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二百五十八章 新议(二十四)

“德孺公,我看这草案,好似没什么问题啊。”

范纯粹闻言凛然,这部草案翻开来到处都是权臣的影子,根本就没有给皇帝留下立足之地,眼没瞎就不会看不出来。

“哪里没有问题?!”范纯粹阴沉地反问。

那议员一看范纯粹的脸色,不由得嗫嗫喏喏起来:“这……这法案也只是要设立皇储,以防变乱。文正公在世时,不也曾上表请仁宗立太子嘛。”

他说了几句,话语渐渐流畅起来,变得理直气壮,“若有此法,储位早定,文正公当年又何须心忧。”

连自家老父都被扯进来,范纯粹脸色更加难看得厉害。

这本草案的内容,简而言之,就是排定继承顺位,将皇子,皇孙,乃至宗亲,排定继位的顺序,从第一号继承人排到第五百号。死一个,下面一个顶上,多一个,就往后顺延,只论嫡庶长幼,血脉远近,不论贤愚。

有此继位顺序,什么太子不太子的,都无所谓了。顺位第一的继承人,天然的就是皇储。皇储贤与不肖,一切无关紧要。皇帝的意见也同样无足轻重,即使偏爱小儿子,也改变不了必须让嫡长子继位的规矩。

正如前日那韩党议员所说,“议会制定法案,都堂实行条贯。至于皇帝,垂拱而治,别捣乱。”

捣乱?!呵,被供到了桌案上,被当做木雕泥胎的塑像,想捣乱也捣乱不了啊!

有此法在,的确不须忧心天家承继动摇国本,但随意操持天子,视君如无物,如此明显的问题,还说没有问题?

“不然。”这时江公望在旁说话,“这问题可不小。”

“何以见得?”那议员反问。

“令曾叔祖景仁公昔年为仁宗太子事,上章十九次,待命百余日,须发为之白。”

江公望冲那议员笑了一下,笑得他皱起了眉。

议员姓范名呈,表字原甫,成都府人。在成都府旁的怀安军选了议员出来,乃是蜀地赫赫有名的范氏子弟。旧日以清正闻名朝野的范镇范景仁,便是其族中尊长。

范镇最有名的两件事,一是在王安石初秉政时,反对新法最为不遗余力,二是在仁宗立储事上,言行最为激切。不过自熙宁之后他就被赶出朝堂,直到致仕也没能回京。如今作为只比文彦博小一岁的人瑞,以耄耋之龄,骂起王安石、章惇和韩冈来,据说依然中气十足。

“敢问原甫。”江公望道:“忠文公当时是请立太子,还是直接在章疏中说,当以十三团练为太子?”

范呈被江公望堵了一口气在肚子里,范纯粹则微微点头,但江公望随后的话,却又让他表情僵住,“不过,这里面,也有些话有点道理。”

江公望压着草案一页,指着一段话说,“这话说得我觉得挺在理:万一天子不豫,一纸遗诏出于宫中,幼庶子接位,我等臣僚该谏诤,还是跪领遗诏?”

他点了点书页上的文字,“太祖本有子,昭宪太后设金匮之盟一事真伪不说,本就是老太太做下的糊涂事。太宗皇帝仓促即位,逼死太祖之子,便是因为名不正言不顺,心中犹虚,不得不设法免除后患。换做燕懿王继位,子承父业,天经地义,也不会有这些事了。”

虽然江公望是铁杆皇党的中坚,一心想要让天子掌握实权,可十几年下来,赵氏的那点阴私事在报纸上被说了又说。他也早就没有了需要避忌的警觉。

范纯粹一阵失望。江公望多聪明的一个人,竟为韩冈所惑。凡物皆有阴阳,凡事必有正反,祸福皆蕴一体,此等气学的谬论,江公望竟然信之不疑,还想在这包藏祸心的法案中找到所谓有道理的词句。

此前大议会的窘境,一干议员收购报业的愚行,包括京城中的各种抹黑、各种宣扬,也包括在京师外,各地报纸转载相关报道的联络,范纯粹一直都不是局外人的身份。就连用刺杀挑拨章韩二贼的计划他也都考虑过,只是手边没有合适的人选去执行。

继承了他父亲范文正公在谋略上的才干,范纯粹他一贯认为,对付敌人,不可留手,更不可保守,合用的手段都可以用上。简而言之,就是不择手段。

范纯粹早早的就预备好了应对韩党即将到来的反击,还做好了大议会被解散,自家入狱的准备——他甚至在期盼这一个结局,要曝露韩冈逆贼的真面目,不付出一点代价是不可能的。

可韩党的反击比预计的要巧妙不少。即使是做幌子的《新闻审查法案》,都是直击七寸的犀利手段,而暴露本心的《皇帝继承法案》更是要将皇帝彻底变成权臣手里的傀儡。

并非范纯粹不赞成从西周传下来的宗法制度,而是令出谁手的问题:一边是议会立法、都堂执行、皇帝遵从,另一边是臣子承天子之意草拟奏本,天子批复许可,二者结果相似,内里有着决定性的不同。

虽说皇储人选事关天下亿兆生民,做臣子的的确需要为其谏言议论,但决定权还是得放在皇帝身上。自家的产业交给哪个儿子,那是自家的事,外人越俎代庖,情理上都说不过去。即使是皇储,臣子要保嫡长即位,也得用谏阻的手段,而不是命令。要皇帝遵守的规矩,当是来自于周公订立的礼法,而不是议员们投票出来的法案。

范纯粹正准备要跟江公望分说个明白,旁边的王交把手里的草案狠狠地砸在了桌上,“江公望,我不信你看不出来!”

周围的议员闻声都转过头来,讶异地看着怒气勃发的王交。

陆表民在旁前因后果都听得清楚,不认同地对王交说:“子易,何必如此。”转过去又与江公望和稀泥,“民表,子易一时失言,切勿放在心上。”更朝范纯粹使眼色,让他站出来调解。

范纯粹毫无动静,王交怒瞪了陆表民一眼,捶着书皮:“通篇数千字,无一字提及赵氏,《皇帝继承法案》——谁家的皇帝?韩家的,章家的!?”

“无一字提及赵氏……”江公望轻哼了一声,王交的急脾气他可不喜欢,“诚然如此。然天子姓赵,又何须赘言?”

江公望莫名其妙地就从反对者变成了赞成者,范呈立刻表示同意,他也不喜欢王交说话的腔调:“照规矩排顺序,从第一位排到五百位,全都是姓赵的,白纸黑字,公示天下。章皇帝、韩皇帝,原来还有三五分可能,可此法一出,便断无机会。德孺公……”他对范纯粹说,“以在下之见,这法案当是韩冈要提防章惇行不轨之事而设,而章惇只想早点请走韩冈,故而应承下来。此法说到底,只是二贼相互谋算,非是哪一方想要换个位置坐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