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34章 周末八人行【上】

周六晚上,倪裳吃过晚饭,问妈妈家里有没有多余的凉菜,明天学校活动要每个人都带个菜,凑在一起野餐。倪裳妈妈说:“家里正好还有一盘没动过的卤鸭掌,不如就带这个吧。”倪裳说:“我最爱吃卤鸭掌了,还真舍不得带去分给大家吃呢。”倪裳妈妈笑道:“傻丫头,要吃那个还不容易,以后再做就是了,就算外面卤菜店买也很方便。”倪裳哄妈妈说:“买的没有你做的好吃。”倪裳妈妈听了很是开心。

倪裳的爸爸叫倪建国,他那个年代极为普通的名字。倪建国在教育局普教科做一个副科长,已经有四年了,往上升的希望好像也很渺茫。倪建国生一个典型的国字脸,皮肤在男人中算白的,脸上表情通常很严肃。他觉得自己这一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养了一个人人都说好的女儿。从小到大,倪裳的每一步他都注入了心血。他苦心积虑的把自己的价值观灌输给她,教她怎么为人处世,看她一天一天的成长,而永远是那么优秀,未来的某一天走到自己从未到达的高度,几乎是肯定的事了。

倪建国从小就鼓励女儿参加社会活动,竞争班级干部。也鼓励她多和同学交往,毕竟这个社会归根到底是一个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社会。他也不反对倪裳和男同学来往,但单独的约会当然不在其列。这些年来,他仔细观察女儿走过的路,看到女儿按照他规划的人生轨迹一步步向前,慢慢地对倪裳很是放心,从来不担心她会做出任何违背父母意愿的事情。而在倪裳的心中,父亲是则成熟和可以信赖的代名词,是家里的主心骨,是心目中最尊敬的人。虽然倪建国在单位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干部,在家里他却享有权威。

倪建国听到妻子和女儿的对话,在一旁问倪裳:“最近学校的活动很多嘛?”倪裳不是善于在父母面前撒谎的孩子,虽然最近被江之寒带得有些“坏”了,但每次说谎都有些心慌的感觉。她嗯了一声,倪建国又问:“明天是什么活动?”倪裳含糊的说:“是和学生会的人。最近学生会在高一又新招了一批人,有人提议大家要多熟悉熟悉。”倪建国说:“高一的?”倪裳说:“是,有我们年级的,也有高一的几个学生会干部。”倪裳撒谎的策略是江之寒一手教的,江之寒说撒谎重要的就是要九真一假,假就要假在刀刃上,假在最关键的地方。周末要和同学出去,这是真的;同学里有学生会的人,也是真的;同学里还有高一的新加入的学生会干部,还是真的:顾望山就是新加入学生会的干事,据说是宁校长亲自点的将。唯一的谎言就是这个聚会不过是为了两人周末的约会打掩护而已。

小倩的事情让江之寒一整周都有些心绪不宁,上学也没有什么劲头。他私下和倪裳讲,实在是找不到别的人可以帮忙,所以也就只能干坐着等结果出来。江之寒一度想要找顾望山。他虽然不知道顾望山具体的家庭背景,但整个高一都在传顾望山家大有来头,他当然也听说了。再加上林所曾经提到过顾望山打的那个报警电话和后面有人出面催促对那个砍人的案件很有帮助,江之寒推测他家在司法部门应该能施加一些影响力。

就在江之寒心神不宁的时候,倪裳就建议并组织了这个周末的活动,有他们两个,有陈沂蒙和他女朋友曲映梅,有薛静静和楚明扬,还有顾望山,她还让顾望山能带一个朋友来,因为冉晓霞说家里有事来不了。倪裳的想法是,一来她和江之寒可以有机会来个周末的约会,二来一帮朋友聚在一起可以让江之寒散散心,三来如果江之寒想找顾望山说事儿,也可以找个机会慢慢讲。江之寒的烦心事倪裳自顾也帮不上忙,只能在这些地方策划一二。

周日一早,倪裳早饭也没吃就要走,说是约的时间比较早。倪建国嘱咐道:“早些回来。虽然这次期中考的不错,还是不能松懈了,不要让学生会的活动影响到了学习。”倪裳觉得自己欺骗了父亲,心里颇为内疚,答应了一声,赶忙往外走。下了单元楼,出了社区的大铁门,向右拐了两条街,走到一个转角的地方,就看见江之寒笑呵呵的站在那里。倪裳对着他胸口就捶了一拳,江之寒伸手递过买好的袋装牛奶和新出炉的鲜美肉饼,喊冤道我可是一早就站在这里等着侍候大小姐,怎么还要被打,倪裳不理他,又打他了一拳,嘟着嘴嗔道:“就是你,害我老是在爸妈面前撒谎。”

两人到了西山脚下,却是比大家伙约的时间早了不少,是算好了为二人约会留下的时间。时间尚早,西山的游人还只是三三两两。呼吸着郊外的新鲜空气,仰头见蓝天白云,低头见青树绿草,一偏头就是如花佳人,江之寒的心情委实是好了很多。两人捡了条人少的小路,牵着手慢慢的散步,小声说些恋人间无聊的话题,时间倒也过的飞快。

十点钟是约好的时间,陈沂蒙,曲映梅,楚明扬和薛静静先后都到了,就还剩下顾望山。楚明扬笑道:“顾公子派头就是大,一看就是让大家都等他的料。”刚说到曹操,远处拐角处顾望山就转了出来,旁边还跟了一个女生。陈沂蒙眼神最好,惊讶道:“是5号。”原来顾望山带来的朋友却是温凝萃。

两人走到近前,江之寒想起以前问温凝萃的话,就朝她眨了眨眼睛,促狭的笑了笑。顾望山简单介绍说:“我们班的温凝萃,大家都见过吧”。温凝萃主动说:“我家小时候和顾望山家是邻居,我们班他就和我熟一点,就拉我的差了。”说着转向江之寒和倪裳:“听说今天大家都是来为江之寒和倪主席约会来打掩护的,可有此事?”江之寒正色道:“绝无此事。”大家都笑起来。在江之寒和倪裳最亲近的小圈子里,他们的关系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今天温凝萃算是一个新加入这个圈子的人。

开始的时候,几个朋友开江之寒和她的玩笑的时候,倪裳总是很局促,因为男女朋友的关系是她以前未曾涉足的地方。但慢慢的在朋友面前,她开始习惯展现这个新的关系,性格里面成熟和善于社交的那一面就显现出来,让她能够应付自如。

听着心上人和温凝萃的交锋,倪裳也不说话,只是柔柔的微笑着看着江之寒。温凝萃夸张的叫道:“在学生会看到的倪主席总是巾帼英雄的样子,成熟稳重,今天终于看到温柔贤惠的一面了。”温凝萃也刚刚加入学生会,如果说顾望山是校长点的将,她就是自家老爸硬性要求的。温凝萃在同班同学眼里,是一个很酷的女生,和留给江之寒他们的第一印象很是符合,但不知道为什么她见到倪裳总是喜欢开她的玩笑。倪裳柔柔的说:“你才是巾帼英雄呢,我们看你打球都佩服的很,恨不得自己有那样的身手。”温凝萃笑道:“受不了了,倪主席你温温柔柔的小女人的样子给我好大的反差,我简直觉得是幻象。”曲映梅站在江之寒上面一步阶梯,低头问他:“是不是很有成就感?”江之寒认真的点点头,曲映梅娇笑道:“今天还算老实。”

八个人站在山脚下商量了一阵,决定去爬修缮较差但人迹较少的后山,估摸着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山顶,然后就在山顶野餐。计划完毕,一群人就浩浩荡荡的往山上走去。

“值秋高气爽,与三五友人,登山览胜,不亦乐乎?”说这么文绉绉的半文言的向来就只有楚明扬,大家听了,虽是一笑,倒也有于我心有戚戚焉之感。

曲映梅过来挽着倪裳的手,对江之寒说:“倪裳借我们用两个小时”,便拉着倪裳的手,和女生们走到前面。这四个女孩子,曲映梅是在学校里和社会上都混的如鱼得水的,倪裳与人打交道的本领自不必说,温凝萃虽然有时候酷酷的不怎么说话,但其实是见过世面的女孩子,再加上一个外向又脾气不错的薛静静,一会儿的功夫便如同多年的老友一样,嘻嘻哈哈,说些女生喜欢的话题,在身后留下一连串清脆的笑声。

几个男生走在后面,楚明扬感叹道:“女生好起来真快呀,就3分钟的功夫。”江之寒开玩笑说:“女人的友谊是靠不住的。”没想到陈沂蒙很认真的点头称是,大家都笑了起来。这几个男生,楚明扬和现在的江之寒都是什么话题都可以讲出一箩筐的话,从唐诗宋词,到国际形势,从意甲风云,到F15B2M1A1,简直是上通天文,下知地理。顾望山的话虽然少一点,但什么话题他都是可以掺乎的,相比之下,就是陈沂蒙比较少言,但他什么都能听的津津有味,也是难能可贵的。

江之寒听到温凝萃的笑声,想起篮球场边的冲突,就笑着说:“今天是我们四人帮第一次正式集体行动吧,不知道有没有打抱不平的机会?”过了一会儿,江之寒又对顾望山说:“上一次我在校园里遇到温凝萃,还和她说你们俩有一种很相像的气质,挺般配的,隔两天你就带她出现了,看来我的直觉还是很准的。”顾望山不屑道:“你现在很八卦无聊,大概是和女孩子一起呆的时间太久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