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不悖(一)

“十一叔。”韩钲无奈地把头摇来摇去,就像街头小贩遇上了来收保护费的地痞,“你要的这些,不是做生意了,你这是打劫呀。”

韩钲表情上面,章恺瞥眼看过去,活脱脱又一个冯四,“小乙,你真该到北州瓦子里演参军戏去。怎么这般可乐呢?”他呵呵两声,一丝笑意都欠奉。

韩钲也没笑,“十一叔,小侄还是直说吧。”

“瞧小乙你说的。我们说话,什么时候不是坦诚直接呢?”

说实话,韩钲对章恺的看法,与章恺对韩钲的看法其实差不多。不过,韩钲并不介意章恺的讽刺,这证明他正在占据优势。

“小侄知道十一叔你心里不痛快。只是在粮食上,福建商会每年就少赚了不少钱,但七叔可是宰相啊。田僖子在齐,小斗进、大斗出,乃有‘齐民归之如流水’。你看看,秉政要得人心,本来就不能钻在钱眼里。只要得了人心,齐国不就成了田家的了?”

他说话一向坦白,不然也不会气到章恺。章恺更无好脸色,“天下还能归我章家?!”

“也不会归我韩家啊。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不是一家一姓之天下。”韩钲敏锐地反驳道,“既然天下都占了一份,自然有相应的责任。家严还不是宰相呢,棉布价格还不是一年年往下跌,少赚了多少钱,为什么呀?也是责任啊。”

冠冕堂皇的话把章恺恶心得够呛,看着韩钲满脸坦诚真挚。心想韩家的这几个小子,真没有哪个是省油的灯。

老二继承了韩冈的胆量和军略,在军中已经有不小的声望了,日后支撑韩家门楣的就是他。韩家老大原本不显山不露水,安居乡里不与嫡子相争,现在看来是继承了韩冈的厚脸皮,满口大道理。

只听韩钲又道,“温饱、温饱。穿得暖,吃得饱,老百姓啊,才有希望,愿意花钱。口粮、衣料上赚得少了,但其他方面却还是赚得多了。有了闲钱,难道不会想着给家里的孩子买几块糖果,给浑家买把檀香木的梳子,或是一支带珍珠的簪子?”

章恺盯了韩钲一阵,“小乙,说些实在的吧。”

韩钲也知道这种话说服不了章恺这等明白人,“好吧。其实十一叔说钱这东西。不一定要靠买卖来赚。”

“打劫?”

“十一叔说笑了。小侄意思是借贷取息。或者干脆自己铸钱。”

“铸钱,好啊。”章恺就笑了,“你们能拿出多少铜来。”

韩钲赔笑道,“十一叔,你这是埋汰我呢。谁不知道你们在麻逸发现了大铜矿。”

章恺冷笑,“没铜还说什么。空手套白狼?”

“平安号和万顺号两家的金票是在做什么用?十一叔你肯定知道的。”

章恺眯起眼睛,向后靠在椅子上,“你们打算做什么?”

韩钲则凑近了一点,“小侄的意思是……”

……

“两家联手发行金票?”章惇闻言,似笑非笑看着兄弟,“你出门前,信誓旦旦,要从关西人那里好好敲出一笔钱来,这晚上回来,怎么就变成两家联手一起赚钱了?”

章恺脸上有一点红,早上的确想着给那个年轻的谈判对手一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姜还是老的辣,但今天的谈判上却变成他被说服。

但只要有好处,脸面又算什么?这么多年了,他的思维方式早就从士大夫变成了商人模式。

“不止是联合发行金票。”章恺分辩说。

“我知道。”章惇拈着下颌的胡须,“这件事韩玉昆今天也跟我说了,听起来是有道理。欲掌天下,不过是人、兵、财三事。有人有兵有钱,这天下落不到他人手里。天下太平的时候,关键更在于财字上。韩家的小子也是跟你这么说的吧。”

章恺点头,雍秦福建两家本就聚敛天下财富,两家如果更加紧密的联手,对天下的控制必然更进一层。

“你可以跟韩家小乙继续谈下去,看细节,不要吃亏。”

“再几年,我这宰相也不做了。换韩玉昆上台后,你们愿意不愿意去维持现在的粮价?”

章恺摇头,福建商会在这件事上吃亏吃了很久了,但是为章惇,他们不甘愿也得做。但为了韩冈……却怎么可能?

章惇又问,“那你们觉得,韩玉昆会允许他一上台,粮价就涨许多的情况出现吗?”

想到韩冈的反应,章恺忽然一阵心悸。又不服气地说,“凭什么?他做了宰相就不许我们涨价了。又不是七兄你,凭什么理会他。”

“是啊。的确没必要理会他。”

章恺闻言,精神一振,期待地看着章惇,“七兄。”

“韩玉昆不打算当宰相了。”

这个消息进来。如同惊雷,让章恺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为什么?!”

“上来后受你们钳制吗。看到我这个榜样,他也不想上来吃苦受累的。”

“可……”章恺欲言又止。

韩冈就算西人,但本质上还是盟友,换做其他人做宰相,不知又要添多少变数。

“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谓天下王。我与社稷主、天下王还差一个名分,但坏名声已经很多很多了。韩三多聪明的人,有前车之鉴,他哪里会往坑里面跳。”

看着自己兄弟的脸色变化,章惇暗自摇头,他已经隐瞒许多了。

韩冈实际上是这么跟他说的。要改变人的想法,其实不容易,尤其没什么利益关系,却受了多年忠君教育的人。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要死硬。要改变天下人的观点,等这批人死光了差不多。所以只能等下去,等个几十年慢慢改变他们的想法。

所以他不打算做宰相的。因为结果不会差太多。还不如派个代理人在京城做着,他在边疆守着,万一有变可以直接领兵接上京师。比起在京师相位上被迫做个修补匠,更省事许多。

章惇暗叹,这是真的动了杀心。相较而言,他章子厚空背了一个坏名声,实在是太心慈手软了。

“你先回去想想吧。”章惇说,“先与韩家小乙拟个章程出来,回头去会中商议,把事情定下来,说不定不久之后,就要派上用场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