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二百三十七章 新议(三)

“很好。”听到韩冈问关中的情况,李信就一点头。

当李信还在关中的时候,两边密信联络。韩冈的信中,关心最多的,还是关中、陇右的战争潜力。

训练、武备、田产、工厂,关西的方方面面,韩冈在信中询问得详细而繁琐,而李信在信中也回答得极为详尽。

不过当面问话时,李信依然言简意赅地回答,想了一想后,又一点头,“都很好。”

韩冈早习惯了李信的说话方式,笑道:“有这个‘很好’,那我可就能放心了。”

韩冈一贯信任李信,做事认真,是李信赖以在军中立足的支柱。尤其是这种事关重大的任务,韩冈甚至把自己的底牌和真实目的都向李信解释了。他清楚,李信肯定会用心将事情办好。

“种家人见了谁?”韩冈问道。

李信先是要镇守本职,之后又要为父服丧,不能乱跑,但李信之父、韩冈的舅父,他过世的时候,关西的世家豪门都会登门造访,就免了李信四处去联络。

“只见了种师中,他代种家来祭奠。姚、李、张、景都来了。”李信对韩冈道,“都不想你辞相。”

韩冈摇摇头,关西将门一直都在劝他继续守在朝堂上,包括种家,包括李信说的那几家,还包括李信没说的许多家,韩冈继续做宰相,最符合他们的利益。而韩冈却想跳出来,“他们也该放心了。”

李信道:“种朴、种建中都在黑山。”

“担心后路不继?”韩冈扬起眉毛,说不清喜怒,“真当我现在没刀斩人了?谁敢在他们的补给中作祟,就是都堂中人,我也能处置给他们看。”

“得写信去说。”李信提醒道。

“自然。”韩冈道,“回头我就修书让他们放一百个心。”

李信犹豫了一下,又道:“不过三哥,将门不可全信,得靠自己。”

“这是金玉之言。”韩冈说,“我也不会真的把身家性命全都放在别人家身上。只要自家的工厂里面能先拉出几万人,不愁他们不投靠过来。”

韩家的工厂规模是关西最大的,单只是巩州和凤翔府两处棉纺织工厂,有着一排排整齐划一的厂房,里面的工人足足一万五六千人。除此之外还有机械厂、铁厂、玻璃厂、酸碱化工厂,从火药到枪械都能自产,火炮也可以,工人数量加起来不输给棉纺织工厂。此外还有几处矿场,地方上的田庄,人口更多。放在汉唐,韩家也是顶级的豪强了。

韩冈自信地说,“还有熙河那几千兵马,我要拉出来也是容易。”他又郑重地对李信道,“不过熙河兵马另说,厂里面的兵还得有充分的训练,否则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训练没停过。四哥很上心。”李信道,“一年十二次校阅,只要没出门,他都会去看。他说他有一半精神都放在这里面了。厂里面不停工的话,都能带八九千人出来,厂子全放下,就能有五六万了。”

工厂里面,日常训练一直没有停过。按照冯从义的汇报,只是巩州,就能拉出来八千人马,还不影响工厂的运营。

“足够用了。”韩冈笑道。冯从义和李信两人,宛如萧何、韩信。有他们的辅佐,让他的准备变得更加简单容易。

但这只是冯从义的角度来看问题,韩冈还需要一个从将领的视角得到结论。

“这些工厂兵怎么样?上阵能派得上用场吗?”韩冈问道。

李信过去看的是训练的情况,“不算是弱兵了。阵列、打靶都不错,配上炮兵,能在阵上与京营一争长短。”

“只是一争长短?”韩冈更希望能够听到更胜一筹的评价。

李信摇了摇头:“都是些工人,平日训练都不多,唯独纪律一项,算是从早练到晚。”

“这是最关键的吧?”韩冈道。长年累月培养出来集体意识,是工人更胜小农,更加适合为兵的主因。

戚继光不选卫所兵,不选农民,而是直接收矿工为兵,由此练成的戚家军,扫南平北,所向无敌,正是因为常年身处危险之中的矿工,相互之间有着极强集体感,同时也十分遵守各种规范——在井下还不遵守规矩,死了都没人埋。

李信点了点头,韩冈的看法与他一模一样。

精悍善战却不听军令,经验训练都普通却服从命令,两种士兵,李信更喜欢后一种。

庸将或许喜欢凶狠勇猛的士兵,可他这等名将,只要手中的军队能够做到如臂使指,即使经验欠缺一点,消灭一两支桀骜的强军也并非难事。

他当年在广信军练的兵,好几支新兵只练了三个月,就拉上去与辽人对峙,半点不输阵。

工厂中练出来的纪律,上了阵比积年的老兵还要管用。有些老兵多的指挥,充斥着贪占躲懒的兵痞,惯会偷奸耍滑,做事都踩在军法的线上,差一步就要行军法,偏偏就不差那一步。可在阵上,就是出工不出力,把保命放在第一位。比不得工厂兵淳朴可用。

这等兵痞,就如老鼠屎,一颗就能坏了一锅粥。更像一个烂柑子,与其他好柑子放在一起,转天就能把好柑子带着一起烂掉。

而工人充任的士兵偷奸耍滑的就少多了,工厂里面做事,做多做少、做好做坏,从产品中就能看得出来,要抓出来都很容易。而且机器无眼,更不会讲人情,不守纪律的结果,就是要么人出事,要么产品或机器出事,要么全都出事,总之为了自家的腰包,工厂主拼了命都要把纪律两个字灌输进工人的头脑中。

马车还在前进,韩冈将自己关注的问题,一一向李信询问,而李信也尽可能使用能够让韩冈理解的方式表达出来。

李信难得多说话,说得口干舌燥,从车厢下层的食格中找到了水壶和淡酒。灌下去时,向外看去,却不是往韩冈府邸回去的路。“现在往哪里去?”

韩冈道:“新落成的国会大楼。大议会前天开幕,今天是第一次国是讨论,我这是去定个规矩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