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27章 篮球场外抱不平

一个人,无论长大后变成什么样,坚韧果决也好,倜傥风流也好,卑微萎缩也好,冷酷豪迈也好,没有在青涩年代轰轰烈烈的谈一场很傻很天真,很纯很浪漫的初恋,都会是个很大的遗憾。就如同你三岁的时候可以撒娇到了二十岁时就不宜,你可以二十岁时候指点江山,粪土当年万户侯,轻浮一点也不伤大雅,到了五十岁时就不宜,很多事情是错过了就不会再来,和金钱无关,和地位无关,只和年龄有关。

因为时间,才是造物主手中最致命的武器,任何人都无法与之抗衡。

公平的讲,江之寒的性启蒙是比较晚的【当然和十年后的小孩更是无法同日而语】,和他受的教育以及处的环境有关。比如他面对石琳或者是姗姗的时候,即使对方是秀丽漂亮的青年女子,他的思维也固定在这是朋友是姐姐的范畴,没有向性之间的关系有哪怕一点的联想。感谢曲映梅和伍思宜,少年江之寒的心里被投下了几颗石子,有了几处涟漪,慢慢的做为男人的意识在苏醒,一面新的窗户渐渐打开。和那两个女孩短暂的相处,还不能让江之寒辗转反侧不能入眠。但当他有机会天天面对倪裳的时候,当他慢慢的感觉到女孩美丽外表下的善良和善解人意之后,爱情的嫩芽终于慢慢萌发,不可逆转了。

江之寒自诩成熟多智,但当第一次恋爱来临的时候,他和其他十六七岁的男生也没有多大差别。当然他坚持认为自己的智商还维持在原有的高水准。运动会时的表白,江之寒得到的是沉默的回应,而不是倪裳以前实践过多次的礼貌而坚决的拒绝。

表白和沉默仿佛是江之寒和倪裳之间一个秘密的契约。有了这个契约之后,两人仿佛有了新的默契。上课时会不时的相视一笑,走在一起时常常有短暂而深情的对视。江之寒的心里仿佛充满了快乐,还有一些很奇怪的但量很多无处不在的物质,填满了他的心和脑,以至于装不太下其他的东西。当厉蓉蓉兴冲冲的来告诉儿子书店下星期天正式开张的时候,他也只是简短的“嗯”了一声,问起他有没有什么新的建议,他简单的摇摇头,让母亲的兴致很受打击。

这一天,下午第二节课是全校老师政治学习,学生们就要有难得的一节课自由活动的时候。

江之寒,倪裳,陈沂蒙,楚明扬,薛静静,冉晓霞六个人坐在篮球场边,看一场高一的班级间比赛,高一四班对高一五班。篮球是中州七中的传统体育项目,开展的很是红火。校女篮男篮都是市里面的劲旅。薛静静和冉晓霞两个女生是倪裳在班上最好的朋友。通常在一个耀眼的女生旁边最亲密的往往是一些不那么耀眼的同性朋友。这个定律在这儿也适合。两个女孩子都是很平常的相貌,不过薛静静的个头很高,身材很是不错。冉晓霞的脸圆圆的,脾气很好,说话细声细气,一副邻家小妹妹的模样。自从运动会以后,江之寒和倪裳更频繁的一起进出,但通常旁边都有几个电灯泡,而通常电灯泡就是这四位中的某一位或某几位。慢慢的,这个六人团体就成型了,相互之间也了解更多。在和倪裳接触倍增之后,陈沂蒙和楚明扬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陈沂蒙简单的一个字评价,好。他并且说,曲映梅邀请江之寒和倪裳什么时候周末来个双重约会。江之寒恨恨的想,陈沂蒙你向来不是个多话的,怎么在曲映梅面前就关不住嘴巴呢!江之寒甚至还试探陈沂蒙来着,他问“要是曲映梅吹枕边风挑拨我们兄弟感情你会怎么做?”陈沂蒙回答道:“她不会的。她常常说你好呢。”江之寒只好去旁边吐血。楚明扬不出所料说了一大通,但归根到底他觉得倪裳是个极好极好的姑娘。

七中的班级女子篮球比赛有个特别的规定:校女篮的队员不能参加,因为校女篮的训练很专业,比其他人水平高了太多。所以比赛显然是业余的水平,不过就是看看年轻女孩儿穿运动衣短裤跑来跑去也是很吸引人的。这里面最受欢迎的显然是四班一个穿着8号队服的小姑娘。小姑娘有那个时代最典型的美人特征,瓜子脸,白净皮肤,小小的嘴,有精致的五官和漂亮的刘海。她速度颇快,投篮在里面也相对算好的。美女再加上球技不错,得到的喝彩当然最多。加上不知为何,今天的观众除了江之寒他们这群纯粹看闲者之外,9成都是高一四班的学生。五班这面,江之寒看到顾望山站在另一面的场边,默默地看比赛,便朝他招了招手。五班的绝对主力显然是5号,一个绝对说得上高大健壮的女孩,骨骼比大多数同龄女生要大不少,她的五官并不难看,但是显得比较粗一些。浓眉大眼放在男生身上是英俊,放在女生身上很多人就不喜了。再加上她的头发极短,象男孩子似的,江之寒倒觉得她有一股英气扑面而来。

江之寒左边坐着陈沂蒙,右边是倪裳。

倪裳偏过头,轻声问江之寒:“8号是不是很漂亮?”

江之寒小声说“比你差远了。”招来一顿白眼,这就是典型的两个恋爱中的聪明年轻人之间的愚蠢对话。

正咬着耳朵,有人搭着江之寒的肩头,挤到他和陈沂蒙之间。江之寒闻到一股好闻的香水的味道,偏头一看,原来是曲映梅。

她笑着说:“今天早溜一步,到你们这儿来转转”,然后很自来熟的和三个女生相互自我介绍。江之寒对这个狐狸精是很有几分忌惮的,他端正的坐直身子,眼睛只往球场上看。

曲映梅却是不放过他,轻轻的在他耳边说:“眼光不错哟,我见犹怜。”

江之寒不回话,微微偏头,看见倪裳投过来有几分疑惑的眼光。江之寒看见曲映梅和陈沂蒙亲亲密密的咬起耳朵来,偏头低声给倪裳说:“陈沂蒙的女朋友。”

倪裳睁大眼睛,“跟你很熟嘛。”

江之寒解释道:“帮过一个小忙,一起吃过一次饭。”

刚说完转过头去,冷不防曲映梅凑近他,很轻的问:“初吻没有了?”江之寒眼睛跳了跳,忍住没有脸红,心里怒骂,陈沂蒙,赶快把你这个狐狸精带走,能走多远走多远。

关于陈沂蒙和曲映梅的关系,江之寒始终觉得自己的好朋友是被动的一方,但奇怪的是有时候陈沂蒙又很能压的住场子。江之寒当然不会盲目主观的用自己的观点去干涉他们的交往,不过他确实含蓄的间接的问过陈沂蒙对曲映梅的看法,陈沂蒙只是简单的说,曲映梅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心肠很好,两个人在一起也很开心。开始尝到恋爱滋味的江之寒倒是慢慢的同意他的看法,两个人在一起,开心最重要。就如很多人误读倪裳一样,也许只有陈沂蒙才能看清真正的曲映梅是怎样一个人。

这边正说着话,那边比赛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比分却是咬的紧,16比14,5班领先2分,至少一半的球是那个5号投进的。最后一次机会,四班把球交到8号的手中,小姑娘把球回给一个队友,然后突然启动摆脱了防守她的球员。这个时候她的队友把球传回到她的手里,算是一个相当精妙的配合。8好正准备上篮的时候,对方的5号从斜刺里冲过来补防,她速度很快,两个人斜着撞在一起,球被一干扰,投出了个三不粘。裁判的哨声响起,比赛结束,5班获胜。8号左肩似乎被撞了一下,她揉着自己的肩膀,很疼的样子。

看球的人本来就是一边倒的支持四班,又大多是8号的拥泵。这一下子大家都不依起来,场边一片鼓噪声。有人在大喊,犯规了,犯规了,裁判瞎眼了吗?大多数人不过站在场边起哄,但有四五个男生走进场内,朝着五班的5号走过来,嘴里叫着“男人婆,过分了,打不过就搞犯规。”

5号冷冷的看他们一眼,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那几个家伙不知道是被突然的莫名其妙的班级荣誉感所刺激,还是潜意识里想要讨好美丽的5号,却是不依不饶,言语间就有些难听的话出来。

江之寒这边几个女生已经皱起了眉头,曲映梅扬了扬眉毛,她刚才忙着和陈沂蒙咬耳朵,没看见发生了什么,侧头去问楚明扬。

5号还是不加理睬,只是冷冷的看着那伙人,准备离开。

江之寒看着她有些孤傲的侧影,心里就有一股怒气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他站起身来,大声说:“输了就输了,几个大男生怎么象泼妇骂街一样?丢不丢人?”

那几位虽然骂着5号,但对着一个女孩儿也做不出别的什么,突然听到有人接声,就象吃了兴奋剂一样朝着新目标冲了过来。

为首这位阴阳怪气的:“哟,还有男人婆的粉丝,好难得哟!”

说怪话江之寒现在是丝毫不惧的,他冷冷看着对方,嘲笑道:“几个男人就会口出秽言骂女生,我看你们连女人都不如,当个太监说不定人家都嫌弃。”

这句话说得恶毒了,对面几位叫嚣起来:“嘴贱讨打”。

陈沂蒙早就站在旁边,走上一步,说:“Cao,现在高一小的孩很嚣张啊。”

那几位当然不服,大骂道:“高二高三TMD了不起呀,我们一样打。”就有人冲了过来。

谁也没想到最先出手的是楚明扬,他一把把前面一位仁兄当胸推开,大叫道:“唧唧歪歪,要打就打。”双方的推攘一触即发。

有人对着楚明扬就是一拳,江之寒看的清楚,他的眼力和反应灵敏度已今非昔比。在楚明扬还没来得及有任何反应之前,江之寒一把抓住袭击者的拳头,那人使劲挣扎了几下,却是挣脱不了。

江之寒叫道:“慢着”,把那人拳头放下:“刚才球赛打的不服气,要打架定输赢也很好。你们还是定下道来,是3个对我们3个呢,还是6,7个一起上,我们这就一起上北山坡上面去打,免得谁输不起要跑去叫老师叫保卫科的。”

旁边一个声音插话道,“是四个”。江之寒回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顾望山已经站在他身后。

人群里有人在阴阳怪气的说:“顾公子,我们好怕哟。”

江之寒朝顾望山笑笑,转过头来看着眼前的这帮人。江之寒其实心里清楚,七中的绝大多数在校学生不比那些拿着钢管劈刀进来砍人的混混。七中的校规很严,如果动用器械打架的话多半会被开除,而谁也不愿冒这个险。七中的人起冲突,以对骂为主。偶尔打起来,也是以恐吓为主。说白了,就是要吓住对方,如此而已。

江之寒摆出一幅打架老手的样子,那边的人其实已经有几分怵了。再加上刚才江之寒把那个气力最大的一手抓住,让他动弹不得,已经多多少少震慑住了对方。但面子不能丢,正骑虎难下的时候,四班的8号走到两群人中间,柔声对江之寒他们说:“球输了,大家有些火气是难免的。”又转头说:“大家来加油,还没感谢你们呢,一起去吃东西吧。”轻轻推着当头一位往外走。那帮家伙有了个台阶下,骂骂咧咧了两句,也就跟着走了。

楚明扬怒道:“MD就让他们走了?”看着江之寒。

江之寒感觉倪裳在轻轻的拉他的衣角,便笑着对楚明扬说:“这帮SB别把他们太当真。”又转头对顾望山说:“我们这个四人帮不错,以后可以多演练演练。”心里对高一四班这位8号美女的手腕很是佩服。

那边5号看见事态平息,转身径直走了,也没和江之寒他们打招呼。

江之寒对顾望山说:“你们班的MM很酷啊。”

顾望山点点头:“她很酷的。”

那边曲映梅也凑到倪裳跟前说:“江之寒看起来是个老成的,说起打架也磨拳擦掌,这些男生都够幼稚。”倪裳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

最近几天,母亲因为忙着书店的事,完全没有时间做饭。江之寒也就有了借口在学校吃食堂,傍晚的时间可以和倪裳厮混在一起。厉蓉蓉对江之寒吃食堂的事儿有些内疚,因为自己为了忙生意没办法照顾好儿子的生活。殊不知江之寒对此更内疚,为了谈情说爱,把妈妈的生意通通都抛在一边。江之寒想着几天都没去书店看看了,就和倪裳说今天不在食堂吃饭,放了学就去书店看一看开张以后的营业情况。

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一响,江之寒就背起包,和倪裳打个招呼,出了教室的门。刚走出教学楼的大门,有人在背后叫他:“江之寒”。江之寒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位5号同学。江之寒扬扬眉毛,意思是,有事吗?

5号提着书包,走上来问:“回家?”

江之寒点点头。5号说:“一起走吧。”说完径直往前走去。

江之寒有些晕,但还是跟着她往前走。

5号已经换了平常穿的衣服,她和江之寒差不多高,一身看似很高档的风衣倒是衬出她高挑的身材和勃勃的英气。在风衣衬托下,她显得不是那么壮。从近处看,五官说不上精致,好像每一个都比平常的大上一号,但组合起来却并不突兀。

5号主动介绍说:“温凝萃”。

江之寒礼貌的点头微笑:“你好,你知道我的名字?”。

温凝萃还是那副很酷的表情:“见义勇为的英雄,助人为乐的好学生,物理课上的江老师,顾望山的朋友,倪裳的同桌加密友,想不知道你的名字都很难。”

江之寒很有些惊讶,这个女生好像知道自己很多事情,他偏着头,问:“替FBI工作?”

温凝萃不理他的调笑,问道:“干嘛帮我?”

江之寒睁大眼睛:“路见不平呀。那几个小子难道不是一副欠揍的样子?”

温凝萃追问道:“是同情弱者吗?”

江之寒摇头道:“胜利者不需要同情。”

温凝萃看了他半晌,说道:“很会说话嘛,怪不得一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倪主席也快堕入情网了。”

江之寒有些恼怒,瞪了她一眼。

温凝萃又问:“生气了?那么在乎她?”

江之寒说:“你原来不是为FBI工作,是为无聊小报工作的。”

温凝萃突然笑起来,在她来说罕见的笑容如同冰河解冻,让江之寒有些不适应的感觉。

温凝萃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你和顾望山不是好朋友吗?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

江之寒简单的说:“很好。”

温凝萃问:“你不觉得他很傲吗?”

江之寒简短的说:“没有。”

温凝萃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倒是个有趣的人,难怪能和顾望山成为朋友。”

江之寒很不适应一个比自己低一年级的小女生【虽然她长的人高马大】象大姐姐一样的感觉有些居高临下的质询自己。他忽然觉得温凝萃和顾望山有些神似的地方,这两个人都能把某些事情弄的很理所当然的样子。江之寒反问道:“你和顾望山一个班吧,很熟吗?”

温凝萃回他说:“一般般。”

江之寒追问:“喜欢他?”

温凝萃对这个问题有些措手不及,过了好一会儿才说:“睚眦必报不是一个男生的好品质。”

江之寒呵呵的笑起来,小小的报复了一下还是让他很开心的,他神神秘秘的对温凝萃说:“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你知道是什么吗?”顿了一会儿,见温凝萃不说话,江之寒接着说:“你和顾望山气质挺配的。”

温凝萃一扬眉头,象要发怒的样子,但旋即撇撇嘴,说:“懒得跟你一般见识。我到家了,再见。”原来她就住在校内的教师楼,想必父亲或者母亲是学校的老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