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一卷 蝴蝶扇了一下翅膀的那个夏天
第13章 可怜之人常有可恨之处

一晃眼,江之寒这个繁忙的暑假已经过了大半。这一日从图书馆刚回家,就有人敲门。开门一看,却是干姐姐石琳。江之寒笑着招呼道:“好久不见。最近很忙吗?”石琳说:“再忙也没有你忙啊。”江之寒邀请石琳,“一起吃晚饭吧。”石琳说:“正是来蹭饭的。我妈打了一个下午麻将,准备吃面对付一下,又要继续出去战斗呢。”说着去了厨房和历蓉蓉打招呼。

江之寒和石琳二人坐在沙发上闲聊,江之寒自然问起加工资的事情:“我妈这次升了2级,可把她高兴坏了,这几天都乐呵呵的。你怎么样?”

石琳说:“我当然只有一级的命啦,谁叫我初来乍到,又有一个大公无私的爸呢。”

江之寒问道:“一切都还顺利吧?”

石琳说:“总的来说还好,这几天我爸老在家里念叨你聪明呢。他们搞了一套方案,参考了好些你的意见。但你应该知道,加工资这事儿,再怎么样也是会有无穷的纠纷的。这两天张榜,收到的意见书堆到能有小山高。”

江之寒说:“厂里应该只会调整一小部分吧?”

石琳说:“原则上只讨论意见最多的5%的名额。但私下里各个厂领导来打招呼的不少,甚至还有轻工业局的领导来打招呼,就18快钱耶,你说夸张不夸张。”

江之寒说:“没办法,也是太穷了,就靠工资吃饭。要是效益好些,奖金占的比例大,应该能好不少。”

石琳说:“反正啊,我爸焦头烂额的。这几天成天念叨呢,没生个好儿子替他分忧解难。我哥现在去沪宁啦,从不管他这的事。”

说着话,历蓉蓉已经开始上菜了。两人帮着历蓉蓉摆好碗筷,看着母亲喜气洋洋的样子,江之寒算是见识了一级工资的威力,心里暗暗想,我一定要让妈妈早一天摆脱为钱发愁的日子。

吃过饭,石琳邀请母子俩去家里坐坐。历蓉蓉摇头说:“我就不去了,才加了两级工资,难免会有人说闲话,是因为和你们家交好才拿到的。我倒是没关系,搞得石厂长很麻烦。”江之寒说:“我是小孩子没关系,我去坐坐。”

两人下了楼梯,穿过单元之间的小巷,刚走到石琳家的楼下,就看到一群无所事事的老太太围在下面竖着耳朵听呢,看到石琳,有人幸灾乐祸的笑,有人则凑过来小声打抱不平:“那个泼妇又在你家闹了。”还有出主意的:“石琳,你家不是有电话吗?赶快叫保卫科的人来把她轰走,这样子象什么话?”

石琳没有搭话,沉着脸,小声问江之寒:“要不你先回去?”

江之寒摇摇头:“一起去看看。”

两人并肩上楼。石琳小声说:“是那个张靓靓。她其实报上来的是2级工资,但她丈夫只报了一级。就三天两头跑来闹。先在六楼他丈夫的车间主任家闹,顺带的就来我家,这是连续第二天了。”

只听到四楼门前张靓靓正在哭诉:“石厂长,厂长厂长你要为民做主啊,把我关在门外是怎么一个说法啊?我男人给厂里下苦力下了十几年,没有功劳还有苦劳。我女儿身体不好,看病买营养品花多少钱?一级工资不就是你们牙缝里吐点,赏我们一口饭吃嘛!人不能做绝了,把人往绝路上推呀。人被逼上绝路,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这就是不加掩饰的威胁了。

两人走到门前,张靓靓看到了,转身抓住石琳的手:“琳琳啊,你可要帮我说道说道。你一到厂里,大姐可是嘘寒问暖没有少关心你啊。你眼光高,看不上大姐给你介绍的人,大姐我可是尽了力的。”有的没的说了一大通。

石琳脸色铁青,勉强压住火气说:“张姐,这第一,昨天你已经进过我家,我爸和你谈的很清楚,车间上报的名单是车间领导的集体决定,如果有不同意见可以通过正常渠道反映,提出来厂领导会集体讨论的,我爸一个人说不算数。这第二,我们也是要休息的。现在是下班时间,你天天来敲门,我们怎么休息呀?”

张靓靓不依道:“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谁都知道这次是你爸拍板,车间的名单是可以改的嘛。什么上班下班的,你们住着好房子吃穿不愁的,我们工人可没什么上班下班,一天到晚忙到头也吃不饱。”

张靓靓拉扯着石琳的手不放,江之寒感到心里已经有一股火冒起来。他轻轻抓住张靓靓的手腕,把两人分开,把石琳拉到自己身后,示意她开门进屋。

张靓靓转过眼来瞧着江之寒,撒泼道:“小伙子,别动手动脚的。你谁呀?”

对着石琳叫道:“哎哟,这不会是你的男朋友吧,怎么找个这么面嫩的。”对江之寒撒泼道:“我说你还没过门呢,就能替石厂长家做主啦?”

正在取钥匙开锁的石琳气的笑脸通红,江之寒一只手在背后摆了摆,轻轻地推她的背示意她赶快进屋。江之寒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三十几岁的年纪,五官还算端正,就是嘴有些大,穿的衣服颜色搭配有些奇怪。看容貌,再年轻一些时说不定还算一个美人。但现在一副恶行恶状的样子,真的很让人讨厌。

江之寒只是冷冷的看着她,少年心性已经快压不住一股怒火,突然感觉到平时练气的经脉有一股热流窜到手上,不由握紧了拳头,使尽全身力气克制住自己。他知道一旦自己动手,可能给石琳家带来很多的麻烦,尤其在这个关头。张靓靓看着眼前沉默的少年和握紧的拳头,心里突然又一阵害怕,但很快她在厂区无往不利的撒泼作风又让她更蛮横起来:“瞪着我干什么?要打人吗?你是请来的打手吗?有种你打我呀。”江之寒听到这几句撒泼的话,不知为何怒气消了,倒是有些好笑,又有些觉得可悲,他笑着说:“我不打你,我怕……”硬生生地吞回了“脏了我的手”这几个字,突然一转身进了门。江之寒神色瞬间万变,让张靓靓有些不知所措,一失神门已经在面前关上了。

石琳迎上来问:“没事吧?”。江之寒笑道:“差点忍不住,但突然又觉得她可怜可悲,又不想计较了。”石琳咬牙说:“可怜之人往往有可恨之处。而且我一点不觉得她可怜。”江之寒想要开解她,开玩笑叫:“姐姐女朋友”,石琳脸红了,打他一下,说“小小年纪别听这些厂里的大妈胡说,她们难听的话一箩筐。”心里的怒气倒是消了不少。

石厂长本来呆在卧室,以免被吵得厉害。这时候走到客厅里,对两人说:“已经打电话给保卫科一阵了,应该很快就到。”

两三分钟后,门口传来一阵闹骂声:“干什么?干什么?别碰我。你们这些拍马屁的,不得好死,生个儿子没有XX。”骂声渐远渐低,最终消失在远处。

石琳叹口气说:“爸,你要清廉公正,这就是代价。我听说,厂领导聚居的小区,这两天保安严的很,想闹事连小区大门都进不去。你要和群众打成一片,住在一起,这不麻烦就来了。我说还是妈最聪明,每天麻将打到十一点,什么麻烦都躲过了。”

石厂长叹口气,说:“麻烦,麻烦可能还在后边呢!”

江之寒小心翼翼的:“石叔叔,上次随便说了几句,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石厂长摆摆手:“没有的事。你的建议不错,我们搞的方案受到不少启发。晋升透明这个原则这个方向是对的,要走下去。我看虽然还是怨声载道,很多职工还是有正面的反馈的。不能让老实本分工作的职工总是在评级升工资的时候吃亏,而总是让有些横行霸道,撒泼耍赖的人得到好处。我就不信这个歪风邪气煞不下来。”

石厂长继续道:“这个张靓靓是个大麻烦。她老公因为酗酒,出勤率很低,质检也经常出问题,这几项综合起来在小组里排倒数第二,哪里轮的到他加两级工资。张靓靓自己的工作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但车间领导被她闹怕了,给她报了个名。目前为止,关于她的反对意见是收集到最多的,从经常缺席,到质检问题,到不穿正规工作服进操作间。”

江之寒说:“那她也太蛮横了吧?捡了便宜还来替她丈夫无理取闹。”

石厂长叹道:“这个女人不是那么简单的。她大概知道关于她的意见是最多的。根据我们新的规定,厂里要尊重民意调查,她是最可能被调整掉的。她现在给她丈夫闹也是以进为退,最理想的呢是把我们都闹怕了,两个都给,实在不行要给个下马威,把她自个儿那个名额保住。”

江之寒点点头,自己还是太嫩啊,市井里的道道也是很多的。

石厂长又说:“这一次八成是要调整掉她的名字的。这背后还有人在煽风点火,引着她到我这儿闹,要看我的笑话。我倒不信了,这个无理取闹能翻了天。”

又聊了一会儿,江之寒告辞离去。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石琳几乎天天都呆在江之寒家里直到10点多钟,当然是为了躲避麻烦。她看了江之寒带回来的书,很是惊讶,摸着他的脑袋说:“这儿是怎么长的?咱人与人就是不同呢?我高中三年大学三年学的英语百分之九十九都还给老师了,看着就象看天书一样。”一个多星期处下来,江之寒和石琳愈发亲密,倒真的象亲姐弟一样。

※※※

这一天晚上,江之寒看着石琳有些忧心忡忡地样子,便询问起来。石琳说,“最终的名单公布了,张靓靓由于群众反应意见最大,经过调查讨论被重新定为加一级工资。昨天,张靓靓又来闹啦,而且这次闹得特别凶,拿脚踹门,还威胁说要拼个鱼死网破。石厂长很愤怒,今天专门去了四车间,在职工会议上点名批评了张靓靓,说绝不姑息这样的作风,如果再闹厂里会考虑暂停工作检讨,扣除所有的奖金和福利。”

石琳担心道:“不知道这个女的疯起来能做出什么事?”

江之寒安慰道:“不用太担心,这种撒泼威胁的话她应该说得多了,也不能太当真。这种人你越硬,她越不敢拿你做什么。”

石琳还是不放心,决定今天提前回家去。江之寒不放心,和妈妈打过招呼,陪她一起回家。这一次倒是很平静,家门口没有任何人,想必石厂长雷霆般的训话还是震慑到了不少人。少加一级工资也就罢了,要是被停薪检讨就亏大了。

两人进门后,发现石厂长正在打电话。几分钟后他挂了电话,石琳问:“谁呀?”石厂长说:“派出所老王。我就和他比较熟,打个电话咨询一下。他说派出所对这种吵吵闹闹的事情,也没多少办法,不过是教育调解而已。如果门确定被踢坏了,可以要求赔偿,别的也做不了太多。”

江之寒问:“她还会来闹吗?”

石厂长说:“难讲,今天上午开会批评了她,听说一下午都没有去上班,放话说有本事就停我的薪。”

江之寒仔细想了想,说我倒认识一个朋友,虽然不是我们这块派出所的,但隔的挺近。我问问他?

石厂长现在已经习惯把江之寒当作成年人一样对话了,他点点头说好。

江之寒试着给林所打了个电话,他居然还在办公室。江之寒说了说情况,林所沉吟道:“这个确实很难办。她也没真的做什么,就是闹。这样吧,认识一下派出所的同志总是有好处的,你们那块有位是刚转业下来的,人不错,还卖我的面子,你把电话给你叔叔,我和他说。”

第二天,石厂长就请了派出所的小江吃饭,还送了一条高档香烟。小江推辞,石厂长说,我也是当过兵的,不兴这样推三阻四的,就是交个朋友。朋友既然当了,小江就提出去家里看看,以后有事也知道在哪儿。两人回了家,石厂长让石琳去叫来江之寒,毕竟这是他搭的桥。

江之寒和石琳一起过来,小江很热情地招呼说:“听说你一个人赤手空拳去冲七个持械歹徒,不简单呀。”江之寒当然谦虚一下,还感谢小江帮忙照看。石厂长问起缘由,小江便讲起七中操场的伤人案,江之寒也补充了几句他不知道的。石家父女对他更是刮目相看。

四个人正聊得高兴,听到有人敲门。石厂长皱皱眉,石琳说:“敲的挺温柔的,应该不是来找事的,我去看看。”隔着门的猫眼看了看,石琳回头说:“是张靓靓,奇怪今天倒是敲得挺温柔,是被爸你吓着了吧。”

江之寒站起来说:“别忙开门,我来看看。”

凑近猫眼,江之寒仔细打量了一下。这时正好一个过路的人从楼上走下来,不由看了门前的张靓靓两眼。张靓靓没有说话,那个人好像也有些畏惧,噔噔噔加快脚步走了。江之寒透过猫眼,仔细观察着张靓靓。她右手拿着一个包,低垂着放在身侧。江之寒看到她的眼睛,很空洞的样子,突然觉得颈后的汗毛一下竖起来,但却不知道哪儿不对。他拉着石琳回到客厅,对沙发上坐着的两位说:“有点不太对劲,张靓靓平时来闹,拿包吗?”石厂长摇头。江之寒说:“她今天出奇的安静啊。”小江站起来说:“我去看看。一个女人,拿把刀也不是什么事儿,难道还会是枪不成?我正好警告警告她。”说着就走到门前。

江之寒突然灵光一闪,大声道:“江叔叔,你等一分钟。四车间能接触到什么特别的东西吗?”这一次石厂长唰的站了起来:“强硫酸,四车间能接触到强硫酸。”

小江说给我一件衣服,大家离远点。江之寒从石琳手里拿过一件外套,递给小江,站在他身后没有动。小江回头瞧瞧他,江之寒点了点头,还是没动。小江没说什么,左手扭开把手,开了门。

张靓靓看见一个陌生人,呆了一下,问道:“石厂长呢?”

小江突然吼道:“我是警察,你包里装的什么?”他军人出身,嗓门很大。

张靓靓吓得一抖,下意识的扔掉袋子,拿出一个瓶子,就要往小江身上泼。

小江眼疾手快,早就把手上的衣服往她右手一罩,人已经扑过去扭住她的手,江之寒从身后窜出,抓住她的左手,两个人把张靓靓扭住,按在地上。

瓶子已经倾倒,小江瞟了一样又吸了吸鼻子,说:“可能是硫酸,小心别碰着。”

地上的张靓靓突然撕心裂肺的大叫起来。江之寒觉得自己的耳膜快要被震破了。他有些发懵,但还是使劲扭住她的手,不让她动弹。

江之寒按着张靓靓,看着身下那张扭曲嘶叫的脸,突然觉得一阵没来由的悲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