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一卷 蝴蝶扇了一下翅膀的那个夏天
第12章 书中自有颜如玉

一转眼江,之寒已经泡在市图书馆的特别阅览室六周了。

前几周,江之寒把一天的时间大概分成两部分,上午以及下午的一小部分分给科学史,传记,和前沿的科学技术普及性的杂志。剩下的一半时间则分给经济学和理财投资。在财经方面,风阿姨帮他找了个大学教授请教了一下,理了一个很长的书单。

当然,江之寒不是每一本都有时间看,而且很多市图书馆也没有。但怎么着有个开始就好,江之寒也只是把那个阅读名单作为参考,他自己也在继续探索,并在过程中加入一些自己的想法。由于很多投资理财的书都没有中文翻译本,江之寒被迫开始阅读一些英文的原版书,阅读速度也大大地慢下来。不过他还是咬牙坚持,把原版书拿回家读到很晚。

一周前,江之寒兴冲冲去找了杨老爷子。他终于可以坚持到蹲半个小时标准的马步,而且感觉自己在呼吸吐纳上进展颇大。

老爷子倒没有表扬他,只是又传授了他一套更复杂的呼吸吐纳的口诀,以及一套协调性和平衡性的练习。江之寒并没有多问,只是很仔细的记下新学的东西。

老爷子告诉江之寒,内家拳内家拳,开始的时候一定要循序渐进,不可急于求成。练气是根本,就如同打地基。宁愿多花些时间,做的越扎实越好。等到积累的东西多了,总有厚积薄发的一天,到那时就像堆砌上面的楼层,可以一日千里了。

最让江之寒惊讶的是,在老爷子家里遇到了派出所的那位林所。两人从老爷子家一起告别出来,林所言道自己是老爷子师侄的挂名弟子,师傅两年前搬离中州,所以自己每个月都代师傅来探望一下老爷子,有时候也请教一下拳艺武学。

江之寒心想自己岂不是长了一辈,嘴上不说,眼里却透出笑意。

林所重重拍一下江之寒的肩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们可是吃这口饭的。老爷子说了,你不算正式的弟子,挂名的都算不上。所以甭想在我面前论辈分了。”

江之寒自然问起操场砍人事件的处理,林所说当场一个人都没有抓到。本来寄望有在场的人指证,但没有人出来配合。而且几个小痞子并不是经常在七中一带活动的。他也去问了受害者,他也叫不上行凶者的名字,只是记得几个外号,是那帮人打人的时候互相叫的。至于受害者的伤势,最严重的是腿部和腕部的几处骨折,有较严重的脑震荡,和一些内出血。医生说,如果头部继续被击打,或者内脏器官被多次击打,很可能有致命的可能。

林所严肃了脸色,对江之寒说:“你很可能救回了一条命。我们做警察的要感谢你。”

林所讲的如此郑重,倒搞得江之寒有些不好意思,呐呐的不知道说什么。

林所问起,老马或者小李后来是否来询问过江之寒,因为他们负责这个案子,但现在好像也移交给刑警队了。江之寒摇头,但是他也承认他不认识其中任何一个人,可能帮助不大,而且江之寒确实向小李提及过。

江之寒问:“那岂不是这个事情就这样挂起来不了了之?”

林所说:“你不了解我们办案的情况。现在派出所人手严重不够,刑警队就更缺人。除了一些关系到社会安定的,杀人案,恶性抢劫案,大宗财物丢失案件,或是上层领导亲自抓的案件,其它的案件是不可能有人手去四处排查的。别说排查,就是立案都不容易,立了案的很多也就是多个卷宗放在一边。像这样的案子,多半得看运气,有时候这些家伙又犯了别的事,抓起来可能会一并供出来。”

林所接着说:“像这个案子,既可以定性成严重的故意伤人案,也可以定性成打架斗殴致伤的案件。如果是后者,就是小的不能再小的案子了。一个关键是你们学校的态度。如果他们坚持这个事情严重的影响了学校的正常运行,并且通过相关渠道施加一些压力,就会受到的重视多一些。但我听说你们的校级领导和很多老师都组织出去旅游了。来我们派出所的好像是你们保安科的副科长,科长也跟着出去旅游了。”

林所说:“老爷子挺关心你的,他让我想办法多关心一下这个案子。这件事本来是被老马拿去管的,他是老同志,我初去也不好多说什么。好消息是,不知道为什么刑警队这次很主动,专门有个人下来关心这个案子,顺便也把案子接过去了。我和刑警队的一个以前的同学打了招呼,让他多留心留心。”

江之寒想了想,对林所说:“我的直觉是,那个带头的和他手下最凶狠的那个家伙脾气很是暴躁,而且看起来象睚眦必报的人。很有可能还会回来报复那个受害者甚至是我。”

林所说:“你担心的不无道理,他们如果还要报复泄愤,可能找你的机会更大。据我分析,那个去找人的小子,或者还有那个带头的家伙,大概会躲上两天,甚至到外地去避一下风头。如果他们了解一般的办案程序,就会知道这种案子,只要没死人,会很快过去。那时候他们再回来,就会安全很多。只要他们回来再嚣张的到处露面,我们就会有机会找到他们。”

最后林所留了个电话给江之寒,让他有事随时找他。

※※※

这一天下午一点多,江之寒从阅览室里出来,开始他简单的午餐,其实就是几片面包。江之寒不想浪费时间在来回路上,所以选择不回家。几片面包,再去风阿姨办公室接点水就行了。

戚处长的夫人现在对江之寒颇有些刮目相看。像他这个年纪的小孩,能够一个多月如一日,泡在图书馆。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不说别的,这毅力也算是不简单。

每天中午有时间和江之寒聊聊,也觉得他知情达意,不是死读书的呆子。

这天上午图书馆刚开过会,讨论特别阅览室的运作问题。阅览室项目的启动经费是市里面拨款的,在原先计划中6-12个月后要实现自负盈亏,收支平衡。这个试运行开始三个月了,办证的情况大不如预期。加上每个月都要定期购买一些书刊杂志影音产品,而且多是从香港和国外进口的,价格不菲。管理层对几个月后实现收支平衡没有信心,针对这个事情提出的建议也很多,有人提出降低办证价格来吸引更多的读者,也有人建议暂时取消一些比较贵的外国刊物书籍每个月的订阅,甚至有人提出在市里面拨款结束的时候,如果不能达到收支平衡,就直接终止这个项目,把所有收藏品并入原来的图书馆系统。

风阿姨是这个项目的3个具体负责人之一,当然不希望这个项目被终止,毕竟这直接关系着自己的工作业绩评估。

江之寒看见风阿姨忧心忡忡的样子,就随口关心了一下。风阿姨于是简单讲讲情况。

江之寒道,“我可不愿意看到这个阅览室关门。”

风阿姨问他:“你天天呆在这里,看到的情况怎么样?”

江之寒说:“影音室周末挺多人的,别的地方人是不太多。”他接着说:“其实想想特别阅览室和外文阅览室的读者定位,传统来讲一部分应该是中高级知识分子吧,这批人大多在高校系统里面。高校系统自己也有图书馆和阅览室,再加上高校集中的西江区离这里太远,坐公车大概要四五十分钟。这就流失了很大一部分读者。至于说中学生,现在除了您和戚叔叔这样很有远见的家长,多是不愿意孩子化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来看教科书之外的所谓闲书的,所以这又是一部分损失。剩下的,就是社会上一批比较能接受新事物,比较想了解新事物的人,和一些有专业上需要的人。长远的来讲,这批人会越来越多,这个项目应该越来越有前途。但短期来看,譬如说一年,这批人的数量恐怕还不够。毕竟改革开放的春风要完全席卷中州这个内陆城市还要一点时间。”

风阿姨记得自己在参与这个项目启动的时候,领导们多考虑的是怎样为图书馆树立一个改革开放的形象,至于从潜在的消费群去探讨是否可行这件事,从来都不在议事日程之上。

她听了江之寒的分析,觉得很是新鲜,说:“那你觉得有没有可能在什么地方改进?”

江之寒说:“我也没做过真的市场调查什么的,不敢肯定,但基本上来说,我觉得有些建议是可以考虑的。譬如说,影音室显然是收入最好的地方,那么可不可以考虑开放一个专门针对影音室的证件?你看现在外面录像厅生意很火,去看的人三教九流,男女老少都有。影音室的很多片子是外面还没有的,而且放映设备也不差。虽然图书馆不能做成录像厅,但多在这个方面想办法,说不定可以让影音室的收入来平衡其他两个地方最初的亏空。再比如,可不可以考虑和高校系统更好的合作,既然他们那儿有潜在的最大的消费群体。可以考虑把一些东西租借给他们,或者是双方定期交换一些藏品,这样至少可以减少阅览室的购买量。再比如,现在的年轻人喜欢时尚,可不可以考虑单独列出一个阅览室,主要放一些非学术的,时尚一些的读物,比如小说,军事,时装,音乐什么的。如果说到办证费用的问题,不是不可以考虑降低费用,而且除了月票以外,可以制定一次性收费的使用费用,或者单一阅览室的使用费用,或者对影音放映进行每次收费什么的。可以想的路子还是挺多的。”

风阿姨没想到江之寒一股脑讲出这么多,对自己还是很有些启发,心里对他就更是看重。她笑着说:“什么时候我要写个计划,你也可以帮我参考一下。”

江之寒笑说:“好啊,用的着我您尽管说。”

吃过午饭,江之寒回到阅览室,在门口看见一个剑眉星目的年轻小伙子在外面的长凳上抽烟。他几乎每天下午都看见这个人,走的和他一样总是最晚的。江之寒没和他说过话,但还是礼貌的点点头。

小伙子见他点头,突然搭话道:“学经济的?还是财会的?”

江之寒愣愣,小伙子解释说:“看你这几天看威廉姆斯大师的‘价值投资’看的很入神。”

江之寒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我高二。”

小伙子剑眉一耸,说道:“时代果然进步了,我高二的时候连威廉姆斯是哪根葱都不知道。”

江之寒看出他是有些骄傲的那种类型,但并不反感,笑着说:“我也是一个月前才知道的。”

小伙子自我介绍说:“明帆,中州大学三年级,国贸系的。”

江之寒笑:“遇到专业人士了,江之寒,中州七中,开学高二。”

明帆问道:“看过了价值投资,有什么体会?”

这是在考教我呢,江之寒想了想,说:“逼着我班门弄斧呢。其实他的理论体系并不复杂。当然作为创始者是很了不起的。就像我们去学牛顿三定律也觉得并不复杂,但第一个想出来的就了不起。他的价值体系理论和物理理论还不一样,因为经济或是投资,与其说是科学不如说是艺术,或者至少是科学和艺术的结合。”

江之寒继续说:“譬如他提出的公司筛选的七大标准,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就是要有所谓的核心竞争力的产品,这样的产品能够在现在,更重要是能够在未来的市场上具有难以模仿无法比拟的核心竞争力。这种竞争力可能是长期建立的卓尔不群的在消费者中的口碑,可能是很难复制的尖端技术,也可能是一套独特的成本控制体系。因为资本市场强调前瞻性,所以投资者和投机者更看重一个产品可能在将来的竞争优势。从理论体系上来说,这一点很简单也很容易理解,我们需要发现有核心竞争力产品的公司。但怎么才能发现?怎么才有前瞻性?他没有说,可能也没法说。”

明帆:“举个例子?”

江之寒:“举个例子,再典型不过的,摩氏集团,通讯产业的巨头和先行者。他们当年开发‘伊星计划’的时候,手机还是了不起的奢侈品。在那个计划中他们会发24个卫星在地球轨道上覆盖全球。怎么看这都是不可比拟的核心竞争优势,卫星发射,通讯,以及手机设计这一个完整的产品体系使得进入门坎极高,后来的竞争者很难踏入。而和当时还基础薄弱的基于地面基站的分布传输网络,‘伊星计划’也没有明显的价格劣势,而在通讯覆盖面和质量上的优势更是前者无法比拟的。这难道不是典型的核心竞争优势吗?但有几个人当时能预测到,基于基站的手机技术会在极短时间内把成本降低到一个非常低的水平,而导致‘伊星计划’完全失去竞争性。实际上,这需要对技术发展有超卓的前瞻性才有可能预测到。所以,这个东西是典型的知易行难。”

明帆接道:“所以威廉姆斯的忠实追随者巴大师,号称永远只投资自己了解的行业。”

江之寒说:“据说他对个人消费,保险业,和基础能源产业都有非常深刻的认识。而且他能接触到的一些企业材料也不是一般投资者能够看到的。这也是属于信息不平等啊。”

明帆说:“没错。你知道吗?我们经济系和国贸系的投资课程现在还讲的是股票价格由红利来计算的老古董公式。很难想象他们能把这过期了几十年的东西还在宣讲不休。”

江之寒说:“难得遇到一位专业人士,以后我有问题还请多指教。”

明帆爽快地说:“没问题”。

两人又聊了几句,就一起回到阅览室。

关门前三分钟,江之寒准时收拾好东西,最后一个走出阅览室的大门。下了3层楼,却在图书馆门前看到明帆和一个长相很甜身材娇小的女孩儿站在一起。女孩儿穿一件山水画为图的T-shirt,配上收腿的牛仔裤,看起来很时尚的样子。

明帆介绍:“我女朋友,姗姗,在这儿工作的。”又介绍江之寒:“江之寒,才认识的,高二的天才生。”

江之寒苦笑。

姗姗笑说:“你是风主任的熟人吧?我们阅览室的人都夸你超级刻苦呢。”

江之寒取笑明帆说:“怪不得你每天都到这儿准时上下班。”

三人结伴走到图书馆外的公车站,江之寒推着自己的自行车便要和他们分手。

明帆突然问道:“你觉得中国会允许资本市场吗?”

江之寒毫不犹豫地说:“不是是否的问题,而是时间的问题。”

明帆:“为什么呢?”

江之寒:“资本市场尽管有这样那样的缺陷,但它聚集资金,驱动资金来推动产业发展的效率是计划调配方式不可比拟的。当中国的经济和工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会有需要滋生资本市场来加速资金流动。”

明帆:“会有一个好开始吗?”

江之寒:“怎么发展不好说吧,毕竟才开始的资本市场波动都可能比较大。但一定会开始的。”

明帆笑道:“英雄所见略同。当中国的资本市场开始启动的时候,希望我们是极少数有所准备的人。”

停顿了一下,他亲热地拍拍江之寒的肩膀,加了一句:“加油努力吧,书中自有黄金屋。”

江之寒瞄了一眼姗姗,回他说:“书中自有颜如玉。”

明帆大笑,得意的搂了搂女朋友的肩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