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三百二十章 无妄(下)

天快亮了。

东京城中,燕达的老部下已经率人控制住了警察总局。天武军兵锋毕露,现任的警察总局提举噤若寒蝉。

熊本控制都堂,燕达掌握军队,又得到了五千多不知情由的警察协助,大部分人全无知觉中,一夜之间,京师变色。

朝臣、议员,纷纷收到命令,要他们天亮后共聚皇城。

而赵仲增亲自带人去往睦亲宅。熊本和燕达都没有阻拦他。

不久之后就满身血腥气地转回宫中。

此时,宫中的厮杀声已经平息下来。

各处先后传来捷报,班直们的反抗一一被镇压,只有极少数还在逃窜。

原本传遍宫中的“杀尽西狗”的口号也渐渐听不到了。

原本护卫皇城最核心的班直成员,基本上父亲是班直,祖父是班直,曾祖父也是班直,家族的班直历史能追溯到从开国时,父子相继一代代传下来。

而等到韩冈掌权,因元祐宫变中,班直中有许多站在了高太后和戾王一边,事后就受到了清算,大批原班直成员被调往边境,并以西军精锐补充入班直。原本的京营禁军,也因战斗力低下,被以西军为核心的神机营所替代。

十余年来,矛盾虽被压制,但依然无处不在。

今日一乱,杀尽西狗的口号喊出,许多开封出身的累世班直,直接反戈一击,与叛军一起砍杀起那些还在反抗的同袍们。

一开始,提议这个口号的赵仲增很是得意,在熊本和燕达面前炫耀自己的功绩,“有一多半的班直都投过来了,有他们在,向氏跑不了。”

只是到了此刻,太皇太后依然不见踪影,甚至于贴身服侍她的内侍、宫女,总共六个人都失去了踪影。熊本已经等不及出去安排登基大典。

燕达安排熟悉宫中的班直与宫人一起寻找,依然毫无线索。就只看见一名名班直提着自己同僚的首级过来请功。

空气中都是血腥味,丢在地上的人头咕噜咕噜滚到脚边。赵仲增吓得跳了两步,远远地躲开。他扭过头不去看,铁青着一张脸对燕达说,“保慈宫中肯定有密道。”

燕达没先搭理赵仲增,两个负责攻打禁宫的天武军指挥使跪在他面前。燕达领军多年,素知军队一旦开了杀戒,就很难收得住手。宫中不比敌国,要是他的人杀顺了手,从西人班直杀到内侍、宫女,场面就难看了。

“把本帅的话传下去,枉杀宫人者格杀勿论,淫辱宫女者格杀勿论,私藏御物者格杀勿论。各自都收收心,收收手,别以为今天都可以恣意妄为……”

两名指挥使额头贴地,不敢抬起,赵仲增在旁忍不住,“太尉,都是忠义之士,稍稍宽纵一点也不打紧。宫中的这些人,侍奉伪主奸后,本就留不得。何苦为了他们,伤了将士们的一片忠心。”

燕达眼如冰刀,声寒入骨,只一眼过去就把赵仲增盯得缩起了身子,“妄自插言,乱我军心,若非是大王,本帅现在就可以动军法了!”

言语中,一股煞气扑面而来。

赵仲增不寒而栗,不自觉连着退了两步。

这时他才反应过来,眼前的这位燕太尉,其内在绝不是外表上这副和和气气的样子。过去征伐四方,杀人盈野。只是在今日,就有几百上千人死在了他的命令下,到了白天还会更多。

真触怒了他,下令杀了自己,只会让兄弟们欣喜少了一个争夺权位的对手。

他干笑着,“太尉,我这也只是随口一说。太尉只管吩咐,只管吩咐。”

燕达没理会他,俯视着手下,“各自守好本分,事后自有重赏。”

两位指挥使领命后,磕了一个头才躬身离开,转过来,燕达又是一副和气谦冲的模样,“大王,既然保慈宫中有密道,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出来,那我们就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先去拜见太后,再看看熊相公准备得怎么样了。”

“对,对,太后说不定会知道密道的位置。”赵仲增迫不及待地抬脚就走。

虽然心中对燕达的态度愤恨不已,但赵仲增有足够的自知之明,至少在几年内,燕达将是天水赵氏对抗关西、福建势力的定海神针,触怒不得也触犯不得。即使亲王与其相争,最后低头的也只会是亲王。

大庆殿处,正在准备登基大典。

能容纳上万兵马演武的殿前广场中灯火通明。

已经控制住的宫人,被集中于此,在刀枪的威胁下,上千人奔走内外,声浪震于殿庭。

只是经历过英宗、熙宗和大行皇帝的登基大典,亲眼看过满城喧嚣,百官拜于殿上,万军舞蹈于阶下,满城数十万人为一人奔忙的场面,眼前的场景,只能让赵仲增徒生叹息,更添愤慨,“天下尽为二贼所坏,天子践祚的大礼仪,竟然如此寒酸。”

燕达不以为然,“事急从权。”

北面的宫城中,还有零星枪声传来。正是争分夺秒的时候,还讲究礼仪,就太蠢了。

仓促登基,虽然不会那么正式,该有的仪式一样也无,连时间也无法按照礼法规定。但只要群臣叩拜过新天子,颁布大诰,也就算是登基了。

熊本这时从汉白玉的台陛上下来,“太祖皇帝登基时,也是仓促混乱,可终究开创了横跨数万里,统御百千邦的基业。”

赵仲增默然,燕达行了一礼。“准备的如何了。”

“一切顺利。”

熊本回头瞥了眼身后的台阶上。那边正有两名身着紫袍的官员指挥着宫人和士兵。

两人都是熊本在都堂中的手下。

这两个人,应该也是属于福建一系,其中一人甚至与章家有亲缘关系,现在却卖力地办事。

燕达看在眼里,也不由得赞上一句威逼利诱好手段。

熊本则问,“你们呢,还没找到太皇太后?”

燕达摇了摇头,赵仲增恨恨地说,“也不知道躲到哪个地洞里了。”

熊本沉默了一下,“那也没办法了,现在没时间为太皇太后耽搁,先来拜见太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