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三百二十五章 反击(中)

赤红的火焰烧得半边天空宛如晨霞满天。

丁兆兰脚下的道路也因此清晰可见。

也让他这个带着兜帽,走在夜间道路上的可疑人物,一路暴露在出门观看火情的东京市民面前。

不过现在没有什么人会注意到他。每一个人都忧心忡忡地望着北方。

开封城北隶属于军器监的工厂群,尽数沦陷在火焰中。恐怕几年内都不能回过气来。

上万工人,从血缘上,从金钱上,与东京城的每一个人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原本只集中在皇宫,和皇宫周围几处里坊,以及南熏门外那一小片地的动乱,也就在这些爆炸声中,彻底暴露在东京城百万市民面前。

“站住!不要动!”

终于有一队警察注意到了丁兆兰。

丁兆兰没有逃跑,在警察们的面前,他抬头,把自己的脸暴露出来。

“啊。”警察们齐齐发出了一声惊呓。

领头的警察还想打个招呼,寒暄两句,却在丁兆南的眼神中,给他让出路来。

丁兆兰继续飞快地走着。

又一阵爆炸,天空中的红光都一阵抖动。

一团团火焰,飞射四方,划着弧线往地上坠落。

两个月前,孟州星落如雨,无数陨星坠落于地。

当时丁兆兰就听人说,这是凶兆。重臣名将多亡。

然后洛阳城中就有谣言,这一回攻打辽国,肯定会伤亡惨重,甚至可能会铩羽而归。

当然很快就有另一个方向的谣言说,这预兆着辽国灭亡。

然而丁兆兰到现在为止,依然觉得这是扯淡。

天上掉下来的破石头,能算得什么?眼前这几下带出流星的爆炸,不知死了多少人。眼前的局面再持续下去,死的人只会更多。

丁兆兰走近一处大宅。

大宅门前的守卫警惕地望过来。把守着一条街巷的两名警察,提着钢叉铁尺走过来,“你什么人了,宵禁了知不知道,把你的路条拿来。”

丁兆南不耐烦地一皱眉,“不要装了,你们不是警察,我没见过你们。”

两名假警察登时做出了攻击的态势,稍远处的几个守卫也立刻围了过来。

咔嚓一声,轻微的脆响。也许别人会忽略过,但丁兆兰知道,这是枪支机簧的声音。

丁兆兰揭开兜帽,“我是丁兆兰,找你们家员外有话说。”见对方没反应,他又语气急促地催促道,“就我一个。”

丁兆兰在京师,大小也是个名人。很快就被迎入大门中。虽然背后被枪口指着,不过他也计较不了那么太多。

宅院的主人就在前院,丁兆兰与他相熟。但今夜见到他的时候,却见其毕恭毕敬地陪着一个少年。

而这少年,丁兆兰竟然见过,“韩衙内!”

韩锬冲丁兆兰点点头,没有平日里言语带笑的亲和,“丁兄夜中来访,不知有何指教?”他好声好气地问着,不过他身边的护卫却是一副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模样。

看到韩冈家的公子就藏身京师,丁兆兰对自己的选择更加确定,“指教说不上,只想问一问衙内,我们要如何配合你们?”

“我们?”韩锬微微皱起眉头。

“东京城中,只希望过着太平日子的‘我们’。”

韩锬神色郑重起来,“丁兄,你能联系上多少人?”

“除了少数几个,京城中的警察,没有人不想过太平日子的。”

如果不是因故正巧回了京城,丁兆兰绝对不想多掺和高层的争斗。像他这样的小人物,被卷进风暴里,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但高层的争斗,不再局限于高层。章派的熊相公刚刚杀了韩派的黄相公,福建商会也才抄了雍秦商会的会馆,政变只开了个头,就已经毁掉了东京半个工厂区,再要等西面的大军开过来,北面的大军再南下,两边以东京城为战场,最后会死多少人?

丁兆兰觉得,作为一名警察,他有义务维护京城的安定。他不知道自己能做多少,但至少得尽一份力。

“虽然我们做不了什么。嗯,也不敢出来顶着熊相公,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没问题的。不过我们也希望,不要伤害到京城的百姓。”

宅院的主人连番对丁兆兰使着眼色。丁兆兰的承诺中,推托的情绪太多,这时候,理应全心全意投效才对。

韩锬却扬起双眉,朝丁兆兰一拱手,“好!小弟在这里就答应丁兄,我等今日行事,绝不会故意伤害京城百姓。”

……

工厂区一片火海。

大相国寺冒起火焰。

开宝寺铁塔在爆炸中崩塌。

金明池河对面的琼林苑熊熊燃烧。

半个时辰过来,李信沉默地站在城头上,望着北面的漫天红光。

他的炮兵刚刚解决了南熏门的炮兵阵地,顺便把城门上的环城铁路南熏门车站,也就是原来的城楼,用开花弹点燃。

此刻城中大乱。

初期的混乱和迷茫过后,关西的势力终于反应过来。

虽然缺乏足够的人手,但纵火只需要一支火把。

同样的,熊本燕达手中也缺乏足够的军队。

章惇领军北征,神机军,上四军,甚至铁路上的护路军,绝大多数都被调走了。如果这些军队只要有一支还在京城,李信相信,绝没有人敢动弹一下。

如今整个开封府地域,总兵力加起来不过五万。而熊本和燕达能在短时间内就调动的,李信帮他们计算过,班直和宽衣天武,加上警察,总数不会超过两万人。

熊本他们的当务之急,就是整合其余的军队,征发新军,同时安定京城,并以新天子的名义开始发号施令,抢占大义名分。

而这一场爆炸和大火,至少能耽搁熊本整合兵力两到三天。

分秒必争的政变,耽搁两三天,足以改变许多局面。

当然,李信并不指望熊本和燕达会低头认输,或者举止失措。经历过诸多征战的两人,遇到危机的时候,只会更加强硬和激进。

天色刚泛白,南熏门的位置上,一面旗帜举得起来。

李信拍了拍粗糙的水泥墙面,“客人来了。”

接下来的几天,会很艰难。不过李信相信,援军很快就会到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