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二百五十三章 新议(十九)

赵煦放下画笔。

最新一副泼墨山水铺陈在他眼前。

昨天画了大半,因为天光不好暂时搁笔,今日清早赵煦就早早起身,接着昨天继续画了下去,将细节一一补齐。

画幅中山峦叠翠,一道瀑布宛如匹练,自山巅奔腾而下。远山近水,皆是历历在目。近观画作,仿佛有一股山野间的水汽自画面蒸腾而起。

不论让谁来评价,都可算是世间一流的画作了。

“即使李公麟当面,也得自陈逊色官家三分。”贴身的小黄门没口地称赞着赵煦的杰作。

赵煦无言地摇了摇头,换了一支狼毫,在左上角签下自己独门的押记。

成为大宋天子,已经十余年了。赵煦也从黄口孺子,成长为一个擅长绘画的青年。

现任皇帝每天最多的工作就是绘画,一幅接着一幅。当爱好变成了工作,立刻就变得枯燥乏味起来,如果不是为了用画作换回的那一点收入,他早就放下画笔。

身边人要赏赐,有时候还想买一点私人的东西,尽管这些只要跟皇后提一句,皇后自会去办妥,但赵煦就是不想去求那总是板着脸,跟自己不是一条心的女人。

帮赵煦在画上押上鲜红的私家钤记,小黄门扶着赵煦坐下,“官家,歇一会儿吧。”

赵煦站得也久了,双脚都有点麻木了,顺从地坐下来。让小黄门按摩着小腿肚子,赵煦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小黄门忽轻忽重地按捏着赵煦腿上细瘦的肌肉,“就是官家画水的时候。”

赵煦随着按摩的节奏,一下一下地轻轻地点着头,享受着酸麻后的酥爽。比起前些年,被管束得身边连说话的人都没有的时候,如今的日子,已经是惬意太多。

有报纸,有书籍,虽说是全都被人仔细检查之后才得以放到御书房中,而且以时效闻名的报纸,送到赵煦的面前时,都至少是发行日的一个月后,可赵煦终究是有了一个了解外界的通道。

闭着眼睛,享受了一阵,赵煦忽然问:“怎么样了?”

小黄门直起身,在赵煦耳边轻轻说了一个数字,赵煦闻言就皱起眉,“怎么就这么一点?”

小黄门紧张地向外张望了一下,低声道:“官家,画得太多太滥,就不值钱了。那奸商说官家画得太多,想买的都买了,不想买的多也不会再买,有好几副存了三个月都没人来买,给多了他就是做亏本生意了。”他偷眼看着赵煦的脸色,又跪下来,轻轻按压着赵煦的膝盖,“佛祖在上,奴婢是争辩了许久,那奸商都不肯松口,最后只能卖给他了。官家明鉴,奴婢再大胆也不敢欺瞒官家。”

“这奸商!”赵煦恨恨地磨着牙,虽然说他的画作的确是多了一点,可那是因为自己缺钱啊,不得已才多画了许多,但水准一点不差,依然是他惯常的水平,不管放在哪里,都能摆在多宝格上充做上品。

“还有押记。”小黄门说,“有人知道是官家的记认,可还有人不知道。若是他们知道这是官家的墨宝,肯定会抢疯了。”

“要不,朕留个名号。”赵煦因为担心朝廷得知,一直都是用化名,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几人知道赵煦真实的名号和身份。

“不可,万万不可,官家用化名已经是宫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结果了,要留了真字号,不一定会被买家认识,却肯定会被保慈宫知道。”

听到小黄门提到太后,赵煦冷冰冰地挂起了脸,“那怎么办,要朕再多画一点?”

“官家如今一天画上两个时辰已经是很多了,再久就可就要伤及御体。”小黄门焦急地说着,又压低声线,“刘娘子一直都说,要官家好生保重御体。”

“好了,朕知道了,你下去吧。”扯到最近被纳为美人的新嫔妃,赵煦仿佛失去了谈兴,把小黄门打发了出去。

待房内只剩他一人,赵煦翻过手,掌心处藏着一个小小的纸团。

赵煦安静地站在桌旁,低着头,双手交叠下垂,靠在肚子上。看似是在审视自己的画作,下面的双手微动,打开了纸团,只偷偷觑了一眼,就立刻死死地捏紧。

他脸色木然地站在画桌旁,纸团已经消失在他嘴里,双手撑在桌上,难以察觉的颤动被垂下袖口掩盖,但微红的眼圈和哽咽的喉咙,出卖了他现在的心情,幸好这时候无人打扰,给了赵煦他一个安静的空间。

再等等,再等等,他轻声念叨着,思绪一时间飞向了远方。

……

同一时刻,王安礼正在家中梳洗。

他刚刚从外面回来,一身的酒气和脂粉味道,还得换上一身新衣,方才适合去衙门坐衙。

王安礼是王安石的亲弟。当年王氏四兄弟,王安石已逝,王安国早亡,就只剩下王安礼和王安上两人。

王安上在外任官,王安礼两任议政,两次出外,近日方才回到京中。

作为宰相的姻亲,皇后的叔祖,王安礼很轻易在议政中又占了一个席位。

不过如今的议政,地位尊崇,权柄更重,约束比以往的两制官侍从官更为多了。

王安礼是不愿受约束的性子,青楼中与人唱和是常有的事,甚至王安国的丧期时,都有过与人饮酒作乐,过去多有轻佻的评价,在议政的位置上做得并不是很自在。

“总得有些乐子才能做得下去呢。”王安礼曾经对他的一位朋友这么说过。

就如最近议会和报社的龙争虎斗,王安礼只会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去旁观。相对的,他更想压一压那些议员,让他们弄清楚朝廷才天下真正的掌握者。不过议会占了上风也无所谓,对他毫无影响。

不过王安礼这段时间倚红偎翠却也并不只是为了耍乐。

他与章惇素无往来,与韩冈也不亲近,两面不靠的结果,就是他在议政中有些孤家寡人的味道,耳目杜塞,如有事变,很难及时知晓。而青楼之中,消息往往远比他这个议政家里更加灵通。

这事说起来难堪,不过去投效章惇、韩冈,感觉更是难堪。何况真要认真计较起来,青楼中鲜嫩娇艳的豆蔻少女,总比章惇韩冈和都堂中的那几张老脸来得好看。

用肥皂好好清洗过身子,泡在石砌的浴池中,温热的洗澡水直没到了颈项处。王安礼舒服地一声叹息,仰靠着,闭上眼睛。水中掺了花露,随着热气蒸腾起来,弥漫在浴室中,一阵阵沁人心脾。

他上班一向不按时间,迟到早退所在多有,更有许多时候,他借着在家办公的理由,根本不去衙门。现在眼看着就要迟到了,王安礼却一点也不着急。

泡在热水中,身子中的疲乏就渐渐泛了上来,毕竟年纪不小,夜里还一床三好,嫐字做久了,第二天身体上就有反应出来了。

不过与空乏的身体正相反,这种时候,王安礼的头脑却往往变得越发的明晰敏锐。

昨夜他在青楼中饮酒,不时有消息传到耳边。

最早也只是听说了曲珍的孙女婿办了蠢事,曲珍得知之后,立刻押了他孙女婿去谢罪。王安礼当时还笑曲珍真的是韩冈养的狗,主人家一点风色就立刻摇着尾巴上去讨好,直到早上起来,才听说新法案的消息。这让王安礼只能感叹变化太快,头脑转得稍慢,消息只有点迟滞,就会跟不趟了。

不过这种法案也只是噱头而已。除了设立新衙门之外,王安礼想不到还能怎样进行新闻审查。而朝廷会同意设立新衙门吗?或许会,或许不会,王安礼说不准,只有都堂才能决断。

统领这个衙门,至少得有议政的身份,而多一个议政少一个议政,对朝堂各派的势力消长,可是有着莫大的意义。章惇会不会签书,韩冈会不会同意,不经过一番争斗,很难有一个结果。

何况成立了这衙门之后,会不会维护大议会的名声,那更得另说了——都堂下属的衙门,却顾着大议会,怎么想都不合常理——说不准大议会就是为人作嫁衣裳。

哗的一声,王安礼从水中抬起手,招了招。一名侍女随即递上一块热手巾,给他敷在脸上,又跪伏在他脑后,十指如春葱,在王安礼的头顶上按摩起来。

另一侧,一位容貌千娇百媚、身材玲珑浮凸的金发胡姬,身着一件单薄透明的纱衣,修长笔直的双腿跨过浴池的边界,缓步走进池里。纱衣如花一般绽放在水中,湿润的金发垂在丰盈如玉的胸口,她蹲跪着,为王安礼轻轻擦洗起来。

王安礼静静地享受着日常。也只有京城中,才能如此香艳的服侍。在京外,不缺美女,也能砌起浴池,但能够安装好包括锅炉在内的整套浴室水路系统的工匠却是凤毛麟角,稀少得找不到。想要在京师时这般,随时随地都可以享受到泡澡的乐趣,付出的代价至少是京中的五倍、十倍。

王安礼单手搂着胡姬,缓缓地在她身上摩挲揉捏着,在水中,本有些粗糙的肌肤却也变得细滑柔腻起来,柔软的身躯随着王安礼的动作不时地微微颤动。

水声潺潺,娇柔的喘息声在耳边忽轻忽重地响着,动人处宛如仙乐,王安礼一边挑弄,让声音时而高亢,时而低婉,一边却在想,议会里面蠢货不少,但也不是没有聪明的人。

不可能不清楚,新闻审查衙门设立之后,并不一定会维护议会的名誉。

如果他们想要在议案中对此加以明确和限制,那么整个议案都有被作废的可能——议会通过的议案,并不一定能在都堂那边得到通过,很有可能被驳回。

其实大议会的地位,被设计得就跟皇帝一样。

皇帝的诏谕,必须经过中书门下的全体成员签押后,才能颁布执行。绕过中书门下的中旨,大臣说顶就顶了,皇帝除了日后找茬出气,当面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而大议会的决议案也是一般。议案下达都堂后,由都堂决定是否施行。如果有不合意处,会指出,封驳回去。议会要对都堂的回复进行审核和修改,表决通过后再次发往都堂。

同一议案,若是三次被驳回,那么就以作废处理。而大议会若始终与朝廷过不去,议政会议有权在全票通过的情况下,解散本届议会,重新开始选举。正如伊尹放太甲于桐宫,霍光废海昏侯那般。

王安礼在毛巾下,闷闷地发出了一声冷笑。给他按摩和擦洗的两对玉手同时停了下来,王安礼轻轻拍了拍充满弹性的臀部,示意她们继续下去。

韩冈设计议会制度的时候,说他没用心也好,说他借鉴了也好,反正议会的权柄和作用越看越像是皇帝。

让代表天下亿万黎庶的八百议员来代替皇帝向都堂发号施令。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天才的主意。

民心即天心,民意即天意。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即使是皇帝,也拧不过天下臣民。若是逆民心而动,那是独夫,不是皇帝。天下人可共讨之。正如孟子说过的话,武王伐纣,只闻诛一独夫,不闻弑君也。

有了代表万民的大议会,皇帝就可以放一边了。这是王安礼和他几个朋友在仔细了解过大议会制度后共同的看法。

正所谓政由宰相,祭则寡人,大议会和都堂运转顺利的情况下,皇帝贤与不肖都没什么区别了。甚至祭祀都不一定要皇帝出面,天地社稷明堂的大祭都可以让人代理,皇帝垂拱也好,袖手也好,坐着躺着都对天下没有影响。

如今的这位皇帝是被盯死了,他本人也不知是韬光养晦,还是自暴自弃,整日里写写画画。

但天下太平日子就这么过了整整十年,不需忧惧西贼北虏,边境上只有官军开疆拓土的消息,却从无割地失土的新闻。去年年中过来的大战,捷报接连而至,连百年来的大敌都快要被灭了,民间的生活却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皇帝在与不在又有什么区别?

说起来,太后也真放得下。如今手握天子之权的是太后,议会和都堂剽夺了天子权柄,等于是太后为人架空。

不过,即便放不下,从宰相手里把权柄争回来,又能怎么样?日后传给她的“好”儿子?莫说没有向家活路,连太后她本人应有的尊荣都不会有,赐以恶谥,剥夺尊号,都是可以想见,焚骨扬灰也不是不可能。

不对!

哗啦一声,王安礼猛地从水中坐了起来,两名侍女惊吓得连忙请罪,王安礼不耐烦地摆摆手,让她们退下,心中盘桓着:太后要避免这种结局,绝不可能维持现状下去。

韩冈和章惇都不会。

只是,畏惧于弑君之名,天子从未亲政,昏庸又无从谈起,弑父之说过去没有追究,现在更不可能追究,那么宰相们怎么能在避开恶名的情况下,解决皇帝这个问题呢?

大议会的出现,韩冈的提议,章惇的默认,其他宰辅全无反对之声,或许,就是解决问题的尝试。

王安礼紧皱着眉,心中犹豫着:要不要,去见一见他的侄孙女呢?

……

冬日的葡萄弥足珍贵,而春日的葡萄在京师里,更是寻常人无从一见的珍品。

但陈良才,还有其他近两百位议员的面前,都摆着一小盘泛着水光的紫色葡萄。天青色的磁盘上,葡萄颗颗如紫色珍珠,虽只有七八颗,却也极为难得。

看起来议会得到的拨款着实不少,竟能够给议员们准备上温室里长出的反季节的水果。

陈良才在主席台上,甚至看见有好几位议员,甚至舍不得吃,准备用汗巾包起来藏进袖子里带回家去。

不过大部分议员都没有去管什么劳什子的葡萄,还都沉浸在之前田腴发下去的草案上。

陈良才低头看了看桌上,摊开的草案远比他的提案要厚上不少,字数更多,页数更多,而内容,则更加让人惊骇。

对于大议会,有许多人始终是不以为然的,觉得有朝廷在就足够了,何必叠床架铺,本来就是冗官冗兵冗费三冗压着朝廷财计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有了几年好时光,又觉得钱多了烧得慌,弄出几千几万议员来,县议员一个月都能有一贯钱一石米,春秋换季、冬夏寒暑,都有衣料和冰炭的给俸,而州议员就更多了一倍,至于国会议员,都赶得上通判了。

而最近大议会被渲染成闹剧的集中地,内城的新瓦子,每天上演参军戏的新象棚,嬉闹遍地,丑角横行。更加让那种不以为然变成了否定的认知。

陈良才就只想着为大议会正名,给污蔑议员们的龌龊小报一点颜色看看,更进一步,也不过是一劳永逸的解决新闻报刊对大议会的骚扰。

他从来也没敢想过,会有人敢把大议会被赋予的权力发挥到十二分。全然不把小报放在心上,而直指天下。

皇帝?天子?

只要田腴的这个议案通过,皇帝日后都得在议会前俯首。

初看到此案时,陈良才的心脏就剧烈跳动起来,这实在是太惊人,太可怕的一个议案。

不过此议案一出,恐怕比踢了老虎屁股还要严重,带来的反扑,恐怕幕后支持的宰相亦难以压得住阵脚。

相形之下,他的新闻审查法案只不过是捅了一个老旧的蜂窝,几只马蜂出来嗡嗡叫一阵,根本算不得什么威胁。

这肯定是重点议案,或者叫做核心议案。必须要有议员总数的百分之五,也就是四十一名议员联名提案,才能列入议题。而陈良才已经在小册子的第二页,找到了这总计已达五十五位议员的名讳。

这些提案者,除了田腴一人之外,全都在下面坐着。大部分似乎还在为身边的议员解释草案中的内容。

这么多人参与到草案编订中,而且不是一日两日。只看里面的内容,就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起草和修改。甚至应该早在大议会召开前,就已经在着手准备提案了。

但陈良才一点口风都没有听到过,虽然他也是韩党议员之一,可他这个资望浅薄的成员就完完全全被排除在外,直至此刻。

果然还是不够资格。

陈良才想,虽然没有被视为派系内最为核心的一份子,但他一点不快的心情都没有。陈良才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是不可能那么容易的就得到田腴,乃至更上位的韩系成员的认同。

但今日之后,有了新闻审查法案打底,与核心成员的距离,可就更近了许多。

河北厅中窸窸窣窣的议论声一直没有停止,陈良才在上面冷眼看着,还要计议什么呢?这种事,需要的只是胆量,不,只要有不是太愚笨的头脑就够了。

毕竟田腴拿出来的议案,根本不可能是他一人独断,也不会是五十五名议员商讨的结果,而必然是来自更高层的意志。

韩冈、章惇,乃至与其他宰辅都达成了协议,才会真正把这个议题摆上台面,让大议会充当门面上的工具。

只要想通了这一点,那么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更不必多费口舌去讨论了,只要到时候举手表决便可以了。

铛……铛……铛……铛……

墙角的座钟,分针指向了最上方整点的位置,清脆的报时声随即响起,一声一声,打断了厅中的议论声。

田腴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圆圆的金属物件,白银的外壳闪闪发亮,最上面一个按钮扣着一只小银环,小银环上连着一条细细的银链,挂在衣襟内的褡绊上。

田腴按了一下按钮,上半部的外壳一下弹开,露出了里面的圆形玻璃。

这是当今世上最为精巧的机器,由数百比米粒更小的金属零件构成,只有顶尖的工匠才能打造出如此精巧的计时器件。

据说被宰相亲自起名,叫做怀表,陈良才只在田腴手上看到过。最早见时,他还不知道是何物,听人介绍后才知是计时用具,微缩后的座钟。

“时候差不多了。”田腴看着怀表上的指针,“就差两分钟。”

随着田腴的话语声,一道汽笛长鸣,议会大楼内部通知会议的信号。新一天的大会会议要召开了。

田腴起身,汽笛声中用力敲了敲桌子,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田腴拿起了他的草案文本,对众人扬起,提高了音量,“对此案,可有人还有意见,现在尽快说。”

没有人回答。

“都没有吗?”田腴又问了一遍,还是没有人开口。

“那好,这是今天的第一号议案。”田腴决断地说道,又扭头看了一眼陈良才,“陈良才议员的新闻审查法案,是我们今天要推动第二号议案。还请诸位用心。”

齐齐的应和声,仿佛在说明韩系议员们的齐心。

“那么,走吧。”

田腴领头而行,一行议员鱼贯而出。回到大堂侧门处,一条人流迎面而来,也是上百人的队伍。走在最前的议员姓章,出身福建,就是章系议员们的首脑。

田腴和对面的章议员相互点头致意,一人向左,一人向右,一同转身向前,肩并肩一齐汇入了空间雄阔宏大的大会堂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