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二百三十五章 新议(一)

过了板桥之后,车窗外的屋舍便多了起来。

李信掌兵多年,下意识地就去寻找记忆中的各个地标。

开封府内外他常年行走,各处要冲之地,李信心中都一一有数。甚至神机营各指挥的驻地,也泰半是他带着手下人一处处勘察过后,才决定下来的。

之后枢密院组织过,他本身也带领神机营下面的将校们做过,诸多京师防卫计划,开封府境内各处营垒、高地、地标,如何排兵,如何布阵,如何防御,如何反攻,一件件都写进了计划里,沙盘推演做了不知多少次。他脑海中的那张地图,早能够和现实地形完全重合起来。风遗尘整理校对。

不过去京多时,今日回返,一路上却发现有好些处,完全不在他的记忆中。陂塘、树林、渠道、庄园,脑中的地图与眼前的景象有了不小的参差。

“太尉!”李信贴身的亲信伴当也颇觉纳闷,指着窗外一片屋舍,“那边是呵卵寨吧,周围不应该是庄田吗?”

一座七八丈高的炮垒,矗立在平原上。炮垒的主体炮台只有三丈许,而中间的望楼则又高出了近五丈,乍看过去倒像男人的那物事。

这座炮垒,是神机营第二十三指挥驻地的核心。

从地势相对较高的铁路上看过去,能看见炮垒周围围了一圈壕沟,围起了一里见方的一片地,那就是二十三指挥的营地。

营地东面一大片黑色是煤渣铺就的校场。炮垒南面不远处的几座小楼是营房。营房旁的一条长屋是食堂。营房后几间没窗户的大屋则是库房。炮垒北面两排更长的棚子是马厩,马厩旁隔得有一段距离,能看见一个个金黄色的草垛,以及圆形的粮囤,那是粮料库。

粮料库四面都是空地,以作防火,还有一条渠道从壕沟引水过来。粮草库斜对角,隔着炮垒,同样被水渠围起,同样周围一片空气,只是里面一片黑色,那是煤场。营地的边角处有一小片菜地,那是营中官兵的家眷种植的。

这是标准的神机营指挥驻地,当年修造此营垒时就是作为神机营指挥营地的新范来修建。

只是初修成时,三衙的几个太尉一同莅临,看到炮垒,跟随而来的一名小官张口就说,“这不是人卵子吗?”

从此营寨的本名就没人叫了——炮垒是人卵子,营地周围一圈围护,自然就是呵卵。连带着神机营第二十三指挥的诨号就不好听。

之后如此模样的炮垒开封府中就只造了这么一处,然后就以防卫不足的名义,改了图纸,换了形制。

这座炮垒,是东京城西郊最显眼的地标了。看到那挺直向上的塔楼,就知道东京城的廓城已在前方的不远处。

但在李信的印象里,营地周围一片都应该是田地,只有几间屋舍,离营地至少有一里远。谁成想才半年时间,营地外几步路的地方就建了一片庄园。

这可不是好现象。营垒周围不应有遮挡视线的建筑和植物,当初决定营垒地点的时候曾因此排除了好几处很不错的修造地点,而李信统辖神机营时,更因此事与好几家贵人当面放对过。

显然接替李信的王舜臣在这方面没有用心思,当驻守本寨的军队一支支出战之后,更没有人能阻止官绅们侵占的脚步了。

李信心中将此事记下,列车不断前行,很快就将名号不雅的寨子远远地抛到了后方。

一道悠长的矮墙出现在眼前,两排树木平行于矮墙,如同蜿蜒的长蛇,一直延伸到北面的地平线上,在车厢的另一侧,矮墙与树木的平行线同样延伸至南方的极远处。

这是东京城最外围的一圈廓城,本来还有人说是韩冈好大喜功,才把东京城又扩大了如此之多,里面菜地远比屋舍更多。而廓城的城墙,最早只是一道柳条篱笆,之后修了一圈矮墙,比新城外的羊马墙还低一点。不过廓城虽没有真正的城墙,却有更加坚固的守卫。

在北面两三里之外,能看见一座巨大如伏兽的建筑体。那是护翼京师外廓的要塞之一,层次分明的棱堡结构,虎踞龙盘般威压四方。相对于第二十三指挥营地那种外围据点,这种大型棱堡的规模远远胜出,只是火炮就有上百门,驻军数千。

东京城外的如今已有二十一座大小棱堡,算上整个开封府境内,总共有四十四座要塞,加上如同星辰般散落于各处要冲、坐拥炮垒的营寨,整个开封防御体系,如同一张巨网,覆盖了近两百里方圆的土地,各个节点通过密如叶脉的铁路、官道、水路相互连通,交相支援,足以抵挡并击败百万大军的侵袭。

如此金城汤池一般的防线,却是拔剑四顾难觅敌手。最为强大的辽国,就连天门寨也突破不了,在这个世界上,如今的这个时代,根本找不到能够威胁到东京的敌人。

过于浪费了。

李信不止一次这么在想。有这么多修建棱堡的资金,不如用作开拓,开疆辟土,足够把黑汗和天竺踩平,或者用在辽国头上,说不定现在就没辽国了。

但作为太尉,三衙中人,李信更清楚,西军、京营之间的平衡就是依靠这些棱堡的存在,与其说东京城的城防体系防备的是北方强敌,还不如说是为了让京中安心于西军的强大。

京城内的大部分棱堡中,一开始可都是京营在驻扎。即使是现在,以西军为骨干的神机营,还是大多驻扎在普通的营寨中,只有少数进驻棱堡。

京师之中堆积的四千余门火炮,真要等到它们鸣响的时候,恐怕就只有等到内战了。

李信张望着向后退去的廓城外壁,如果让他来带兵攻打东京,他能想到的办法就只有外围封锁,用长年累月的时间逐步消磨掉守军的储备和士气,剥丝抽茧一般一座座据点去攻克,最后才能拿下这座堆积了过多武备的城市。

不过按照他的表兄弟的说法,坚城要塞,从来都是从内部被攻陷的。当东京城被围困起来,恐怕没多少时候,里面的人自己就投降了。

内战会爆发吗?

李信不知道。但他相信他的表兄弟一直都在预备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