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三百一十四章 权相(下)

代表天子的仪仗,缓缓挪上析津府主要塞的城头。

一顶明黄色的罗伞,特意地被高高竖起。城头上的守军的欢呼声,在城下远处都能听得到。

这是一位皇帝最后的尊严。

通过俘虏确认了城头上的摆设,并不是耶律乙辛故作迷阵。章惇不免对他升起几分敬意。

最为名不正言不顺的皇帝,他最后的表现,却像一位真正的天子。

在确认无法用称臣来阻止宋军的侵袭之后,他没有像狗一样夹起尾巴逃走——即便他还有退路。如果往北逃窜,还是能够苟延残喘好些年——而是选择了在死地坚守。

“君王死社稷啊。”章惇举着望远镜,在前线的壕沟后,望着要塞城墙上的黄罗伞。

即使镜片是由国中最好的工匠手制,但远在五六里开外,章惇也只能勉强分辨出城头上那一点过于鲜艳的黄色。

如果是高悬在半空中的瞭望哨,恐怕只凭肉眼都能看到这么多。都是拥有一对能够在夜里,从天空中数出一万颗星星的好眼睛。

最好的望远镜给他们使用,指挥下面的火炮发射,才是相得益彰。

“相公,要不要遣使进城劝降?”

“之前已经让萧海里带话回去,如果耶律乙辛愿出降,早就出来了。既然不愿意……”章惇回头,“那就成全他吧。”

工兵们正在飞快地修筑阵地,一道由曲折壕沟和矮墙组成的阵地防线迅速成形。

这一只遇山开路,遇水搭桥的专业性的兵种。拥有自然学会内部头衔的工程师平均一百名官兵里面就有三人。

在优秀的工程师和指挥官的领导下,工兵们不仅可以快速的构筑阵地,能用最短的时间搭建起横跨河面的浮桥,同时也是突破各种防御体系的精锐。

开战以来,在炮火的掩护下,神机营辖下的六个工兵指挥用爆破等手段,攻下的坚固堡垒已经达到了两位数。

橘红色的火焰中,一座座高耸的城墙在半空中分崩离析,化作一地的碎石瓦砾。让辽国依仗高墙深垒进行国土防御这一东施效颦的图谋宣告破产。

“还有多久?”

问话的是章惇前两天见过的年轻人,这一回又是他带着手下的重炮群上来。

工兵指挥使灰头土脸,忙得一头汗,听到炮兵又在催,没好气甩了一眼,“催你娘奶去!”却见章惇走在年轻的炮兵军官身后,忙改口,“三刻钟后,就可以让火炮上来了。”

工兵们已经开始将地面夯实碾压,做了简单的硬化处理。安放火炮的位置,特意做成了向前下沉的斜坡。这样一来,开炮之后很容易让向后移动的火炮重新复位。

这也是安装在炮车上的火炮才能做到的。大宋的火炮都已经配备了炮车。

轻型的火炮,一匹马就拉着走,而重型的六寸榴弹炮就得十二匹挽马一起上阵。

而辽国那边,只有口径两寸以下的轻型火炮才能装上炮车。可以正常使用的重型火炮炮车,辽国制造工艺还够不上,只能固定在台基上。

放在台基上的火炮复位不便,每次射击过后,都要隔上很久,才能进行第二次射击。而且精准度都会因为复位不到位而大打折扣。

析津府主要塞中,两门主炮一直都在开火,每一次射击,炮弹掠空,都如同山谷间狂风呼啸一般。

但一刻钟才能开上一炮,准头堪比掷骰子。经历得多的老兵,都不去理会,埋头工作。

赶在工兵指挥使约定的时限之内,阵地主体构筑完成。

一门门火炮从后面推上来。

重型榴弹炮的车轮快有一人高,七八个炮兵左右推着轮子,挽马低着头吭哧吭哧地拼命向前。

二十四门重型火炮,就在析津府渚要塞的视线范围内安装到位。

但要塞内的守军就眼睁睁地看着,并没有试图进行攻击,打乱炮兵阵地的部署。

开战伊始,辽军曾派出一支支不到千人的骑兵队,穿过漏洞处处的战线,跳到了宋军的后方,试图切断宋军的补给线。但这些骑兵队,几乎都是有去无回。能回去的,指挥官几乎都是性格油滑,嗅觉灵敏的那一拨人。

机动兵力损失惨重,自此,辽军完全失去了城外野战的勇气。

甚至可以说,这是他们的运气。

在宋军内部,始终不满足于现有的火力。总希望加强再加强。

在武学最新编订的作战条例中要求做到,当敌人选择野战的时候,火炮的火力,必须能够覆盖三里以内的敌军集结地,而且能够从三里外一直轰击到三十步内。而单独配置的炮群,更要能够直接在六到八里之外,直接攻击敌军的大营。

当遵守新编条例配属到队的虎蹲炮,在战线前整齐排开,任何敌人敢于冲上来,就像丢进热水里的糖块,在铁与火中,融化殆尽。

轰!轰!轰!轰!

一声声轰鸣,从炮兵阵地上此起彼伏。开花弹和实心弹,交相蹂躏看起来十分坚固的要塞城墙。

在重炮压制了城内辽军之后,工兵们步步向前,进一步构筑新的火炮阵地。

上百门轻重火炮围住了要塞,宋军也完成了对这座皇帝驻跸的要塞的包围。

开战后的半个月,大辽皇帝被纳入射程。

“抓住辽国皇帝!生擒耶律乙辛!”

养精蓄锐的神机军喊出了充满信心的口号。

章惇并不在乎耶律乙辛的死活。抓个活的回来给谁看呢?他已经是分派功劳的那个人了。

至于名垂青史什么的,有一个监修国史名头的章惇,更加不在乎。

不过官兵们想要有个目标,他也乐于成全。

夕阳照在析津府要塞上,棱角分明的城寨被染成了血红色。刚硬的线条仿佛坚不可摧。却在一次次撞击和爆炸中,变得残缺处处。城墙顶端的天子仪仗,早就变成了破布碎木。

章惇等待着。

京城里面的一点小风波,被他抛到了脑后。

开战后,京城里隔三岔五就在传他丧师辱国的消息。

幸亏有铁路在,前线的军情通常两天之内就能传到京师,更重要的是没有了皇帝压在头上,让章惇不用担心有人能背后扯动他的后腿。

等收复幽燕之后,自可以回师京城,将恼人的虫豸们一扫而空。

一声响彻云霄的爆炸,析津府要塞的南面城墙垮塌了下来。

十丈长的缺口,要塞脆弱的内部暴露在外。

“终于可以见一见大辽皇帝了。”章惇期待地说着。

年近六旬的他,此刻,正站在人生的巅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