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三百一十九章 无妄(中)

砰。

砰砰。

砰砰砰砰……

枪声此起彼伏,隔着一堵高墙,熟悉的声音却在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黄裳紧紧地按着腹部,从伤口处一阵阵传来的剧痛让他根本无法集中精神。

惨叫戛然而止。

黄裳茫然地抬起眼,他知道,留在院墙对面的亲随们,已经全都被解决了。

“为什么?”黄裳探出沾满鲜血的手,想要抓住眼前的同僚。

房屋的主人就在黄裳的面前,手里正攥着一把镶金嵌银的燧发手枪。

不过开枪打中黄裳的,是黄裳从没有见过的一个人。

就在黄裳被熊本引进书房,正要分宾主落座的当口,一身仆人打扮的这个人,突然掏出了一柄手枪,毫不犹豫地对他扣下了扳机。

黄裳带着诚意而来,被亲自出迎的熊本带进府中。本以为会是一个消弭误会、和衷共济的会面,没想到却是一个陷阱。

黄裳现在都不敢相信熊本竟然叛变了。

熊本已经就要当宰相了,平平稳稳地执掌这个国家的政务。

但他现在却参与到叛乱中,甚至看起来就是主谋者。

他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为什么?”更多的血从伤口中喷涌出来。

“我是赵氏臣子,不是章家奴仆。”熊本面无表情地举起枪,却没有扣下扳机。而是把枪交给身边的人,就背过身去,“给他一个痛快。”

“你……”

砰。

声音没了。

“解决一个了。”那人把熊本的枪也塞进自己的腰带,笑道,“要不是吕嘉问的死,让他们提高了警惕,也不用借熊相公你这宝地。”

熊本转回身来,蹲下来,伸手把黄裳圆瞪的双眼给合上。

“应该让他看着的,看着我天水赵氏如何廓清天地、拨乱反正。”

“别说废话了。这边开了枪,开封府那里很快就要收到消息。不在这之前拿下张璪和皇城,等宫里面反应过来,你我都要死无葬身之地。”

“放心,放心,不会耽搁的,我们这就要出发了。”

“宣德门那边呢。”

“有我们的人在那里。”

“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

“相公,这世上哪有万无一失的事,我们也只能拼命做到最好,剩下就看天意了。”

熊本沉默地看着他,他也沉默地看回来。过了一阵,熊本偏过头,发出一声细微到难以察觉的叹息。他进去换了一套公服,“走吧。”

片刻之后,熊府的大门中开,一队人马从正门鱼贯而出。后门处,又有几人各自骑上马,分头冲向不同的去处。

又过了片刻,熊本从府中出来。

前后左右都是护卫,带齐了他的全套仪仗。人数之多,甚至超过了他的身份能够拥有的亲随数量。

不过在吕嘉问遇刺之后,几位宰辅在身边多带一些侍卫,也是朝中默认的变化。

一行百多人浩浩荡荡直奔宣德门而去。穿过宽阔的御街,直抵城下。

还没到朝会的时间。宣德门大门紧闭。城上城下都有人巡视着。

虽然从外面看不出来,但宣德门其实是一座驻屯重兵的要塞。内中日常驻军三千余,随时能够出动,镇压皇城内外的一切异动。

但重兵把守的宣德门却在熊本面前轻易打开。

城楼上刚刚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战斗,血水正顺着台阶一路流淌下来。

蒸汽升降机从城楼顶端缓缓降到地面,铁栅打开,一人走了出来。

“燕达见过参政。”

熊本轻叹,军中大将,真正对赵氏忠心的也就眼前的这一位了,“逢辰。多亏有你。”

燕达道,“参政,事不宜迟,现在就要攻入宫中,班直多西人,不能让他们聚集起来。”

“一切都多劳逢辰了,皇宋兴亡在此一举。”

燕达点点头,回头吩咐手下,“我等是为保扶赵氏而来,不可惊扰太后和太皇太后。其余人等,如有抵抗,格杀勿论。”

如今的太后,是王安石的孙女。地位无人可比。他们参与政变的这些人,还要靠着她,取得一个合法的名义。

而太皇太后向氏,掌国日久,最为熊本等人忌惮。若非她近来多病,无法理事,熊本等人还不敢下定决心。

太皇太后的处理,他们这些高层已经有了共识。

当年戾王宫变,做得最错的就是一时手软,没有先取了太后和皇帝的性命。否则任凭韩冈怎么挣扎,也不会有几个朝臣跟随他。只要把太后的首级一举,所有的反抗都会烟消云散。

可惜当年的太皇太后母子太蠢了。

燕达亲自率人攻入宫城中。有内侍在前面为他们引路。沿途的交锋都很短暂。燕达以人数上的优势,用最短的时间解决掉了遇到的巡逻小队。

不过在过了福宁殿之后,前进的速度就变得慢了。守卫宫中的班直终于反应过来,开始进行有组织的抵抗。

熊本在宣德门城楼上,看着北面殿宇间,簇拥成群的火炬行动越来越慢,越发口干舌燥。

方才在熊本宅邸刺杀黄裳的男子陪着一人上来。

“大王。”熊本拱手行礼。

“见过相公。”那人连忙回礼。

赵仲增。

当年被章惇、韩冈清理的濮王一系仅存的几人中最年长一位。

也是他们打算拥立的新天子的亲叔叔。

不过他对熊本这位留守的宰臣,却不敢有分毫失礼。只是现在脸上还带着兴奋之色。

“张璪低头了,愿意领衔请立新君。”

“好事。”

赵仲增看见熊本并不喜色,也望向宫中,“燕达怎么这么磨蹭,还没有打下来。”

宫中的反抗此起彼伏。许多班直成员都在与入侵的叛军奋力厮杀。这让燕达他们越发艰难。

“找到太后了!”

终于,等到了一个好消息。

熊本等人的心情顿时放松了一半。以太后的名义立新君,于礼法上上无懈可击。

只要再擒住太皇太后,京城内就大势底定。

半夜过去,渐渐安静下来。班直们的反抗一点点地被镇压下去。但太皇太后始终不见踪影。而御玺也不知去向。

幸而城外的驻军并没有被调动起来。

天渐渐亮了。

宫中的剧变也遮掩不住。

燕达和赵仲增都看着熊本,下面该怎么办?

“先扶新君登基。”

“让那些议员来参拜。”

国中无主,章惇、韩冈的私心,却正好给了他们机会。

“定下君臣名分。收拢京城军民。宣布章、韩二贼罪名。杀之者许封为王。附逆者愿能反正,加封三级。京中不缺武备钱粮,出钱招聚成军,一个月之内,我们能有三十万大军。二贼不足平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