他一样的。我经常宁愿走10多分钟去校外的小摊吃面。”

曲映梅接口说:“卫生也不好。”

大家问道:“你去我们学校食堂吃过饭?”

曲映梅说:“去过一两次,不过不去我也知道,天下乌鸦一般黑嘛。”大家都笑起来。

顾望山说:“成了群众公诉大会了”,就看着温凝萃笑。

温凝萃娇嗔道:“看我干什么?食堂又不是我家开的。”

顾望山笑,说:“也差不多。”

大家都问缘由,温凝萃说:“我爸是管后勤的,我去吃过两次饭,都不好意思说。”江之寒一直以为温凝萃的父亲是七中的老师,原来却是分管后勤的副校长。

江之寒说:“连农村都承包责任制好些年了,我们学校食堂还在吃大锅饭,那质量能好吗?”

温凝萃说:“承包给你,你能做好?”

江之寒自信满满的说:“那是当然。”大家又都笑起来。

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山顶。江之寒站在山顶,看着远处的城市和近处的青树绿草,不知怎么就想起了伍思宜,想起那天在山顶她讲母亲的离异和自己的改姓,想起她倔强中有些消沉的模样,甚至想起背她下山时那种默契的沉默和些微的心跳。

倪裳在他身边,突然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江之寒吓了一跳,强作镇定的说:“想什么?”倪裳说:“和某个人不是在这儿约会过吗?”江之寒心想,女生的直觉真是可怕呀。倪裳接着说:“是不是在山顶海誓山盟来着?说来听听。”说着重重的去掐江之寒的腰。江之寒凑近倪裳的耳朵,说:“我说,倪裳,让我们永远象现在一样,好不好?”倪裳现在已经适应江之寒私下里的肉麻言词,但今天在一群人中间,听他这么说,还是不由得羞红了脸,生恐被别人听了去。

江之寒环眼四顾,身边有知己好友,可以指点江山言笑无忌,又有亲密爱人,可以执手相看,心灵相通。虽然自己还有很多未实现的梦想,但真正的简单的快乐,应该就莫过于此了吧。

高潮以后总是低谷。大家兴高采烈的吃过了中午的野餐,又四处闲逛了一阵。下山的路上,就有些意兴阑珊,说话慢慢少了。顾望山走到江之寒身边,问他说:“你上次和我聊起的那个资本市场的东西,好像还很有趣,有没有什么东西推荐来看一看?”

江之寒说:“当然有。那个时候我一个阿姨请大学教授给我列了一个读书的单子,后来有一个经济专业的大学生又给了我一些建议。这几个月,我自己读了很多书,也有些自己的看法。你如果有兴趣,我可以推荐你几本书先看看,有个大致的了解。”

顾望山说:“有时候很迷惘,不知道以后想干什么?”

江之寒说:“好些人一辈子连想都没有想过自己真的要想干什么,就过来了。我们毕竟还年轻,还有时间好好想。我相信,终究有一天能找到自己想要干的那件事。”

顾望山看着江之寒的眼睛,问:“一定会吗?”

江之寒肯定的点点头,说:“一定会的。”

顾望山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找我?我好像听到倪裳隐约的提到。”

江之寒想了想,说:“是有一件事情,不过现在在别的地方努力。如果实在不行,可能会找你问问有没有可能帮一下。”

顾望山也不多问,只是拍着江之寒的肩膀说:“别忘了,我们是四人帮。”

在山脚下,一伙人分道扬镳。正好楚明扬,江之寒,和顾望山都要去市图书馆,就和倪裳坐上了一辆公共汽车。车上只有一个空着的座位,大家就让倪裳坐了。倪裳和江之寒说了会儿话,想起一件学生会的事,就和顾望山聊了起来。

倪建国中午去了一趟商场,买了样东西,就上了公共汽车回家。刚一上车,他一眼就看见车尾处女儿坐在那儿,有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俯下身,正在和她说话。倪裳谈笑风生,好像很亲密的样子。

这个时候,顾望山正和倪裳说到学生会的一个活宝,车里嘈杂,顾望山听不太清楚,就把头低下去仔细听倪裳在说什么。江之寒站在顾望山旁边,扭过头去正和楚明扬讨论他才买的一本带有民国某大师批注的古文观止。倪裳一抬头,突然看见父亲走了过来,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庆幸今天还好没有和江之寒相依相偎坐在一起。倪裳站起来,和父亲打招呼,让他坐下。倪建国摆手让她坐,说:“学生会的活动结束了?”说着上下打量着顾望山。顾望山身材颀长,气度里隐隐有些傲气。倪裳连忙介绍说:“这是学生会的同学,顾望山,在读高一。”犹豫了一下,又给父亲介绍说:“这是我们同班的同学,楚明扬和江之寒。”心里有鬼,把江之寒放在了最后一位。

江之寒自从暑假以来,个头已经长了三四公分,也算是中等偏上的身材了。所谓相由心生,当江之寒变得越来越自信以后,相貌也似乎有了些微的改变。倪裳曾经悄悄的对江之寒说,人家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其实对男生也是有效的,我现在看你比以前要帅些了,江之寒当时哈哈大笑。

但在倪建国第一次与江之寒的相遇中,他眼中的江之寒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中学生。倪建国只是和楚明扬和江之寒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顾望山的身上,这个小孩身材高大,穿着讲究,和女儿看起来很亲近,和自己打招呼的时候不卑不亢,还带一点些微的冷淡,和以前在倪裳身边的小男孩很是不同。是个心机很深的小孩,倪建国心里想着,于是着实多和顾望山聊了几句。

倪裳看着父亲只顾和顾望山说话,却完全不搭理江之寒,心里很是矛盾。一方面,她生恐和江之寒之间的关系曝光,所以颇为欣喜父亲并没有发现什么;另一方面,她有些担心江之寒感到被冷落会心有不满,悄悄的抬眼去瞧江之寒,江之寒在倪建国身后给她一个鬼脸,倪裳死命忍住笑,低下头去。倪建国在旁边和顾望山说着话,看到倪裳甜蜜蜜的样子,眉头不由皱了皱,又多看了顾望山几眼。

下了车,江之寒三人和倪裳父女告别。这一边,倪建国对着倪裳问起顾望山的情况,倪裳对顾望山当然没有任何可隐瞒的,便一一道来。倪建国看着女儿一脸坦然的样子,以他对女儿的了解,倪建国在心里说,我还是太敏感了,疑神疑鬼的。

而在距他们几百米的地方,江之寒和顾望山也正在谈论倪建国。顾望山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没有说。江之寒笑道:“Kao,我们不是四人帮吗?有什么不可以说的。”顾望山说:“你这未来的岳父,好像不是容易讨好的样子。”江之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清楚知道倪建国在倪裳心目中的地位,但今天初次见面的印象却不是那么好。哪儿不好,其实自己也说不出来,只是觉得倪建国的形象和倪裳一直以来向他描述的形象有很大的不同。

江之寒叹口气,说:“熬呗。熬到上大学应该就会好些。”

顾望山笑道:“准备考同一个大学,然后双宿双飞,远走高飞?”

江之寒说:“我是有这个打算,横竖中州也没有什么很好的大学。”

顾望山拍他一下,笑道:“你们呀,连私奔的计划都拟好了,哈哈哈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