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三百一十五章 反扑(上)

“看来只能到此为止了。”

耶律乙辛静静地坐在御榻上,目光平静地看着前方。

枪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密集。仿佛鞭炮一般,砰砰砰响个不停。

一个时辰前,要塞的外墙被摧毁。宋军如潮水般涌进要塞中。在宋军的主力面前,耶律乙辛身边最后的精锐完全没有抗衡之力。

投入大量资源的防御体系,如同纸糊的灯笼被轻易的突破。

此刻守护他的宿卫大概只剩千余人了,正借助着要塞内部的地势,拼死抵挡着宋军的冲锋。

轰轰轰,短促而微微发闷的声音,是宋军虎蹲炮在咆哮。

炮声响过,猛然间就是一静。待枪声再响起时,已然又近了许多。

耶律乙辛闭了闭眼,忠于他的士兵,此刻又少了许多。

一名将领撞了进来,头上正有鲜血流下。血水遮住了眼睛,他用袖子抹了一下脸,顿时满脸的血污,差点让人认不出他的身份。

他急切地说,“陛下,前面已经挡不住了。还请陛下移驾!”

大辽皇帝安坐不动,“朕之前已经说过了,朕不会走的!走吧。快点走吧。”他对自己信重的将军说,“宋军要抓的只是朕,你们还有机会离开。”

将军重重地磕了几个头,“陛下不走,臣如何能走。今日,臣请为陛下效死于此。”

大部分军队已经被耶律乙辛安排突围了——就在外墙被突破之后。残存的大臣一部分跟随军队突围,剩下的一部分则纷纷自尽。

或许还有一些已经准备投降宋人,耶律乙辛不打算再计较。也许那不是什么好选择,但契丹人又能多存活一点下来。

将军离开了。

耶律乙辛闭起了眼睛。

没有了视觉的干扰,外面战斗的声音更加清晰,而空气中油料的味道也变得浓烈起来。

“点火吧。”耶律乙辛平静地下令。

“陛下。”回应的声音犹犹豫豫。

“还不点火!”耶律乙辛呵斥,“难道要让朕受辱于章惇?”

“臣,臣遵旨。”慌慌张张的脚步过去,就是呼的一声,热风迎面而来。

火起了。

一生走马灯般莫名地在脑海中略过。

童年时,家里穷得只剩几十只羊。就连放牧都被排挤到水草最恶劣的地方。但耶律乙辛凭借他的努力,还有一点点的运气,最终得到了先帝的关注。由此一步步爬到了大辽国的巅峰。最后,甚至杀了太子、皇后、乃至皇帝,篡逆为君。

除了最后的结局,这一生,已经足够圆满。

昔年赶着羸瘦的羊群,望着河对岸丰美的草原,那时候只想着能够有一片属于自己的上好牧场,做梦也没想过能够成为一国之君。

火焰舔舐着屋顶,梁柱噼噼啪啪地呻吟着。热浪滚滚而来,浓烟渐渐弥漫在眼前。

耶律乙辛并不后悔,不论是篡位,还是与宋军对抗到底。

如果宋军能允许大辽存续,他不介意低一低头。但宋军要赶尽杀绝,他宁死也不会俯首。

空气燥热起来,死亡已经在眼前,耶律乙辛心中越发平静。

皇帝都做过了,儿孙也有了去处,他这一辈子,无论如何都不能算是遗憾了。

火焰涌了上来。

衣服最先开始燃烧,皮肤须发也跟着燃烧起来。

耶律乙辛一动不动,任凭火焰将自己淹没。

……

“可惜了。”

听闻耶律乙辛效商纣自焚鹿台,章惇叹息着。

率师伐国,执其君长于前。

至高的荣光近在眼前,却错手而过。

对此,章惇觉得很是遗憾。

不过,世间事本难十全十美。相比起收复幽燕,区区一耶律乙辛又何足为道?

“好生收敛,厚葬之。”章惇吩咐下去,自有人将大辽之主的尸身装入棺椁。

章惇驱动坐骑,缓缓前行。

道路两侧,禁军持枪而立,威风凛凛,而辽国军民纷纷低头俯首,不敢直视。

开战仅仅一月,章惇便横扫幽燕,歼敌十万,逼迫辽国国主自尽,尽收燕山以南。功业之隆,建国以来未曾有。

章惇高居马上,目不斜视。

前方城门深邃,宛如隧道,厚重的城墙不愧大辽第一要塞的名号。如此要塞,却没有守住三日。

开战前,他就认定毕生功业在此一战,却不曾想,胜利来得如此轻易。

蹄铁敲击着石板,清脆的蹄声在门洞中回响。

当章惇带着他的大纛进入城中。

欢呼声从城头,从城内,从城外连绵响起,连天接地,响遏行云。

章惇进驻析津府要塞,在已为白地的行宫旁住下。

接见降服的辽臣,接见本地士民的代表,审阅析津府的防务,安排下一步的进军规划,还有从东京城送来等待他批阅的公务。

诸多事务还等着章惇去处理,但章惇现在要做的,却是庆功宴。

拿下了析津府,是一个重要标志。当年太宗就在此折戟沉沙,百多年来,官军再没有涉足过此处,直至今日。

十数万功臣的代表,等待他的褒奖。

“好生安排。不要出岔子。”章惇吩咐下去,这是他此番出征最后一桩的要务了。

拿下了西京大同、南京析津,还有中京道、东京道和上京道等待攻略。但是不必章惇再亲自领军,自有将帅分头出征。

辽国天子已死,主力伤亡殆尽,而其残存国土上,叛乱此起彼伏,已经不可能还有翻盘的机会。

章惇只准备在此稍等时日,就可以凯旋归京。

携不世之功,凯旋而归,之前许多不方便做的事,也就可以开始动手了。

章惇起身,穿窗望月。

人臣至此,已为极致。

而他,已经不想再给人当臣子了。

……

一道黑影从阴暗处钻了出来,望着不远处欢腾嬉闹的宴会场,眼神中只有仇恨。

宋军正在大肆庆祝胜利,本地汉人正小心翼翼地奉承着他们。仿佛他们是这里的主人。

“大辽不会亡!”

他恨恨地说着,返身钻进一道密门,将门重新关好。

沿着阶梯曲折向下,片刻后,出现在一条平直的隧道中。

隧道延伸向前,只有十四五丈的长度。并不是连接城池内外,仅仅是沟通各个库房的道路。

越过排在前面的几座库房,里面的藏物,他连多看一眼都没有时间。在最后的一座库房中停下脚步,里面是一个个密封严实的大木桶。

“小心点,小心点。”他不厌其烦地提醒着。

位于地下的密库里藏了有十几人,都是耶律乙辛最后的安排。

整整八万斤火药,藏于要塞下方的密库中,就在他们身旁的石门后。

“好了没有?”他催促着。

“好了好了。”一人抱着个小火药桶,一点点地撒着火药,撒出一条线来。

放下桶,他说,“你们都走吧。先上去,从前面的出口,那里看管得并不严密,出去时候小心一点。”

“你呢?”

“总有人要留在这里。”

脚步声逐渐远去,渐不可闻。

火苗滋滋地燃烧,沿着蜿蜒曲折的引线一路烧上去。

火星没入了火药桶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