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 愤怒的香蕉 著
第十集 长夜过春时 第八九二章 十年砥砺 风雪寒霜(一)

赘婿 愤怒的香蕉 3266字 2018.11.25 02:27

武建朔十一年,十二月十九,在后世看来对整个金国天下具有转折意义的雨水溪之战,其主体战斗在这一天结束之前就已落下帷幕。

而延续性的战斗状态当然不会就此停歇。

雨水溪之战,本质上是渠正言在华夏军的兵力素质已经超越金兵的前提下,利用金人还未完全接受这一认知的心理盲点,在战场上第一次展开正面进攻之后的结果。一万四千余的华夏军正面击溃接近五万的金、辽、奚、渤海、伪等多方联军,趁着对方还未反应过来的时间段,扩大了战果。

支撑起这场战斗的核心要素,就是华夏军已经能够在正面击垮女真主力精锐这一事实。在这个核心要素下,这场战斗里的许多细节上的筹划与阴谋的使用,反倒成为了细枝末节。

这其中,胜利峡的浴血阻击也好,鹰嘴岩击杀讹里里也好……都只能算是锦上添花的一个插曲。从大局上来说,只要华夏军素质超越女真已经成为现实,那么必然会在某一天的某个战场上——又或是在众多战绩的累积下——昭示出这一结果。而渠正言等人选择的,则是在这个主动的点上,将这张最大的底牌翻开,顺便一鼓作气,斩下雨水溪。

战争持续了两个月的时间,这个时候女真人已经不能再退,就在这个时间点上昭告所有人:华夏军守西南的底气,并不在于女真人的劳师远征,也不在于西南防守的地利之便,更不需要趁着女真内部有问题而以漫长的时间拖垮对方的这次出征。

华夏军与女真人作战的底气,在于:即便正面作战,你们也不是我的对手。

“……如此想来,我若是粘罕,如今要头疼死了……”

十二月二十的这个凌晨,梓州指挥部一大群人在等待雨水溪消息的同时,前线战场之上,渠正言与于仲道两位师长,也在前线的小屋里裹着被子烤着火,等待着天明的到来。这个夜里,外头的山间,还都是乱糟糟的一片。

白日里的作战,带来的一场坚决的、无人质疑的胜利。有超过三万人或被斩杀或被俘虏在附近的山间,这其中,战死的人数还是以女真人、契丹人、奚人、渤海人、辽东人为主体的。

在金兵的这次战役当中,为了避免汉人伪军作战不利而对自己造成的影响,宗翰调动入剑门关的汉军并没有超过二十万的数量。雨水溪进攻军队接近五万,其中伪军数量大概在两万余的样子,战场的中坚力量由还是由金、契丹、奚、渤海、辽东人组成。

能够被女真人带着南下,这些人的作战能力并不弱,考虑到金国建立已近二十年,又是一帆风顺的黄金时期,各个主体民族的归属感还算强烈,奚人渤海人原本就与女真交好,即便是一度被灭国的契丹人,在后来的时间里也有一批老臣得到了重用,辽东汉人则并没有将南人当成同族看待。

二十年的时间过去,女真人大都有了好的归属,其余几个民族则有着更为旺盛的上进心——这就好比你若没有一个好爹,那就得多吃点苦头——这次南征被人们视为是最后的立功机会,女真人之外的几族军队,在许多时候甚至会展现出比女真人更加强烈的立功欲望与作战意志。

五万人的女真大军——除了本就是降兵的汉伪军之外——许多人甚至还没有过在战场上被击溃或是大规模投降的心理准备,这导致居于劣势之后不少人还是展开了殊死的作战,增加了华夏军在攻坚时的伤亡。

到得这一天完全过去,雨水溪金兵的外部营地已毁,内部营地聚集了以女真人为核心的五千余人,靠着密集的炮火展开顽强的抵抗,外部的山间则分散着数千人的逃兵。这个时候,考虑到全歼对方的难度,渠正言保持理智展开后退。

事实上,虽然雨水溪到黄头岩之间的道路此时仍未修通,女真人中与讹里里同级别的两名将领——余余与达赉——此时已经带着数百人穿山过岭来到了雨水溪。

以一万四千人强攻对面五万大军,这一天又俘虏了两万余人,华夏军这边也是疲累不堪,几乎到了极限。凌晨三点,也就是在丑时将将过后,达赉率领六百余人艰难地绕出雨水溪大营,试图偷袭华夏军营地,他的预期是令得已成疲兵的华夏军炸营,或者至少要让还未完全被押送到后方的两万余俘虏哗变。

未曾想到的是,渠正言安排在前线的监控网仍旧在维持着它的工作。为了防止女真人在这个夜晚的反扑,渠正言与于仲道彻夜未眠,甚至是以亲自点名的方式不断督促小规模的巡查队伍到前线展开严格的监督。

黑夜中瞭望的斥候发现了鬼鬼祟祟而来的达赉部队,情况迅速被反馈回去,附近负责的团长悄悄调集了几门火炮,趁着对方走进,猝不及防地展开了一轮炮击。

由于是在夜里,炮击造成的损伤难以判断,但引起的巨大动静终于令得达赉这一行人放弃了偷袭的计划,将其吓回了军营当中。

这是二十这天凌晨发生的小小插曲。到得天明时分,从梓州赶来的支援部队已经陆续进入雨水溪,此时剩下的便是清理山间溃兵,进一步扩大战果的后续行动,而整个雨水溪战斗胜利的基本盘,终于完全的被稳固下来。

此后数日时间,伤兵、俘虏被陆续转移往后方,从雨水溪至梓州的山路之中,每一日都挤满了来来往往的人群。伤兵、俘虏们往梓州方向转移,宣传队、后勤补给队、经历了一定训练的新兵部队则向着前线陆续补充。此时小年已至,后方杀了些猪、宰了些鸡运来前方犒赏军队,文工团体也上来了,而雨水溪之战的战果、意义,此时已经被华夏军的宣传部门渲染起来。消息传递到后方以及军中各处,整个西南都在这一战的结果中躁动起来。

黄明县,拔离速的进攻已经暂时停止,从剑阁至前线的数十里的山间,以宗翰为首的女真人部队,陷入到真正的寒冬之中。

走到人生的最后一程里,这些纵横一生的女真英雄们,陷入到了骑虎难下、进退维谷的尴尬局面当中。

他们当然会做出决定。

华夏军也在等待着他们决定的落下。

十二月二十六的这天下午,在经历了初步的治疗之后,毛一山被作为英雄代表召回后方。此时团里的伤亡统计、后续安排都已完成,他带着两名副手,胸前挂着红花,与宣传部门的几位工作人员一道返回。

返回的日期并没有硬性的标准,回去的路上军人颇多,毛一山挂个红花自觉丢人现眼,出了雨水溪山口便不好意思地取掉了。途径伤兵总营地时,他打法了几名宣传部的人先走,自己带着副手进去看重伤的同伴,傍晚时分则在附近的俘虏营地里见了侯五与侯元颙父子。

他亲手即杀讹里里,乃是立功的大英雄,被安排暂离前线时,师长于仲道顺手拿了瓶酒打发他,这天傍晚毛一山便拿出来分给侯五、侯元颙喝。侯五负责俘虏营的工作,挥手拒绝,便由侯元颙陪着他将这瓶酒喝掉了。酒饭之后,毛一山兴高采烈地参观俘虏营地,直接朝被俘虏的女真精兵那头过去。

此时营地之中也正用了粗糙的晚饭,毛一山过去时大量的俘虏正饭后防风,四四方方的土坪围了绳子,让俘虏们走过一圈了事。毛一山走上旁边的木头台子:“这帮家伙……都懂汉话吗?”

“有一些……懂几句。”

“哦,五哥,你叫个人来,给我翻译。”毛一山兴致高昂,双手叉腰,“喂!女真的孙子们!看我!杀了你们老大鹅里里的,就是老子——”

侯五哭笑不得:“一山你这也没喝多少……”

“什么满万不可敌,孬种!”毛一山笑着扯侯五的衣袖,“五哥,你帮我翻译。”

台下的女真俘虏们便陆陆续续地朝这边看过来,有少数人听懂了毛一山的话,面容便不善起来,侯五面色一寒,朝周围一挥手,围在这周围的士兵便都将弓弩架起来了。

“干嘛!不服气!有种上来,跟老子单挑!老子的名字,叫做毛一山,比你们老大……叫做什么鹅里里的烂名字,好听多了!”

侯五盯着人群里的动静,一旁的侯元颙捂着脸已经偷偷在笑了,毛一山早年比较内向,后来成了家又当了军官,性情以敦厚著称,很少有这样张扬的时候。他叫了几声,嫌俘虏们听不懂,又跟副手要了大红花戴在胸口,手舞足蹈:“老子!咔嚓!鹅里里!”

“哈哈哈!你不开心……”

如此放肆了片刻,侯五才拉了毛一山离开,待到几人又回到房间里的火堆边,毛一山的情绪才低落下来,他说起鹰嘴岩一战:“打完之后点数,身边的人,死了三百三十二个。虽然说是说,瓦罐不离井边破,将军难免阵上亡,不过……这次回去还得给他们家人送信。”

征战十多年,身边的人死过一轮又一轮了,但无论经历多少次,这样的事情都始终像是软刀子在心中刻下的字。那是长久的、锥心的痛苦,甚至无法用任何歇斯底里的方式发泄出来,毛一山将柴枝扔进火堆,表情内敛,只在眼底翻出些湿润的红色来。

侯五便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旁侯元颙笑起来:“毛叔,不说那些了。就说你杀了讹里里这个事情,你猜谁听了最坐不住啊?”

毛一山与侯五看了看年轻人,又对望一眼,已经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