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33章 被欺凌的和被侮辱的【下】

出了看守所的大门,江之寒对吴桃妈妈说:“有证人就是万幸。现在关键是她要站出来说真话。”两个人挑了傍晚时分,买了点东西,像一对母子一样走到了小倩给出地址的单元楼。敲了好一阵门,才有人隔着门问:“找谁?”吴桃妈妈说:“我们找小黄。”对方很警惕的问:“有什么事吗?”吴桃妈妈说:“我们有点急事,能进来说吗?”对方问:“你们是谁?”吴桃妈妈说:“我们是小倩的家人。”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好一阵,门才开了,一个中年妇女阴沉着脸盯着他们,脸上表情有些不善。

江之寒装作没有看见,和吴桃妈妈一起进了屋。一进门,江之寒就猜测坐在沙发上年轻女子的应该就是小黄,她人如其姓穿着一件嫩黄色的毛衣,披肩发,圆脸,左下颚处有颗明显的黑痣。那个中年妇女,大概是她妈,有些不耐烦的说:“有什么快说吧,我们还要吃晚饭呢。”

吴桃妈妈看看江之寒,江之寒说:“黄姐是吧?我姐小倩说你是她最好的朋友,只有你可以帮她。所以我们就来找你帮忙了,可以给我们讲讲那天发生的事吗?”

小黄看着江之寒,眨了几下大眼睛,沉默着不说话。她妈说:“你们找我们小黄干什么?公安局自然会处理的。有什么你们去问公安局的人好了。”

江之寒看着小黄的眼睛,她垂下眼睛,避开了他的注视。

江之寒很诚恳的说:“黄姐,你们都是一起工作的,在那个地方很不容易。你们都是洁身自好的人,所以宁愿端端盘子,都不愿意去赚那样的钱。你想想,昨天发生在我姐身上的事,明天可能就发生在你身上。你不帮她,谁会帮她?”

小黄抬起头,看着江之寒,想要说什么。她妈插话说:“我们小黄已经从那里辞职了。”

江之寒知道这个妇人是典型的胆小自私的,就转过头来对她说:“阿姨,这样的不公随时都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不是昨天,可能就是明天,不是在娱乐城,可能就是在别的地方,躲是躲不了的。我们自己不帮自己,没有人会帮我们的。”

江之寒看见妇人不说话,知道说大道理是没办法说服她的,就诓她说:“小倩姐家里虽是镇上的,但我孙姨是不会坐视不管的。我们已经找了刑警队和法院的关系,现在正在联系一个市政协的领导。我们知道对方是个有钱的干部什么的,但我们不是不认识人,这个公道一定是要讨的。阿姨,您想想,公安机关是迟早会再来找黄姐的,作伪证的话是会坐牢的。我们并不要求黄姐做什么,只要她讲出真话。只要有真话,我们就可以找到人保证她不受骚扰,保证小倩姐有一个公正的结果。”

江之寒见妇人不说话,便鼓励的看着小黄。她犹豫了一下,见母亲并没有阻拦,终于还是开口讲述起事情的来龙去脉。

小黄说:“昨天包厢里有三个人,为首的他们称呼他李局长,好像还有一个称呼叫毕经理,有一个王科长什么的。开始送东西都是我在做。他们叫了两个姑娘陪唱歌,后来又把她们打发出去了。三个人喝了很多酒,中间有一次,要拿的东西很多,我就让小倩帮我的忙,没想到却给她惹了祸。小倩和我进去送东西的时候,那个李局长已经喝的高了。小倩一进去,他就盯着她上上下下的看。小倩往小桌子上放东西的时候,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说就是这个了,留下来陪我们唱歌。小倩说,不好意思,我只是送东西的,不陪客人。你需要陪的话,我可以去前台给你叫。那个家伙就掏出钱包打开,让我们看里面一叠厚厚的人民币,叫嚷着说你以为老子们没有钱,钱多的是。你要多少,你说。小倩就说不是钱的问题。那个李局长就拿出几张大面额的钞票扔到小倩怀里,问这够不够?够你端几个月盘子了吧?小倩就提高了声音大声说,真的不是钱的问题,我不是做这个的。我这时候已经已经吓坏了,想上去劝说,那个经理把我拦住说,不要多管闲事,还说你们这里的小姐怎么一点规矩都不懂?我想出去叫人,但又怕经理说我们把客人得罪了,想上去帮忙又不知道怎么做,就只好站在那里。后来小倩要想挣脱那个李局长,两个人不知道怎么就在沙发上推攘起来。那个李局长就火了,骂了些难听的话,说你们TMD出来做,还推三阻四干什么,说吧TMD要多少钱才肯做,老子钱多的是,用了还可以报销。他拿起钱包,扯出一大叠钱,往小倩身上扔,一边扔,一边问,够不够?够不够?够搞你一年了吧?然后就把小倩扑到沙发上。小倩开始尖叫,两个人就在沙发上纠缠起来。我当时吓傻了,求那个经理说小倩真不是做这个的,要什么人我们都可以去给他们叫。那个经理皱着眉,不答我的话,但还是拦着我不让我上前。后来突然就听到两个人都大叫起来,好像是小倩摸到沙发旁边茶几上放着的小水果刀,戳到那个李局长身上了。我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但那个茶几上本来是有小刀放着的。我看到好多血,脑袋里一片空白。后来发生的事都不太记得清楚了。”

小黄讲完后,开始小声抽泣起来。屋里的人都沉默着,过了一会儿,吴桃妈妈小声地骂道:“猪狗不如的东西,作孽呀。”江之寒听了小黄的叙述,心里满是愤懑,他想到前几天母亲告诉自己的话,在这个社会的某些阶层和角落充满着黑暗和不公,我们受的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江之寒听到吴桃妈妈的话,恶狠狠的说:“杀得好!”坐在对面的小黄和她妈妈惊讶的看过来,少年的眼神有着冷冰冰的气息,让他们不由感到有些心惊胆颤。江之寒带着一丝冷笑,嘴角有些微的抽搐,他恶狠狠的又说了一遍:“杀的好!”

过了一会儿,江之寒慢慢平息住自己愤怒的情绪,把小黄的讲述从头到尾在脑海里又过了一遍,问小黄道:“所以,从头到尾,就是你们五个人在那个房间里,经历了整个事情。”小黄点头。

江之寒问道:“那个经理和科长有没有帮着李局长动手?”

小黄想了想,说:“应该是没有。那个经理一直和我站在一起,拦着我。那个科长……他开始好像是跟着骂了几句不识好歹什么的,但中间他好像还拦了一下那个李局长,说什么这个柴火妞不识好歹,不值得。但李局长一把把他他推开了,没有听他的。”

江之寒问道:“所以,李局长把小倩扑倒在沙发上的过程中,他们并没有上前去帮手,比如帮着压住小倩的胳膊什么的?”小黄摇摇头。

江之寒问道:“警察有问过你话吗?”

小黄说:“当天晚上有个年轻警察来简单的问了几句,说以后会找我,但这几天并没有人找我。倒是娱乐城的经理跟我谈过两次话,警告我不准到处乱讲话。”

江之寒仔细想了想,对小黄说:“不管谁威逼利诱你,你记得要和警察讲实话,作伪证是会坐牢的。只要你讲了真话,就不用担心其它的。我们已经找了公安局和法院的关系,会保证有一个公平的审判结果的。小倩姐和你是好姐妹,她的下半辈子一多半就在你的手上了。如果你说了真话,她就不用下半辈子都呆在监狱里了。”江之寒诚恳的看着小黄,说:“拜托了。”小黄轻轻点了点头。

从小黄家里告辞出来,吴桃妈妈有些担忧的对江之寒说:“我这次到看守所去,是找了个远房的亲戚,他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工作人员,其它的忙恐怕也帮不了太多。”江之寒对吴桃妈妈说:“阿姨,你应该看出来了,小黄的妈妈是个怕事的,我害怕她撺掇小黄说,要是有人逼她的话就说假话,只要保住自己没有危险就好了。所以我们先得给他们吃点定心丸。这以后的事情,我们再一步一步商量怎么办。我也认识一两个司法系统里的人,这两天我先去问问他们的意见。”吴桃妈妈当然是感激不尽,连声道谢。

江之寒知道如果要防止有人从中作祟,就得先行一步,抢得先机。他第一个想到的当然是林所。但最近三番两次的麻烦他,江之寒也有些不好意思事事都向他开口。前几次好歹是自己的事情或者自己朋友的事情,这一次严格来说是个陌生人的事情。江之寒仔细想来,林所对自己确实很好,但他算是一个比较实际的人,不是那种理想主义很重的人。

江之寒犹豫了很久,不知道该不该打个电话给他,最后终于决定去老爷子那儿拿个主意,毕竟说到底林所是看在老爷子的关系上才对自己颇为亲厚的,而对杨老爷子江之寒越来越有一种亲人的感情。

这天傍晚,江之寒去了老爷子家,详细给他讲了这个事情的前因后果,和这几天自己做的事情。杨老爷子听完后,难得的表扬江之寒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是真正的侠义所为。拳有多好,艺有多高,都不如一个德字。你能有一个颗打报世间不平的心,就是不简单的。我前些日子里让你来和我学艺,不为别的,主要是看中你有这颗心。”杨老爷子沉吟了一会儿,说:“这个事情先不要去找小林。他最近很忙,而且这块儿事不是他管辖的范围,他的手也不能伸的太长。这样吧,刑警队的张队长和我还打过些交道,还蒙他虚称一声师傅。这个面子他应该会给我的。这件事情你先交给我,我争取尽快给你回音。”

从老爷子那里告辞出来,江之寒就径直回了家。第二天去学校,他把事情大概和倪裳讲了讲,吩咐她不要和别人讲,毕竟整个事情还不知道怎么发展。

又过了两天,江之寒没有得到老爷子的消息,心中终是有些不安。他想到自己那个索赔事件的经过,便给姗姗打了个电话,让她帮忙约一下小芹。这天放学,江之寒送倪裳回家,到了图书馆和她分手,去见约好的姗姗。

江之寒和姗姗步行去上次他们和小芹吃饭的饭馆,那个饭馆是小芹和姗姗的最爱。一路上,江之寒大约的讲了讲小倩的事情经过,姗姗义愤填膺的说:“这个事情,作为女人我们就没有道理不帮一点忙。小芹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当年在学校里,我们都叫她女侠,是个最嫉恶如仇的人。”

见到小芹后,江之寒又把事情讲了一遍,这一次他讲的更加详细,基本上把自己和小倩的谈话和小黄的讲述一点不漏的重复了一遍。小芹听完了,喝口水,问江之寒:“你想我怎么帮忙呢?”江之寒说:“我只是希望有一个公平的审判环境。据我现在了解的情况来看,小倩是正当防卫的行为,顶破天了就是个防卫过当。我只是担心因为她是镇里来的而对方是局级干部,可能案件会遭遇到一些阻力。所以,我不知道能不能在晚报上发篇文章,从舆论监督方面给一些压力。”

小芹摇了摇头,说:“这个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么好办。”江之寒的心沉了一沉,姗姗插话说:“小芹,不好办你也得办。我可是放了话的,这个忙你不帮,要和你划清关系的。”小芹瞟她一眼说:“我当然觉得那个局长死有余辜。但这个案件和上次江之寒的案件情况大有不同。江之寒那个事说到底是个钱财的民事纠纷,还可以从建设好的社会风气角度去着手。这是一个刑事案件,又牵涉到一个局级干部,比较敏感。副刊这边,我即使把稿子拿出来,总编9成9是会枪毙掉的。如果不是副刊,而是在前面版面刊登,就更加敏感,也更加困难。”

沉吟了一下,小芹接着说:“这个事情,我看只有回家先问问我爸,看他有什么主意。如果想要刊发任何东西,他的人面也不是我能比的。”吃完晚饭,就在餐桌上,小芹仔细的问了江之寒一些问题,一字一句的记下来,最后说等我消息吧,不过要耐心些。于是三人在饭馆的门口分手。

江之寒仔细把整个事情又从头到尾想了一遍,觉得能做的自己都已经尽力做了,剩下的就是漫长而难熬的等待。回到厂区,江之寒先跑去吴桃那里,和吴桃妈妈说自己找了一些朋友,但还需要时间才知道事情进展如何,安慰了她两句,便告辞回家去了。

吴桃送江之寒出来,站在楼梯口,吴桃问江之寒:“为什么你愿意出这么多力帮我们的忙?”江之寒看着她,认真的说:“在很多的时候,我们和小倩一样,都是被欺凌的和被侮辱的那群人。如果我们自己不帮自己,谁会帮我们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