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三百二十三章 说服(下)

当朝权相在福建商会中的代言人,同时也是福建商会的领袖,此刻踌躇满志。

走到熊本身边,并肩而立,一同望向繁星点点的东京城。

几道急速移动的火光勾勒出沿途的街道,飞速地向城南汇聚。

直到南熏门上聚满了灯火,他才转过身来,“刚刚收到消息,相公已经清醒了。”

章恺的视线在脸上梭巡,熊本却没有一点异样,“当真?阿弥陀佛,这真是太好了。”

章恺的眼神锐利得仿佛要将熊本的心脏都挖出来瞧一瞧。不过最终也没看出什么不对的地方。

他又转过去,看着南面的璀璨星火,“燕达这是去抓李信了?”

熊本点了点头,“对了。何矩已经死了吧?”

何矩是雍秦商会在京城的首脑人物,很早之前在京城商界就已经举足轻重了,也很被韩冈所看重。最近兜兜转转又调了回来。平安号副总掌柜的身份执掌京城分号。

而何矩的手上掌握的并不仅仅是钱了,人财物都在他手上汇集。也因此就成为了今晚最重要的几个目标之一。

“死了。我已经确认过了。”

章恺与何矩结识多年,两人之间还是有一点交情在。不过在现实的利益面前,这点交情就像晨雾一样稀薄。

“那……今日三军将士用命,方一举将城中西虏扫清。理应重加犒赏,只是如今国用艰难,国库里已经没有多少钱了。”

“平安号的金库还没有点清。而且都是记账,里面并没有太多现钱。”

“一百零七万贯。”熊本一句话就让章恺脸色骤变,“零头我就不要了,把整数一百万贯发下去吧。”

章恺很快恢复了平静,没有讨价还价,“希望拿了钱能用命,今天就把兴平堡打下来。”

“放心,放心。”

“现在怎么都不可能会放心的。”章恺指了指自己胸口,“等过几日相公回来了,这颗心才落下来。伯通你说是不是?”

“也是。不过在相公回来之前,还是好好打理一下。免得子厚相公看了不开心。”熊本问了一下时间,“差不多是时候去大庆殿了,一起去吗?”

章恺摇摇头,“我还要去安排一下,一会儿再赶过来。”

两人在城下分道扬镳。

熊本入内,往大庆殿方向走,身后有人跟上来。刚才他站在城楼的阴暗处,并不显眼,却把熊本和章恺的对话都听得清清楚楚,“相公,章惇醒了,该怎么办?”

熊本摇摇头,“章子厚真要醒了,他是不会这么着急过来的。也不会那么大方。”

他回头冲着身后人道,“你也不用担心。现在福建雍秦两家已经势如水火。章子厚回来也只能坚持到底。”

破裂的镜子无法复原。章韩两方已经结下了血仇,合作的基础不复存在。

天空中启明星正闪闪发亮。这颗象征着战争的星辰,与火星遥相辉映,似乎比平日还要亮上许多。

“太白犯荧惑,主大战。色白有芒,大捷之兆。相公,祥瑞啊!”

熊本呵呵笑了一下,“希望燕逢辰能快一点打下兴平堡。持叛将首级献俘阙下,耀武陛前,可比什么祥瑞兆头都要好。”

虽然燕达还打算准备的更加妥当一点,而自家也派了人去说服李信,乱一乱兴平堡的军心。不过熊本更希望能够更早一点把开封平定下来。

他站在大庆殿八十一级台阶顶端,回头望着南方的天空,轻声喝道,“杀李信,定京师。”

……

熊本北行,章恺南出。

离开宣德门之后,就有人赶过来与他会合。

深入参与了这一夜的叛乱,跟随的章恺左右,福建商会的几名核心成员,都急着想知道熊本的态度。

“会首,怎么样了?”

“熊本说什么了?”

“他有没有其他心思?”

被人追问,章恺微皱眉头,“熊本问我要了100万贯,说是要发犒赏。”

“他是真要犒赏,还是想要试探?”

“试探什么?就像现在这样子,他敢跟我们闹掰吗?”

“要是相公……”有人还是狐疑着,却不敢把话说下去。

章恺不耐烦,人一多嘴就碎,观点往往背道而驰,“大堤上的事都做下来了,现在还说什么呢。太祖皇帝黄袍加身的时候,心还是慌的。事后赏赐的时候少了谁了?”

“早点把兴平堡打下来,把京师安定。很快我们还要对付一个大人物呢,在小人物的身上不能耽搁太多时间。”

“小人物?”

“李信?”

“一个老实人。靠着忠心,靠着老实,做了太尉。可现在却不是老实就能解决问题的时候了。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几人一起点头。

天终于亮了。

第一缕晨光映进了章恺的眼中。

“马上就是登基大典。”已经可以听到大庆殿前的编钟声悠悠传来,“我要去宫中了。希望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结束之后,能听到你们的好消息。”

杀了李信,平定京师,整合中原军力,等待章惇回返。

他不愿意去想章惇回不来的情况,那时候就必须依靠熊本了。那样才能对抗还有着韩冈的西方。

几天前噩耗传来的时候,他就是被这个理由说服。忐忑不安地等待兄长的恢复,然后选择先下手为强。

在熟悉的会所中,发出一道道命令,尽自己最大能力作出了安排,算好时间,章恺收拾好自己要穿的朝服,启程前往皇城。

……

大军已经汇聚南熏门。前锋甚至进抵兴平堡外两三里的地方。

望远镜的视野中,已经被改造成环城车站的南薰门城楼,已经看到黑洞洞的炮口。

李信沉默地举着望远镜,身边是聒噪的说客。

“太尉,区区两千心怀犹疑之徒,又如何对抗十万雄师?不如暂且虚与委蛇。”

几十年的旧相识。曾经一同效力于章惇麾下,在金湖南路的崇山峻岭之间开疆辟土。

这是李信没有第一时间把这个说客从城头上丢下去的原因。

不过李信也没打算把他赶走。

棱堡中一片沉寂,仅仅千余人的守备,对偌大的兴平堡来说远远不足。

士兵们听从着李信的指挥,但气氛阴沉厚重得仿佛湖底的淤泥。

兴平堡的守备,前身是关系西调来的一支禁军。即使到如今,其中绝大多数还是关西出身。

他们知道城中的叛乱,也清楚如今情势不妙。这其中有聪明人恐怕都已经猜到,驻扎在城中的同样出生于关西的同乡袍泽,都已然不幸。而叛乱者正节节紧逼,并不准备给他们留下活路。

他们是一群哀兵。

有说法是哀兵必胜。

不过哀兵手上也必须要有好的武器。

“太尉忘了吗?去年的时候,京城周边的棱堡内,所有火炮的炮位都经过了改造,是不能对内的。没有火炮,试问太尉你如何抵抗?”

改造炮位的事,李信当然知道。他还亲身参与过。不过现在想来,可能就是章惇在为今日做策划了。

章惇率领大军北上的时候,黄裳和李信的警惕心是提到的最高级。陈桥就是最好的例子。

但一场场不断向北方延伸的会战,让黄裳和李信的警惕渐渐放下。

远在燕山,黄河泛滥,这时候,两人都想不到,章惇会选择在此时下手。

这绝非最好的时机,却因为出人意料,有了最好的结果。

黄裳已经确定是遭遇不幸。太皇太后、太后和太子也应该是遇害了。守卫皇城的禁卫,恐怕关西出生的已经无一留存。

马会的初任会首,家宅燃起了熊熊大火,同样起火的,还有雍秦商会在京城中的几个据点。

偌大的京城,很可能就只剩下这座兴平堡,还留在韩党的手中。

而李信就准备用这座堡垒坚持到底。

“人不足,枪不足,炮不足。你说你怎么打?”

说客想尽办法要动摇李信的意志,李信沉默地看了他一眼。身后传来咕噜咕噜的车轮响。“火炮。”李信言简意赅地说。

“就四门火炮,能有什么用?”

李信没有搭理他,只是示意架设火炮瞄准南熏门的炮兵,把炮口再抬一点点。

“州桥了。”

李信把手指往上抬一抬。

“御街了!”

李信继续活动手指。

“对准宣德门楼了。”声音发颤。

李信又抬了抬手。

“大……大庆殿!”

“你到底要做什么?!”说客尖叫起来。

李信拿着火把,站在火炮旁,朴实的脸上,今天第一次露出了一个微笑,“以理服人。”

……

韶乐响彻殿堂内外,八佾舞于庭中。

不论参没参与叛乱的官员都被召集到大庆殿中。

就连张璪都被颤颤巍巍地提溜了过来,被迫站在熊本的前方,率领文武百官,恭迎新天子驾临。

一名十几岁的少年坐在了空缺许久的御座上,透过轻轻晃动的十二旒,观察着臣子们的一举一动。

张璪,熊本领头,在下面三跪九叩。

少年心情一点点地激昂起来,今日诛杀黄裳李信,明日就是韩冈章惇。

他要做真正的皇帝,而不是被人操控的傀儡。

这时头顶忽然轰的一声响,少年猛抬头,一片绿色的琉璃瓦擦着鼻子掉到了地,更重的东西落了下来。

隐约间他听到了下面臣子们的叫喊。

紧接着,一片黑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