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三百一十六章 反扑(中)

“快一点,快一点。”紧张的催促在暗夜中响起。

刨土的声音又快了几分。一蓬蓬泥土,沿着斜坡滑落下去。

长长的斜坡是堤坝的一半,背对宽阔的河面,面前是一望无垠的平原。

还是那个声音,冲着堤坝上半人高的洞窟里喊着,“挖了多深了?”

“四丈深,一多半了。”一个灰头土脸的矮个子从里面钻了出来,“再来一回就好。”

跟在他的身后,如同捅了兔子窝一般,一个接着一个从里面飞快地钻出四五个人来。

“都闪开,都闪开。”矮个子把后面的人都从洞口前排开。

就听见噗的一声闷响,自洞中喷出一蓬灰来。

正是秋汛涨水的时候,堤坝后奔涌不息的黄河水,掩盖了一切声音。

“好了好了,快下去。”

催促中,一堆人又鱼贯而入。

很快。刨土的声音又从洞中响起,一筐筐泥土从洞中推出来,沿着斜坡倾倒下去。

只剩下问话的人在洞口周围徘徊。背着手,一副首领的模样。就是来来回回来来回回,脚底的摩擦声都透着焦躁。

堤上堤下都有人来回巡视。不过他们对人和洞口都视而不见。中间有人下来问了两句又上去。来回徘徊的脚步又快了一些。

半个时辰之后,矮个子又出来了。

“好了?”首领劈头就问。

“好了。”矮个子拍拍身上的灰土,“前面的土都在往洞里渗水,再往下去直接就挖对穿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回头,把跟在他后面的同伴一个个拽出来。

那几个同伴没他那么精力充沛,在洞里辛苦了几个时辰,上来后就瘫倒在地上,一动都不想动。

“别挺尸。”矮个子走过去,一脚一个,把人都踹起来,“回去有的是时间休息。赶快把东西放进去。再有一个时辰就要天亮。”

连哀怨声都没有,几个人忙爬起来,上到堤坝顶上,搬下几个箱子。

这时候没人催他们。领头的两个人都变得婆婆妈妈,“慢一点,慢一点,小心一点,小心一点。别晃,别晃。要稳,一定要稳。”

箱子抬了进去。洞中又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矮个子盯着洞里,一边说,“你弄来的这炸药还真是好东西。只要有个百十斤,把火一点。任你是石头还是水泥,轰隆一声全没了。”

“是八箱四百斤。要不是为了保险起见,就跟这条夯土的大堤一样了。”另一人嘿嘿冷笑两声,又开始催促从洞里爬出来的几人上去抬箱子,“快一点快一点,救赵氏江山。挽大宋危亡,就看今夜了。”

月影西沉的时候,一个个装满炸药的箱子全填塞进了大堤上的坑洞里。

众人爬上大堤的顶端。月亮从西边照过来。拉出很长的影子。

引线绕在轱辘上,矮个子就拿着轱辘,顺着大堤往上游走,一边后退,一边放线。

众人护着他,前后左右盯着。

在堤坝上巡视的人,先后过来通报几句,又问问情况,都是神色紧张。不时有人催促再快一点。

把引线放到尽头,就换一个轱辘把线头连接起来,继续放线。一直退出了有一里路。

“差不多了?”

“够远了。”

“打招呼吧,看到那边退了多远。”

火把举了起来,在头顶上摇晃几下。十几秒钟过后,下游方向很远的地方,有一点星火在晃动。肉眼看不太清晰,但在望远镜中倒是很清楚。

“差不多有三里,没问题了。点火吧。”

火把放了下去,贴近了地面。一点火星亮起,然后瞬息远去。

大堤蜿蜒,在暗夜中,仿佛一条匍匐的巨龙。向东向西,无限地延伸开去。

但两条河堤之中的水脉,才是真正的巨龙。

自出三门峡后,黄河就在中原大地上曲折东行。浇灌了数千万亩的土地,滋养着无数生民。

可一旦失去的河堤的约束,黄河又会一下变成吞噬生命,席卷平原的恶龙。

正是秋汛泛滥的时候,奔涌的洪水距离五丈多高的黄河金堤顶端,还剩下五分之一的距离。

“可惜不是5月6月的时候。”

“章惇不会选择在夏汛时过河。”

两人进行着没有意义的对话,缓解着心头的压力。

贴着大堤顶端那闪烁的火光,离他们越来越远。距离那坑洞越来越近。

长达半年的筹划,半个月的紧张,以及半个夜晚的忙碌,结果就要呈现在面前。

伤亡可能会达到一个恐怖的数字,两人都有大义在心中,但数以万计的性命,却也沉甸甸地压在心头。

“不知会有多少户人家流离失所。”

“后悔了?”

“不,只是一时感慨。”

“范文正曾经说过,一家哭何如一路哭。我也想说一句,一路哭何如天下哭?赵氏危亡,天下将倾,要挽回大局,牺牲难以避免。他们是为天下而死,死得其所。”

“说的是。等我们除掉韩章二贼之后,再好生赈济就是。”

自我肯定的对话中,火星没入了洞窟。

对话停下来了,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等待的时间似乎变得漫长起来。

是熄灭了吗?还是之前布置时发生了错误?

脚下的地面震动起来,人们所关注的堤坝,在坑洞的那一段忽然向上拱起,就像人们在被子中翻了个身。

没有炸药带来的火光,而爆炸的轰鸣声,近乎微不可闻。

下一刻,爆炸的那一段忽然塌陷了下去。就像炭笔的画,突然被人擦去了一块。十几丈长的缺口出现在坚固的黄河大堤上。被拘束已久的河水,撒欢般的一拥而上,从缺口处喷薄而出。

黄河下游的河床,远远高出大堤另一侧的地面。这是一条能成为分水岭的地上悬河。

破堤而出的洪水,就像瀑布一般划过数丈的高差,恣意昂然地向北方的城池村庄涌去。

拼命想挣脱束缚的河水,将堤坝上的缺口越冲越大。从十几丈到几十丈,仅仅用了半刻钟的时间。

大自然的威力面前,人类的力量显得微不足道。连言语的功能都似乎失去了。

今晚就是他们引发了大自然的威力,但众人依然看得目瞪口呆。

河水汹涌。

宛如雷鸣。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