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 愤怒的香蕉 著
第十集 长夜过春时 第九一八章 冰与火之歌(六)

赘婿 愤怒的香蕉 6477字 2019.03.21 22:19

破碎的半个人头被装在一只竹筐里,送到前方的谈判桌前。

高庆裔的咆哮停了下来,据传他在见到斜保的人头后,沉默了许久,然后对林丘说道:“欺人至此,你们便不觉得该害怕吗?”

林丘回答道:“这十多年,你们做了无数件这样的事情,见到他的下场,是该开始后怕。”

谈判终止了半个多时辰。

天色渐渐的黯淡下去,火把亮起来,阵地上各个军队都肃穆以待,夜色之中侦查小队一拨一拨地出去。

不久之后,高庆裔回到了谈判桌前,要求华夏军送回完颜斜保的尸体,林丘依然表示了拒绝:“宁先生只交代我与高将军谈判交换俘虏之事,与此无关者,我没有交涉的权限。还是说,高将军仍旧要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一具尸体上?”

“那……”高庆裔目光冰冷,但最终咬牙说道,“待会你们的人回去通报消息时,请顺便将此请求待会去,呈交宁先生。”

整个谈判是在这种咬牙切齿的气氛中开始的,一个多时辰之后,传令兵带回了宁毅对斜保尸体的处理:“若换俘之事顺利进行,斜保的尸体将在换俘之后作为礼物送回,以慰粘罕大帅丧子之痛。”

高庆裔表示了感谢。

……

夜色静悄悄。

狮岭前方看似和平的谈判氛围中,漆黑的山林间有更多的交错与厮杀正在发生。

亥时未至,狮岭西南面数里外的山岭间,便爆发了两次中等规模的厮杀,斥候队在林间相遇,于黑夜之中展开了最为冒险也最为致命的对杀,女真宿将余余亲至前线,领队杀出。

亥时一刻,“帝江”的光焰升起在远处的黑暗之中,狮岭这边都隐隐约约能够看见,火箭弹对着余余等人集结的山坡进行了五枚射击,火焰点亮了树林,杜杀率领的斥候队对女真斥候做出了一次大规模的突袭。

对望远桥方向的突破与营救被再次阻击,狮岭的谈判进程中,随后加入了相互指责和推卸责任的环节。

女真军营方面,完颜设也马、拔离速等人组织的更多营救与突破方案亦在同时进行。

临近午夜时分,东北方向山岭之中的汉军李如来所部大营之中,光芒显得低沉而阴暗,大帐之中只有豆点般的光芒在亮,李如来在营帐中已经收到了华夏军的信息,正在等待着华夏军谈判者的到来。

火光与混乱陡然在大帐外的营地里爆发开来,有人大喝着:“抓奸细!”风火凛冽中,还夹杂了无数女真人的呼喊,他掀开大帐的帘子出去,副将奔跑过来:“完颜撒八来了……”

“那边……”李如来皱着眉头,望向混乱的那一头,副将道:“有奸细潜入,幸好被人发现,引起了混乱,奸细似乎趁乱逃出了。”

“逃出了?”

“……逃出了。”

“封营大索,我要彻查此事!”

他皱眉望去,完颜撒八马队的火把已经到了近处,待到大队奔行到面前时,他看见身披大髦的完颜撒八从战马上下来:“李将军,大帅正要在狮岭、望远桥方向发动大规模的进攻,黑旗军已生畏惧,我方探子侦知,对方今夜开始便要有大的异动,大帅命我前来协助李将军进攻。”

汉将行礼跪了下去:“李如来遵令!”

侧耳倾听,黑暗之中的厮杀声,化为风的声音低咆而来。

*************

望远桥。风呜咽而过。

凌晨时分,仆散浑感觉到了寒冷。

已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他打了个盹,醒过来时,漫天的星辰,他感到身边的人正在发抖。他的手也在发抖。

他已经多年没有感觉到寒冷了。

世上最冷的,是北地的冬天,大雪呼啸延绵数月,家里人围着火塘蜷缩在一起。冬日里的粮食常常不够,在他少年时,许许多多的人就在这样的冬天里冻饿至死。

参军之后便很少有这样的日子了。

仆散浑是在平辽末期参的军,当时他已经二十出头,第一轮大的军功他没有赶上,但由于女真人的身份,敢打敢拼,参军之后作为军队的中坚,他还是打过不少仗,杀过不少人,也捞到过不少的好处。

天会十一年,他作为精锐进入延山卫,升谋克(百夫长)。金国女真人少,一般的女真战士只要头脑清楚,升官都很快,但仆散浑的谋克与其他军中的又有不同,他的麾下,多是以女真人为骨干的精锐战士。这是为维护女真“满万不可敌”之名而始终存在的精锐战力,放之于金国一般的军队,千夫长也当得,若在汉军面前,便相当于万夫之首的将军。

其时延山卫虽然经历了娄室之死的大挫,但本身的士兵素质是极高的,宗翰希尹等人为西南之战提前布局,以斜保亲自统领这支军队,作为仅次于屠山卫的强军来打造,显出了极大的重视,仆散浑这样的军中骨干,自然也受到大量的优待。

荣华富贵、封地宅邸、美女金钱,对于此刻的女真人来说,这类享受不在话下。此刻三十余岁的仆散浑并未在其中迷失,事实上,恰如许多筚路蓝缕杀出来的第一代创业者一般,他们的成功是经历了真正考验的,经历厮杀、经历生死,真正能令他们感到痴迷的,是十余年来,自衣服都没得穿的境地里逐渐成为人上之人的那种力量感。

杀过无数的人,金钱美人自然而然就来了,打过一场一场的仗,他人的恭维与尊敬便理所当然地呈现。仆散浑热爱战斗时的感觉,热爱“满万不可敌”的名誉,这会给他们带来一切美好、解决一切问题。

加入有败战“污名”的延山卫后,军队一直在为征讨黑旗做准备,上层也高呼着要为娄室雪耻,仆散浑对此是没有太大感觉的。偶尔的败阵并不代表什么,娄室大帅死于黑旗军的一场伏击,这并不代表军队就有问题。其时延山卫在斜保的统率下平了几次小的叛乱,也曾与草原上一支狡猾的敌人展开过厮杀——对方望风而逃——所有的战斗都所向披靡。女真依旧满万不可敌。

延山卫中经历了西北之战的老兵偶尔会说起那场战斗中遭遇的敌人,在极少数的情况下,会有士兵认为黑旗的战力强大。仆散浑对这样的说法嗤之以鼻,敌人强大,那又如何?即便是势均力敌的对手,正面将之击溃就是!大金的崛起,难道只因敌人过于弱小不成?

吃了败仗,便再打一仗,有了血债,便朝敌人讨回来。女真人在刀光剑影中把握住了自己的命运,这些年来,仆散浑也始终都在感受着这样的强大。

随着第四次南征的开始,对于仆散浑而言,更像是一场大规模的游山玩水开始了。西路军一路南下,在晋地、襄阳有所停留,战争之中也曾遇上过几个对手,但对延山卫这样的精锐而言,敌人顽强或是脆弱,最终的结果其实都差不多,仆散浑享受着一场场战争胜利后的感觉,这期间,他杀过一些人,抢到过一些奇物珍玩,用过一些女人,但那也不过是战斗之中附带的消遣而已。

即便是在剑阁之后前行缓慢,华夏军抵抗激烈而顽强,跟随延山卫前行的仆散浑也始终保持着旺盛的斗志与作战的决心。

这一切,直到望远桥。

三万大军自山中杀出时,他得知前方面对的便是西南的那位宁先生。对于这人的说法有很多,即便在大金军中,往往也会承认此人是难缠的对手,杀了汉人的皇帝,与天下人对抗的疯子。

这人以数千军力朝着三万人迎上来,军中众人也只能认为他有这样那样的阴谋诡计,例如伏兵、例如地雷、例如所谓的破釜沉舟。当然,能给他们思考的时间并不多,也得不出具体的结果来,大战打到现在,华夏军总数也不过五六万人,即便有什么埋伏、奇兵,三万延山卫也足可与其一战。

没有人想到过,会是这样的一战。

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里,数千黑旗军将战斗意志与决心都处于巅峰的三万延山卫,狠狠地咋砸翻在地。

数千人在战场上死了,两万余人被俘。这一刻,在望远桥附近河道边的滩涂上,放眼望去全是挤在一起的漆黑人影,一艘艘小船亮着灯火在河床上巡弋而过。在手臂的颤抖中,仆散浑脑海中浮现的,是过去数年时间里,延山卫中部分战士提起黑旗与西北大战时的情形。

黑旗很强……

打起来不要命……

那宁毅,很擅长在绝境中的争杀……

谁能想象,数年的时间以后,黑旗的强,会是这样的强呢?

前日下午战败之后,所有的俘虏就不曾进食,即便是老兵,大战之中半个时辰的奋战就能耗光一个人的体力,在战败后数个时辰的时间里,俘虏们在混乱中被驱赶分割,一是无法接受战败的事实,二是惊慑于战场上发生的一切,脑中甚至还以为遭遇了妖法。到得初一这天,饥饿渐渐的回来了,理智也渐渐的走了回来。

发生了什么事情……

天下会怎样……

大金会怎样……

也有的会开始想:黑旗有妖法,谷神与萨满们,什么时候会过来,大帅有没有应付的方法……

甚至是……如何反抗?

华夏军已经没收了所有的刀枪辎重,俘虏们被分割在河道旁的空地上,三月初一的一整天,仆散浑都在望着不远处的小河。延山卫都是北方人,会水性的不多,但毕竟河流不宽,若能冒险下水,说不定有可能逃到对岸?又或者顺水而下,逃脱追赶?

即便在河流对岸,此时也仍旧是华夏军所辖的地盘,马队沿原野而走,逃亡者并没有太大的机会。但没有太大的机会,总比毫无机会,要好一点点。

战败的当天夜里,众人惊惧交加,大多没有睡觉,初一整个白天,仆散浑脑中思绪翻飞,腹中饥饿,精神也始终紧张。脑海中想起的,是这一路上抢来的、搜刮的珍玩。金军连战连捷之际,他并不觉得这些事物有多少珍贵的,但此时想起,心中浮现的,是自己或许带不回这些好东西了。

还有家中的女人、孩子,也不知能不能再见到。

这些想法,渐渐的变成最后的勇气,他想要做点什么。如此一直到夜深,他竟不由自主地打了个盹,醒过来时,已经是这样的凌晨了。他的目光望向河床那边,感受到了手臂的颤抖,这颤抖源自饥饿、寒冷,也源自恐惧。

他正要行动,陡然间,有尖锐的声音在夜色中响起来!

三月初二的凌晨,狮岭、秀口一线厮杀变得剧烈的同时,望远桥附近,混乱也开始了。

这是一场意料之外的变故,在随后的时间里变成了无可收拾的惨剧。

……

丑时二刻,长夜正酣,隐匿于望远桥以北数里外山间的女真斥候看见了黑夜之中升腾而起的光芒。望远桥方向上,爆炸的火光在黑夜里显得格外璀璨。

斥候往前狂奔,在最好的视野上以望远镜确认了河对岸发生的混乱:一场大屠杀正在视野之中爆发,在望远桥的那一端,暴动的俘虏们试图冲击华夏军的阵地、又或者奔入河流尝试逃亡,华夏军先是以枪阵迎击,随后组织起长长的枪盾阵,将冲来的女真俘虏阻隔在屠杀的血线外。

一具一具的尸体在小河上漂起来,在岸边堆积。

对于经历了多年征战厮杀的女真斥候而言,这样的景象,早已看见过无数遍,但发生在女真人身上,或许还是多年以来的第一次。

华夏军竟敢屠杀女真俘虏!

在当着所有人的面杀死宝山大王后,他们竟敢屠杀已然投降的延山卫俘虏!

屈辱与怒火在斥候的脑中炸开了,再度确认眼前的画面后,他朝狮岭方向狂奔而回,不久,在这长夜之中尚未休息的女真高层,都得知了这一残暴甚至惨无人道的消息。

强袭望远桥未果的完颜设也马穿着半身是血的盔甲狂奔入大营,满目血红、牙呲欲裂:“欺人太甚,姓宁的欺人太甚,我必将杀其全家、诛其九族!如若不然,设也马愧对女真历代先人——”

谩骂与狂呼是女真大营之中的主要声音,就连一向稳重淡然的韩企先都在桌子上狠狠地砸碎了茶杯,有人大喝:“当此状况,只能与华夏军决一死战!不必再退!”

亦有人自请为先锋,不破华夏军,便死在战场上。方才经历了丧子之痛的完颜宗翰双拳紧握,在众人的议论呼喊中,一拳砸在桌子上:“有用吗!?都在乱喊些什么!宁毅行此举动,便是要逼我等此时与其决战!尔等不知轻重,枉为大将!!!”

宗翰的狂怒之中,众人的的义愤填膺这才停下来。事实上,能够跟随宗翰走到这一刻的金军将领,哪一个不是战略眼光出众的豪杰?只是到得如今,他们只能说出鼓舞士气的话来,而后退的决定,也只能由宗翰亲自来做出。

战败后的屠杀,落到自己的头上,确实令人愤慨、难受,但往日的时光里,他们杀过的又何止十万百万人?西北被杀成白地、中原十室九空,这都是他们曾经做过的事情,到得眼前,宁毅也这样凶残,一方面,分明是战胜后小人得志,逞凶发泄,另一方面,显然也是要激怒所有女真军队,留在这里,进行一场大会战。

众人的狂怒背后,是这样的推测与计算,在华夏军狮岭指挥部中,呈现的却是另一番光景。

才睡下不到一个时辰的宁毅被人自睡梦中叫醒,报告了望远桥一带爆发的事情。宁毅面色阴沉,同样的拍了桌子:“干的什么事情!”抓着情报便往外走。

这个夜晚女真人会做出许多激烈反应早在预料之中,前线也已经安排好了各种对策,爆发了怎样的冲突都并不出奇。但望远桥的疏忽确实出乎意料之外。

事实上,这也是由于华夏军兵力数量不足所导致的问题。望远桥之战后,能够转往前线的战士都已经往前方转移过去,更多的军队甚至已经开始准备更进一步的进攻,停留在望远桥附近看守俘虏的,到初一这天入夜,仅剩下接近三千左右的华夏军士兵。

全副武装的三千华夏军军人,面对两万余解除了武装的延山卫,心理上并没有任何的恐惧,但在高强度的作战节奏下,对俘虏们的看守工作,实际上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就变得细致。初一这天前前后后大规模的兵力调动,也很难立刻对十倍于己的俘虏进行转移,更别提还有许多的伤兵需要安置。

而经历了三月初一一整天的饥饿后,女真俘虏们的肚子固然空空如也,但前一天被打懵的心思,到得此时终于还是开始活泛起来。

初二这天凌晨,部分女真士兵选择铤而走险,逃出简陋的俘虏营地,经河道尝试逃亡。这逃亡的举动立刻便被发现了,负责巡逻的士兵将逃亡者以长枪捅死在河里,而在营地当中,有匿藏的女真将领大声疾呼,试图趁着夜色,钻华夏军人数不足的空子,煽动起大规模的逃亡。

这是延山卫数年以来的第一次战败,虽然惨烈,但经历了一天的时间,仍旧能够捡回一部分的勇气。

有被分割开来的两个俘虏营地大概六千余人参与了这场逐渐扩大规模的逃亡。由于河流地形的限制,他们能够选择的方向不多。负责迎击他们的是大约五百人的火枪队,在每一个营地口,进行了三次警告后,火枪队毫不犹豫地开始了射击,两轮射击过后,士兵换上刀盾、长枪,结阵朝前方推进。

作为女真最精锐的部队之一,延山卫士兵的凶残天下有数,即便没有兵刃,徒手的他们对于普通人而言都是致命的武器、暴戾的凶兽。但在这方面,华夏军的军人并不见得有丝毫的逊色。面对着排成长列的单薄盾墙,延山卫的士兵们豁出性命,试图凭借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凶性撞开一条道路,他们随后犹如呼啸的海潮扑上了坚定的礁石。

集结的盾墙抵御住了巨大的冲击,长枪随即刺出,将前列的女真士兵刺穿在血泊中,之后盾墙翻开,刀光挥斩,将第一波冲来的女真战士斩杀在眼前。之后盾牌翻回,再度形成盾墙,迎接下一波冲击。

帝江的光焰也朝着营地那端靠近河流的方向发射了出去。

“逃亡者死——”冰冷的呼喊响彻夜空,这一刻,对于这些还敢反抗的女真俘虏,华夏军的看守者们事实上也并未给予丝毫的怜悯。

有将近两千人死在这一夜的混乱之中。延山卫两万余人的反抗意志,也随后熄灭了。

宁毅在指挥部里静静地听完了望远桥边压制叛乱的过程,他的面色阴沉:“负责望远桥看守任务的,是二师的陈威吧?”

庞六安点头:“是的。他的人才从前方撤下去,原本想让他稍作休整……”

“撤旅长职,立刻交代问题,为什么要搞成这个样子?是有意的疏忽还是无意的疏忽。我知道他的家人有死在女真人手上的,他的战友有死在女真人手上的,但这样子搞下去,他不用再领兵了!”

指挥部中的气氛顿时凝重起来。宁毅敲打桌子:“你们以为这就大快人心?两万多人刀枪都放下了,全杀了又有什么了不起的!但你们是军人!给你们的任务是让这群猴子听话,不是让人报仇杀着玩的!这几天大家都累,如果是无意的疏忽,我降他职,如果是有意的,他就不配当一个军人!瞎搞!”

庞六安点了点头:“要撤查这件事。”

整个事情就此定调,负责谈判事宜的林丘站出来道:“这件事情,现在估计那边也知道了,天亮之后,或许会借题发挥,我们该怎么应付?”

众人看着宁毅,宁毅挥了挥手:“知道了又怎么样?把火箭弹拉出来,照宗翰那边射几发,炸死那帮王八蛋!另外,今晚死了多少人,明天把人头给我拖过来送给他们,你跟高庆裔说,他们的人偷偷过来,煽动俘虏逃亡,再有这种事情,不用再谈了!立刻打!”

……

女真大营之中,高庆裔道:“天明之后,我必以此事质问华夏军!”

……

华夏军的技术队拖着火箭弹,往前方靠了过去,对女真人煽动望远桥俘虏逃亡的事情,做出了报复。

……

夜尽天明,狮岭阵地。林丘走向高庆裔,在对方开口之前,将其骂了一顿,暴怒的对骂就此展开。

*************

三月初,西南,掩藏在狮岭谈判的和平氛围当中,一场大规模的战役在山林里犬牙交错地拉开了厮杀的帷幕,数十万人在剑阁与梓州之间的山道上逃亡、追逐。黑色的烟柱与火焰蔓延,无数的人的鲜血与尸骨肥沃着这片本就茂密的丛林你。

这是整个天下局面逆转的开端。

数日后,这犹如谎言的消息在江南的大地上蔓延开去,有人惊愕、有人质疑、有人暴怒、有人茫然、有人流泪、有人欣喜、有人杂陈五味、有人无所适从……

世界似乎在梦境中,换了一副模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