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二百五十七章 新议(二十三)

“《皇帝继承法案》?”

回荡在巨大空间中的声音醇正浑厚,吐字一清二楚,田腴提请审议的法案,仿佛往热油锅里泼上一瓢冷水,在短时间的寂静之后,引起了一片议论声。

范纯粹却只希望自己听错了。他只听了这个名目,浑身寒毛就竖了起来。

混合着愤怒与恐惧的感觉笼罩全身。

图穷匕见了?

是要立太子?还是要皇帝退位?

所谓《新闻审查法案》,都是幌子吗?

疑惑过电一般从头脑中闪过。

他深吸一口气,强自平复了混乱的心情。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贼窝里孵不出好蛋。田腴的草案,其中内容再冠冕堂皇,其本质也必是悖逆不道。今日左遮右掩,打了个人措手不及,他提出的新草案,就更不必说了。

但是要发作,还是得等到草案印本发下来,抓住其中破绽,再行放对不迟。

范纯粹直起腰杆,将视线投向远处的席位。

韩党那一片十分平静,肯定是早有所知,五十余人联名,果然是处心积虑。即使范纯粹现在犹然隐怒在心,但他也不得不承认,田腴今天的这一招暗渡陈仓,玩得真是漂亮。

抛出了一个党中小卒,咋咋呼呼地弄出一个提案,唯恐天下不知的到处散播,才半夜不到的工夫,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弄得范纯粹他所有的准备都放在新闻审查这件事上,现在是措手不及。

范纯粹深深地盯了田腴一眼,韩冈摆在议会里的这一枚钉子,已是他在议会中最大的对手,想要实现匡济赵氏、力挽狂澜的目标,此人不可不除。

章党一方,此刻似乎有些乱。章系议员都有着很明显的骚动,只除了章恺周围的十几人——明显是事前已经得到了通知。这让范纯粹很失望。一段时间以来,章惇对大议会的态度,就让人感觉是恨不得大议会越乱越好,幸好有苏子容这尊大佛镇着,把规矩立了起来,否则保不准就变成演武场。真正用心在议会上面的,还是西北来的人。不过在这一议案上,章韩依然携手,两个逆贼的联盟,分崩离析的迹象一直不断,却始终没有当真反目。

不过李格非倒是让范纯粹心情好了点,此刻都站了起来,虽说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想必是茫然失措,对自己从最风光的时刻一下跌落到幌子和丑角的身份,还没有反应过来。

呵。范纯粹发自心底的冷笑,狗就是狗,主人把它卖了也好,杀了吃肉也好,并不需要狗知道,更不用它同意的。

飞快地看了一圈,章韩两党对这一草案的态度和准备,范纯粹心中已稍稍有了点数。

转头看自己人,陆表民和江公望双眉深锁,其他同伴要么交头接耳,要么皱眉苦思,而身边的王交,双唇颤抖,青筋毕露,显是怒意到了极点,“子易……”

范纯粹才开口,却像一点火星飘到了干柴堆里,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王交已怒发冲冠地拍案而起,咬牙切齿,“逆贼!”

范纯粹下意识地一把把他拽住,王交回头,面色狰狞,双目殷红如血染,“德孺公,那逆贼是要造反了!”

范纯粹本只是强压下怒意,但王交剧烈的反应反让他更加冷静,他警惕地望着主席台上,沉声说:“先别动。看清楚再说。”

临时议案加入审议流程的表决,并不会说明内容,只有草案标题。内容如何不得而知,此刻闹事,反而给了人驱逐的机会。

王交却不理会,死命一挣,哗啦裂帛声响,范纯仁愣然地看着手中的半边袖子,王交则踉跄了一下,一手撑住桌子才站稳。

陆表民这时早站起来,紧抓着王交的肩膀,不让他再动弹,急急地低声道,“子易!子易!你想被赶出去吗?!”

王交微微一怔,江公望、范纯粹,还有旁边的几个同伴,便一拥而上,横拖竖拽地把他压了下去。

“范纯粹议员,王交议员,陆表民议员,请安静。”当当的击锤声后,御史中丞黄履的警告毫无波动地响起。

这是第一次警告,王交抬起头来,死死盯着台上。眼中的凶光,让范纯粹下意识放开了手,不期然的,他想起了曾经在河东的官道上看到过的狼。

朦胧的暮光中,那头皮毛斑驳的老狼就蹲在路边,肚皮瘪瘪的,明显饿了许久,盯着马车的两只眼睛泛着荧荧的绿。车夫拿起枪放了一枪,巨大的声响惊走了那匹狼。老狼跑上路边的小坡,潜入树丛前回过头。那一眼,范纯粹隔着车窗看得分明,跟王交现在的眼神莫名的相似。

王交引发的小小的混乱,并没有耽搁会议的进程,很快开始举手表决。

王交瞪着眼,一言不发,一动不动,陆表民、江公望见此,对视一眼,摇了摇头,又一齐看范纯粹。范纯粹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双手交叠着放在桌上。

虽然在范纯粹的影响下,他这一派的议员都表示反对,但议员们举起的手,依然如同树林中的树枝一般茂密。总票数六百出头,比起方才的两个近乎全票的《新闻审查法案》要少上不少,却也远远超过了通过所需的半数。

一本本印好的草案发了下来。最后进行表决的皇帝继承法案,却第一个开始进行审议。

没有人对此质疑,相对于不会有什么新奇内容的《新闻审查法案》,使人疑惑的《皇帝继承法案》更让议员们迫不及待。

王交依然性急,散发草案印本的小吏还没到近前,他起身两步过去,劈手就抢了一本,转回身的时候就已经翻看起来。

基于士大夫的自觉,范纯粹没有像王交一般将心中的浮躁暴露出来,但他沉稳地接过草案后,却也第一时间翻开了扉页。

飞快地扫视着还散发着油墨香的草案稿件,疑惑的心情渐渐得以平复,而愤怒却在渐渐积蓄。

无君无父四个字,人家早不在乎了。

大议会初开时,就有一议员在大会堂上公然宣言,“议会制定法案,都堂实行条贯。至于皇帝,垂拱而治,别捣乱。”

当时范纯粹直接开口骂他是无君无父,可那位议员操着一口粗俗的乡音回说,“有爹才有窝,没爹就没窝。罗思没皇帝,窝们给他选一个。”

那一天,范纯粹第一次被赶到楼上的旁听席,那一天,范纯粹彻底放弃了与章韩妥协的打算,那一天,范纯粹下定决心,要扶保皇宋,殒身不恤。

但现在,除了无君无父四个字,范纯粹想不到有什么词能够更好的形容这部草案里面的内容。

坐在前面一排的同伴,这时回过头来,“德孺公,我看这草案,好似没什么问题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