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二百六十章 新议(二十六)

精力是有限的,田腴的提案和陈李二人的提案,江公望不觉得他们这一帮人能够全都阻击下来。用长时间的演说拖时间,最是耗费精神,即使是看起来信心满满的王交,江公望都不觉得他能连续来上三回——是男人都爱吹嘘自己一夜数次,可言实相符又有几人?

想要成事,必须有所取舍!分心二用,只会两边都没着落。

偏偏王交茅坑里的石头一般死硬,一对血丝密布的牛眼直直地瞪过来,“不是想要行废立之事,提什么继承法案?等到法案通过,二贼就可以换一个冲龄天子上来。这里都要弑君了,刀子都拿出来了,江公望你还说什么轻重缓急?是不是要等开宝寺的钟敲上一百零八下,你才觉得是当务之急了?”

“我觉得王子易所言有理。”王交与范呈、江公望的争论,早引来了周围帝党议员们的关注,大部分人还是围观,但已有人表示自己的立场,“有嫡立嫡,无嫡立长。承继本有序,何须画蛇添足?摆明了就是有什么阴谋诡计。”

“就算有阴谋诡计,放到议会上也不会是大事。议会本就是个玩物,都堂想理会就理会,不想理会就当个屁。韩冈都辞位了,章惇还会把议会供到头上?”

“没错啊!我等进到议会里陪人耍把戏是为得甚事?就是让人明白,议会是个玩物。新闻审查法案,呵!能有皇帝继承法案更惊动人心?德孺公,你说是不是?”

一下得到了提醒,所有人都转向默然无言的范纯粹。

“德孺公,你说该当如何!?”

“德孺公,仓促改易目标,只恐难得如愿。”

“德孺公,天子危殆不可不救!”

“德孺公!”

“德孺公!”

面对一张张急切愤然的脸,范纯粹闭上眼睛,旋又睁开。

他先看了陆表民一眼,还算是有心的,若他也跟王交江公望一般自顾自地吵下去,丢人现眼事小,坏了大局事就大了。

开会前计议得好好的,人人点头,一转眼就分裂对立,对比章韩二党抱成一团,一张嘴说话,范纯粹发现想要他身边的这一帮人实现同声相和同气相求,竟然有那么难。

都说君子不党,那就当真一团散沙了。

周围静了下来,就连方才口舌交锋的江、王二人,也都在等待着范纯粹的评判。

但范纯粹明白,他面前一对对虎视眈眈的眸子,不是在等自己的决定,只是在蓄势,只要不符合他们的心意,那么他们立刻就会抗声反对。

最早的时候,聚集在范纯粹身边的议员可不止零零落落的二三十人。旧党虽然败落,可是在各地州县,不满于都堂篡权的正人君子所在多有。初上京时,范纯粹奔走联络,一时间应者云集,都堂都畏惧于诸多君子,不敢干涉。可几次集会之后,或因为意见不一,或因为宿恨旧怨,聚集起来的议员们又星散而去,最终就导致议会中为天子的忠义之声越发低弱起来。

不能再分裂了。

没有多少人了,更没有多少时间了。

如果是事先列入流程的议案,当然有足够的时间去讨论,去权衡,去进行利益交换,但临时议案,则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

半个时辰,一个小时,六十分钟,三千六百秒,时间放在平时,已经很长,现在范纯粹却觉得太过短暂。

吵了半刻,要说服每一个人,要统一所有人的想法,最终留给范纯粹的时间就更少了。

但范纯粹还是用了半分钟等待,等到急性子的王交开始不耐烦,想要说话,方缓缓地抬起手,向圈外遥遥指过去,“诸位……看看你们身后。”

王交、江公望、陆表民,一群议员不明所以地回过头去。

迎面而来的,是来自会堂内部,数以百计的目光。

几乎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

数百议员,带着审视,带着嘲讽,带着冷漠,带着各色恶意的情绪,看了过来。

王交、江公望等人都愣在当场,更有几个不堪的,猝然一惊,就向后仰倒,摔跌回座位上,哐啷啷发出好大一声响。然后引发了一片低低的笑声。

身后,这时传来范纯粹低沉阴郁的声音,“他们……都在等着看我们的笑话。”

笑话?

王交定睛看过去,心头随之一震。

对面的议员,或有仓促转头的,或有含笑点首的,更有大咧咧地直看过来,不避不让。还有那章恺,偏过脑袋,跟身边人不知说了什么,就看着这边哈哈大笑起来。

几声冷哼就在耳边响起,王交左右看看,每一位的脸色上的温度都如同数九寒冬。

“对面的那些人,虽是猖狂无忌,可不论如何争执,一旦有了决议,便再无异论,投票也绝不会反复不定。这便是章韩二党能够把持议会的主因。不知诸位以为然否?”

范纯粹的话不过是老生常谈,早就说得多了,每每被人用君子不党四个字一巴掌反打回来。说到底,他们这群人,就是缺少一个有着足够声望能够服众的核心。如果不是范纯粹在这里,换成是文彦博、范镇这一干退休的宰执来,绝不至于人心离散。

不过这话放在现下,却分外管用。生性不能忍事的王交不反驳了,坚持己见的江公望也沉默了,爱说怪话,喜唱反调的几人都不开口了。

可算是知趣了。范纯粹松下一口气,半带感慨想着。若早早能够如此,那百多议员若能不生嫌隙,早就将议会闹个天翻地覆出来,哪里还需要有现在的争执?只希望亡羊补牢为时未晚,还来得及改正。

他旁顾陆表民,使了一个眼色。

陆表民心领神会,“德孺公所言甚是。诸位贤达,我等参选议员,是为赵氏江山,而非为在瓦子里演上几出参军戏。不管昨日来日如何,只今日之事,以在下之见,就请德孺公处分。不论德孺公有何决断,我等无有不从,”他刻意的向远处看了一眼,“免得真让人看了笑话去。”

江公望看了眼陆表民,又看了看,看出了点什么,嘴角边带上了讥嘲的笑意,只是当他看见王交,笑容便消失了,“也罢。那就请德孺公处断。”

有江公望带头,剩下的议员一个两个都发言表态,一同支持范纯粹来做出决定,直到剩下王交一人。

有人想催他,“子易……”

刚开口,范纯粹和陆表民同时阻止,“嘘!”

不能催,不能逼,以王交的驴脾气,一催一逼,必然就反顶上来,得等他自己想通。就算想不通,把他暂时排除在外,也没关系。

所幸,王交也没有强拧到底,近似于咕哝地低声,不情不愿的说,“请德孺公决定。”

范纯粹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今日之事,我等虽早有定论,不过,事有变化,我们也要相机而动。”他环顾周围,“打蛇要打七寸,自是要直攻其最要紧处。我不知道《皇帝继承法案》里面有多少蹊跷,但只看章韩拿《新闻审查法案》为其遮掩,就知道《皇帝继承法案》有多重要。既然如此,我们又有何理由放过?”

发现范纯粹竟是站在自己一边,王交振奋道,“德孺公所言有理!”他冲江公望笑问,“民表你说呢?”

江公望不理会他,冲范纯粹点头:“诚如德孺公所言。”

范纯粹彻底放下心来,沉声:“那今日我与诸君齐心合力,让那一等罔顾君恩,淆乱纲常的贼人看看,这天下,绝不缺孝子忠臣!”

王交哈哈一声笑,声如寒枭,“把韩冈的脸上刮下一层皮来。”

讨论的时间转瞬即过,辩论的阶段业已到来。

黄履刚刚敲响了小锤,苏颂开口询问议员们对草案的意见,王交已经收拾好自己的装束,第一个举起手,放声说:“我有意见!”

黄履小锤一敲,平静无波:“那就请王交议员先上来陈述。”

王交带着笑起身,笑意中带着狠厉,“可惜不能在殿上说话,若是在那逆贼面前,便血溅阶前,也要让他们看一看忠臣孝子能做些什么!”旋即又再一笑,“不过今天,就让大伙儿看个乐子,让天下人知道,韩相公安邦定国的大议会,不仅仅能对骂,能打架,能罚站,也能讲上三五个时辰的笑话。”

他扬了扬眉,“咸与周闻!”

王交身量并不高大,以北方男性的标准来说,还显得有些瘦弱。

但当他稳步走向发言席的时候,一步步的却沉甸甸压在目送他的范纯粹等人的心口上。

站上发言席,背后是主席台上的苏颂黄履,面对的是一楼的八百议员,二三楼数百旁听的士民和记者。王交停顿了一下。

这将是他的战场。

他王子易有满肚子的故事,三四个时辰不在话下,更长时间也不是不行。当他开始这一次的演说,就是韩冈那逆贼的大议会成为天下人笑柄的时候。

也许韩冈会报复,也许会被赶到天涯海角苦熬,但只要天子秉政,那么他现在付出的一切,就会有百倍千倍的回报。

二贼占据高位太久太久,久到快要让人产生厌弃,赵氏养士百年,其用就在今日!

范纯粹展开纸笔。

一切都已安排妥当,现在只要等待王交的开场就好了。

还不知他要说哪一目书,如果是《九域》那就有趣了。不过不论王交说的是哪一部,他所要做的,就是在主席台上干扰王交的时候,站出来,拿着议会的条贯,跟苏颂黄履,在上千人的面前,好生辩上一辩。看看他们还有脸再继续主持?

如果主席台上听之任之,那就更好。范纯粹看着自己用了一半的笔记本,改换了目标,之前为了驳斥《新闻审查法案》而做的准备,在笔记本上罗列下来的大纲,能够拖上许久的发言,全都用不上了。

不过有了王交开启好头,就有了足够的时间去整理自己的发言大纲。三个时辰,还是五个时辰,他相信王交能够给出一个漫长的回答。

范纯粹并不擅长于口舌之争,但只要拿着提纲说话,一个时辰还是可以做到的。

一个时辰,又一个时辰,拖上一天,两天,提案不废而废,韩冈的议会也将不废而废。

也许这个方法传开之后,说书人也能被选进议会了。那时候,会场变成茶楼,惊堂木一拍,唐人传奇,今人小说,一股脑的齐上阵。就是传言中韩冈亲笔撰写的《九域》,或者其他小说都在韩冈苦心设立的议会上一一上演。

将炭笔压在笔记本上,范纯粹等待着王交的开场。

时间会很长,也许该先去方便一下的。

寂静中,范纯粹脑海中莫名地冒出了这个念头。

就在这时,头顶上突然一阵剧烈的响动。听起来好像有几百人同时离开座位的动静。

范纯粹疑惑地望着头上的顶棚,不知发生了什么。

理应开始发言的王交,也突然愣住了,眼神的方向指着二楼之上。

头顶上的声响越加混乱,突然间一切静止了下来,连说话声都戛然而止。

动与静的剧烈转换,让每一位议员都诧异地抬着头,想透过头顶的顶棚,看到那更上面的画面。

一个小小的惊呼忽而在寂静的空间中,韩相公来了。

这声音就像一朵小小的火苗,落到了在阳光下曝晒了数日的草垛上。

轰然一声,在每个人的心头炸响。

韩冈来了?!

头顶上?!

范纯粹心中一紧,脸色倏地煞白,韩冈竟然会踏足议会,他不是因为辞相,就离开了东京城吗?他不是不想给人以干涉议会的印象,连大门没进一步吗?

他来做什么?

他想做什么?!

犹如飓风席卷,范纯粹心头一片混乱。

东京城内,人人皆知,韩冈辟居城外,不涉政事已有多日。只等朝廷的批复,就离京西去。

他完全没有想过要直面韩冈。

那继承法案真有那么重要?

他看看前后左右,江公望惊惧抬头向上,陆表民惊惧地抬头向上,每个同伴都在看着上面。

混乱间,范纯粹听见主席台上的传来的声音:“王交议员,三呼不应,你的发言已经结束,请你下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