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三百零七章 崩塌(上)

韩钟调整了一下望远镜的焦距,十数里外的景象就被拉近到了眼前。

说眼前的确有些夸张了,但是由晨光光学的大工张质亲手磨制的镜片,足以让远方那道水泥砌起的灰色墙体,填满韩钟的视野。

那是大同府的城墙。

大同府为辽国西京,控扼要冲,北通上京,东接幽燕,为大辽根本重地。

十几年来,大宋如日中天,而辽国国势日衰,高丽日本接连丢失,但投入到大同府中的资源反而与日俱增。

围绕着大同府城,辽国陆续修起大小堡垒七十余座,干沟壕河数千条。最后形成了一条绵延百里,横亘大同盆地中段的筑垒地域。

韩钟昨天带着他心爱的望远镜,登上了观察哨的热气飞船。

从百丈高处俯望,绿意盎然的大同盆地,正被一道浑黄的浊迹一切两半。

韩钟今天一样带着他的望远镜。

早年关于研究天象的禁令早已被废除,如今天下间的士子,都希望拥有一架望远镜来观察天文星象。

自然学会更是筹集的大笔资金,用了八年的时间在金陵蒋山和陕西骊山修建了两座天文台。

两座天文台中作为镇馆之宝的两台十五寸口径的大型天文望远镜,其镜片正是由张质父子亲手磨制。修建天文台的主体建筑,其实只用了五年的时间,剩下的三年是等待镜片磨制完毕。

可算是国宝级匠人的张质,能在忙碌之余,抽空磨制手持望远镜的镜片,完全是看在韩钟父亲的面子上。

即使是韩钟在得到这具望远镜之后,也是小心珍藏,用绒布袋子装好放在身边,唯恐在哪里磕碰到。使用时更是会带着手套。

视线上移,出现在镜头中的是大同城防最高处的两座炮垒,驻扎在里面是大辽新封的六位大元帅中的两位。

十一寸的口径,三丈八尺的炮身,两万四千斤的重量,能够把两百斤的炮弹丢到十里之外,完全配得上神威定远安济大元帅和神武平虏安顺大元帅这两个威武的名号。

用来妆点门面,做个好摆件,完全是绰绰有余了。

两位大元帅之下,还有诸多元帅将军校尉,林林总总,总共六百多门轻重火炮。共同撑起大同防线的门面。

除此之外,还有辽人视之为扭转战局的利器的火箭。火箭在战场上有过实际,辽人将其看得很重,尽管火箭由于精准度并不高的原因,只能用数量来代替质量,其需要投入的成本,即使大宋这里也觉得难以承受,但辽国几乎拼尽了全力,硬是给大同方面送来了六千余枚火箭。

辽国几乎是倾家荡产的架势,打造了大同防线。与其说是要跟大宋一较高下,不如说是吓阻。

在不利于契丹铁骑纵横奔驰的群山中,以坚固的寨堡防线,阻止大宋的野心。而以广阔的河北平原,作为进攻的方向,这是十年来辽国的战略规划。

可是当大辽皇帝,以举国之力御驾亲征的情况下依然顿兵于边境小城,甚至可以说惨败而归之后,辽国的战略方针就此从进攻转为防守,将越来越多的资源投入到防御中,不仅是河东,甚至还有河北。

在这其中,韩钟能感觉到一股溺水者拼尽全力想抓住一根稻草的绝望。

只凭这一点韩钟可以说一句,辽国真的完了。

“二郎!二郎!耶律宏业已经自缚出城。”韩钟的贴身亲卫一路小跑着上来,也顾不得喘气,恨不得用最大的嗓门,把这惊人的消息,传告给所有人知晓。

韩钟将望远镜指向另一个方向。

城墙下,城门前,如同蚂蚁一般的虚影,比起城头上的巨炮,要模糊上许多。那是开城出降的守军。

辽国用了十年时间,投入了亿万资金,驱使数十万民夫,方才打造出了这么一座金汤城池。

然后什么用场都没派上,就被双手奉上,送到了敌人手中。

“两百载社稷一朝倾覆,三万里江山水磨风销。”

韩钟轻声漫吟。他最后看了一眼从大同城中蠕蠕而出的行列,完全想象不出,那是曾经让大宋君臣和亿万子民都无法安寝的契丹铁骑的身影。

收起望远镜,从望楼上下来。

韩钟从来没有怀疑过最终胜利的归属。但也从来没想过胜利会来得如此轻易。

为了这一场会战,为了夺取大同,整整四百门重型火炮齐聚前线,填塞了新式火药的开花弹一车一车的运来。辽人的两位大元帅即使能将两百斤的炮弹投射到十里开外,其杀伤力也无法与能打出开花弹的重炮相比,大同的城墙再坚固,在炮火下也会化为齑粉。

还有六万禁军,二十万民夫,十余万牲畜,以及数以千计的各式车辆。以及预先做好承受巨大伤亡的决心。

一旦大同克复,便是灭国之战的开场。为了做到这一点,大宋朝廷准备了很多。所有的人都确信,这一场会战,必然以官军占领大同城而告终。

唯一的问题是,大同城中的辽国主帅看来也明白了这一点。耶律家的漆水郡王在犹豫了几天之后,很干脆地出城投降了。

“节操这东西是不存在的,性命才要紧啊。”

“世受国恩,却不能死国,此辈留之何益?”

随军转运司中的年轻参谋们,对辽人的轻易降服颇为不满。有几个甚至是恨不得把辽人拉过去,再打一场的架势。

不过看到韩钟这个随军转运副使过来,就立刻转回身去装模作样地处理他们的公务了。

韩钟对功劳没有那么耿耿于怀。

没能趁此良机得到军功,的确很遗憾。但成千上万的大宋儿郎性命得以保全,更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

辽国还在,功劳是赚不完的,但人死掉可就挽回不了。

开战以来最大的伤亡是运兵车翻车造成的。

这种只有百十人的伤亡就拿下一座城池的感觉还真不错。

“不要再做样子了。接下来有得你们忙。”韩钟站在房中央,拍了拍手,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引过来,“我们准备了那么多的粮秣弹药,不可能搬回去,也不可能一直放着不用。肯定要派上用场。”

“运使,那接下来要打哪里?”有人高声问。

“哪里都可以,拿下了大同,就像吃掉了对手的一条大龙,全盘皆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