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二百五十五章 新议(二十一)

“李格非来了。”

王交正在凝神关注着左侧远处,统领着议会中所有鹰犬的田腴的动向,忽然间就听到身后的声音。

他半站起身,扶着身后的椅背,向后面的正门口望过去。他身后的几排座位上的议员们,几乎与他同时,都扭头向后望过去。

只见一夜之间声名大噪的另一位主角,正在几位议员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春风得意马蹄急。”望着李格非举手投足间的张扬,王交呵呵两声冷笑,“难得一见啊。”

“什么?”坐在他旁边的陆表民抬起头,他专注在面前小桌上的一沓子印刷稿上,没注意王交在说什么,他点了点桌子,“不看了?”

李格非被人簇拥着,一脸灿烂的笑模样,王交嫌恶得差点要啐上一口,回头坐了下来,哼声道:“这些破烂字纸有甚好看?一会儿看好戏就是了。”

陆表民摘下眼镜,手指按了按酸涩的眼睛,大会堂中的灯光虽然多,但还不如外面的阳光,看久了就伤眼睛,“五十对五百,戏码固然有,能不能演得好就两说了。别说的事不关己,有你一份的。”

章韩两家差不多都有两百票,还有一些畏惧他们权势的,这些日子下来,任何一个提案只要两家没有争执,立刻就是五百票起步,而反对票,基本上只有五十上下,再多也从没有过百。

他叹息了一声,“可用之人还是太少了。”

“当然少。说到底大议会就是韩相公……”提到韩冈,王交完全不掩饰自己的反感,充满了讽刺的口吻,用重音将三个字念出来,“糊弄人的衙门。天下万民之代表。呵,这里面,有多少当真是为天下万民说话的?不是听命于韩冈,就是章惇鹰犬。真正敢为天子为天下做仗马之鸣的,也就我们这三五十人罢了。”

“谁说不是?”陆表民叹道,“若不是为了不想让世人以为这世上已经没有了赵氏忠臣,我也不会出来参选这劳什子议员。在家做个富贵闲人不好吗?有谁敢找我这元丰二年的进士麻烦?”

“不说了。说多了更丧气。”王交他跟陆表民一样,都是进士出身,在一片诸科和特奏名的议员中,他们是少数派,却也是最为自傲的人群,“准备好了没有?”他问陆表民。

陆表民从眼镜盒里拿出一块鲸油鞣制的麂子皮,慢吞吞地擦着眼镜,“好与不好,都得上阵。”仔细擦了几下,举起来对着光照照,又继续擦拭着,“别说我,李格非的提案好不容易弄了来,你看都不看,这算是准备好了?”

王交满不在乎,“翻也翻了,何须细看,左右不过是些废话。都是拖时间,谈天说地也是准备,谁敢跟我比能耐?”

王交鬼扯的能耐是有名的,未辞官前,任职遂州,一日与州内毗卢寺中的和尚谈佛理,一日一夜不止,除了吃饭喝水方便,就是在辩经说理。

“好!过一会儿就全靠王五你了。”陆表民眯起眼笑了起来。

这还是他的功劳。是他第一个发现议会的规则有着很大的漏洞,为了表现出让议员们能够不受阻碍的畅所欲言,在议题辩论阶段,不论正方还是反方,议员们都有权力上台去阐述自己的观点,而且只要他还能说下去,没有辱骂他人,就没人能够打断。

而只要还有一个有辩论打算的议员没有表达过自己的意见,那么就不会进入到投票阶段。也就是说,辩论阶段拖上三天四天都是可以的,只要有人能够维持长时间的发言,且持续不断。

王交就是阻击议案上台辩论的主力。虽然说进入投票阶段后,他们肯定是输,只要让京师的报社有时间反应过来,却能反过来阻止其他议员为议案投上赞成一票。

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名气就此打出去了。这一点,对他们未来的计划很关键。

只是当陆表民瞥眼看到桌上的草案印稿,笑声顿时停了,还多了几分忧虑,“现在只有这李格非的提案,那陈良才的提案还不知道里面有什么鬼。藏得也真好,江民表走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谁让君子家在京师没产业?”王交冷笑,“韩相公大富大贵,就看不上议会印刷省下的那几个钱了。”又半开玩笑,“江民表莫不是绕了太多圈,被抓起来了吧。”

李格非并非章党,作为相州韩家在议会中的代言人,李格非只代表韩忠彦的倾向,韩忠彦一直宣称君子不党,以君子自命,在章韩二人主导政府中维持中立,故而李格非的座位是在韩党和章党中间靠后的位置上,不同于章韩鹰犬。

既然不是章韩鹰犬,那就没有章韩鹰犬的待遇。议案草案分印,只能交给议会委托的负责各色资料印制的印书坊。虽这印书坊不能算是筛子,也加强了保密意识,更由议会派出人手去驻防,但对于一些人来说,想要从中拿到些东西,并非难事。李格非的草案,送进去没多久就流传出来,王交等人走进议会大楼的同时,印本就送到了他们的面前。

而章系议员韩系议员的提案,都是在福建、雍秦两大商会自有的印刷厂中印制,这两家印刷厂只负责商会内部文件的印刷,尤其注重隐秘。王交听到过的传言,都是高墙深垒,仿佛边境上的村寨,多打探一句就会被守门的护卫揪住盘问,应对少有差池,就直送衙门里审讯。

听了王交的话,陆表民没有笑,更加担心了,“别乱说。”他眉头锁起,冲着坐在前面几排的一位议员一扬下巴,努了努嘴,“李旧纪的事可还听说了?前些日子他家里人跑到那一片去窥视,被守卫抓了,押到了开封府那边,又被开封府找上门,弄得好生难看。”

“江民表不会这么蠢吧?”王交被陆表民说得担心起来,回头望着大门处,“他可别真栽进去了。”

“来了。”陆表民的音调忽然有了一个欣喜的上扬。

“谁?”王交刚疑惑地问了一声,就见陆表民斜斜一指侧门。跟着望过去,也同样一下惊喜,“江民表终于来了!”

从侧门走过来的人,胸口别着议员的徽章,四十许,两鬓斑白,穿着朴素的蓝布衣袍,留半尺长须,多了几分文雅,活脱脱一个郁郁不得志的县里教授。

“民表!快坐!”王交一眼就看见了来人右手上牢牢抓住的公文袋,迫不及待地问,“怎么样,到手了?”

“费了点力气。”江民表说得谦虚,他民表是字,大名江公望,很巧合地与陆表民撞上。他将手中公文袋放到桌上,这一下,周围的目光顿时变得炽烈许多。

“好本事,不愧是江兄。快拿出来看看。”陆表民催促着江公望拆袋子,他迫不及待地想看见里面的内容。

又一人这时走过来,加入到几人中,“有什么消息?”

“德孺公。”看见来人,王交、陆表民顿时起身,和江公望一起行礼。

虽然三人都是进士身份,过来的这一位不过是明算科,但范仲淹的儿子,诸子中年岁最小的一个,即使什么出身都没有,站出来,照样能让人敬畏几分。

范纯粹笵德孺乃范仲淹的幼子,早年受荫补为官,还在高遵裕帐下做过事,也曾在陕西治过民,等到章惇韩冈把持朝政,他看不顺眼就辞官归乡。闲居数载之后,因大议会出来参选,为了能够有成为议员的资格,还考了一个明算科出来。

按他的说法“经义多解,刑名多变,惟算学一道,终难改移。”章惇、韩冈纵能指鹿为马,也没办法把一加一改成三。范纯粹家学深厚,家世又足以聘请名师,轻易就考中明算科,进入了大议会。

在大议会中,范纯粹是最为人瞩目的议员之一。王、陆、江,这几个一肚子怨气的进士议员,皆以其马首是瞻。更是反对派的中心人物,有三十多位反章反韩的议员,常与他们共进退。几个人站在一起,立刻就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不要多礼了。先看看这里面的内容。”范纯粹有些心烦意躁地催促着,“时间不多了。”

江公望被催促着匆匆打开公文袋,边做边说,“才弄到了,费了好大人情。我还没看具体内容,只听到一点点。应该跟李格非不一样。管报业的,不是朝廷的衙门。”

王交、陆表民对视一眼,各自点头,不说时还想不到,这么一说,却立刻就明白其中缘由。

范纯粹也道,“若投章相公所好,朝廷可多一议政,惟韩相公恐有不喜。也难怪有所不同。”

江公望把薄薄一本的草案印稿抽出来,“如今御史台已唯宰相之命是从,报纸再听宰相之命,韩相公走了也不安心。”

范纯粹先接过草案,飞快地翻着。一目十行,很快就抓住了重点,眉心不由得皱起成个川字,“报业自律协会?让报社自己审查自己?”

不设衙门倒是可以理解,设个会社监督对韩冈来说很简单,可是让报社自纠,可就无法想象了。就连带着草案来的江公望也惊讶莫名,“没听说是自纠啊。”

王交、陆表民脸色都沉了下来,阻击新闻审查议案是他们的计划,也为此做了不少准备,甚至准备好了人手,接下来几天里连续作战。

可如今摆在他们眼前的问题,却已经变成了站在哪一边的问题了。

反对李格非的新闻审查议案,明摆着是支持京师报业,可若是反对陈良才的新闻审查议案,可就是跟京师报业过不去了。

“怎么办?”陆表民急促地问道,“要么章惇,要么韩冈。我们该怎么办?”

“照常做。两个议案都拦住。”王交嘴角含着冷意,“报业猖獗,还不是因为有章韩二人做后台?现在后台塌了一半……”

陆表民道:“章惇对他们还有些不待见,他们只能努力自救了。”

“办报从来都不需要自救。”王交冰冷地疏导,“办报业的核心,不是听官府的,就是听东家的。当真以为他们能够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

“报社能肆无忌惮地直刺官府,做什么布衣御史,那是章惇、韩冈惺惺作态,故显气量。但那些记者、编辑,只敢骂朝廷,骂议会,可敢骂他们的东家?做广告的金主让他们撤一篇报道,他们撤不撤?所谓自纠,怕也是如此,装模作样罢了。德孺公?”

王交催促着范纯粹。

范纯粹看看左边,王交正在催促他,看看右边,陆表民和江公望也等着他,最后又再低头看着草案稿件。

最后他一拍桌子,有了决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