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执天下》 cuslaa 著
第七卷 用六之卷——宰制天下
第二百三十四章 变故(三十一)

王舜臣就睡在宣德门城楼上,韩冈的一干亲信也还坐镇在各处军营中,宰辅议政身边的护卫更多了一倍——这时没人去顾及朝廷定额的元随人数了。

韩冈遇刺过去了两天,章辟光多带了二十几个亲随出门,在街面上已看不见痕迹,但余波犹在京城中荡漾。

韩冈到底会不会辞相,辞相后会不会留在京师,更因这一次的刺杀案,变得扑朔迷离起来,也成了京城内外关注的焦点。

章辟光这两日听到了不少言论,各种说法都有。有说韩冈会走,有说韩冈会留,有说韩冈只会辞相,不会离开京师,更有人说,这一次的刺杀,是韩冈为了留在都堂中而主使的阴谋。许多人各持己见,甚至还有打起来,然后一起被带回州桥。

“昨天我去州桥,就正好有两个在那里挨板子。虞部郎中景诚的儿子,跟一个监生,扒了裤子,鬼哭狼嚎的。”

章辟光与判都水监的蒋之奇坐在了一起,正说着他昨日的见闻。

“展熊飞一点情面不讲?”蒋之奇讶然问。

“抓人的是警察,判罚的可是大理寺。”

“少了狱讼之事,日后可就轻松许多了。”蒋之奇说道。

“多好。省心,省事。”

亲民官不再直接处理刑名案件,这是朝廷近年来一直在推行的新法。大理寺如今在警察总局有派驻的刑法官,杖以下的小案子直接就在警局里判了。

虽说职权减少,但开封知府本来基本上就是不处理案件和控诉的,除非是能引动朝堂的大案。一般的案子,全都是推官们的工作。少了狱讼方面的事务,章辟光都觉得轻松一点——亲民官要负责的诸多事务中,最麻烦也最容易出问题的正是狱讼之事,因为一件案子错判,直接导致一年的辛苦全化为泡影,磨勘从中上变为下上,以至于沉沦多年,这种事实在是太多了。

“说的也是。”蒋之奇点头,又笑说:“为此事相争受刑,也真是蠢。韩相素重然诺,岂会有反口复舌之举。”

议政会议都开过,韩冈的打算,作为议政的两人当然都很清楚,民间的争论在他们看来就显得很可笑了。

章辟光配合地笑了一下。对韩冈辞位、离京,就不如蒋之奇那般期待。在他而言,韩冈最好能够留京,否则章惇一家独大,无人牵制,他这个知府,就很难自处了。

“他们哪里知道,韩相公能安心回乡,子厚相公可是连儿子都安排去了关西。”

“竟有此事?”章辟光却是第一次听说,讶然问道。

蒋之奇素来与章惇亲近,而章辟光虽然有一阵贴近韩冈,可最终还是以太后孤臣自居。又是新近从河南府过来,消息自不及蒋之奇灵通。

“子厚相公家的大公子,定下了永兴军路经略安抚使司参议,就等韩相公签押了。”

这是质子。

章辟光一念闪过。

韩冈遇刺,都中有传闻主使者正是章惇的长子章持,将他派到韩冈的眼皮底下,韩冈的确可以安心一点了。

但这种定盟遣质的做法,可一点不像是太平年景的作为了。

“韩相公会答应吗?”

“如果想各自相安……”蒋之奇笑得意味深长。

……

“绝无此事!”韩冈一口否定,他对黄裳和游师雄道,“朝廷设官除人,要铨其器识,察其廉能,待得实才,方可详择。遣子为质,以参议安之,把朝廷名位当成什么了?非但我不会同意,子厚亦不会如此做。”

黄裳道:“可京师里面都传遍了。”

“我知道。”韩冈摇摇头,颇感无奈。

当初章惇的提议,被韩冈拒绝之后,章惇就没有再提起过,但莫名其妙地就在京师中传扬开来。

这个提议只局限章韩之间,韩冈没有跟别人说过,而章惇更不会随意透露,有可能是章惇那一边不慎泄露,但可能性很小,更有可能是挑拨离间的手法,只是凑巧撞上了。

“这两日,传这件事的人不少,里面连议政都有。”

“是谁?!”游师雄脸色一沉。

“是蒋颖叔。”黄裳代韩冈说道。

游师雄讶然道:“蒋之奇?!他怎么一点眼色都没有!”

黄裳笑着看游师雄:“眼色是没有,眼热倒是有的。”

游师雄沉着脸,一声不吭。

蒋之奇擅运筹、财计、营造,能力出众,在都水监的任上做得十分出色,如今有意谋图对铁路的掌握,这在高层并不是秘密。只是游师雄性格严重,不喜欢黄裳轻佻的说法。

黄裳又道:“铁路总局下面养着十二万人,能在三天内调入京师的护路军,就有一万余。蒋颖叔大概是觉得章相公会不放心这些兵马在景叔你手上吧。”

游师雄冷声道,“铁路总局是朝廷的铁路总局,铁路总局的兵马是朝廷的兵马。只要章相公没有私心,铁路总局没有会让他不放心的地方。”

韩冈道:“铁路从来没有让子厚不放心过,以后子厚也不会不放心。”

铁路总局是韩冈手中最大的一块权力版图,有兵马,有钱粮,更有畅通的道路,重要性自不待言。其与神机营相似,都是韩冈放在京师压阵的利器。真的要压下韩冈对京师的控制力,铁路总局是必然要争夺的关键点。

不过铁路总局如此重要,在韩冈而言,就没有任何可以妥协的余地,就如他不会放弃对神机营的控制,他也绝不会放手铁路总局。打铁路总局的注意,对韩冈而言,不是挑衅,而是开战的信号。

他清楚,章惇不会不明白这一点。

“只是如今局面有些乱,所以才会有妄人看不清这一点。”韩冈对黄裳、游师雄说道,“他还不如那些宗室聪明。”

……

“……一个比一个乖觉。上一次枪击案还没过去,这一回又来一个刺杀,濮王系刚倒,这一回说不准就会被点到。宗室谁不怕啊?”

“都有好些家把子女送去乡下去了。”

“这是惊弓之鸟。”

“全都怕了啊,近年来,宗室最是乖顺,犯案的都不见了……”

窗内,吏员们议论得口沫横飞,窗外,赵世将已经听得是脸色铁青。

“大王。”伴当胆战心惊,生怕赵世将气出个好歹。

赵世将不欲再听,举步就走,走得飞快。伴当连忙跟上,更是小心,担心赵世将摔着自己。

幸好走着走着,就发现赵世将的步子慢了下来,最后只听得一声叹,赵世将步履沉重地走回他的公厅中去。

“九十三叔他家也要走?”

赵世将叹了口气,将奏折合上,放到了他右手边。

在他右手边,申请出迁的奏章已经堆到了一尺多高,三十多本。这还只是今天上午的量,如果与昨天的情况一样,今天下午还会有同样的数量从中书转过来。

赵世将做了快十年的知大宗正事了。

有如此之多的宗室请求迁出京师,迁往南京等宗亲宅,这是第二次。前一次,就是濮王一系被连根拔起的那一回。

两次相隔得很近,前一次申请被批准的宗亲,还没全数在南京应天府安置妥当,这一回就又来了。

奏章的外皮蒙了白绫纸,带着丝光。几十本叠合在一起,从侧面看过去,如珠玉般闪闪发亮。

但闪闪发亮的背后,是满纸哀求恳切的话语。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赵世将心中突然冒起这句话,赵氏要亡了吗?

……

赵氏将亡啊。

许多京师老人在感叹。

赵家的天下越发沦落,有了大议会,日后天下国是,都是报予大议会来议定审核,再无需天子。

这天下到底要不要继续姓赵,以后会不会继续姓赵,类似的话题,街头巷尾都能听得到。

有区别的不过是谁最后夺了赵氏的江山。

韩冈的名声一贯很好,希望他坐江山的都有不少,觉得他会篡位的却不多。而且韩冈一直都在说要辞相,传到外面就是归隐乡里。

章惇即将独掌大权,虽有新相,可无论谁来看,都不是章惇的对手。章惇终将篡位的传言,在京师才是甚嚣尘上。

且又有说法是韩冈不放心章惇,故而章惇的儿子会去关西任官,充任质子。而其子章持果然很快出外,不过没有去关西,而是前往福建为官。

韩冈向太后递上了辞呈,但太后没有批准。按照既定的流程,韩冈再上两次辞章,就可以正式去职了。而韩冈,已经没有再去都堂处理公事了,而是见了许多议员,大议会即将召开,等到大会结束,就是他离京的时候了。

赵煦今天又画了两幅画,入夜后,便洗漱上床睡觉。

维持着良好的作息习惯,赵煦虽然体弱,但身体并无大碍,依然算得上是健康。

福宁宫内外,消息不通。即使是韩冈遇刺的消息,也没有一个宫人敢于告知天子。更不用说宗室纷纷外迁,京中议论不绝。

赵煦举止也与平常一样,看不出有何异常。

皇帝很快就沉沉睡去。

床榻外,宫人从帐外听着里面的呼吸声,平静徐缓,节奏稳定,悄声退了出去。

床榻内,赵煦睁着眼睛,泪水恣意流淌,不知不觉已沾湿枕巾。


阅读www.yuedu.info