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三百二十四章 反击(上)

“御医,御医,快传御医!”

小皇帝的祖父在人群中拼命地叫喊。手里抱着一动不动的新皇帝,面容已经扭曲。

但燕达只是从人缝中看到的景象,传仵作过来更合适一点。

群臣方才已经在熊本的带领下叩拜过新君。从礼仪上业已是大宋新的君主。然后就龙驭宾天了。

从登基到驾崩,仅仅几分钟。

这是不是有史以来在位最短的一位天子?

燕达一时愣住了。

而这时候,队列严整的文武百官,就像开水灌进了窝里的老鼠,抱头鼠窜,纷纷寻找安全的地方。

宰相愣在了当场。三司使不知所措。殿中侍御史尖叫的调门比州西瓦子里唱傩戏的都高。

庄严肃穆的大庆殿,一时间光怪陆离起来。

一块承尘掉在了燕达的脚边。

燕达终于回过神来,他劈手从一名班直手中抢过金骨朵。

熊本正想招呼燕达整顿秩序,看见了,立刻脸色不自然地退了一步。

燕达没去关心熊相公的心理阴影面积,几步冲到了乐班旁,一骨朵狠狠地敲在了编钟之上。

当的一声巨响,回荡殿中,压灭了所有声音。

“都给我安静。”燕达提着金骨朵,吼着,“先撤出大殿。”

有了燕达这一句,百官狂奔而出。没有几个人还想到要征求宰相的意见。

“御医,御医!”赵仲增没有动,抱着孙子大叫着。他额头上被琉璃瓦的碎片蹭了一下,半边脸颊血淋淋的。

燕达直接拉起赵仲增,让班直抱起已经不再动弹的新天子,“将皇帝抱走。”

他扯着哭喊的赵仲增,又冲熊本喊,“还不快走,等着再来一下吗?”

仿佛在配合燕达,又是一枚炮弹飞来,砸在了大庆殿前,蹭着玉辂过去。一头撞在汉白玉的台阶上,迸起无数碎片。

刚刚跑出殿门的文武百官,又跑了回来,绊在高高的门槛上,一个压一个,前面动不了,后面还在往里挤,连踩带踏,最下面的官员一下就没了声息。

燕达带着赵仲增和熊本,从后门撤离了大庆殿。

直到快到福宁殿,没见炮弹飞来,一帮人的心才稍稍安定了一点下来。

不过他们没敢进目标巨大的天子寝宫,就在旁边找了一间楼阁停下来。

赵仲增已经不喊御医了,呆坐在孙子的尸体边。

燕达看着外面,疑惑不解,“快十里了吧,李信是怎么打到这里来?”

火器是强国之源,新式火炮的数据全都要送到都堂案头。一般的现役火炮,野战炮的话基本上都不超过四里。而固定在城寨上的城防炮,射程也在八里以内。

燕达不记得有哪一型号的火炮,能达到如此远的射程。

熊本去看了一下小皇帝,确认已然无救。脸色难看地回来,“可能是试验型号。”

“试验型号?”倒觉得说得通。

在军器监下属的火器局中,出现过各式各样各具特色的设计。其中有一些设计不论从威力还是射程,比现役的火炮都要出色。

只是因为成本或者是运输不便,又或者是其他问题,所以才没有被列入现役。

燕达曾听说过,军器监前两年曾经造出一门火炮,射程高达十三里,只是因为成本和大规模生产不便,以及容易炸膛,设计图被封之高阁,而火炮本身也被放进了仓库中。

“可能兴平堡里面就藏了什么你我都不知道的东西。”熊本说着,以韩冈在京中的力量,要做到并不难。

“也有可能射击的地方就在城中。”他继续猜测着。

一夜之内只能针对几个目标发动攻击,把关西在京师的几个枢纽消灭了。他要说,把整个关西在京师的势力连根拔起全数铲除,再给一个月都做不到。

要说韩冈没有在京师安排一下潜伏的据点,熊本和燕达可都不敢相信。

说不定就是从哪个院子的地底下拖出来的一门火炮。

“都有可能。既然这样,相公……”燕达对熊本说,“城中还请你安排一下人手,严加提防,只要发射肯定会有迹象,如果有,尽快抓住。”

“逢辰你呢,还去兴平堡?”

燕达一点头,从牙缝里蹦出声音,“我去跟李信打个招呼。”

……

“太尉,打到大庆殿了。殿顶都塌了。”

一只小竹管从天而降,观察哨从飞船上传下观察到的战果。

参谋拿着竹管抽出的纸张,兴奋地向李信回报。

城头上的官兵们一阵静默,消化了这个消息后,一个两个接二连三地举起枪,欢呼了起来。

大庆殿都干了,还有什么不敢干的?

怕他个鸟啊!

“来打试试,爷爷再送你几炮。”有人抓着裤裆,冲着南熏门的方向叫喊着。

熊本的说客,李信的老相识,目瞪口呆。他现在还不敢相信,李信竟然敢炮打大庆殿。之前章惇下令改造,降低兴平堡对开封城中的威胁,而韩冈则设法留了一手。

事实证明这一手没有白费。

“在登基吧。”

“没有人提醒燕达吗?”

说客一脸茫然,不知道李信说的是什么?

李信摇摇头,他没有向人解释的习惯。

火炮能精准的打到十里之外的目标,超出一般人的认知范围。甚至对火炮不那么熟悉的将校,都是不知道的。

其实早期的青铜炮,以及最近几年出厂的使用双层炮管的新式熟铁炮,是可以在牺牲火炮使用寿命的基础上加强装药的。

尤其近三年内设计生产的各型火炮,包括完成了所有的验证程序,却因为成本而没有被选中的实验型,都已经把一倍半装药和两倍装药的射击诸元总结好了。

李信这边看似是一炮命中,其实之前有几千上万发的射击,和上百门火炮的毁损为基础的。

实验型的膛线火炮,新式炮弹,加上最新式的定装发射火炮,一同造就了眼前的战果。

“火炮情况如何?”让人把说客带走,李信向炮组确认。

“目前看不到大碍。”

“不要再射击大庆殿了。”

强装药的射击,每一发都对火炮造成不可挽回的损伤。兴平堡中真正能够快速移动的火炮只有四门。必须要保护使用。

李信下令,“开花弹,南熏门。瞄准对面的火炮阵地。在燕太尉过来之前,再给他一个惊喜。”

哦,炮组飞快地行动起来。

李信并不怕燕达。

这些年来燕达被刻意摒除在新军之外。对火炮的使用,以及火炮技术的发展,他早就跟不上了。而京营中,有能耐的炮兵军官也都被带走了。

竟然在南薰门上安设火炮,这是送人头呢。

炮组还在准备,忽然一声轰鸣,仿佛巨龙的怒吼。

李信张着嘴,失去了所有声音。

开封的北方,一个巨大的火球腾空而起,直冲云霄。天空被照亮,仿佛又一轮太阳升起。

火焰纷飞,流星一般飞散。

没有人听见李信低语,“火器局,弹药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