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三百零九章 伪帝(上)

鼓声停,长刀落。

刀光一闪,一颗须发皆白的头颅瞬间落地,咕噜咕噜滚了老远,一道血雾追在后面,将地面染得更红。

持续了一个下午的咒骂声终于戛然而止。

萧海里疑惑地抬起头,惊讶地发现。中午时台下拥挤的人群,现在已消失无踪,只剩下一排排头颅,堆叠在面前。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南京道上最为显贵的汉人家族,全家老幼都在这里了。

韩家的家主,南面官的汉枢密使,做了圣宗皇帝继父的那一位的嫡亲曾孙,是七百人中的最后一个。

来自皇帝的口谕,要让这个吃里扒外的叛贼,亲眼见证他里通外国的下场。

来自金帐的宿卫,拾起那枚不肯瞑目的首级,双手捧到萧海里的面前。

“带上吧。”萧海里不想多看相处几十年的同僚。起身回头,往着金帐的方向走去。

宿卫将首级装入木匣中,双手捧着跟在萧海里的身后。

要回去向天子复命了。

一路走过来,仅存的几个汉人官员,都远远地退开。闪躲间投过来的几眼,带着浓浓的畏惧。

他们不得不怕。南京道上的,举族三千口,就在这几天,尽数被皇帝派人屠灭。

而刚刚由萧海里监斩的玉田韩家,因为他们那位显赫的祖上的原因,都已经脱离了汉人的界限,成为的大辽国中顶级的显贵家族,依然没有逃脱皇帝的猜忌。

不过他们应该也不会有冤枉,树倒猢狲散的时候,不可能指望汉人大族还会与国族一条心。其中或许会有一二忠臣,但在整个家族几百口上千口面前,不可能还甘愿坐在快要沉没的大船上。

汉人里通南方,要卖了整个南京道,渤海人在东京道上闹腾,通过海陆跟宋人勾连。阻卜人就不说了,早些年就已经是宋人的狗,给他们看着羊群。

女真人倒是一副忠心鹰犬的模样,抓捕韩家马家,就是完颜阿骨打带队的。

不过等送人打过来,萧海里可不信,女真人会跟着一起去送死。毕竟连天子的亲侄儿,漆水郡王都投降了宋人。

监军领头出降,历朝历代都没有如此可笑的事情。

但是放在风雨飘摇的现在,又完全让人笑不出来了。

宋人已经开始全面进攻,涿州对面新修的克敌堡,昨天早上派人发信过来说宋军进攻。到了中午的时候,陷落的消息就传来了。

宋军攻到析津府,怕是也要不了十天。太子殿下正在析津府主持防御,萧海里不是很看好。只希望砸在析津府防线上的几百万贯,好歹能让太子多支撑几天。

要是能如天门寨一般,挡住宋军进袭的脚步,那就有和谈的资本。

今年以来,萧海里曾经作为使节被派出去三次,每一次都在边境上被挡了回来。几十年前,他还名为萧禧的时候,看见他就一脸赔笑的宋国守将,如今连面都见不到。就像大辽对待边鄙蛮夷部落一样,就连守兵的眼神里都是鄙视。

几十年前……呵,萧海里自嘲而笑,换作几十年前,宋辽两国的边界又哪里会在涿州的北面。

要不是萧海里是后族出身,又是被皇帝带在身边,他都想找找门路了。

只是,真要让萧海里背叛耶律乙辛,他也下不了决心。

耶律乙辛虽然是篡逆得位,但他自登基后,任贤选能,对臣子信之重之,结以恩义。自奉简薄,财货多赐予臣下。

英明之处,之前几位正统天子根本无法与之相提并论。大辽在他手中变得空前强大,如果不是遇上了更为强大的敌人,大辽国中不知有多少人愿意为他效死命。

属于皇帝的金帐,已经很旧了。

当年刚刚造出来的时候,即使在几十里外,亦是鲜明夺目。数千匹来自于南朝蜀地的金丝锦缎,被缝制成了金帐的外层,在阳光下,散发着耀眼的灿金之色。

但如今巨大帐篷外观斑驳陈旧,旧日的鲜亮的色彩,被风雨侵蚀得暗淡无光。就像风雨飘摇的大辽,也许下一刻就会崩塌。

几年来,不断有人向皇帝说,如此有损大辽声威。还有人要提议,要垒砌十丈高、百丈宽的台基上,上面只有金帐矗立,可以彰显着金帐的主人至高无上独一无二的地位。然后提议的人,就被打发到日本去丈量土地。南朝打过去的时候,就没了消息。多半已经死了。

自从天门寨惨败之后,耶律乙辛尽一切可能,将手中的资源都投入到军事中。对自己的吃穿用度,已经节省到不像一位天子的地步。

原本金帐周围随时有三千名金甲羽卫护卫。一个个身高体健,全副武装,全都是在战场上有功勋的精锐,放到神火军都能带上至少十人的小队。但如今只剩下不到千人,剩下的都派上了战场。

原本金帐旁还有天工司最杰出的成就,两尊万斤大元帅。每天早晚都要释放号炮。一炮鸣响,数十里方圆,清晰可闻。但半年前,这两门炮就为移送到前线的堡垒中。

南朝,萧海里出使过多次,对那里的风土人情都有了解。南朝的汉人许多人都喜欢打肿脸充胖子,家里越是贫寒,在外面就越装得光鲜亮丽。即使是南朝的朝廷和皇帝也不例外。萧海里作为正旦使、生辰使去南朝恭贺年节和天子诞辰的时候,那边的朝廷都恨不得把家底都搬上来,炫耀南朝的富庶和强盛。而大辽国中一向都是讲究实务的。

萧海里一向都对此感到很自豪,从来不会因为寒酸而自惭形秽。如今的皇帝,也正合他的心意。

但是,无论什么样的忠心,都要建立在家国尚存的基础上。

杀掉了心怀异志的汉家大族,杀掉敢于起兵造反的渤海人,但终究,还是要打赢一仗啊。

萧海里没有等到天子的召见,而是等来了一名又一名从前线下来的信使。

南朝权相章惇亲自压阵,五十万大军在三日内,碾过了两国之间临时修起的国境线。

守军没有死守边境,纷纷向北方退回来。

燕山脚下,围绕着大辽南京,有一条坚固的筑垒地域,这里就是预定好的决战之地。

只是在计划中,前沿各地守军,应该抵挡一阵子,再退回来。

如今计划的改变,只意味着一件事……

很快就能看见宋军大旗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