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三百零一章 不悖(五)

都说要新名号了,却还在故纸堆里翻找。

更何况,论语中还有“君薨,百官总己,以听于冢宰三年”这一句。

冢宰就是太宰。说的是周公旦在周武王驾崩后,以冢宰的身份摄政。等到周成王成年后,周公旦便归政成王。

要是章惇当真选了这个名号,在朝中可不仅仅是一点混乱就能了事的。

不过所谓的“儒学宗师”韩冈都能明白的事,真正有状元水准、在官场中浸淫已久的章惇,哪里可能不清楚?

“这个好。太宰掌六典,总百官,执朝政,比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中听多了。”

两人已经绕过了没什么可看的正殿,往寺后的山坡上走。坡上有好几座古塔。每一座都比重修不过五十年的寺院古老得多。

听到韩冈的话,正一步步沿着石阶往上走的章惇猛抬头,韩冈给了他一个真诚的微笑。

“其实,”章惇说,他脚步略重地踩着石阶,“还有一个名号。与太宰一起,我正犹豫着选哪个。”

“是什么?”韩冈脚步轻快,常年不懈的锻炼让他可以一口气跑上三十里,百来级台阶连热身都算不上。

“元首。”

元首!!

韩冈差点崴了脚。他按捺下举手高呼“嗨儿,章!”的念头,“好!这个也好!”他保持着之前的微笑,“元首起哉,肱股喜哉,百工喜哉。”

千年后众所周知的那个“元首”,属于意译,选了上古就有的同义词。

元首起哉。元首明哉。元首丛脞。出自于《尚书》。按如今释义,所谓元首,就统御天下,至高无上的君王。

要说误会,这其实也同样会引起误会——另一个方向上的。

但韩冈可以确定了,章惇只是在开玩笑。

就跟他一样。“总理”、“总统”,都只是韩冈的恶趣味。真要让他称呼一句章总统、章总理,或是被人称呼韩总统,他同样会觉得不自在。

其实叫太宰也罢,叫元首也罢,误会不误会的更是无关紧要,只要章惇不想着做真皇帝,他就是给自己加大将军,或自称假皇帝都没问题。但估计章惇不会去触这霉头。

章惇倒是被韩冈触了霉头的样子,“这个也说好,那个也说好,玉昆你什么时候变成好好先生了?”

韩冈扬眉笑道,“太宰也罢,元首也罢,最后看的还不是子厚你的心意?”

章惇走上最后一级石阶,仰头看着正前方一座十几丈高、黄土色的四面佛塔,“心意?我心意不过名正言顺四个字。”

韩冈跟着走上去,“名正言顺固然重要,但子厚你想要做的决不止于此吧?”

隋时所立的四面佛塔,密檐层层,檐角铜铃随风而荡,叮咚脆响传于四方。

章惇没有回应,一直望向塔顶,“有多高?”

“十几丈总有吧。”韩冈回头,冲下面招招手。十几步外,韩冈的一名亲卫忙小跑着上来,听了吩咐转身下去,在下面跟大法王寺住持说了两句,又一溜小跑上来。

“十五丈三尺。不算低啊。”

“也就是座塔而已。”

两人围着隋塔绕了一圈。塔中没有楼梯能上去登高望远,只是个摆设。这让韩冈和章惇很快就失去了兴趣。

顺着坡道继续走下去,章惇开口说,“两个月,京中就有人在报纸上宣称,议员为万民之表率,代表亿万生民,理当尊礼议员,更重于宰辅。”

韩冈听说过此人此事。还派人追查。结果只是一名被忽悠昏了头的士子,把议会制度当了真。

这番言论,在京师中并没有掀起任何波澜。弄不清议会只是一件好看摆设这个现实的,毕竟只是极少数。但从韩冈所宣扬的道理上,这番言辞并无错处。

而这位士子,最终也没有受到惩处,只是那份小报的东家和广告商都撤了资,很快就倒闭了。

这个结果,应该就是章惇的态度——有可能会被利用的正确的废话,把说话人的嘴堵上就够了。

“我觉得说得很对!”章惇看过来,语气中的情绪多到让韩冈惊讶,“都说议会能举天子,选宰相,亘古以来,士民从未有今日之贵重。但在我看来,如今的议会,不是贵重,而是轻贱。不是权重,而是权轻。太轻!”

“所谓立法,不过受人之命。所谓举天子、选宰相,同样是受人之命。天下人眼中,权柄只在你我手里,所谓议会,不过是遮羞布。权奸、逆贼,从来没离过你我之身。”

“子厚你有什么想法?”韩冈直接问道。

以韩冈和章惇的地位,两人有什么计划要施行,基本上不再会自己出面,而是先授意下面的人提议,然后看看其他人的反应,再决定到底要不要继续推动。

不过以韩冈和章惇的关系,直接说就可以了。

“我等也参选议员。”章惇显然是早有准备,“宰相的名号改不改都无所谓,但身份必须要加一个。如此议会才真正有了实权,而你我总理天下,与天子分庭抗礼,才真正有了名正言顺的道理。”

方才章惇提到元首二字,韩冈只是感到巧合。但现在章惇终于说出他真实的想法,韩冈顿时把自己的警惕心提高了七八个等级。

治理全国的顶层官员,都是议会成员。而统掌一切的宰相,就是议会中拥有最多支持的成员——这是标准的议会制。

韩冈曾经考虑过的计划,一直秘而不宣,却在这里被章惇说了出来。

如何改制,这也是韩冈常年在思考的一件事。

尤其是韩冈是真正拥有改变的能力,要管住自己的虚荣心和自信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过最终,韩冈还是放弃强行去改变,现在的制度并没有约束生产力的发展,相反的,制度上的缺陷,反而给了新生产业野蛮生长的空间。

但现在的议会,的确是一个嫁接在旧制度上的怪胎。有识之士,比如章惇,眼见于此,又有切身感受,自然会升起加以改变的想法。

亲身加入议会,让天下黎民之代表名副其实的同时,确实的将议会的大权抓在手中。以章惇和他身边幕僚的才智,有此想法,是顺理成章的一件事。

可另一个可能并不能排除。虽然可能性很小,但也不能不提防。

“子厚你的想法,我也曾经考虑过。只是当时条件还不适合。即使是现在,我也没有把握。”

章惇抬了下眉梢,等待韩冈的下文。

“不过……让皇帝在我等面前宣誓,这个机会,不是经常能碰上,很难得。”

章惇嘴角微微翘了起来,“是啊,太难得了!”

会心的笑容中,韩冈和章惇再一次达成了默契。

走下山坡的脚步,比上坡时更加轻快。

然后,就传来了文彦博求见的消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