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引子:毕业的季节
第3章 天香楼里,断桥门外

聚餐出来,江之寒去前台结帐,一共是六百八十块钱。

江之寒说:“李志毕业是读研究生的,我和彭帅是要工作的,就我们两个摊了吧。我好歹担个大师兄的名分,我出三分之二,彭帅你出三分之一,你看怎么样?”

彭帅爽快的说好。

林墨说:“我也要是工作的,干嘛把我给漏掉了?”

江之寒说:“出来吃饭不好意思让女生出钱吧?”

林墨笑着说:“没看出来大师兄还是有大男子主义的。不管你们怎么分,我出我这一份儿了。”说着掏出钱包,数了一百七十块钱,放在柜台上。

李志看到这样,不好意思也要付钱。大家都劝他说,让要上班的人付钱好了,他也就不再坚持。

出了餐馆,大部队左转回学校宿舍。江之寒需要右转去校外的出租屋-学校的宿舍已经到期了,只好自己出钱在校外租个一间的小屋住。瞥眼看见林墨也右转,便停下脚步等了一等。

“没住宿舍啦?”江之寒问道。

“已经搬出来一年了。外面比较自由。”

“住在哪儿?”

“断桥门外的教工宿舍里租的,一个老太太租给我一间客房。她一个人过,所以想租个房间出来,也热闹一些。老太太人还不错,住的离学校又近,价格也不算贵。”

“那我们正好顺路。一起走吧。”江之寒邀请道。

两人顺着黑黑的街道往下走,两边是沿街小饭店和商店的灯光,左侧是一条窄窄的小溪,却有一个很牛气的名字,叫黄龙溪。

自然的江之寒和林墨谈论起彼此找工作的具体情况。

江之寒说:“我去的是横江集团,算是大的民营企业,不过你不一定听说过。”

林墨说:“我听说过呀,上次他们的创始人来我们学校作报告的时候,我还去听了呢。那个创始人也是我们的校友。你怎么想到去那儿?”

江之寒说:“我们专业可不像你们电子系那么热门。这个公司的技术总监和我的研究生导师关系很好,有两个合作项目我都参与了,在他们总部和工厂一共呆了将近四个月,所以彼此算是很熟悉。他们给的待遇也不错,比给平常的新人还高不少,而且不用实习期。公司的发展很快,而且充满朝气和希望,所以就想去试试。你呢?”

林墨说:“我现在基本定了在IBM和Lucent当中选一个。”

江之寒多少有些惊讶,虽然IBM和Lucent说不上是什么了不起的企业,但他知道IBM今年是第一次到青大招人,一共就招了10个人,而且还进行了5轮测试,搞得阵势很大的样子。

他问道:“IBM一共就没在你们系招几个人吧?”

林墨说:“好像是2个,计算机系招了5个,还有3个是国贸,外语,和经济系的。我们系就是一个博士生和我。”

江之寒知道IBM和Lucent这次主要招的都是研究生,所以不由对这个师妹刮目相看。她的本事,比自己以为的要强很多呀。

江之寒说:“我们研究所有个博士生去IBM招聘了,回来还感叹题目很难,面试的人也很刁钻。大家都说高考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他说IBM这次招聘才是搞的像千军万马过独木桥。Lucent也是很好的公司啊,据说福利超级好的。”

林墨笑着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招上了。面试那会儿,有几个题也没答好,心里挺忐忑的。”

江之寒摇了摇头,笑说:“小同学,过分的谦虚不是虚伪就是骄傲啊。”

林墨皱皱眉,很认真地说:“真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被招上了,我不算特别强的。”

江之寒看着这个漂亮而且能干的女孩子,还能保有真诚的开朗和谦逊,突然觉得自己像醉了一样。他努力用谈话来掩盖自己的情绪,“你是你们专业女生找工作拿Offer拿得最好的吧?”

“是呀。”林墨爽快地承认,“在我们整个专业,算上男生我都是最好的,按照世俗意义上说的话。”

江之寒很开心她的不矫饰,心里不觉又高看了三分。Kao,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吗?怎么会有一个人你越看越顺眼呢?江之寒心里嘀咕着,林墨已经在问他在公司做项目的经验。

江之寒当然不吝分享自己的经验,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对于没有真正工作过的林墨还是很新鲜,而且有意义的。不知不觉之间,两人已经走近断桥门。

离断桥门约摸20米的地方,有一栋三层的建筑,大门前高高挑起一个灯笼,上面写着:天香楼。

每次看到这个牌子,江之寒都忍不住笑。天香楼在很多武侠书里面都是妓院之类的名字。而青大旁边的这座天香楼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茶馆。说是茶馆,其实除了传统的绿茶花茶乌龙茶,它也卖珍珠奶茶,各式饮料,糕点和小吃。

江之寒怀疑老板是故意取的这个名字,对他的幽默感颇为认同。这家茶楼是两年多前开张的。江之寒还记得有一天晚上无聊,他和同专业最好的朋友李民重出来喝酒。往回走的时候,第一次看到这个茶馆。李民重喝的有些高了,抹了抹眼睛问,之寒,上面写的是什么来着?江之寒说,是天香楼吧。李民重怪叫一声,WaKao,现如今妓院都光明正大开到大学门口来啦!一定要拉着江之寒上去见识见识。春兰秋菊之类的红姑娘当然是没见着,但那天晚上李民重倒真是盯上了给他们上茶的小姑娘,一见面就惊为天人。后来四处打听,才知道她也是青大的在读学生,在茶楼打工来着。

天香楼的东西不算太贵,加上环境清雅,有几款小吃,蛋糕,和冰淇淋名声在外,所以生意向来很好,在青大学生中的口碑也不错。江之寒看到林墨也在笑,大有知己之感,问道:“也看武侠?”

林墨说:“看很多。”

两人看着那招牌,脑子里飘过无数武侠书中的天香楼的形象,里面一般是某个杀手组织接头的地方,多半有一个红姑娘身怀绝技,身份很不简单。两人忍不住相视大笑起来。

江之寒说:“今天的东西好咸,进去坐坐喝口水?”

林墨犹豫了大概两秒种,点了点头说好。江之寒心里夸自己说,哥们,邀请女孩子搞得很自然,真是进步了。

林墨显然很享受和江之寒的谈话。她虽然性格开朗,但其实很少和一个男生单独出来喝茶。像和江之寒这样的算是半个陌生人单独喝茶,几乎就是第一次。不知道怎的,这个男生,说不上英俊,但给她一种很亲切踏实,如沐春风的感觉。

话题从武侠书开始,说到电影,文学作品,旅游,和校园的逸事。江之寒并没有刻意去迎合对方的观点,但惊喜的发现双方的精神波长倒是出奇的吻合。他盯着她的眼睛和她讲话,所以有机会不掩饰的观察她。在暖色的光调里,林墨的脸的轮廓愈发柔和,皮肤细腻仿佛有一种象牙般的颜色。江之寒看着她一眨眼,一皱眉,一颦一笑,小嘴张张合合,仿佛每个神情每个动作都充满魔力。他看着她的眼睛,慢慢觉得那就像一潭池水,清新幽深,不知不觉自己已经深深陷了进去。

江之寒认识一些所谓的美女,通常第一眼看觉得不错,但看多了或者真的有了私下的接触,倒是越来越觉得无味。对于江之寒来说,林墨大概属于那种耐看的美女,动态的她比静态的五官相貌要生动十分,和她走的越近反而越能发现她的美丽和风情。

下一个时刻,当江之寒感觉到自己的注视已经超出了常规的时间,不禁老脸微红,假装不着意的转开眼光,看着桌上的茶杯,小桌两边的气氛开始有一点点的沉默和暧昧。

“对了,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在我们老家的家具体在哪儿呢?”江之寒企图打破沉默,突然发现一个好的话题。

林墨说了一个大概的地址,江之寒张了张嘴,说:“隔我家大概只有500米。”两人就笑。

江之寒感慨道:“隔500米住了十几年,又在一个中学读书,都互不相识,倒是要到千里之外来相遇和相识,缘分这个东西还真是奇怪也。”

林墨微微低着头,没有回话。半晌后,她抬起头来说:“有些晚了,我们走吧。”

※※※

天香楼外,断桥门前。

林墨的出租屋就在马路对面的小区里面,江之寒住的地方还要往前再骑十分钟。

江之寒推着自行车,林墨是步行的。江之寒想了想说:“我还是送你到家门口吧。太晚了,女生一个人不安全,虽然这里治安一向不错。”

林墨点点头。江之寒开口想要说什么,但觉得未免太仓促,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反正林墨的通讯地址和联系方式已经在中学同学会的通讯录上了,倒也不需要再讨要呼机和电话号码。

“那我们走吧。”江之寒说道。两人走下人行道,开始过马路。

江之寒一贯的小心让他没有忘记左右看了看,在视野的二十几米范围内没有一辆车。

在昏黄的路灯下,江之寒侧头看着林墨的侧影,她柔顺的长发随着行进轻轻的飘荡,鼻子里闻到护发水和少女体香混合的好闻的味道,真希望这样的路永远没有尽头。

下一刻,江之寒的耳朵里有机器的轰鸣声,一辆红色的有着优美弧线的跑车仿佛恶魔从天而降已经在身边。

林墨张开了嘴,惊恐之下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反应。江之寒只有一点点反应的时间,他做了两件事情,使尽全力把在自己和车之间的林墨往后一推,然后还没忘了在心里诅咒道,Kao,限速30公里的地方,这家伙至少开了100公里吧。

然后,仿佛像这几天他一直感受的那样,他的灵魂在身体外面,看着自己的躯壳高高的飞起,在空中画了一个美丽的弧线,重重的砸在地上。

※※※

救护车里面,林墨坐在江之寒的身边。除了极度的惊吓和一点点扭伤,她毫发无损。她看着担架上的男生,三个小时前他们不过是见面打声招呼的半个陌生人,二十分钟以前他们仿佛已经是认识了很久的知己朋友。而现在,难道就要天人永隔了吗?

相隔五百米互不相识,要到千里之外来相识相知,难道就是为了这个结局?那又何必要相识?

担架上的江之寒动了动嘴唇,医生没有阻止林墨俯下身去,这个伤者伤势太重,只是时间的问题。江之寒沙哑着声音,林墨把耳朵凑到嘴边才能听到微弱的话声。

他说,要保重,麻烦向我父母说声对不起。

林墨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滑出来。

他说,很高兴……认……识你,今,今晚很……开心。

林墨凑近他的耳朵,小声说,我也是。

他说,可惜了……

然后林墨惊恐的抬起头来,听到语音的断绝,看到手无力的滑下。

但下一刻,江之寒的嘴唇又动了动,林墨俯下去。

他说,你,叫,叫什么名字?

林墨温柔的说,我叫林墨。

没有回答。

我叫林墨,我叫林墨,我叫林墨……我叫林墨。

林墨的声音越来越大,泪水越来越多,前座的一个小护士转过头去擦了擦自己的眼角。

……

隧道很长很黑,但有个声音在伴随,我叫林墨,我叫林墨,我叫林墨,我叫林墨,我叫林墨,我叫林墨……

慢慢的,前面有一丝光。那到底是尽头还是起点?

第一卷

蝴蝶扇了一下翅膀的那个夏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