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 愤怒的香蕉 著
第十集 长夜过春时 第九二〇章 春雨沥沥 一片蛙声

赘婿 愤怒的香蕉 6082字 2019.03.30 21:42

清冷的水滴自屋檐落下,回过头去,淅淅沥沥的雨在院子里降下来了。相府的各处,诸位过来的大人们仍在交谈。端茶倒水的下人小心翼翼地走过了身边。

自西南战事的消息传来后,临安右相府中,钧社的成员已经连续几日的在私下里开会了。

对于临安朝堂上、包括李善在内的众人来说,西南的战事至此,本质上像是意料之外的一场“无妄之灾”。众人原本已经接受了“改朝换代”、“金国征服天下”的现状——当然,这样的认知在口头上是存在更为迂回也更有说服力的陈述的——西南的战况是这场大乱中横生的变故。

人们因而不得不思考一些他们原本已不愿意再去思考的事情。

有关于临安小朝廷成立的理由,有关于降金的理由,对于众人来说,原本存在了许多叙述:如坚定的降金者们认同的是三百年必有王者兴的兴替说,历史大潮无法阻挡,人们只能接受,在接受的同时,人们可以救下更多的人,可以避免无谓的牺牲。

由此推演,虽然女真人得了天下,但古往今来治天下依然只能依靠儒学,而即便在天下倾覆的背景下,天下的人民也依旧需要儒学的拯救,儒学可以教化万民,也能教化女真,故此,“我辈儒生”,也只能忍辱负重,传扬道统。

当然,这样的说法,过于高大上,如果不是在“志同道合”的同志之间谈起,有时候或许会被不识时务之人嘲笑,因此时常又有徐徐图之说,这种说法最大的理由也是周喆到周雍治国的无能,武朝衰弱至此,女真如此势大,我等也不得不虚与委蛇,保留下武朝的道统。

至于为何不尊周君武为帝,那也是因为有周喆周雍车鉴在前,周雍的儿子热血却又愚蠢,不识大局,不能理解大家的忍辱负重,以他为帝,将来的局面,恐怕更难振兴:事实上,若非他不尊朝堂号令,事不可为却仍在江宁称帝,期间又刚愎自用地改制军队,原本会聚在正统麾下的力量恐怕是更多的,而若不是他如此极端的行为,江宁那边能活下来的百姓,恐怕也会更多一些。

其实细想起来,如此之多的人投靠了临安的朝堂,何尝不是周君武在江宁、镇江等地改制军队惹的祸呢?他将兵权完全收归于上,打散了原本众多世家的嫡系力量,驱逐了本来代表着江南各个家族利益的中上层将领,部分大族弟子提出谏言时,他甚至不由分说要将人驱逐——一位帝王不懂权衡,刚愎自用至这等程度,看起来与周喆、周雍不同,但愚蠢的程度,何等类似啊。

他在江宁称帝,最终却扔下江宁百姓突围而出,令得江宁数十万百姓惨遭女真的杀戮。他靠着众人的帮忙突围成功,之后却只是宠信岳飞、韩世忠等几位军中将领,弃众多大族利益于不顾……周君武已然众叛亲离,武朝的道统微若烛火,将这道统保留下来的自己这些人,苦心又有多少人能够理解呢?

无论如何,临安的人们走上自己的道路,理由很多,也很充分。假如没有横生枝节,所有人都可以相信女真人的无敌,认识到自己的无能为力,“不得不如此”的正确性不证自明。但随着西南的战报传到眼前,最糟糕的情况,在于所有人都觉得心虚和尴尬。

假如女真人并非那样的不可战胜,自己这边到底在干什么呢?

西南让女真人吃了瘪,自己这边该如何选择呢?秉承汉人道统,与西南和解?自己这边已经卖了这么多人,人家真会给面子吗?当初坚持的道统,又该如何去定义?

若不和解,义无反顾地投靠女真,自己口中的虚与委蛇、忍辱负重,还站得住脚吗?还能拿出来说吗?最重要的是,若西南有朝一日从山中杀出来,自己这边扛得住吗?

面对一个势大的敌人时,选择是很好做出的。但如今西南展现出与女真一般的强大肌肉来,临安的人们,便多少感受到处于夹缝中的忐忑与尴尬了。

对于西南的看法,钧社众人讨论了数日,有些观点,讨论的人们都有所保留,尽量不让一些尖锐的东西触碰到彼此的自尊心,另一方面,也在等待着上头的人给出更加权威的说法来。这一日随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在右相府中降下,前几日向李善做过询问的甘凤霖也悄然而来,召集了几位师兄弟到小书房内说话。

“有一份东西,今日先于诸位师兄弟一观。此乃老师新作。”

甘凤霖说着话,拿了一份文章出来,其余人精神为之一振:“哦?可是有关西南之事?”

这几日吴启梅着几名心腹弟子搜集西南的消息,也不断地确认着这一讯息的各种具体事项,早几日虽不说话,但众人皆知他必是在为此事操心,此时有了文章,想必便是应对之法。有人率先接过去,笑道:“老师雄文,学生先睹为快。”

那师兄将文章拿在手上,众人围在一旁,先是看得眉飞色舞,随后倒是蹙起眉头来,或是偏头疑惑,或是念念有词。有定力不足的人与一旁的人议论:此文何解啊?

李善便也疑惑地探过头去,只见纸上洋洋洒洒,写的题目却是《论秦二世而亡》。

秦朝的状况,与眼前类似?他心中不解,那第一位看完文章的师兄将文章传给身边人,也在迷惑:“如椽之笔,振聋发聩,可老师此刻攥此雄文,用意为何啊?”

此后众人一一看完文章,或多或少有所感触,彼此议论纷纷,有人觉出了味道:“秦政,当是在说西南之事啊……”

“其实,与先太子君武,亦有类似,刚愎自用,能呈一时之强,终不可久,诸位觉得如何……”

众人议论片刻,过不多时,吴启梅也来了,将钧社众人在后方大堂聚集起来。老人精神不错,先是乐呵呵地与众人打了招呼,请茶之后,方着人将他的新文章给大家都发了一份。

不少人看着文章,亦表露出疑惑的神态,吴启梅待众人大都看完后,方才开了口:

“近来几日,诸位皆为西南战事所扰,老夫听闻西南战局时,亦有些意外,遂遣凤霖、佳暨等人确认消息,后又详细询问了西南状况。到得今日,便有些事情可以确定了,上月底,于西南群山中,宁毅所率黑旗匪军借地利设下埋伏,竟击溃了女真西路军宝山大王完颜斜保所率女真精锐,完颜斜保被宁毅斩于阵前。此战逆转了西南局势。”

老人坦率地说了这些状况,在众人的肃穆之中,方才笑了笑:“此等消息,出乎我等意料之外。而今看来,整个西南的战况再难预料了,这几日,我问凤霖、佳暨等人,西南为何能胜啊,这几年来,西南究竟是如何在那山沟沟里发展起来的啊?说来惭愧,许多人竟毫不知情。”

“……于是老夫也召集了一些人,这几年里与西南有过往来的商贩、这些日子里,眼光仍旧盯着西南,未曾放松的先见之人,像李善,他便是其中之一,他当年与李德新来往甚密,不忘了解西南状况……老夫向众人请教,因而得知了许多的事情。诸位啊,对于西南,要打起精神来了。”

老人点着头,语重心长:“要打起精神来啊。”

众人点头,有人望向李善,对于他受到老师的夸奖,很是羡慕。

只听吴启梅道:“而今看来,接下来几年,西南便有可能成为天下的心腹之患。宁毅是何人,黑旗为何物?我们往日有一些想法,终究不过泛泛之谈,这几日老夫详细询问、查证,又看了许许多多的情报,方才有所结论。”

他说话间,甘凤霖捧出一大叠纸张来,纸张有新有旧,想来都是收集过来的信息,放在桌上足有半个人头高。吴启梅在那纸张上拍了拍。

“西南为何会打出此等战况,宁毅为何人?首先宁毅是凶残之人,这里的许多事情,其实诸位都知道,先前或多或少地听过,此人虽是赘婿出身,生性自卑,但越是自卑之人,越凶残,碰不得!老夫不知道他是何时学的武艺,但他习武之后,手上血债不断!”

“当年他有秦嗣源撑腰,执掌密侦司,管理绿林之事时,手上血债无数。时常会有江湖义士刺杀于他,随后死于他的手上……这是他早年就有的风评,其实他若真是君子之人,执掌绿林又岂会如此与人结怨?梁山匪人与其结怨甚深,一度杀至江宁,杀到他的家里去,宁毅便也杀到了梁山,他以右相府的力量,屠灭梁山近半匪人,血流成河。虽然狗咬狗都不是好人,但宁毅这凶残二字风评,不会有错。”

“其次,宁毅乃奸狡之人。”吴启梅将手指敲打在桌子上,“诸位啊,他很聪明,不可小觑,他原是读书出身,后来家境潦倒入赘商贾之家,或许因此便对钱财阿堵之物有了欲念,于商事极有天分。”

“小事我们不提,只提景翰十一年,天下遭灾,南方大水北方大旱,多地颗粒无收,民不聊生。其时秦嗣源居右相,本该负责天下赈灾之事,宁毅借此便利,发动天下粮贩入受灾之地贩粮。他是商业大才,接着相府名义,将粮商统一调配,统一粮价,凡不受其指挥者,便受打压,甚至是官府亲自出来处理。那一年,一直到下雪,粮价降不下去啊,中原之地饿死多少人,但他帮右相府,赚得盆溢钵满!”

吴启梅手指用力敲下,房间里便有人站了起来:“这事我知道啊,当年说着赈灾,实际上可都是高价卖啊!”

又有人说起来:“没错,景翰十一年大灾我也有印象……”

“若非遭此大灾,国力大损,女真人会不会南下还不好说呢……”

众人议论纷纷,吴启梅手掌往下压了压。

“这还只是当年之事,即便在前几年,黑旗居于西南山中,与各地的商事仍旧在做。老夫说过,宁毅乃是经商奇才,从西南运出来的东西,诸位其实都心中有数吧?不说其他了,就说书,西南将经史子集印得极是精美啊,它不光排字整齐,而且封装都精美绝伦。可是呢?同样的书,西南的要价是一般书的十倍百倍乃至千倍啊!”

“西南典籍,出货不多价格高昂,早几年老夫变成撰文抨击,要警惕此事,都是书罢了,就算装点精美,书中的圣贤之言可有偏差吗?不光如此,西南还将各种绮丽淫乱之文、各种低俗无趣之文精心装点,运到中原,运到江南贩卖。附庸风雅之人趋之若鹜啊!这些东西化为银钱,回到西南,便成了黑旗军的枪炮。”

“诸位啊,宁毅在外头有一诨号,叫做心魔,此人于人心性之中不堪之处了解甚深,早些年他虽在西南,然而以各种奇淫之物乱我江南人心,他甚至将军中枪炮也卖给我武朝的军队,武朝军队买了他的枪炮,反倒觉得占了便宜,旁人说起攻西南之事,各个军队拿人手软,哪里还拿得起刀枪!他便一点一点地,腐蚀了我武朝军队。所以说,此人奸狡,不可不防。”

“其三!”吴启梅加重了声音,“此人疯狂,不可以常理度之,这疯狂之说,一是他残忍弑君,以致我武朝、我中原、我华夏沦陷,不可理喻!而他弑君之后竟还说是为了华夏!给他的军队命名为华夏军,令人耻笑!而这疯狂的第二项,在于他竟然说过,要灭我儒家道统!”

他说到这里,看着众人顿了顿。房间里传出笑声来:“此事确是疯了。”

“据说他说出这话后不久,那小苍河便被天下围攻了,因此,当年骂得不够……”

“灭我儒家道统,当年我听过之后,便不稀得骂他……”

当年宁毅对儒家宣战的说法因李频而传出,天下间的议论与抨击反倒不久,这首先是因为小苍河方面没有在这方面做出太多实质性的动作——譬如见一个儒生杀一个——后来小苍河被天下围攻,灰溜溜地跑到西南,也没有过激举动。其次也是因为大家对于儒道的信心太足,杀皇帝尚是可行之事,一个疯子叫着灭儒,儒生们其实很有着“让他灭”的从容。

对这件事,大家若是太过认真,反倒容易产生自己是傻子、而且输了的感觉。偶尔提起,骂上一骂也就行了。

说到这里,吴启梅也嗤笑了一声,随后肃容道:“虽然如此,但是不可大意啊,各位。此人疯狂,引出的第四项,就是暴虐!何谓暴虐?西南黑旗面对女真人,据说悍不畏死、前仆后继,为何?皆因暴虐而来!也正是老夫这几日撰写此文的因由!”

老人说到这里,房间里已经有人反应过来,眼中放光:“原来如此……”有几人恍然大悟,包括李善,缓缓点头。吴启梅的目光扫过这几人,颇为满意。

“黑旗军为何能正面对抗金军?老夫询问了许多人,也查了先前的一些消息,整个事情可能还得从方腊说起……当年方腊作乱,打得口号,‘是法平等,无有高下’,这所谓平等二字,便是其中的一个因由。当年方腊作乱得杭州,也就是如今临安。宁毅恰巧身在其中,我们后来知道,后来宁毅弑君的许多助力,就都来自于方腊作乱的余孽。”

老人站了起来:“而今长沙之战的统帅陈凡,便是当初匪首方七佛的弟子,他所率领的额苗疆军队,不少都来自于当年所谓的霸刀营,而霸刀营的首领,如今又是宁毅的妾室之一。当年方腊起事,宁毅落于其中,后来起事失败,城破之时,说宁毅还为我朝立了功,但实际上,当时的宁毅便已接了方腊起事的衣钵。”

“他受了这‘是法平等’的启发,弑君之后,于华夏军中也大谈平等。他所谓平等为何?就是要说,天下人人皆平等,市井小民与皇帝天子平等,那么他弑君之事,便再无大错了!他打着平等旗号,说既然人人皆平等,那么尔等住着大房子,家里有田有地,便是不平等的,有了这样的理由,他在西南,杀了不少乡绅豪族,随后将对方家中财物充公,如此便平等起来。”

“当然,此人深谙人心人性,对于这些平等之事,他也不会大肆张扬,反而是暗地里悉心调查大户大族所犯的丑事,只要稍有行差踏出,在华夏军,那可是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啊,大户的家产便要充公。华夏军以这样的理由行事,在军中呢,也厉行平等,军中的所有人都一般的艰苦,大家皆无余财,财物去了哪里?悉数用来扩充军资。”

“这放在朝堂,叫做穷兵黩武——”

“用平等之言,将众人财物悉数充公,用女真人用天下的威胁,令军队之中众人恐惧、害怕,迫使众人接受此等状况,令其在战场之上不敢逃跑。诸位,恐惧已深入黑旗军众人的心底啊。以治军之法治国,索民余财,厉行苛政,去民之乐,增民之惧,此等事情,便是所谓的——暴虐!!!”

吴启梅的声音振聋发聩。众人到得此时,便都已经明白了过来。

“秦始皇穷兵黩武,终能一统六国,理由为何?因其行苛政、执严法,秦朝之兴,因其暴虐。可秦二世而亡,为何?亦是因其行苛政、执严法,人人皆畏其暴虐,起身反抗,故秦亡,也因其暴虐。归根结底,刚不可久啊。”

“黑旗军自起事起,常处四面皆敌之境,众人皆有畏惧,故上阵无不奋战,从小苍河到西南,其连战连胜,因恐惧而生。不管我们是不是喜欢宁毅,此人确是一代枭雄,他征战十年,其实走的路子,与女真人何其相似?今日他击退了女真一路大军的进攻。但此事可得长久吗?”

吴启梅摇头:“不行。逆境之中,将人压榨太过,到得顺境,那便过不去了。宁毅凶残、奸狡、疯狂、暴虐……此等魔头,或可逞一时凶蛮,但纵观千年史册,此类魔头可有成事者么?”

他笑了笑:“西南距江南数千里远,且不说战况尚未底定,即便西南黑旗真的抗住宗翰一路大军的进攻,接下来元气也已大伤。更何况击溃女真之后,黑旗军心中恐惧已散,此后几年,无非论功行赏,暴虐之人行暴虐之事,便要受其反噬了。我等纵能见其一时强悍,但接下来,便是坠落之时,此事千年史册有载,再无其他结果。”

“有关于西南、宁毅、黑旗军之事,我这几日便在着人整理,此后便将黑旗军之暴虐行径大宣天下,有了这些东西,我武朝诸公必能看清这天下局势之后的走向,那宁毅的‘是法平等’,老夫相信,可没有人敢去凑什么热闹啊。老夫接下来也会修书,与我武朝几位肱骨大人详谈此事,黑旗一时凶蛮,难以久长,诸位不必过于担心。但也得取其长处,借鉴自身……”

外头的细雨还在下,吴启梅如此说着,李善等人的心中都已经热了起来,有了老师的这番陈述,他们才真正看清楚了这天下事的脉络。没错,若非宁毅的凶残暴虐,黑旗军岂能有这般凶残的战斗力呢?可是有了战力又能如何?假如前太子君武的那条路真能走通,武朝诸公也都变成残暴之人即可。

可是这样的事情,是根本不可能长久的啊。就连女真人,如今不也走下坡路,要参考儒家治国了么?

这一刻,吴启梅的话语冲散了众人心中的迷雾,犹如一盏明灯,为众人指明了方向。这一日回到家中,李善等人也开始撰写文章,开始讨论起黑旗军内部的暴虐来:推行平等、渲染恐惧、剥夺私产……

此后半月时间,对于华夏军这种凶残形象的塑造,随着西南的战报,在武朝之中传开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