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一卷 蝴蝶扇了一下翅膀的那个夏天
第15章 小人报仇,两月就到

暑假马上要结束了,江之寒感觉到时间的紧迫性【因为开学后,不再有这么大块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愈发刻苦起来。现在在图书馆,除了风阿姨,明矾和他的女朋友姗姗也经常过来打个招呼,坐下来聊一聊。明矾感觉是一个有能力有才干的家伙,他给江之寒讲授了很多系统学习的经验,帮他修改了参考书名单,甚至借了他一套通行的经济学大学教材。不过他说有些内容其实很过时了,不用看太细。经济学或是投资的学问,不象数学物理,有着一定条件下永恒的真理。它们的内容必然是随着时代变化而变化的。交上明矾这个良师益友,江之寒确实受益匪浅。

这段时间江之寒阅读了不少传记,以及科学史技术史经济史方面的书以后,有一个深刻的体会:真正的牛人,小时候不一定样样精通,但绝大多数都是很小就有感兴趣的具体方向,从小就很专注的在某个学科甚至某个具体的领域投入很多的精力。社会发展到现在的地步,越来越细的分工是必然的趋势。如今不要说是一个学科,就是一个学科的一个分支的一个方向,积累的知识都浩瀚如大海,穷其一身也很难参透,更不用说再往前走一小步了。在这个时代,象当年米开朗大家那样贯通很多领域的全才,基本是不可能出现了。

江之寒还深深的感受到,知识和信息的不平等是一个重要的杠杆。在商业上,打个比方说,由于交通不便加上信息阻塞,A地盛产的一样东西在B地能卖3倍的价格。如果有谁发现了这个差价,他只要简单的做一个A到B的运输和贩卖,如果运输和营运成本低于价差,他就可以轻松的赚钱。但当AB价差这个现象被更多的人发现,很显然就会产生竞争,迫使在B地的出售价格更低,从而拉低了利润空间,直到最后使得赚钱极为困难。这虽然是个简单的道理,但有着广泛的应用。中州这个城市,甚至它所处的整个国家,在这个阶段的信息和物品流通都远不及国际发达水平,这实际上孕育了很多机会。在信息流通,更重要的是人心的进取开放,不发达的初级阶段,通过一些简单的手段赚取利润的机会就越大,因为有意识和你竞争的人少,相应的利润空间就会很大。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职业的需要。如果你能发现现在人才奇缺的行业,或者更厉害的是预测到3-5年后人才奇缺的行业,当需求的大潮涌来的时候,你是极少数有所准备的人,一定会是一个香饽饽。

江之寒经过广泛阅读和仔细思考,看中的其中一行就是投资理财。中国的老百姓现在还完全没有投资的概念。他们把几乎所有积蓄都存进银行,所做的选择无非是多少存定期多少存活期的区别。国库券是另一个选择。当然,也有极少数人在进行收藏品的投资,比如邮票,工艺品,和书画。但那个市场还非常的小,不成气候。这其实不完全是老百姓的问题,因为各种各样的投资市场在中国还完全不存在。从硬通货如金银的交易市场,到基本能源如石油和天然气的交易市场,从公司股票的交易市场到国家和公司债卷的交易市场,从小麦大豆这样的农作物的期货交易市场到货币汇率的交易市场,所有的这些都在西方发达国家已经存在而且发展了很多年,但在中国还没有开始。正因为这个原因,真正关注这个理解这些东西的人在国内极少极少,其中还有很多是纯学术的研究。如果自己能在这方面有所研究有所准备,正如明矾所说的,当资本市场开启的时刻,就是极少数有准备的人的黄金机会。基于这个分析,江之寒渐渐的把阅读学习的重点倾向了财金和投资管理方面。

这个星期五,是图书馆全体员工学习中央领导重要讲话的时间,所以闭馆一天。清晨练完功,游完泳,江之寒吃过早饭,就骑车去了学校。他骑了两个多月的吉安特了,也不知道顾望山有没有回来,去看一眼,如果遇上了好把车还给他。

到了操场,转悠了一圈,没见到顾望山,却看见师傅杨老爷子在老地方溜达。江之寒赶紧上前问了好,又汇报了一下最近打坐和呼吸吐纳练习的进展,请教了几个问题。前不久,老爷子又教了他一套步法,让他勤为练习。师徒俩人站在一处,这一讨论示范就是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忽然间,江之寒看到几个人似乎探头探脑的在向这边看,他咕隆道:“这些家伙鬼鬼祟祟的干什么?”老爷子瞥了一眼,说:“这几个人已经在这儿转悠几天了,应该是在找人吧,指不定找的就是你。”

江之寒眯着眼看了看,却没认出谁来。那天的团伙七个人中,他只对去叫人的家伙,带头大哥,和他手下一个特别凶狠的补了受害者一棒的人有些印象。

老爷子慢悠悠的说:“如果是找你的,你就让他们好好等等,别着急。”

老爷子说:“我听小林说受害者已经出院了。”

江之寒说:“是呀,都已经到我家去感谢过了。”

老爷子问:“怎么找到你的?”

江之寒说:“这个世界很小的。那个被打的小孩刚刚初中毕业。他的爷爷和我妈妈是一个厂的,小时候和爷爷奶奶住的时候,就住我们单元楼下三层。他还有三个姐妹,小时候我还曾带他们一起玩过呢。后来大了,大概五六年前就搬出去了。那天我远远一看,却是没有认出他来,这些年变化挺大的。”

江之寒接着说:“后来有一天,我找林叔叔的同事江叔叔帮忙,他就给我们家属区的人讲起这件事。您知道工厂的单元楼,消息传的飞快,两三天谁都知道了。他爷爷奶奶听说了,上门来核实,然后找了一天带他和几个姐妹一起来我家道了谢。”

老爷子笑道:“你见义勇为,还恰巧就救了一个熟人,这个世界的因果还真是奇妙。”

江之寒说:“是呀,前段时间不是有个人下班回家,听说有人落水,周围都是看热闹的,他跳下去救人,结果救上来的自己儿子。”

老爷子笑道:“好人有好报,好人有好报。”

又问道:“前些天那个女孩子的事情怎样了?”

江之寒知道老爷子老来一个人住,很是寂寞。所以前些天陈沂蒙的事情就去找他帮忙。给他找些麻烦,有时候老爷子反而高兴,因为有事可做有事可管。

江之寒答说:“她承认没有怀孕,倒挺爽快地。不过她说是一个朋友有急事救急才撒的谎。我同学还是把钱给她了。”

老爷子点点头,吩咐江之寒:“你等我十分钟,不要乱走,就在这儿,我去去就回。”

过一会儿,老爷子回来,对江之寒说:“我们来看看那几个人到底是不是来找你的。你往前走,出了校门右拐,尽量找偏僻的地方走。那边有几个死胡同,都挺长的,白天也没什么人,你选一个往里走。”

江之寒大概知道老爷子是什么计划,他说:“要不还是通知一下林所吧。您老爷子虽然身怀绝技,但毕竟年岁大了,万一哪儿闪着我可担当不起呀。”

老爷子瞪他一眼:“废话多,照我说的做。”

于是江之寒锁好车,开始往校外步行走去。出了校门,他用眼角余光扫了一下,有两个人跟在自己身后,基本上他可以肯定是来找自己茬子的。江之寒放慢了脚步,向右拐,往前走出七八百米,看到一个清静的没人的巷子,便走了进去。

江之寒慢慢的往前走,他能够听到后面的脚步声,对方好像也不急。有一个人跟得紧一些,剩下一个人远远的吊着。他选这条巷子结果不是死胡同,拐了一个弯儿可以通到另一条路。这个时候,后面的脚步声急起来,他回头一看,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一共四个人冲了过来。最后一个出现在巷口附近的,就是那天下手最黑的那位手下。江之寒有一点紧张又有一点兴奋。蹲了这么久的马步练了这么久的气,虽然还没有正式学到一招一式,他对自己信心更足了。

几秒钟的功夫,第一个人就已经冲到面前了。还好他赤手空拳没有带长刀什么的。下一个瞬间,江之寒看到老爷子的身影出现在了巷子的进口处,还大叫了一声。

江之寒已经顾不得其他,面前就有要解决的问题。他看准来人,一闪身让他扑了个空。这一下江之寒已经背对着巷子的进口,但他已经顾不了许多,前冲几步,抓住来犯者的双手。那个小子想要把江之寒掼到地上去。江之寒哪容他得逞,一沉重心,蹲上马步,稳如千钧。两人四只手扭在一起,那人尝试了几次把江之寒扳倒,都没有得逞。趁着一次前力用尽的时候,江之寒抓住时机一推手,那人已经倒在地上。江之寒不等他爬起来,冲上去对了面部就是几脚,那人惨叫几声,用手护着面部,后脑上又挨了两下重的,彻底丧失了战斗力。

江之寒解决了这位,一转身,发现另外三位已经躺在地上,身旁还有两根钢管一样的东西。江之寒看着老爷子,不由得崇拜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看来武学高手还真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呀。这一晃眼的,三个大汉就在地上了,还是拿着武器的。

江之寒想着老爷子的话,知道自己练功太晚,怕是达不到那个境界,心里难免很是遗憾。

5分钟后,林所带着3个警察冲了进来,手脚利索的铐了几个家伙,推到警车上去。林所问候了老爷子,然后对江之寒说:“跟我走,回去指证一下,写个东西。”江之寒于是告别老爷子,上了林所的车。

林所笑问:“今天实战演习了?”

江之寒回他说:“果然如电视里一样,警察同志总是迟5分钟出现。”

林所笑道:“老爷子给我打电话了,让我远远的吊着。这几个家伙有放风的,要是看到有警察样子的,恐怕不会动手。”又问:“见识真功夫了?”

江之寒摇头:“我刚背过身,好不容易收拾了一个赤手空拳的。一转身,那三位持械的已经趴下了。”

两人一起感叹道:“高人啊”。

江之寒能够确定指证的就一个人,林所安慰他说:“不要紧,只要有一个人,顺藤摸瓜就容易很多。因为这个案件已经移交给刑警队,所以主要的还是要由他们来处理。”

林所说:“上次替你报案那个人好像认识些公安系统内部的人。这个案子上面出奇地重视。”

江之寒摇头,他也不知道顾望山的家庭背景,对此他也兴趣乏乏。

弄完一切琐事,林所招呼江之寒一起去吃中饭。两人坐下来,边吃边聊。

林所说:“那边小江对你很是称许,说你很能干。”

江之寒笑笑,问起林所工作如何。

林所说:“加班是没有在刑警队时多,上班时间更规律,但琐事太多,关系也复杂,有时候倒觉得更累。”

江之寒说:“前不久我看到一篇长篇报道,讲南部沿海城市有第一个搞110报警服务的,中州也应该快搞一个。既可以减轻片区民警的负担,又可以统一给执勤人员更好的配备,让他们有更多的生命安全保证。实际上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是有这个系统的,不管国情相差有多大。”

林所说:“这儿的信息还是太慢,太守旧,跟不上时代的步伐。”

江之寒说:“南方那个城市的警察局长,据说靠着这个项目很快升职作了副厅长,现在已经是厅长了。这可是难得的让公安部门显示大刀阔斧改革开放思想的典型项目啊。”

林所说:“建一个110报警中心和购置相关设备需要大量的基金。上面的如果没有下定决心,是不可能办成的。”

江之寒说:“你不可以想办法提一提吗?”

林所说:“我的层级还不够。”

江之寒坚持说:“提一提又没有关系。就算搁置在那儿,等到有一天真正上马了,你可以主动请缨去做开路先锋嘛。那说不定是青云直上的捷径呢。”

林所问:“一定会上马吗?”

江之寒说:“时间问题。”

林所问:“你怎么这么肯定?”

江之寒笑道:“因为历史前进的步伐不可阻挡啊。”

林所问:“还有其他原因吗?”

江之寒笑道:“我是小孩子,无知者无畏啊,所以才敢说嘛。”

林所呵呵笑了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