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二百六十七章 长风(四)

放衙前,韩钟带着整理好的一摞奏表申状,送去了楼上,让值夜的游师雄晚上多了点事可以做。

“子钧……你真会办事!”

已经忙碌了一天的游师雄,痛快地丢下了笔。干脆不去看桌上堆成七八摞,永远也批复不完的公事了。

韩钟当初在守选授职之前,韩冈曾安排他在游师雄幕中学习过半年多,熟悉了铁路事务,方才能够在上任后很快便上手,应付起从敌人到自己人的所有需求。

虽然年龄有差,但韩钟与游师雄其实有几分忘年交的意思,早已熟不拘礼,闻言笑道:“这些都是今天须批复的,那些能拖几天的还在楼下没拿上来。”

游师雄闻言扬眉,“之前那个被你送去宁夏的堂后官,是不是就这么说的?”

韩钟打了个哈哈:“既然他自己送上门来,侄儿也就却之不恭了。”

“说不定他只是想奉承你。”

韩钟冷笑:“自来不打勤的不打懒的,只打不长眼的。没一点眼色,蠢货要来何用?”

游师雄哈哈笑了两声,心道果然还是衙内脾气。

韩钟初至都堂,一下子就接手枢密院详检的差事,一时忙碌少不了。他手底下的一个堂后官,就自作主张,把送到他那里的上下文函分门别类,急务放前,不急的延后。堂后官这么做是奉承还是下马威还是两说——游师雄觉得是前者,滑吏一贯是设计逼得上官主动放手——但韩钟认定他别有用心,到张璪那边打个招呼,寻了个差错,直接就送去宁夏戍边去了。

要说有错,那个堂后官的确有错。不管初心如何,本质上还是代上官做主,逾矩了。不过他遇到的不是韩钟,而是东府五房的几位好出身少经历的检正官,说不定就引为心腹了。可惜他撞上了韩钟。

韩钟年虽少,却是在战阵上办了一年多的差,生死事上更见得人心万端,在前线做一日,比京中做一月还要能历练人。公事中经验丰富,又是世家子翻脸就下死手的性子,撞到这样的人手中,只自身去宁夏,没牵连到家人,已经是万幸。

只是在游师雄看来,比起其父韩冈,韩钟性子上还是缺了点宽厚,少了些对下情的体谅和宽容。至少没必要送去宁夏,开革了就可以了。

“现在好了,详检房内人都给你整治得服服帖帖,办事顺手多了?”

“还算是老实。”

“所以……”游师雄点点桌上一堆堆如山高的文件,从鼻子里出声:“嗯?!”

游师雄是玩笑,怎么按缓急安排文函递送是他们这些枢密使吩咐过的,不是韩钟自作主张,韩钟也只是笑,“六丈要是嫌小侄不堪使唤,也把小侄发配出去就好了,雄州定州不嫌远,大同神武不嫌差。”

“美得你的!”游师雄笑骂,“这时候,哪里还有那么好的差事给你?”

韩钟眉眼一动,指了指东面,压低声线问,“真的要打了?”

游师雄笑容变得浅淡了点,“还在议。”

韩钟察言观色,又说了两句闲话,就告退离开。

离开时脚步有点急切,哒哒哒地就走了。

对他来说,其实有游师雄“还在议”这一句就够了,游师雄的性子韩钟清楚,不是基本上敲定了,他一句都不会泄露。

看见一转眼进取的年轻人连背影都不见,游师雄暗暗叹气。

看起来,这位宰相家的衙内是真心想接他父亲的班。

自己真的是比不上。

说到底,游师雄他只想做自己想做的,只是机缘巧合,才生到了这个位置,并不是为了这个位置才努力。这一点,跟韩钟一等显贵家的后代就完全不一样了。

很早以前,早在游师雄他考上进士之前,甚至还要早,比拜在横渠先生门下也要早,刚刚读书的时候,被父辈带着看过新进士回乡时的盛况,又见识过范仲淹、韩琦这一等执政镇守关西时的威风,曾经幻想过起居八座的身份和生活。不过很快就被残酷的现实给惊醒,费尽心力才考了一个进士出来。本想着一辈子就在关西的崇山峻岭中度过了,没想到却出了韩冈这一个的师弟。

再看看桌上,游师雄又是一叹气。跟韩钟说了几句,算是歇了一会,接下来,还得继续处理这些公事。

铁路上的事从来不少,勘察、建造、保养、维修、护卫,仅仅是铁路线要安排的事就让人歇不下来,而运营方面的事务,更繁琐上十倍。而军中事,铁路相关则只占三分之一。事难且繁,日日如此,案牍之间,的确消磨人的志气。

拿起笔,申状上的文字在眼中却变成一团团墨迹,韩钟的话又在心中响起,逗起了游师雄的心事。

章惇的确有开拓之意。

这正是最近都堂会议上正在密议的要事。

虽然宰辅们应该都没有泄露,但从韩钟的试探上,可以肯定,下面已经是传遍了。

游师雄低声冷笑。果然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这做官的,不耳聪目明一点,一辈子都难升上去。

中国人口日多,食指浩繁。宰辅、议政们很早以前就有了共同的认识,要不然就多开工厂,让人有工钱赚,要么就开疆辟土,让人有田地种。总之,必须要让新增人口,以及无产无业者,能够得到足够的口粮,至少保证温饱和性命。

有识之士能真正认识到这一点,普通点的官员,揣摩上面的心思,却也能得到同样的认识。

但能够在其中分到一杯羹的,可就不多了。

如韩钟这样的身份,却不但能分到一杯羹,而且还是最早分到的一批人。

不止是家世,还有资望——虽说资望来自于家世,但资望就是资望。韩冈能给他儿子准备好一个上佳的戏台,但能把戏唱好,还是得靠上台的人自己。

韩钟有铁路,有领军的经验,有在都堂工作的经历,每一任都有着杰出的表现。有军功,有政绩,二十出头的年纪,已经是第二任通判资序,等明年,完全可以去边远一点的地方做知军知州。

完全是韩冈当年经历的翻版。

韩钟在都堂内被人戏称为小齐公,并非仅仅是因为他是齐国公韩冈的嫡长子,而是经历、能力和性格都酷肖其父。

他升得快是有议论,但出生入死多次,谁能仿效得来?章惇的儿子学了他,就死在了日本。

游师雄对韩钟很看重,却并不是因为韩钟的身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