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二百八十七章 点画(上)

“姓名。”

“富……李忠,李忠!”

发现乘警脸上毫不掩饰的疑色,富直柔确认自己暗中探访韩家的行动算是彻底失败了。

其实在自己坐在眼前的这位受害者对面的时候,就已经失败了。

这到底是开罪了谁?搞得这么大的阵仗。

车轮滚滚向前,风雨从破损的门窗处只灌进来,呜呜呼呼宛如鬼啸。

车厢有节奏的震动中,富直柔低头看着一层被染红的白布下,堆做一堆的东西。富直柔不想再去回忆,小解回来后,才隔了几分钟,就变得满车厢都是的邻座。原本聊得还蛮开心的,忽然间涂上了墙和天花板,这种经历实在不愿多回想。

不过能因为起身如厕,幸运地逃过此劫,富直柔对现在无意间暴露了身份,并没有太多在意,依然在心里说着侥幸侥幸,总比变成车厢板壁上的涂料要好。

看见乘警不动声色地走过去询问别的乘客,却跟列车员悄悄地比着手势,看起来打算叫人的样子,富直柔苦笑了一下。

这位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警惕性还挺高,应对也很出色。关西这边只是一个小乘警就有如此素质,细想,还真是觉得恐怖。

“叫你们的上官来吧,我跟他说话。”他上前低声的对那位警惕起来的年轻警察说,“我姓富,自洛阳来。这事不要声张。”

虽然还是没明白洛阳姓富到底有什么奢遮的地方,但小乘警从几句话中已听得出富直柔身份并不简单,他很快给富直柔安排了一个空的车厢房间,然后让两名列车员守着门口。

富直柔挑了张干净的座位坐下来。没过多久,来了个人,没穿列车上的车长制服,而是个面上带着恐怖疤痕的中年男子。

“在下姓岑,在此公干。”男子看起来相貌骇人,说话倒是颇有礼貌,“敢问可是故郑国公家的公子?”

“在下富直柔,故郑公正是在下祖考。”富直柔点头,“舍妹与侍中家二郎有秦晋之约,只是此前舍妹有服在身,耽搁了两年,如今除服了……”

富直柔冲对方笑了笑。岑姓男子也会意点头。

婚期因为服丧守制而耽搁,除服之后当然就要赶快举行婚礼,免得再出意外耽搁,自不必再多解释。

尽管这番话疑点很多,富家公子入关西谈论婚事还要改换姓名,根本不合常理,但只要之后富直柔的身份能得到确认,有什么问题都不是区区列车上的小人物该关心的。

岑姓男子就正如富直柔所想,转而问起方才发生的袭击。富直柔将自己所了解的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

对于受袭击的被害者,富直柔了解的并不多。在列车上认识,只知道对方是唐州的工厂主,要去关西办事。衣着极尽奢华,说话的口气很大,谈起数字都是万贯为单位,何、曲、李、陈这些顺丰行、平安号里的大人物都是称兄道弟,暴发户的做派十足十。

这回却也不知得罪了谁,被人两枪打在脸上,铅子在脸上开了花,还嫌不足,硬是丢了颗炸弹,被害者一下满车厢都是不说,把车门车窗都炸开,人犯正好从炸开的车门中跑掉了。

作为邻座,偏偏在案发时离开现场,如果不是富直柔的身份,他的嫌疑至少得去铁路总局京兆府警备司里洗上几个月,怕是才能洗脱干净。那样的话,富直柔他并不是受长辈指派入关西讨论婚事的秘密也就保不住了。

是的,富直柔的确不是来商讨韩家二郎与自家堂妹婚事的。

若说韩家嫡子韩钟与富直柔的堂妹婚期将近,富家的确有理由派人与韩冈联络,但家里安排的是与富直柔观点不同的富直方,毕竟是亲兄妹。

如今京西局势宛如一个火药桶,但富直柔的父亲和叔伯们却宁可坐在火药桶上,做足了守户之犬的姿态。

最后还派了富直方那个榆木脑袋过来关西,都不想想,京城的章惇都在磨刀霍霍了,再不找靠山,元老家宅的谱还能摆几日?

君子之泽,五世而斩,肈基之业,三代则衰。

在富直柔看来,富家现在就处于三代则衰的境地。

祖父不仅宰衡天下,同时还能得享高寿。但祖父之后,叔伯辈皆无缘两制议政不说——自家父亲在韩冈当政的时候倒是做了几日议政,韩冈一走没多久就被选下去了,明显的人情——连寿数也远比不上祖父。

二叔绍京,在祖父去后一月过世,幺叔绍隆更是早早亡故,两位姑母,大姑母青春早逝,二姑母去岁过世时也不过才五十岁。

现在看来,真的有所谓气运,祖父消耗了几代人积累下来的气运,从叔伯辈开始就要还债了。

富直柔近来跟叔伯兄弟都议论过家里的情况,有愤恨权臣打压的,有怨艾长辈不肯顺应潮流,但富直柔看来,抱怨权臣打压的足够蠢,说什么顺应潮流的也一样蠢。

盛极而衰不独富家,洛阳高门,乃至一干京西大族,在朝堂上都没了支撑,都是一样的破落气象。

雍秦、福建,一西一南两大势力盘踞朝堂,皇帝不过庙里的菩萨,装样子的土块。这时候,什么叫顺应潮流,不是跟着办工厂兴产业抢生意,抢不过还暗中派人下黑手,那叫争道于途,寻死之举,而是改换门庭,听人使唤。

要保住富家门楣不衰,先放下不该有的架子再说。

即便家里人都不愿意,富直柔愿意先行一步。

当然,这是秘密的。对家里,他也只是说一句要出外访友,然后出了城就到车站买了一张去京兆府的车票。

富直柔将自己知道的,都告知了岑姓男子,打发了这位没有透露身份的负责人之后,在单独的包厢中,就等着列车将自己带到渭水之滨的长安京兆府。

他只想早点与韩家人接触,免得门外的守卫一直紧绷着神经,却没想到接触来得这么快。

列车在下一个车站,换了一节新车厢,被安排到其他车厢里的乘客,终于可以坐回来了。同时,列车上还迎来了一位新乘客。

“原来是富家三哥哥,小弟韩铉见过哥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