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二卷 流星江之寒
第25章 心动【中】

按照时间表,第一天是男子1500米的比赛,第三天是5000米,最后一天是4*400米,而女子800米安排在第二天。

下午2点钟,1500米高二组的比赛开始了。据陈沂蒙和倪裳给江之寒的情报,1500米最强的是2班的两个校田径队的,去年他们俩以较大的优势赢得前两名。江之寒以前对这些事情都不太关心,问起来余承智去年得了第几,得知是第四。怪不得今年他在班里面以较大差距输给江之寒以后,觉得拿前三甚至进前6没有什么希望,就放弃了。

七中的运动会每年要按年级排各个班级总分的名次,是除了达标率以外各个班德智体中这个体的最重要的评判依据。除了什么无聊的服装整齐,精神面貌,开幕式走队列之外的分数,最主要的分数还是来自体育竞技。每个单项,第一名7分,第二名5分,第三名4分,依此类推到第六名1分。集体项目,譬如4*100,4*400,有3倍的积分,但只取前三名,第一名21分,第二名15分,第三名12分。从今年开始,长跑中最长的两个项目,男子5000米和女子1500米,被给与特殊的2倍积分,所以第一名能拿到14分。每个个人最多只能报名参加3个项目,不包含集体项目在内。

操场内场进行的是田赛项目,跑道上是径赛项目,而各个班级则围坐在四周看台的石阶上。七个班一共二十一个参赛的运动员正在内场的一个指定区域贴号牌,热身等待比赛开始。跑道上正在进行的是高一年级的1500米比赛。除了运动员,裁判,和老师,只有工作人员可以到内场或者跑道上,其他同学只能一直呆在跑道之外的看台上。

倪裳挂着组委会【没错,一个校运动会也是有组织委员会的】的工作人员的牌子走过来,给三班参加比赛的三个选手加油。除了江之寒,他的好朋友陈沂蒙也是参赛队员。在班上的1500米测试中,陈沂蒙跑了第四。因为前三的余承智借口有伤不参加,而邝君不能兼项过多,自然就找到陈沂蒙。陈沂蒙总的讲,是个性格粗疏,对很多事无可无不可的,对运动会兴趣也不大,当然对为班级争光也是兴趣缺缺。当他知道江之寒也要参加,自己有个伴儿,他倒是爽快的答应了。

高一的比赛结束了,所有参赛选手从热身区往起跑线走去。倪裳握着拳头,对三班的三个人说:“加油”,她的眼睛扫过每个人的脸,最后停留在江之寒的身上,送给他一个甜甜的微笑。

发令枪一声枪响,二十几个人挤成一堆出发了。陈沂蒙比赛前同江之寒讲,自己得名次希望不大,所以主要任务就是为江之寒保驾护航,也算是一个牺牲打的意思。江之寒本来要拒绝他的好意,陈沂蒙坚持说自己主要是因为他参加才报名的,江之寒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一开始的队伍很挤,陈沂蒙和江之寒跑在一起,陈沂蒙跑在外道稍微落后小半个身位的地方,把江之寒护在内道,并给他一些空间。二班的两位好手一开始就在领跑,显然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也不用讲战术什么的。

第一圈刚过,两位二班的选手就开始加速。这是有点儿瞧不起竞争对手了,抑或是他们的战术手段。在他们加速的带动下,第二圈刚过一半,参赛的队伍就前后拉开了,分成了三截。到了第二圈的结束的时候,第一集团的六个人已经和后面的人拉开了比较大的距离,比赛基本上成了这几个人之间的竞争。

经过这几个月的练功和锻炼相结合,江之寒感觉到自己的腿部力量,耐力,心肺功能,尤其是对呼吸节奏的控制,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江之寒练习的毕竟是现实中的东西,不是九阳神功这样的武功秘籍,杨老爷子也没给他来个灌顶传功什么的,所有身体能力上的有些东西他还不是顶尖的。江之寒知道自己的短程冲刺能力还不够好,腿部的某些肌肉群肯定还比不上长时间搞运动的人。对于1500米比赛或是更长的比赛,怎么样根据个人身体条件分配体力,江之寒也没有什么头绪。他大概有些直观的感觉,也在脑子里琢磨了一下,但没有专业的指导,也从没有在正式的比赛场合和高手较量过,所以知道的很有限。江之寒今天的策略很简单,就是照搬课堂上1500米测试的战术,用跟随跑的办法,然后看有没有发力冲刺的机会。在跟随跑的时候,江之寒最强调的是自己要调整好呼吸节奏,尽量把身体置于比较自然放松的状态。

第一集团的6个人,除了二班的两位高手,江之寒和陈沂蒙也在其中。陈沂蒙是把1500米当作800米来跑,他一直保持和江之寒的相对位置,给他护出一个在内圈的舒服的空间。江之寒调节着呼吸,感觉身体比较放松,对现在的状态比较满意。转过弯道来到直道上的时候,他看到倪裳站在内场边上靠近跑道的地方使劲鼓掌。江之寒没忘了转头朝她笑了笑,倪裳旁边几位站着看热闹的不屑的想,这位边跑还边不忘泡漂亮MM。

到了1000米左右的时候,陈沂蒙大声着喘气对着江之寒说,可能跟不上了,看你自个儿的啦。一会儿工夫,他就掉出了第一集团的队伍。江之寒扭过头,对好兄弟摇了摇右手。这时候的第一集团还剩下四个人,最后那位急促的呼吸声几米外都能听得到,应该是快不行了。果不其然,一百米后他也掉队了。比赛正式成为了江之寒对抗二班好手的三人转。

比赛进入最后一圈,江之寒感觉到跑在自己前面不到两米的两位似乎压了一下脚步。他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否应该提速超过他们,但随即还是放弃了这个主意。到了还有十几米就进最后一个弯道的时候,江之寒决定加速了。他往右边斜冲出去,企图从外圈超越。前面两位同时加快了步伐,而且排成平行线,要阻止他的超越。靠外面的这位有一个故意的横向移动,江之寒差点和他撞在一起。江之寒的呼吸乱了一下,跟着脚步也乱了一下。他不得不调整了几步,失去了这个超越的机会。最后一个弯道处就座的正好是高二的各个班级。这场精彩的1500米较量吸引了高二学生的主意,这时候XXX加油的声浪一浪高于一浪,当然主要是来自二班和三班。就连其它班的都有几位站起来,凝神摒气的观看这场精彩的1500米决战。

到了最后直道还有一半的时候,江之寒深知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他深吸一口气,开始了冲刺。有一些时候,他左眼的余光已经可以看到另外两人的身体和自己几乎并排在一起。最后的冲刺吸引了全场的主意,主席台上的播音员也开始转播最后的争夺。江之寒低着头,冲过终点线,看着在终点线上等待的人,包括倪裳和楚明扬。楚明扬遗憾的摇头说:“第三,可惜了可惜了,就差一点点。”他伸出两只手,用两根食指比了一个五公分的距离,然后又靠近到一公分:“就差这么一点。真是一点点啊一点点。”江之寒和倪裳都被他逗笑了。倪裳柔声说:“已经很好了,只是差点运气。你知道去年这两个家伙把其他人拉了半圈呢。”三人停下来,一起等还没有结束比赛的陈沂蒙。等到陈沂蒙气喘吁吁的结束比赛,江之寒搂着他的肩膀,说:“去校门外买点水喝。一起去吧。”倪裳看了看手表,说:“那得快一点。二十分钟后有女子跳远,我还得去加加油。”江之寒摇头苦笑:“就你事多,看面相就是个劳碌命。”大家都笑起来。一路上,江之寒和朋友们说起比赛的情况,陈沂蒙遗憾说:“Cao,我看到你们冲刺,不过从后面看不清楚,还以为你超过去了。”江之寒满是遗憾的说:“被这两个家伙耍了,中间他们压了一下步伐,我应该冲过去的。最后和他们比冲刺不是我强项。”陈沂蒙同意道:“我看你好像挺轻松的,你看我喘的。”江之寒咬牙切齿的说:“5000米应该还是这两个家伙,那是我的强项,你们等着看我是怎么报仇的吧。”四个人举起可乐瓶,为了复仇碰了一下。

拿了1500米的季军,也算是班级的功臣。江之寒当然不会忘记用功劳讨价还价一番,借口需要休息,三点钟不到就离了学校,去了母亲新店的地方,看看装修进行的怎么样。母亲指挥着三个工人正在做粉刷,她对江之寒说:“墙壁要干几天,味道太重。然后就可以往里搬家具。第一批书我已经进好了,都堆在屋里和石琳她家。”这些天来,跑进货跑装修跑各种相关的关系,历蓉蓉每天都是连轴的忙碌,除了睡觉没有休息的时间。即使是开始一个小生意,也不是无知小孩想象的那样过家家一样的简单。

母亲的执行力让江之寒很是吃惊,他发觉自己以前并不是真正了解母亲。也许历蓉蓉没有远卓的见识或者是系统的规划的能力,但当她有一个具体的目标的时候,她的执行力非常强大。从安排时间,到采买各种东西,从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到亲自上阵做繁重的体力活,历蓉蓉表都得心应手,而且从不抱怨。江之寒自问自己去干这些,一定是不如母亲有效率的。所以,这些天他放心的让母亲来掌管一切。

江之寒唯一担心的就是母亲太劳累,但看起来历蓉蓉却是精神奕奕,她告诉儿子:“虽然累一点,但总算觉得开始在做一件自己要做的事,就很有干劲呀。”江之寒看着母亲,觉得自己帮她作出了一个正确的决定。这二十来年压抑的工作后,她终于找回了活力,一举一动都神彩飞扬。江之寒说:“妈,还没有开张呢。还是不要太累,要细水长流。”又问起沈鹏飞的事情。前段时间江之寒推荐沈鹏飞来书店打工,历蓉蓉是有些抗拒的。当时江之寒给她分析说,自己觉得沈鹏飞人并不坏,只是不会读书而已。再加上找一个完全不知根底的,还不如找一个认识的,给他一个机会。试用一段时间,如果不行就让他走路好了。但毕竟沈鹏飞是想辍学,这个事情还得他家人同意。所以江之寒托历蓉蓉去和沈鹏飞还有他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一起协商一下。历蓉蓉说:“我已经搞定了。这几天他都有来帮着看装修。今天我让他去建筑材料市场买东西去了。”江之寒佩服的向母亲竖起了大拇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